目之所及
春希2021-10-14 21:389,687

  内县动车站内,周利看着坐在对面的妹妹座位边放着的一桶米,感到万分委屈,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是装着奶奶家给的土鸡蛋,联想这几年过年回上海,家里一点表示都没有,自己可真是他们的亲儿子,乖孙子。妹妹第一次来,本来还是摆脸色的现在却给这种东西,自己还事先一点都不知道,直到在汽车站下车看见她从客车货箱拿出来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干的好事。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不由得感叹真是没选对回程时间,由于附近几个县都没有动车站,所以内县动车站挤满了周边几个县的返程人员,他刚一离开座位去站内的便利店买点吃的,转头位置就被别人占了。幸好坐在对面的赵希运机灵,提前把包放在旁边,他才有位子做,为了奖励这小机灵鬼,周利对她说到,“晚上到家后,把你没写完的那几张卷子写完再睡觉,不然我在家长群里面又要挨骂了知道了吗?”

  “明天写吧,反正明天坐地铁还有一个小时呢。”她刚一说完,哥哥的手机里就传来了王老师的批评声,“明天要是看见你的数学作业没有写完,有你好看。‘随后是文沁的窃笑声。

  “哥,你又放录音来吓唬我。“自从文沁给她补课之后,每次回家王老师都会多给她几张卷子,只要没做完周末晚上回学校都要当面打电话给文沁教育两个不学好的人。后来文沁在寝室里找人合成了一段录音,每次赵希运耍赖皮找借口不想写作业就拿出来放给她听,搞得她都快精神崩溃了。

  送妹妹回学校之后,趁着还有几天才上班的空隙,周利去周边的旅游区看看,看着眼前这些发展得红火的旅游业,他不由得想起家乡,这几年到处都在大规模开发修建度假场所,一时间他感觉所有的乡村都在搞旅游业,都在弄农家乐。可是脱离了城市人口这一消费群体,乡村的这些旅游业又有什么出路呢?外县一个人口大县,没有工业,商业基本就是满街的火锅店还有电影院以及随处可见的超市,整个县城里工资最高的居然是公务员和老师这一群体。整个城市消费能力最强的是读书的孩子,春节短短几天的收入占整个县城的GDP的一半,这样的县城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呢?在去外县的路上去年开始在准备修建一个超大型的度假区,路边的效果图上显示预计投资超过两亿。可是,这里远离重庆主城区,那里的人们是不会来这里的,周边县城的人们就更不会来了,那这个度假区是建造来给谁看呢?难道指望那些亥在学走路的三岁孩童吗?难道指望外县城市里的那些平日里埋头学习的中学生吗?难道指望那些瘫痪在床的孤寡老人吗?

  一想到这些,周利万念俱灰,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空无一人也许就是农村还有十八线小县城最终的归宿吧。在他感伤之际,接到了王老师打来的电话。

  “还有一张没写?字迹不对,哦,我帮他写了两张。“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批评声,周利简直就要气死了。前两天在地铁上妹妹还在补作业,问她问她写完了吗,“这是最后一张。”看见妹妹写完英语作文豪气地把座位上凌乱地一大堆卷子一股脑地塞进书包,他也就没细问,谁知道这小鬼欺天瞒地,连自己都骗。

  他刚一说完,电话那头立马响起了赵希运的哀嚎声,“哥,你又在说鬼话了。老师你听我解释呀,他真没帮我写。”

  “老师,我管不了我妹妹了,请您一定要对她严加管教。”说完周利就心虚的挂断了电话,继续喝茶看窗外的风景去了。

  经过这大半年的努力,在最后一次测验中,赵希运终于成功地摆脱了年级吊车尾的厄运,名次稍稍地向前靠了一点,当然因为是借读生的缘故,她地成绩一直都没有算在班级考核里面,也算是为心力憔悴的任课老师轻松了不少。

