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浊墨登台
花白少2020-11-14 08:373,094

  ——章城跟白城的天气相比,似乎要暖和许多,章城除了夜间有些凉意之外,白天晒得皮肤有些发烫的太阳丝毫让人察觉不到如今竟是寒冬腊月。红锦白等人从寒冷的白城远道而来,故而穿的都是厚衣长袍,因此他们走在章城大街之上,与街上的人群显得很是格格不入,另类不少。

  碧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悠悠的白云,繁华的章城在暖洋洋的光照下,犹如被山泉冲洗了一般,清澈透明。新安北街集市的广场之上,一大早便挤满了男人。

  红锦白等人钻进人群,朝里望去,里面搭建有一个方正宽大的看着非常气派喜庆的擂台,擂台中间站有一位身材魁梧,留着小辫子的东洋武士。东洋武士裸露着上身,秀出两块坚硬壮实的胸肌,让人瞧着就胆战心惊。

  不过想着欧阳府的千金欧阳英梅那美若天仙的俊模样,擂台下的男人终究是受不住诱惑,他们甘愿冒着被打死或者被打残的风险,争先恐后走上擂台,拼尽老命与东洋武士一决高下,但结果都落得个半死不活的下场。

  “少爷,乞丐上擂台可以理解,可为何还有道士跟和尚呢?”双露一副天真无邪,单纯可爱的动人模样,疑惑问道。

  “也…也许是受不住心里的某种诱惑吧。”红锦白倒是一针见血,回答言道。

  “哎呦喂…我的屁股!”昨日天堂客栈那位拿板斧的壮汉今日又来了,他被东洋武士一脚踢下了擂台,此刻正拼命地搓着自己摔得开花的屁股,歪着嘴在不停地痛苦呻吟。

  “这些有啥好奇怪的,奇怪的是还有山匪呢。”林欣忽然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司徒云,瞪着眼鄙视言道,似乎还在生司徒云昨日的气。

  “嘿嘿,欣儿还在生气,莫非是对我有意思?”司徒云厚着脸皮笑言道。

  “哼,别自作多情了,我可不会对山匪有想法。”林欣红着脸噘着嘴哼道。

  “司徒公子武艺超群,何不上抬一试?”红锦白言道。

  “打住,咱们还是去欧阳府找欧阳老爷吧。”司徒云偷瞄了一眼林欣言道。

  ——欧阳府宽阔宏伟的大门前,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下人瞧着红锦白等人正向欧阳府的大门走近,便匆忙走上前来拦住,像驱逐瘟神一般,不耐烦道:“若要比武招亲就去新安北街,欧阳府邸闲杂人等是不得靠近的,你们快速速离开。”

  “我等是受故人所托特来拜访贵府老爷,还望通融禀告。”此时,红锦白掏出钟管家给的腰牌递于下人恭敬言道。

  下人歪着嘴垂着脸,狠狠接过红锦白手中的腰牌翻来覆去仔细瞧了瞧,然后小心谨慎地将红锦白等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给好脸地言道:“你们在门外候着吧,我去禀告我家老爷。”

  “那就有劳了。”红锦白客气言道。

  “这种瞧不起人的看门狗就应该狠狠地暴打一顿才是,干嘛跟他这般客气。”司徒云见红锦白对欧阳府狗眼看人低的下人恭恭敬敬,心里愤愤不平言道。

  “打狗是要看主人滴,如今咱们前来投奔欧阳府,目前还尚无结果,切记凡事莫要冲动。”红锦白瞟了一眼离去的下人,然后小声对司徒云言道。

  ——欧阳府邸后院偌大的地下密室内,堆满了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和古董瓷器,欧阳府的老爷欧阳浩手中拿着账簿正在全神贯注地清点财物。

  “父亲,阿狗说外面有几位年轻人自称是受您的故人所托,在府外候见呢。”欧阳浩的独子欧阳俊衣着华丽,晃悠悠地走进密室将一块腰牌递给欧阳浩言道。

  “第一剑客钟泰?”

  欧阳浩轻轻放下手中的账簿,接过腰牌瞟了一眼,眉头紧皱暗言道。

  “父亲如若为难,孩儿将他们打发离开便是。”欧阳俊瞧着父亲阴暗脸上犹豫不决的神情,于是言道。

  “哎,钟泰是江湖上公认的第一剑客,又是大理寺少卿,为人忠肝义胆,父亲在纪城经商之时,曾受他几次帮助,故而承诺如他有难,定会竭尽全力帮之。可如今却偏偏在咱们欧阳府将要大难临头,自身难保之际上门求助,实属为难矣。”欧阳浩无奈叹言道。

  “听闻阿狗之言,这几位年轻人着装另类,八九定是向咱们府投奔前程来了,若果真如此,父亲也不用为难,打发他们一些钱财作罢便是。”欧阳俊言道。

  “留他们于欧阳府,无疑是害了他们,为今之计,也只能依俊儿之见了。你去吩咐刘管家,让其给他们每人二百两黄金,然后打发他们速速离去吧。”欧阳浩吩咐完欧阳俊,便又全神贯注清点财物起来。

