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乡亲们很不错
鲁农夫2021-07-15 16:552,372

  古浩文回头,当看到秦溪这样的绝色女子走过来时,眼睛里瞬间放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些年他仗着他哥哥是派出所所长,欺男霸女的事没少干,附近这些村里的年轻女子和少妇让他糟蹋了不少。

  一开始有很多人家去告,结果没有一家告下来的。

  古浩文喜欢钱,更喜欢美女。

  他的眼睛一直紧盯在秦溪脸上,心中一阵阵的懊悔,为什么前些年就没发现双井村有这样漂亮的女子呢?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秦溪身上,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这帮人已经被双井村的村民围起来了。

  秦溪和张全并肩站在一处,冷冷的瞥了那些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古浩文脸上,说道:“那条长虫就是张全打死的,当时我就在场,张全当时骑两轮电瓶车先送我回来,又开三轮车去,就让你们的人看到了,不光抢东西,还要打人,依我看没打死你们都是轻的!”

  秦溪话音刚落,围在外面的双井村的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骂起来。

  “对,真欺负我们双井村没人吗?敢来我们村里撒野,打断你们的狗腿!”

  “我管你们是哪个村的,敢来双井村撒野,欺负我们双井村的人,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古王村什么时候也敢露头了?都滚回去,问问你们家老人,30年前是被哪个村揍得半年不敢出村子!”

  “老少爷们儿,揍这帮兔崽子,奶奶的,来咱们村撒野,不能饶了他们!”

  ……

  古浩文刚才只顾着看美女了,这才注意到这就这帮人都被围起来了。

  他也是心惊胆战,虽说自己的哥哥是派出所所长,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真要是闹将起来了,自己先挨揍倒是真的。

  “哎哟哟,这是怎么了?”古浩文赶紧陪着笑脸,先是冲张富清作了个揖,又转身冲四周作揖,说道:“大家误会了,完全误会了,呵呵呵……我也是受了他人的蛊惑,这才被骗来的,现在既然都说清楚了,我们这就走,马上就走。”

  古浩文又转头看着秦溪,正儿八经地问道:“请问这位小妹妹怎么称呼,今天幸亏是你来得及时,阻止我犯了大错,我得好好谢谢你!”

  秦溪喝道:“还不滚!”

  “老少爷们儿,把这帮龟孙子打出去!”

  不知谁喊了一声,双井村的人还没动,古浩文已经带头冲出门去,其余的人见状也都扔下棍棒,捂着脑袋疯一般地冲出去,到外面骑上摩托车,一溜烟地跑开了。

  “哈哈哈……”

  院子里,乡亲们大笑起来。

  张富清和李梅都激动坏了,这种情况,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二人赶紧忙活着招呼大伙坐下,这时家里的板凳完全不够了,秦溪就去自己家里搬了几个过来,可还是不够,没办法有些年轻人就只好靠着树或靠着墙站着。

  堂屋里,张全问秦溪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带这么多人来?”

  “我听到声音就出来了,在外面问清楚是什么情况,就去村广场上一吆喝,大伙一听说古王村的人敢来咱们村闹事,还敢打咱村的大学生,那还了得,就都跟来了。”

  张全听了,心里感到特别开心,特别温暖。

  “还有几个90多岁的老太爷,拄着拐棍也要跟着来,我好说歹说的给劝下了,有几个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也要跟着来,结果没追上,掉队了。”

  “哈哈哈……”

  张全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富清哥,张全上班了,你们家的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不容易,不容易啊。”

  “要说起来,小全是咱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现在又在省城上班,富清,你们两口子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咱们村提起你们一家子,谁不竖大拇哥啊,从老一辈里说,你爷爷,你爹,再到你这一辈,都是老实巴交的,从来没跟人红过脸,重话都没跟人家说过,这谁要是敢欺负你们家,咱们全村人都不答应!”

  ……

  乡亲们的这些话虽然朴素,但是张全却觉得充满着亲情,这些年他几乎常年在外面,感觉自己已经逐渐脱离了这个养育自己的农村,每年回来都觉得自己和这个村子格格不入,也觉得村子里的人变得冷漠了许多,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亲切感。

  但是现在听到这些话,他才明白过来,其实乡亲们的之间的感情从来都没变过,只是有时候,身份不一样了,感触不到而已。

  就像今天这样,只要是一家出事了,有人吆喝一声,村里大部分人保证都会到场。

  之所以说是大部分人,因为张全明白,村子里其实分两大派,赵家人一派,张家人一派。平时若没什么事,大家都是你好我好的,风平浪静,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两大家族打的头破血流都有可能。

  “哎,富清,你的眼……怎么,你的眼好了?”

  “真是的啊,富清哥,你眼什么时候好的?在哪家医院看的?”

  “富清,你的眼现在怎么样?能看清楚吗?”

  张富清眨眨眼睛,心里高兴的很,抽了一口烟,道:“是小全给我扎针扎好的。”

  “啊!”一个老人惊呼起来,“小全?他懂医术?”

  “我也不清楚,这小子现在大了,给我也没句实话,我也问他了,他说在大学的时候,跟他们学校医务室的一个老中医学的,谁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我这眼确实是他扎好的。”

  “哎呀呀,不得了啊,富清,你们家这恐怕是要出一位神医啊。”

  “我这两条腿也是老毛病了,富清,你看有空了,让小全帮我看看管不?”

  张富清笑着说道:“管,怎么能不管呢,可我怕那小子就是半瓶子水的水平,到时候再治不好。”

  “哈哈哈……我这条腿反正是这样了,治不好怕也没啥。”

  “那行,我这就叫他出来。”

  堂屋里,秦溪冲张全一笑,道:“张神医,请吧。”

  张全无奈地摇摇头,道:“唉,到底是亲爹啊,坑儿子没商量。”

  秦溪推着张全走出去,张富清赶紧冲他招手,“小全,来,来,你大爷这两条腿估计是风湿,一到阴天下雨就疼,你给看看。”

  张国忠和张富清的年纪一样,只不过比张富清大几个月。

  只不过二人没什么亲属关系,都是一个村的,按辈分叫的。

  “大爷。”张全笑着打招呼。

  张国忠笑着点点头,招呼他坐下,“小全,从小大爷就看你有出息,你小子小时候,没少带着一帮孩子在村里作,大爷种的瓜,你小子可是没少偷了。”

  “哈哈哈……”

  秦溪大笑起来,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呢,你那些瓜都没熟,我吃了拉了好几天肚子。”

  张全蹲在张国忠面前,伸手仔细摸着他的腿,脑海中“医”字龟甲闪亮,对张国忠的病情分析逐渐出现在脑海中,张全看完,微微点头,道:“大爷,您的腿不严重,能治好。”

  “是吗?太好了,太好了,来,这就治吧。”张国忠激动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