  在高考的前一周,周利请好假,带着妹妹回了宣城。祭拜完她的亲人后,两人回到了一中附近的酒店中,整个县只有这一个考点,倒是方便了两人。

  想着时间还早,周利想趁此机会去玩两天,便嘱咐道,“还有两天才高考,你们学校肯定还没有放假,你先回班级里上两天课,顺便拿一下你的准考证什么的。”

  于是周利忙里偷闲地去附近逛了逛,先是去了大峡谷,又去了三峡大坝。等到他终于百忙中想起这几天地任务地时候,高考已经开始了。

  他偷偷地乘车跑回了酒店,在楼道中遇上了刚刚考完语文回来的妹妹。不由得心虚的问到,“考的怎么样?”

  “挺好的。”

  看着眼前低着头小声回话的妹妹,周利庆幸自己总算是没有惹出大祸,“下午考数学认真一点,不然王老师可会骂人的哦。“

  赵希运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之后,周利又带着她回了乡下还愿。

  接下来就是漫长而枯燥的等待时间。赵希运在家里闲出了毛病,因为哥哥要上班,文沁还没有放假,一个人出去游玩显得怪怪的,只好在家里不停的换电视节目。于是周利带着她去买了手机。“有了这个,你就不会无聊了。”

  简单的教会她网购还有使用微信,周利帮她下载了两个游戏。最后他带着妹妹注册了一张银行卡,“本来你去大学之后还会注册的,不知道到时候会用哪种,我先帮你弄一个大概率会使用的吧。”随后,他像卡里转了三千元钱,“这是这个暑假的生活费,有空的话你去玩一下,我就不陪你了。你还可以绑定银行卡用来网购。”

  第二天回到家,周利傻眼了,看着眼前堆放着的整整五麻袋土豆,他忽然有点后悔教妹妹逛淘宝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就顺便点了一下,就这样了。”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土豆,他已经预见接下来每天与它顿顿相见的可怕场景了,一股强烈的呕吐感涌上了他的喉间,赶紧冲向了洗手间在洗漱台上干呕不止。顿顿吃土豆的厉害他早已见识过,即使是那时候,也还有豆芽跟茄子可以选择。这两百斤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周利在心里暗暗叫苦。

  看着饭桌上的土豆片,他强忍着心中的抗拒问道,“可以退货的吧。趁着现在还在七天无理由退货的时间内,我们赶紧出手吧。”

  对面的妹妹边嚼着土豆边带着歉意回答道,“我问过了,这属于生鲜类的,不在七天无理由范围内。加油,我们一定能战胜这次的困难地,我再多学几个做土豆地花样来。”

  周利已是万念俱灰,“那不还是土豆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土豆都成了主食了,淀粉含量这么大,很容易长胖的。”

  “哥你怎么连这都是知道呀,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这些学生才会关心这些呢。”

  “这种事关人类发展的大事情,你哥这种心系全人类的活菩萨怎么会不知道呢。自从被宣布成为主食之后,我们公司里好多同事就再也没有买乐事了,还我都蹭不到零食了。一问才知道他们说淀粉含量太多,吃多了会变胖,也不知道早时候干嘛去了。”周利知道至少今晚是躲不过了这场土豆盛宴了,也就勉为其难地夹了一点送进口中,“还不错,值得鼓励。”

  对面的人一脸黑线,气鼓鼓地问道,“能忍下乐事就是不能忍下我做的土豆是吗?“

  “啊这,我不是说了吗,架不住天天吃呀。”周利有些后悔在她面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搞不好就会说漏嘴了,“先吃饭。”

  查分这天,周利听到了好几个好消息,先是游戏的第三章已经通过了内审并定档了,再就是赵希运经过这一年的努力,虽然没有达到奇迹,但好歹还是比重本线多了三十多分,也算是巨大的成功了,要知道她在宣城的中学里今年一共就二十多位同学考上了重点大学,想起一年前还在本科线徘徊的妹妹,周利满意的点了点头,佩服起自己的眼光。他还意外收到了路捷发来的消息,他考了六百多分。虽然有好几年都没有见过这个小机灵鬼了,但还是由衷的为他感到开心。给他发去了一八八的红包表示祝贺。

  最后就是妹妹周倩发来的求救信号了,她先是在微信里发了个手指的表情。这还是前两年加妹妹微信以来第一次回话。周利纠结了好一会,正想着如何回答的时候,妹妹又发来了新的信息,“哥,在吗?”

