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再等你问那件事
上玖殿下2020-10-02 11:313,581

  对于云川知道我是女子这回事,我没敢同谛听说,因为我晓得,只要我敢告诉他,他就敢追到我家中同云川八卦,甚至还会与云川请教经验之谈。谛听这个人,实乃我们冥界隐藏极深的八卦大佬,这八方的奇闻异事,就没一桩能够逃得过他的耳朵!

  后来这几日,我刻意每天都晚回去一个时辰,明明是想躲着他,可偏偏,我每晚回去都能看见云川做了一桌子饭菜,眼巴巴的守在家中等我回去,这场面,我实在不忍心再荼害他。

  我对他表明身份后,他与我之间的感情并未发生什么变化,反而对我更加温柔了些。他记得我喜欢吃什么菜,晓得我喜欢吃酸的还是甜的,甚至记得我喜欢鬼市上的那只会摇尾巴的麒麟,特意亲手给我雕刻了一只一模一样的。

  他这样,让我原本萌生起要送他走的小念头彻底打消,有这样一个人陪着自己,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此乃阴律司所有在职阴差的名册,我特意去找其他七位统领要的,如今都在这里,你且小心看管,勿要将册子弄丢了。”

  我接过八卷名册,点头道:“好,你放心,我不会把册子弄丢的,到时候必然会安然无恙的还给诸位大人。”

  绛璃大人若有所思:“司徒判官为何忽然要查阴律司的阴差鬼差名册?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道:“唔,也没什么大事,这不是过些时日冥界要开始择选阴差了么,忘川府择出人选后,会分给十殿与判官府,咱们判官府先挑人,有新人融进来,必然也要放走一部分老人,司徒判官是准备看看有多少阴差在职年月久,好放出一部分去轮回投胎或是送往人间仙山拜师学艺。”

  他沉默了少顷,颔首道:“嗯,是了,过些天的确该准备考核新晋阴差了。”

  我抱住名册同他告别:“那我就先给司徒判官送过去了。”

  “好。”

  还好我前日在判官大殿的奏折上看过考核阴差之事,若不然还要寻个旁的借口去找他要。还魂书的事情都拖了一个月了,再不查出来可真的要辜负爷爷所托了。

  我抱着这些册子向司徒爷爷家走,路途中见四下无人,便偷偷将东西藏起来,路线一改,奔回了自己的家去。

  推开院门,我顺道设下了一层结界,反手重新插上大门,小跑着进了厅堂。

  彼时云川正在厅内雕刻着一样玉料物件,见我冲了进去,便用广袖一遮,故意不给我看。我驻足在他面前,不悦的拧眉,鼓了鼓腮帮子叹道:“你又在背着我做好玩的,还不给我看,云川,你什么时候自己有小秘密了?”

  他放下手中锋利尖锐的刻刀,笑道:“左右都是要送给你的,你迟早要看见,现在先保持神秘感。”

  我深叹,矮身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好吧,反正你现在不会给我看,趁着你手头无事,不如来帮我查个东西?”

  他明眸藏笑:“好啊。”

  我拂袖往桌上一扫,立时便出现了一摞书简,我拾起一卷册子,轻声道:“这是阴律司九千鬼差的名册,你帮我找一下里面和人间有来往的鬼差,唔,直接寻一下尚有亲人在世的鬼差便好。”

  他也拾起了一卷,缓缓展开:“嗯。”

  我施法凝出了册子上的朱笔字迹,一行一行的找下去,无趣打扫:“如此多的记载,我们两个人来查,势必要多费几日功夫,可惜这些鬼差名册都是判官府的机密,除了你之外,我当真不敢交给旁人看。我好不容易从绛璃大人的手中套过来的,若是中途丢了一卷或是破损了,绛璃还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

  “不会的,我看的快,可以帮你多看两卷,你如若累了,尽管休息就好。”

  云川可真是善解人意啊。

  我不好意思道:“咱们……同甘共苦嘛,反正也不着急,慢慢来。”抬眸偷偷看他,他认真的样子,太像一副画了,“你为何不问我为什么要查阴差名册,又或者,找名单的目的是什么?”

  他浅笑道:“你要找,自然有你的道理,何况你不是也说了么,这些都是机密,我一个外人,不该多问。”

  “你,不是外人,你是我知己啊,你不问我,我却又想告诉你……”

  他迎着一束橘光而坐,脊背笔直,白衣胜雪,玉冠高束下一张俊逸的容颜惊若天人,薄唇上挑,正如诗中所描绘的那般,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啊……

  “小九不拿我当外人,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吧。”

  我低头继续查名单,“嗯,我说,你听着便好。我只是想发发牢骚罢了。”

  “好。”

  “我同你说过,我自幼便被送去了泰山府东岳大帝门下拜师学艺,已经三万多年了,至于为何忽然回冥界,是因为我爷爷,也就是钟判官,他被西天的无相佛给请了去,约莫近百年都不能返回冥界,冥界阴律司不能百年无主,所以阎君大人就传旨去了泰山府,将我给召了回来暂时接替爷爷的职位主持阴律司,我本来不该隐瞒身份的,但爷爷临行前给我写了书信,提及了还魂书的事情,说还魂书失窃,不知何人所为,要我暗中查出内贼。故而我就女扮男装先冒名过来了。”

  他沉笑道:“你这算是,先打入敌人内部?”

