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人生
倚帆小双2020-11-11 20:391,163

  苏平先生的案件终于胜诉了,何珊珊为他感到高兴的时候,也有点遗憾。学区房版本的“农夫与蛇”,兄弟反目成仇,以后便是形同陌路,咫尺天涯了。

  “善良必须留有必要的锋芒,好在判决结果是苏平拿到了房屋,其他的,就甭想太多了。”

  “嗯。”

  看到大伯母的来电,让何珊珊眉头皱了一下。

  “娘娘,您找我啊?”

  “你爸妈呢?打他们电话也不通的!”她的语气冷冰且刺骨。

  “我不晓得。估计他们去叠石桥的工厂了吧?又或者在路上,不方便接电话。我等下打看看,您找他们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你伯伯在抢救!”

  陈一鸣何珊珊抵达医院的时候,噩耗已经传来。何珊珊的伯父何森,抢救无效。

  何珊珊的父母亲陪伴堂姐堂弟处理后事,而陈一鸣何珊珊负责照看爷爷奶奶和伯母。

  她的伯母处于一种异常亢奋的精神状态,她交待陈一鸣何珊珊准备应诉,伯父的私生子傅琪即将登场抢夺财产。

  何珊珊不想让陈一鸣卷入伯父家这乱七八糟的事情,示意陈一鸣出去陪爷爷奶奶。

  “其实,假如傅琪哥真的起诉分割财产的话,那也是他的权利。”何珊珊虽然不想在此刻讨论这种议题,但是实话总该实说。

  “他是你哥哥?他有权利,他有什么权利?这个家的一切都是属于芳芳和明明的……”

  她伯母继续讲述她那炒了十几年的冷饭,她的委屈、她的苦痛,可是就这个家而言,芳芳姐、明明,甚至是故去的伯父,难道就不苦痛吗?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她记得那时候伯父认了傅琪,说那是他的儿子。伯母发了癫一样,学着胡适夫人的做法,直拖着芳芳姐和明明的手,要拉一双儿女去南通投濠河,被伯父打了个响亮的耳光。

  她也不懂伯父伯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傅琪办理完了公司的交接手续后,并没有出现在伯父的葬礼上。

  安葬好了伯父,一家人送爷爷奶奶回家。

  冲突一触即发。

  “他怎么没来?他办了交接是吧?下面是要跟我们打官司了吧?”伯母的问话咄咄逼人。

  “您不是不让他过来的吗?”何明明有些不耐烦,“已经这样了,让爷爷奶奶休息吧,不要再生事端了。”

  “再生事端?你是我儿子还是别人儿子?我心心念念的,还不是为了你?”

  何磊看不惯了,“我哥哥已经没了,你就消停点吧!别整天提心吊胆傅琪要来跟你争什么财产了。要不是我这姑娘在上海遇到我这女婿,我都想让傅琪那孩子当我女婿!”

  他的话震惊了全场。

  “老实跟你说吧,当年跟我哥一起创业的那杨涵,那家伙不是个东西,出去跑业务的时候,他冒用我哥的身份,才有了傅琪。傅琪的妈妈千里迢迢找了来,精神状态已经很差。您又火上浇油,他妈妈才没了。赶巧,芳芳那一阵成绩下滑,我哥才把傅琪认回来,也是让孩子们搞搞竞争。如今,傅琪已经走了,他不会跟芳芳明明抢任何东西。”

  当何磊说完,何芳芳已经冲出了家门。

  伯母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嚎哭了起来。

  何珊珊走上前,握住陈一鸣的手,两人交换一个眼神。无论以后几十年他们会经历怎样的风雨,他们都会一起面对!(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可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火可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