  周利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回答了,“怎么了?”

  “我们七月份要补课,爸爸说卡里没有钱了,工头要等七月末才发生活费,叫我先来找你。“

  周利很快就打好了字,”让爸爸自己发信息找我。“想了想,他还是按退回键一个字一个字地删完,又重新打字,“要多少?“

  很快那边就回了话,“七百。”

  周利想了想,转过去了两千。“省点用,没了找哥哥。少去找爸爸要钱,一年到头挣得那点钱还不够治疗妈的病。”

  “谢谢哥哥!“紧接着就是一个周利没见过的表情,她拿着手机去问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妹妹。

  “哥,你都玩了这们多年的手机了这都不知道,这表示万分感谢,给你磕头了。”

  周利在心里狠狠地埋怨了妹妹一番,“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表情,哪有这种的。”随后回了屋子。

  填志愿的参考书很快就被赵希运的同学寄过来了,等到达她们手中的时候,已经是填志愿的第二天了,还有两天天就要结束了。文沁推掉了期末复习,专门过来给她参考了一上午,在家乡省份选过来选过去就是定不下来,下午又被课题小组的同学叫了回去。赵希运感觉文沁姐不过来还好,一过来觉得更乱了,她的分数不上不下,高不成低不就,她还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可这点分报上海的学校简直是跟报北大清华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报周边的学校了。

  思量来思量去,她还是拿不定主意。等到第二天周利匆匆结束周六的工作回到家问她时,她才吞吞吐吐地在旁边小声诉说着自己的顾虑。

  他想了一会,对妹妹说到,“我们先去吃饭吧,你把书带上,我给你参考参考。“

  周利带着她在小区周边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先前来过的那家快餐店。

  拿着餐盘,他走在前面,对着身后的妹妹说到,吃什么你就说。

  她小心翼翼地指着面前的蜜汁烤翅说,“这个可以吗?”

  周利招呼着装盘的人装好鸡翅,“还要什么?”

  她正后悔没问价格就哥哥说了鸡翅,说什么也不想再点菜了。周利见状也没再坚持,自顾自地点了一盘回锅肉,一盘豆芽菜,加上一份番茄鸡蛋汤。付过款后就端着餐盘领着妹妹去了就餐区。

  摆好碗筷后,周利先动了筷子,一边吃着,他一边跟妹妹语重心长地劝解到,“知道吗,运运,你那书上看似有那么多的选择,其实你能真正选的不过寥寥。”

  “你看,前面那些名牌大学就不用说了,那些二本三本独立院校的,也就兜个底。要看就要看第一志愿,而你的第一志愿真的有那么多选择吗,除去前面说的那些不用考虑的学校,供你考虑的不过就那么几十所。

  “就像刚刚选菜一样,那是食台上各式各样的菜有几十种,我每次来都是大同小异地。你知道的,哥哥不吃甜的东西,所以餐台上的什么糖丝藕片,红烧肉,还有你要的这蜜汁鸡翅什么的我是绝对不会选的。再就是看着很油腻的也不会选,那猪肘子之类的肯定就不在考虑范围之类了。餐台上的酸菜鱼那就更不会选了,因为他家的鱼刺很多,并且做的不是那么好吃。再就是他家的土豆丝重来都是酸辣的那种半熟的,实在是难以下口,这也不会选。白菜粉条也是甜的,不会选。海带倒是不错,不过吃多了不太好。“他细数着这家快餐店的菜品,”所以你看,抛去这些之后,真正能选择的不过寥寥。你要明白一句话,人的随机是在一定范围内的随机的,人的选择是在一定范围内基于某种考量所选择的。你现在回头看看这些学校,这些专业,选一个你认为可行的填上去,然后选一个差一点的保个底就行了。“

