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还钱
鲁农夫2021-07-21 17:102,359

  现在是一个资本的时代。

  有了钱,就等于有了一切。

  写到这儿,农夫不禁想到曾经网上流传很广的一篇文章,好像有那么几句“钱可以买来药,但买不来健康”,“钱可以买到婚姻,但买不来爱情”,“钱可以买到房子,但买不来家”等等。

  妥妥的毒鸡汤啊!

  没有钱买药,何谈健康?

  现在就算是因为爱情而结婚,可以没有钱买房子买车支付高额彩礼,又何谈婚姻?

  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房子,就算是有家也会败给现实。

  对于一辈子在农村生活,土里刨食的张富清和李梅来说,一年能赚个三万五万的就算是大钱了。

  前些年家里一直入不敷出,每年都靠借钱度日,自从张全大学毕业上班之后,家里才不用每年借钱,也逐渐把过去借的钱都还上了。

  张富清和李梅眼睛瞪得很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咕嘟!

  张富清咽下一口唾沫,道:“小子,你别是骗你老爹吧?那玩意就算是再值钱,顶多也就卖个万儿八千的,510万,不可能!”

  “小全,妈告诉你,咱家虽然穷,但是昧良心的钱咱不能要!你是不是骗人家大老板了?快把钱还人家去!”李梅冲张全严肃地说道。

  张全的心一阵酸楚。

  他笑着说道:“爸,妈,请相信我,真的是510万,这还是看在大海哥的面子上,你们知道吗,那朵云纹紫芝加上那条长虫要是拿去大城市的拍卖会上,拍卖1000万都有可能。”

  虽然说现在几十万,几百万乃至几千万的钱,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可在农村来说,要是谁家一下子进个几百万,那还是容易让人得心脏病的。

  看着张全一脸认真的表情,张富清和李梅最终接受了这个结果。

  接下来就是激动!无边的激动!简直比两人新婚之夜还要激动。

  把卡给了李梅,把支票放好,特意叮嘱父母千万不要动,因为支票一旦出现折痕,就废了。

  张全从屋里出来,高兴地邀请尹正明在家吃早饭。

  “好啊,好啊,说起来也有几十年没吃过农家饭了,我就不客气了。”尹正明说着,站起来走到堂屋里,邀请张富清和李梅一起吃。

  张全走进厨房,见秦溪正坐在小板凳上低头不知想着什么,看她的长发只是很随意地拿一个套皮扎着,就想着该给她买个发卡了。

  “哎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我一跳。”秦溪站起来,没好气地嘟囔道。

  张全道:“盛饭吧,咱一起吃早餐。”

  “嗯。”秦溪乖巧地答应着,帮忙乘上早就熬好的粥,又把早晨烙好的油饼端出去,还有小咸菜,虽然清淡,却也丰盛。

  尹正明丝毫没有老板的架子,反倒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医者仁心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都让人感到很亲切。

  尹正明也是农村出身,十几岁的时候便跟着父亲走乡串户地做赤脚医生,后来进城开诊所,开药铺,一点点的做到现在这么大。

  “尹总,给。”

  秦溪夹起一块油饼给到尹正明。

  尹正明接过来,笑着冲李梅问道:“老嫂子,您有个好儿媳妇儿啊,气质不俗,未来定是不可限量,现在在哪儿上班呢?”

  尹正明误会了。

  张全赶紧解释道:“尹总,不是,您……”

  “尹总,我暂时在家里,没上班。”秦溪瞥了张全一眼,笑着说道:“张全总是不然我出去上班,把我拴在家里。”

  “哈哈哈……”

  一家人都笑了,张全反倒闹了个大红脸。

  但是秦溪的话,让张全心里也是一阵阵的甜蜜。

  滴滴滴……

  尹正明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听了一会,脸色瞬间沉下来,道:“好,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尹正明不好意思道:“各位,家里临时有点事,我得赶紧回去了。”

  这种情况下,大家也就没再客气的挽留,张全和秦海帮忙把大蛇和云纹紫芝装到尹正明车上,尹正明没多做停留,开车飞驰而去。

  “尹总这是有什么事啊,怎么这么急?”秦溪低声说道。

  秦海说道:“估计是他们家老爷子的病又犯了。”

  听到这句话,张全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问道:“海哥,尹总的父亲得的什么病?”

  “好像是心脏方面的病,挺严重的,这些年一直靠药物维系着,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张全点点头,记在了心里。

  回到家,秦溪帮忙李梅洗碗刷锅,张全拿了身份证,又带上那张支票去了市里,开了一个户,把支票里的钱全部转存到自己户头上,办完之后,取了5万块现金。

  爸妈都是农村人,一辈子最熟悉的消费方式就是现金,取钱什么的他们不懂。

  他在银行里见到很多老人去取钱,因为不懂的取款方式,被那些小年轻的银行职员骂的很难听,他不想自己的爸妈也这么大岁数了,去受这种侮辱。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饭,张全骑上三轮车,带着李梅来到二舅家。

  黄圆圆正好端着一盆刷碗水走出大门,看到他们开车过来,脸色瞬间阴下来,一盆刷碗水“哗啦”一声泼在对面墙上,连招呼都没打转身走进院里。

  看到这一幕,张全心里禁不住泛起一抹冷笑。

  今天的我你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哦不,不用明天,现在的我你已经高攀不起了。

  停好三轮车,张全搀扶着李梅下车,母子二人走进二舅家。

  “二哥,二嫂。”李梅笑着打招呼。

  “二舅。”张全冲二舅喊了一声,瞥了黄圆圆一眼,没喊她。

  李梅的二哥李松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T恤衫,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指着旁边的马扎说道:“来了,坐。”

  李梅坐下。

  黄圆圆道:“张全,我记得前天你说今天会还钱,说话还真算话啊,这就来还钱了。”

  “咳。”李松轻咳一声,冲李梅笑笑,说道:“李梅,哥也是没办法,文瀚订了个媒,人家要20万,我这正发愁呢。”

  李文瀚是李松的大儿子,今年快30了,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以前的时候总觉得年轻,也没把婚事放在心上,现在年纪大了,再想找年龄合适的难了,只好托媒人介绍了一个,但是彩礼女方家开口就是20万,少一分免谈。

  关键是李文瀚对那女子死心塌地,虽说这些年他打工也存了一些钱,但是一把拿出20万,也确实有些难。

  张全从包里掏出一沓现金放在地八仙上,道:“二舅,这里是5000块,这些年要不是您帮衬着,我们家的日子不可能过下去。”

  黄圆圆立刻笑了,伸手把钱拿过去,一张张数着,道:“瞧你,说这话干吗啊,这不是都是亲戚嘛。再说了,要不是文瀚订媒,我们也不会上门问你们要的。”

  黄圆圆很灵活,依张家在双井村的名气,在村里借5000块是借不来了,她想肯定是张全动用了他工作上的关系,如果是把张全抓住,李文瀚20万的彩礼不就解决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