  “孩儿这就去吩咐刘管家。”欧阳俊言完便离去了。

  ——欧阳府大门外,烈日照得红锦白等人着实有些燥热难耐,故而他们只得走到欧阳府大门附近的一棵大樟树下乘凉等候。

  过了许久,一位瞧着斯斯文文的瘦高个领着两个下人抬着一个箱子走到红锦白等人跟前温和言道:“我是欧阳府的刘管家,诸位大老远前来投奔欧阳府,我们家老爷本该尽地主之谊,好生招待,只是欧阳府今非昔比,日后唯恐再有太平之日,故而我们家老爷再三思虑,决定不能留于你们,不过老爷慷慨,赠予黄金八百两,还请诸位包容,携着钱财速速离去吧。”

  “可否告知贵府难言之隐?如若可援手,我等定不旁观。”红锦白言道。

  “公子的好意刘某替我家老爷心领了,诸位还是速速离去吧。”刘管家抬手作揖答谢道言,然扭身准备回府。

  “既然如此,我等无功不受禄,还请拿回……”红锦白看着刘管家离去的背影,忽而大喊言道,不料被司徒云一下捂住了嘴巴。

  “哎哎,黄金都不要,你脑子是进水了么?”司徒云阻止道。

  “这么多黄金,咱们拿来开几间铺子应该挺不错的。”双露瞧着黄金惊讶道。

  “如今咱们已是无家可归之人,为了日后的生计,咱们只得收下这些钱财。”林欣望着红锦白劝言道。

  “那…咱们就收下这些钱财吧。”红锦白觉得姐姐言之有理,故而同意言道。

  ——章城是繁华热闹之地,亦是富人云集之地,红锦白等人既已无家而归,因此决定留在章城开几间铺子做些生意,但是他们目前还没想好要做哪些生意,故而他们驾着马车准备先回天堂客栈从长计议。

  “切…,欧阳府的千金还真够有魅力的,眼看马上就是晌午了,如今却还有这么多男人排队抢着上擂台。”红锦白等人驾着马车返回天堂客栈再次经过新安北街,司徒云瞧着不远处的擂台鄙视言道。

  “我看司徒公子是心痒了罢?要去打擂台直接去便是了,可不要不好意思。”双露笑着调侃言道。

  “就是!”林欣应声附和。

  “唰唰——”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唰唰穿过人群,忽而一跺脚迅速飞向擂台,站在了东洋武士的面前。台下排队的男子看着插队的这位武功高强之人,心里虽有怨言,但也只得憋在心里,默默不语。

  “阁下武功虽然了得,但相貌我家小姐恐怕难以接受。”东洋武士瞧着眼前脸上留有一条长长疤痕的年轻男子言道。

  “和尚跟道士都能上擂台比武,我却来不得?欧阳府就是这等以貌取人的吗?”年轻男子似有生气言道。

  “既然阁下执意要比武,那就开始吧。”东洋武士言完便犹如一头猛兽般迅速朝年轻男子猛攻而来。

  “啊——”东洋武士距离年轻男子两米之时,忽而年轻男子似有隐身之术,突然消失,然后瞬间又出现在了东洋武士的身后,还未等东洋武士回过神,年轻男子便已经伸手牢牢抓住了东洋武士的衣领并将其狠狠地抛向了空中数十米之高,东洋武士被抛向空中,吓得惨叫起来。

  “幻影之术,难道是永生派的人?”司徒云将这一幕幕看在眼里,暗自言道。

  “不好,东洋武士有危险。”

  正当东洋武士如太空陨石一般从数十米高空迅速坠下之时,此刻年轻男子突然伸手夺来擂台旁一下人手中的刀,然后对着东洋武士坠下的位置高高举起,企图让东洋武士从其手中的刀上穿刺而过。为了救东洋武士一命,司徒云纵身一跃飞向了擂台,然后一挥手一道剑影迅速飞出,将年轻男子手中的刀击落在地。

  “砰——”东洋武士狠狠坠落,将地面砸了一个三尺凹坑。

  “你是司徒云?”年轻男子既惊讶又兴奋地问道。

  “没错,我就是司徒云。听闻竺天师有一位叫浊墨的义子,会幻影之术,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此人了罢。”司徒云一本正经地问道。

  “哼,算你眼光不错,看来老天今天长了一回眼,把你这个司徒余孽亲自送到了我跟前,赶快交出长生石吧,这样或许我能给你留个全尸。”浊墨一副高冷的模样冷哼言道。

  “看来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了。”红锦白瞧着抬上的司徒云和浊墨担心言道。

  “司徒公子不会有危险罢?”林欣眉头紧蹙,担心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露为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露为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