  她认真的听完哥哥的话,下定了决心。拿出书快速地勾画了已经细细思量过千百遍的字。

  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周利起身去隔壁桌抽取了两张餐巾纸,递给了妹妹一张,“走吧,回去还要用电脑填呢。”

  “哥,我们没吃完呃,会不会被罚款呀。”她看着眼前还剩一小半的餐盘,有些心疼。

  听着妹妹这无辜的话语,他笑着说到,“傻孩子,这又不是自助餐,哥都没慌,你慌什么。“

  一切都成埃落定。只是赵希运又开始了无聊的看剧生活,每天晚上做好土豆片等着哥哥回家品尝这人间美味。

  终于,她忍不住了。“哥,我想去打暑假工挣点学费,在家里太闲了,我都要闲出毛病了。”

  周利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按捺住心中的狂喜,装作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你找好了吗?去哪里打暑假工?快餐店还是什么奶茶店之类的。”

  “我们那边的同学有进场打暑假工的,一个月能赚四千多块呢。我准备跟他们一起去。”

  “那种可是很累的,还很折磨人,我怕你进去了到时候出来没了个人样。”周利郑重地告诫她,“我高中毕业以后也有同学去厂里面打暑假工,结果最后被中介扣下了一半的工资,辛辛苦苦两个多月,最后刚好抵掉去来的路费,学费是一分没挣着,身体的小毛病倒是出现了不少,尤其是你们这些女孩子,那帮中介最会逮着你们坑了,不如你这个暑假去学个驾照吧,上了大学之后没那么多时间学车的其实。”话刚说出口,他就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算了吧,就两个月,根本就学不完,还有到时候不在上海读书我又得重新花钱了。”

  他正苦于刚刚不该说学车这种话,听闻妹妹不急于学车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他又想起过两天连勋就要回去给他姐过生日,就对赵希运说,”这样吧,你暑假就去我以前工作的那个厂吧。“

  ”嗯。”听到哥哥同意了自己打暑假工的想法,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终于可以摆脱顿顿吃土豆地悲惨命运了,她的心里默默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当初为什么手贱呢他很怀疑当初是不是被商家下了蛊,不然自己怎么没看清楚宣传页写的是一袋二十五公斤呢。

  于是,趁着连勋给姐姐庆祝生日的契机,周利两人搭了个顺风车来到了以前工作的厂。

  “好大呀。”看着眼前望不到头的厂区,赵希运忍不住感叹到。

  ”八百多亩的园区。你说大不大。“说着便带着她到了门卫,填好访客记录后径自往中心办公大楼走,“在厂里走一定要看路,不要一直看手机,车很多的,白天还基本都是大车。在仓库里也不要当低头族,叉车到处跑的。”

  “嗯,我知道的。”

  周利带着妹妹先来到了自己先前所在的办公室,法务部门。看到他的到来,里面的几位老同事很是开心,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过来调侃他。

  看见在门口畏畏缩缩的赵希运,老刘向她招手示意她进去,赵希运慢慢走到哥哥的身后,低着头不敢说话,见此情景,老刘看向身边的几人,忍不住内心的笑意,问道,“小周,这个小姑娘哪拐来的?”