  “聪明!”我自豪道:“我先借着鬼差的名头过来,再暗中搜查线索,可……查了这么久还没查出来,还魂书你知道么,就是可以给死人招魂,留住死人魂魄的。还魂书乃是府中人所盗,要查也得顺着这条线查。”

  “嗯,我明白了,你是打算先查鬼差。”

  我扶额:“这种事情,当然要先从鬼差查起啊,毕竟牛头马面和功曹他们,是犯不着干这事的。”

  “那查着了,会如何处置?”

  “还魂书不算什么重要物件,但也多少算是个冥界机密,免不得要下油锅炸一炸的。”先下地狱,再使劲折磨,不然就对不起我这一个月来的辛苦!

  他淡然:“嗯。”

  我瞧着他这反应着实平淡,便托着下巴好奇道:“平常鬼魂听见了下油锅会吓死过去,你这反应,也太镇定了。”想了想,又自言自语:“是了,你生前没干过坏事,也没机会去地狱看看,自然不怕……我之前看你的记载,你已经来冥界三年了,这三年,你都在做琴师么?那等风月场所,可会有小姑娘会看上你?”

  这话一问,却显得幼稚了,云川这模样放在鬼市,称个第一美男也不过分,有小姑娘看上这件事,不是很寻常么。

  说话间他已经将手中那册看完了一半,而我,连十分之一都没看完……

  “小九,我卖艺不卖身。”

  “……”

  他卷好书册,每个动作都甚是优雅大气:“这几日,我都在等你问我聚神草那件事,我以为,以你的性子,是藏不住问题的。”

  “聚神草?”其实是打算问来着,可前几日只顾着躲他去了,这两天公务太忙,又给忘了……

  他一目十行的往下看,边道:“我天生魂魄不全,入了黄泉过了审判后,我选择留在冥界,不再投胎,也因魂魄不全这回事,我险些魂飞魄散,你可知我为何会沦落到那种场所?当初我身受巨痛,痛不欲生时,是七娘拿了一叶聚神草救了我的性命,作为报恩的条件,我需为她所用。这三年中,我在明月阁做琴师报恩,后来一冥界阴官砸了大笔金钱在明月阁中,七娘则将明月阁扩建翻修,用了三个月时光重新更名为风月楼。我本该沦落风月楼一辈子的,可是当年那一叶聚神草维持不住我的魂体了,我需要新的聚神草修补魂魄,若不然便会灰飞烟灭。七娘无草可给我,便要将我卖出去,自生自灭。”

  我有些激愤,握着书简砸在桌子上:“怪不得忽然要开什么赌局,原来是不要你了,她怎么能这样呢,想要就要,不想要就卖了!”

  他倒是平静,接着说下去:“好在我遇见了你,被你带回来之后,我的魂魄越来越虚弱,恶寒也借此发作的更加厉害,我私下打探过聚神草,传闻那是种仙草,只有在极寒之地的穹恶山才能寻到,穹恶山满是鬼怪,万分危险。我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你,怕你为了我受伤,我本想再撑一段时日,可后来那几天,我的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我被迫自己出门去寻,想趁着你不在时去碰碰运气,没想到……”顿了许久,“没想到最终还是险些丧生,你及时感到,方替我捡了一条命。”

  原来,他前几日恶寒发作,行动不便,皆是因着魂魄虚弱所致……只怪我当时未曾多在意,若我及时发现,他也许就不会被巨蟒伤的如此严重了。

  “你这个大笨蛋,为何不告诉我呢。”我绷着脸低声责怪道:“你告诉我,我手上有判官令牌,只需亲自走一趟便可采回来,你想要多少株聚神草,我都可以拔给你。”

  一卷册子已被他收好置于桌角,他拾起另一卷观看:“你们冥界的规矩,我不是很清楚,穹恶山鬼怪纵横,我只知道,但凡有一丝危险,我都不能让你去犯险。”

  但凡有一丝危险,我都不能让你去犯险……

  这话,我听着为何会觉得心头乱颤呢?

  脸颊开始发热,我低头躲过他的眸光,继续装作责怪:“你啊,就是爱胡思乱想,我就算不是判官,也多少算是个神君吧,对付巨蟒,肯定比你这只鬼魂要容易的多。你现在能力不足,留在我身边我可以保护你啊。以后不要逞强了……免得让我担心。”

  他眸光变暖:“嗯。”过了会儿又唤道:“仙儿。”

  “嗯?”我好奇昂头,对上他那束清澈目光时微微一怔,喃喃道:“你……叫我什么?”

  他眼角暖意流溢,“你的名字,不是唤作花如仙么?”

  我支吾道:“可你,方才竟唤的不是小九。”

  “仙儿这个称呼,也很好听。”

  “唔……”我略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余光瞄见他袖角的那卷名册,诧异问他:“那一卷,你看完了么?”

  他点头:“看完了,这一卷,也看到一半了。”

  “你为何、看的如此快?”我哽了哽,惊讶到说不出话,他沉吟:“不快,习惯了。”

  “习惯了?”

  他顿了顿,眸光抬起,像是想起了些什么,改口道:“没什么,我看得快,你就可少看两卷,等看完,我再帮你把这些名册上你说的那些类型名字给单独挪出来,交予你审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