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梦
筱沐兮2020-11-19 14:462,041

  沈筱棠紧张之余,眼前一阵黑暗,渐渐的晕厥过去。

  南宫泽一把抱住了沈筱棠的身子,轻轻的放倒在马背上,这时,南宫轩和上官卿慌慌张张的跑到跟前。

  “怎么回事?”

  两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马车轮胎,眼前腾出来一大空位。两人的目光再回到南宫泽的马车上,后背感觉到了一丝阴冷,渐渐的抬起自己的眼眸看着南宫泽的冷峻脸颊。

  只见南宫泽的冷峻的脸颊上严峻怒气的驾起自己的骏马缓缓的离开了。没有理会儿南宫轩和上官卿的关切。

  当南宫泽带着沈筱棠回到了沈府,双手将沈筱棠横抱起来,神情严肃的迈着稳健的步伐,将沈筱棠送进来翠竹阁。

  冷氏站在前庭院里的修剪着树苗的嫩芽,看见南宫泽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连忙放下了自己的手里的小剪刀。

  急急忙忙的来到了南宫泽的跟前,俯身行礼,“见过六皇子。”语落,渐渐的扬起脸庞,却发现南宫泽的怀里抱着沈筱棠。

  南宫泽站在冷氏的跟前,冷冷的说着,“见过冷夫人。”语落,冷氏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南宫泽已经抱着沈筱棠回到翠竹阁。

  一旁的飞燕急急忙忙的上前来扶起冷氏,两人的目光渐渐的对视着,冷氏的嘴角渐渐的上扬着。

  面对着南宫泽离开的方向,轻语,“我们动手失败,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对沈筱棠下手,真是老天爷也要助我…”

  看着冷氏的喜悦,飞燕站在—旁,眯起眼眸,也忍不住的偷笑起来。

  沈筱棠被南宫泽抱着回到了翠竹阁,刚一进门,虎牙正在庭院里打扫着墙角边的杂草,当余光扫过,瞬间扭头看去,只见自家小姐躺在南宫泽的怀里,惊慌的跑到跟前,“六皇子,我家小姐她怎么了?”

  南宫泽看见沈筱棠身边常常出现的丫鬟,心中的警惕松懈了片刻,低沉的说道,“快去请来大夫。

  语落,虎牙便唤来了庆姑姑,自己连忙跑出来庭院。

  庆姑姑闻声来到翠竹阁的庭院之中,看着一个男子的身影,被吓了一跳,愣住片刻,渐渐的收敛自己的惊慌,成熟稳重的带着南宫泽来到了沈筱棠的房中。

  端来了一盆热水,将松软的毛巾浸湿,跪在沈筱棠的床前,认真仔细的擦拭着沈筱棠的脸颊和纤手。

  坐在一旁的南宫泽冷冷的注视着,突然心中的某一块石头渐渐落地,心中暗自想着,“棠儿身边有这两人照顾,我也是心安了。”

  就在这时,虎牙已经带着大夫来到了翠竹阁,“来啦来啦!”虎牙咋咋乎乎的跑到沈筱棠的房间里,满头汗珠,大口的喘着粗气,慌忙的将大夫带到了沈筱棠的床前。

  隔着一层薄薄的细纱,大夫伸手搭脉,闭上眼眸片刻,深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房间里仅有的三人,“你家小姐,可否是收了惊吓?”

  语落,虎牙和庆姑姑对视了一眼之后,纷纷扭头看着南宫泽。

  南宫泽冷峻的脸颊浮现了一丝担忧,面对大夫的询问,心里更是多了几分紧张,连忙上前跨了几步,“是,刚刚受了惊吓。

  语落,大夫渐渐的收起了细纱,面色凝重的说着,“现在的情况很微妙,就在一瞬间的时间里,你家小姐可能会丧失记忆,也可能会长睡不起,这主要还是看病人自己的意识。”

  沈筱棠感觉自己的湖边走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四周张望着来往的人,脸颊上都浮现了一丝沮丧,就在这时,沈筱棠眼前的人群突然奔跑起来,沈筱棠连忙看见,不知所措。

  瞬间伸手抓住了一个人,“大哥,你们在跑什么?

  看不清男子的脸庞,只是耳边听到“那边有人在跳河,快去看看!”

  沈筱棠听后,也加入了人群的队伍,就在沈筱棠努力的挤过所有人,展露站在最前面的时候,瞳孔瞬间紧骤,身子僵硬的一动不动,“母亲,你在干什么!?”

  沈筱棠的嘴里轻声的嘀咕着,沈筱棠的母亲怀里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绝望的看向沈筱棠,带着哭腔大声的唤道,“棠儿,替母亲报仇!

  语落,沈筱棠的母亲瞬间纵身一跳,入了江河。

  沈筱棠着急的扒着栏杆,痛心的唤着,就在这时,四周站着的人的脸颊没有了那一丝沮丧,尽显喜悦。

  渐渐的沈筱棠看清了那些人的面目,嘴里还轻声的确咕着,“父亲,冷夫人,筱玥·

  南宫泽安静的趴在沈筱棠的床边,夜很深,庭院里时不时的传来了几声虫叫的声响。床榻上的沈筱棠满头大汗,一双纤手紧紧的抓抓紧了被子,脑袋痛苦的来回摆动着。反应越来越激烈,一瞬间,沈筱棠猛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唤着,“母亲,不要啊…·声音不大,却将沈筱棠唤醒。

  沈筱棠胸膛上下起伏,喘看粗气,自己下意识的伸手擦拭着自己的汗珠,却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

  连忙低头一看,只见,南宫泽安静的靠在自己的床前,他宽大却纤细的手中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

  沈筱棠安静的注视了片刻,南宫泽常常的剪毛,却狭长的轻薄眼皮,高挺的鼻梁,脸庞轮廓分明,沈筱棠看着看着,入迷了。

  片刻后,南宫泽缓缓的动了动,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沈筱棠,微微眯起,睡意正浓,抬头看了一眼沈筱棠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以为是自己做梦。

  扭头继续趴着,突然想起来什么。

  身子一下挺直起来,一双游离的眼眸也迷糊,直直的盯着沈筱棠,眼底闪过一丝喜悦,“棠儿,你醒了?”

  沈筱棠点点头,满眼泪光闪闪,低声问着,“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自己便要起身坐起,南宫泽连忙扶着“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南宫泽坐在一旁,淡淡的问着。

  沈筱棠这才渐渐的回忆,脑海里突然浮现悬崖边的画面,惊的沈筱棠放大了瞳孔,脸色慌张,“到底会是谁动的手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为谋:殿下,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为谋:殿下,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