  随之就是几人传来的哄笑声。“你当初不是说没九十分的一概不要吗,怎么才这两年,就屈服了,这除了年纪小点,跟绝世美女一点也不沾边啊。当初塑料厂那个小龚那么漂亮的大美女,你想都没想就拒绝,还把别人骂哭了,现在肥廋不挑了呀。”

  “小妹妹,满十八没有?未成年可不准谈恋爱哦。”

  随后,他们又叫来坐在周利以前工位上一动不动的的人,”小曼啊,你看看这妹妹满十八了没有。”

  这是自己走后新来的吧,周利没有见过她,便向她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见过。”

  对面的小曼扶了扶眼镜,看着连体婴儿式的两人,回答到,“前辈好,我今年才毕业,上个月才开始上班呢。”

  周利又嘱托他应该注意的事情,两人便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起来。

  旁边的几人见两人在那里自顾自地说话,忍不住插了嘴,“呃,别扯开话题,小曼你说这小妹满十八了没有。”

  秦小曼这才被点醒了,看了看他身后的赵希运,“差不多,还有点婴儿肥,这圆嘟嘟地小脸完全是一副还没有长开地样子嘛,十八不能再多了。”

  得不到周利的答复,他们便象赵希运直接求证。

  她腼腆的不敢说话,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刚好十八岁。

  众人纷纷哀叹道,“小周,你可是我们办公室里最老实的人,你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了呀。”

  周利感觉自己真是服了这帮老同事们,“行啦,一个个的都四五十岁的人了,老陈都三十,三十二了吧,还这么玩呢。这是我正儿八经的亲妹妹,一个个老大不小的喜欢开荤。”

  几人感觉没了意思,便一哄而散,回各自工位上继续忙去了。周利正式地将妹妹介绍给小曼,“我妹妹这高考完了之后实在是没好的去处,我又不放心她去什么电子厂。就来这边地车间打暑假工,小曼你帮我盯一下吧。”

  秦小曼答应了下来,表示自己一定会照顾好这个妹妹的。

  于是周利带着妹妹又去了家电厂。“这个厂的流水线是最轻松的,一天只要十个小时就下班了,工资是也还可以,我还跟里面的车间主任很熟,我让他给你安排个最轻松的岗位。”

  听到他这么说,赵希运埋怨道,“哥,我是来锻炼的,还想减减肥呢。你这以权谋私让我的脸可怎么放呀。”

  “你这傻孩子,你知道吗,流水线做久了,人是会变木纳的。你又不是以后做这个的,不需要那么拼的。适当的取巧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实在不行,你先去比较繁琐的岗位做几天,做不过来你跟陈主任说一下,他会把你调到另外的岗位的。你看这样可以不。”

  赵希运满口答应了下来。

  在车间找了一圈,周利没有找到老陈,办公室的人也换了一圈,熟面孔也不太多,周利也就没好意思问。正想着他是不是离职了的时候,老陈迎面从仓库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在那里数落一旁的线长。看见周利,仿佛看见新大陆一般,让线长先去忙之后,走上前来。“ 小周啊,你这两年去哪了你,现在是准备回来哪个好位置呆着?”

  周利笑着回答他,“啥呀,这不是我妹妹刚高考完,在家里太烦了,我就把她弄进来打打暑假工嘛,赚赚学费,这不来麻烦你嘛。“又对着妹妹说到,“陈经理也是重庆人,是万州的,离我们还很近呢。”

  “陈经理好,我叫赵希运。”

  一翻话说的老陈都不好意思了,“主任,主任,小周莫抬举我啦。赵,你表妹呀。”他又问旁边的周利。

  他解释到,“堂的,不过比爷爷高两辈。”

  听到赵希运想去苦一点的岗位先试一下以此来减肥,老陈忍不住打量起她来,“你这也不胖呀,还减肥呢,捡到多少斤才算数呀,你在车间工作不能太廋的,容易低血糖,要是后晕了容易出事故,前两年就有个员工低血糖一没注意头发就被机器卷进去,要不是旁边的人眼疾手快关掉机器,人就没了。”

  “老陈说的那个事情我都知道,一整块头皮都没了。”周利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他有些后悔带着妹妹来这里的,先前只是觉得省事,全然没把危险考虑进去。

  “我就减五斤,又不多,少吃点饭就行了,不会低血糖的。“赵希运满口保证到。

  老陈看着旁边默不作声地周利,说到,“那行吧,反正我们马上也要招一些暑假工。多一个不多,你先来正好还可以选岗位。”

  听闻还要招暑假工的消息,周利感觉难以置信,“怎么你们这边也招暑假工了,不是重来都不缺人吗,老多人想调过来呢。”

  老陈说起来也是感慨万千,“去年我们在南美那边的市场接到了好多恶意投诉,丢掉了这个市场,订单就少了好多,人走了一些,你也知道,工人一放走再找回来就难了。先招点暑假工顶一下吧。”

  “哎,世事变迁啊。”周利也在一旁感叹,他还记得以前因为工作经常跑这边的拖拉机厂和这个家电厂,当时是如火如荼,一片前途光明,如今一个倒闭,一个生死难料。

  “不要现在总算是缓过来了,也不知道还能在这里呆多久,其实挺想倒闭的,去年那边拖拉机厂的那帮人大都赔了好几十万,我这一年也不过十来万。”老陈看着办公桌前眼前走来走去的人,不免说了一些不得体的话。

  周利听闻他说出这种话,马上转头看了一下旁边,见没有人,小声说到,“这话可不能让他们听到,不然要被说呢。”

  不多久,就有车间的人来找老陈,于是老陈对周利说到,“你还是带你妹妹先去入职吧,我先去看看有什么轻松一点的岗位。”

  “好,那你先忙,我等下再来找你。”周利便转身带着妹妹去了人事行政中心。

  一切都办妥之后,他就将妹妹托付给了秦小曼,正好她的双人宿舍没有舍友,赵希运很不好意思的理所应当地搬进了她的宿舍。“明天去体检中心体检之后,就可以正式入职了。”周利祝福她到,“一定要记得在车间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陈主任说,其他的事情就找秦姐,知道吗,再解决不了就跟哥哥说,或者你不是有你连勋哥的电话吗,你打给他们也行。”

  天色都暗了下来,他还站在宿舍楼下啰嗦迟迟不肯走,赵希运都有点烦了“行啦,搞得跟交代后事一搬,我都知道的。”

  看着这没大没小的妹妹,周利也是没了脾气。就朝着园区门口走了过去,准备打车去车站。

  站在窗前看着哥哥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赵希运感到有些空落落的,到底是什么感觉却又说不上来,转身看见秦小曼正躺在床上刷手机,于是说到,“姐,我们还没有吃饭呢,我都有点饿了。这里有食堂吗?”

  劳累了一天秦小曼头也不抬地看着微博中的大事小事,说到“有啊,不过干部食堂晚上不开,员工食堂我又没饭卡,我们吃不了。正好你看看还有什么没买的,我们趁着出去吃饭的功夫买回来,我先给手机充会电,不然等下都没点给别人付款了。”

  “好,我先列个清单。”

  半天之后,她接过赵希运手中已无从下笔的笔记本,不免发出一阵讪笑,“人小鬼大的,这么嫌弃姐姐呀,除了毛巾和内衣皂,其他的不用买了,姐还能害你呀。”

  第二天,赵希运去体检,一切正常。又过了一天,在一切妥当之后,负责家电厂这边的人事小姑娘带她来到家电厂门口的指纹打卡机录入了指纹,“每天上班打一次,下班打一次。上班卡可以提前十五分钟打,但不能错过,迟一分钟一块钱。家电厂没有夜班,下班卡在当天的二十四点打就行,”交代完毕之后就把她交给了车间的统计员。统计员录入好信息之后又将她交给了老陈。

  看见是赵希运来了,老陈笑着对她说到,“你到底要简单一点的还是想减肥。昨天晚上小周又打电话来叫我一定要给你安排一个轻松的岗位。”

  “怎么能听我哥的呢,只要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呢。您说是吧。“

  “行吧,那你就去十二线吧,这个岗不是最累的,但也不是很轻松,你要是实在熬不过来,就来跟我说,我给你换一个,一定要说啊,不然产品品质出了问题也不是那么好交代的,到时候你这辛辛苦苦两个月就只有一个月的工资,我也没办法的。”

  得到她肯定的答复之后,老陈就领着她到了十二线,把她交给了线长。早上的时候,老陈就给线长交代过,线长也是明白的很,就安排赵希运到了她的岗位,给产品打铆钉。

  线长给她介绍说到,“我们线呢其实不是生产家电的,是那边的玩具厂车间不够,恰好去年这个车间因为产能减少,就留了两条生产线做那边的产品。这铆钉机打熟练了就好,刚开始确实是怕,弄坏几个产品正常。”说着给她示范了一下。

  她只觉得好玩,拿起一个产品试着打了一下,给了线长。“不错,你先做二十个,我让质检过来确认一下状态。”经过质检的确认,赵希运就一直打了下去。整个生产线就这个岗位是站岗,其他的都是坐着的。下班的时候,赵希运只觉得自己的双脚不是自己的了,寸步难行。扶着墙勉强走到打卡机面前,看着签到成功四个字亮起。她只觉得眼前一黑,瘫坐在地上。

  “这就受不了啦。”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赵希运试着站起身来,百般尝试之后终于放弃了,向着身后的人伸出了右手,“秦姐,快来帮我一下。”

  费了好大的劲,秦小曼才将她拉起来,“确实该减肥了。”

  “没事,等到开学的时候,姐姐你会看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我。”她傲娇的说到。秦小曼没有接话,只是笑了笑应付了过去。

  送走了捣蛋鬼,周利感觉是万分轻松,终于不用吃土豆片了,一想到过两个月又要吃这晦气玩意,周利心里就不免泛起阵阵恶寒。他在工作室的内部邮件中询问了有缘人,三麻袋土豆很快就被瓜分,运土豆下楼的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泛起了疑问,这傻妹妹难道真是一袋一袋从快递站往家里背的?勇气可嘉,行为可耻。他如此评价到,觉得自己很是中肯。

  好日子没有过几天,周利就接到了妹妹打来的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了赵希运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电话那头的妹妹一边抽泣,一边诉苦,他感觉都能听到那边的眼泪滴在凉席上面的声响了,周利逐渐由开始的担心转为了憋笑,原来今天打新的产品,质检员只演示了一遍,标准作业指导书也没有找到,就没管她了,结果抽芯铆钉有好些都没有抽到位,整批都要进行返工。线长自然是不好意思说什么,但检验员不明白其中的缘由,逮着她一顿臭骂,这小鬼头又不敢反驳,只好下班之后回到宿舍打电话给自己。

  周利把电话放在一边,继续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不时地发出嗯嗯的回答。等到手机里彻底没有了声响,才拿起电话问,电话那头响起的是秦小曼的声音。“她睡着了,我挂了啊,四十分钟,你们这电话打的可真够长的。”

  “好,她要是实在是受不了又没那个脸皮,你就去跟他们的车间主任说一下,给她调岗,老陈明白的。”

  挂断电话之后,周利越想越觉得好笑,硬是笑的岔气,把连勋引了过来。“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我那边都听到了,门也不关。”于是他将妹妹的遭遇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下,两人又在办公室里笑了半天。等到两人终于缓过劲来,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外面的人都走光了,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往楼下跑。

  最终,还是秦小曼找了老陈,给她调了岗,虽然嘴上一直强调着不用不用,可真正脱离了十二线,赵希运那叫一个开心,回到宿舍在秦小曼的脸蛋上连亲了好几下,把她的脸都亲红了。

  就这样,赵希运在厂里一直待到了八月末,期间她收到了周利带过去录取通知书,幸好没有滑档,最后被一志愿录取了,是在上海周边的一所大学,每周末还能回家躺一天。她感觉明天就在眼前,眼中满是光点。而周利那就更开心了,整个暑假没有这个缠人的小鬼,文沁也去了很远的地方实习去了,空荡荡的上海就只有他跟连勋两个人,一切都没有阻碍,简直是玩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夜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