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初见是在字画铺
上玖殿下2020-10-02 11:373,546

  我凝重鼻音嗯了声,“适才无事就和谛听喝了两杯,不过你放心,我只喝了两杯,没醉,一点儿都没醉!”

  看来我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我若是告诉他我这是酒醒了,他指不定又要担心我了。

  “真的没醉?”他不相信的又问了句,我点头,坚定道:“真的没醉!”

  “是么?”他倏然握住我的胳膊,臂上一用力,猛地一收便将我收进了他怀里,“骗我,可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凤眸深处浮起一缕邪恶,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手便游弋到了我的腰间,稍稍一动,便痒的我浑身乱颤。

  “哈哈云川你别挠我,我怕痒啊云川……”

  他听见我求饶的声音不但没放过我,反而还挠的更欢畅些,我忍不住大笑起来,有些喘不过气,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喘息断续道:“云川云川,我,我发誓,下次不骗你了,真不骗你了,云川我怕痒,你别挠了,再挠我真的要憋死了。”

  他手臂一收,薄唇贴在我的耳畔,语气中带着诱惑,“当真不骗我了?”

  我点头,坚定不移道:“当真当真,十万个当真!”

  他这才松开了我,不再挠我痒痒,我忙不迭送的从他怀中跳下来,唯恐他反悔,拾起木梳子给他继续梳理绸缎般的长发。

  铜镜中的他此时目光深邃落于我的身上,我假装没看见,一张脸经方才那一闹已经红的像个大柿子。

  替他戴上玉冠,我大功告成的放下手中梳子,扶着他的肩头满意道:“如何,我束的可还随你心意?”

  他抬起广袖,大手拍了拍我的手背,唇角一抹笑色赏心悦目:“挺好,我很喜欢。”

  我颔首,看着镜中的他,万分感慨:“云川,我来冥界这一个月,大小也算是见过不少往返鬼魂,可说起来,却没有一个人如你这般,气质出尘。不愧是皇室中的人,清净的就像是一朵白莲。云川,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便感觉,你像是一个神仙,根本不像是一只飘荡在冥界的鬼魂。”

  “是么?”他微微垂眸,容颜精致的像是一幅画,“你第一次见我,是在风月楼?”

  “嗯……就是风月楼开张那一回……我其实并不是有意要去那等风月场所的,是谛听拉着我去的……”

  “可我第一次见你,却不是在风月楼。”

  “嗯?”我迷茫的看看他,他浅笑替我解惑道:“你可记得,半个月前你曾在一家字画铺子里买过字画?”

  半个月前,那时候的我初来冥界,其实是打算去逛逛的,可半道却被陆判爷爷的人给叫了回去,字画着实买了一副,听说是哪个真人的真迹,奈何刚进判官殿的时候就被陆判爷爷给抢了去。

  “可那时候,我……没瞧见你啊,你在什么地方瞧见我的?”

  “在阁楼上,瞧见了你的背影。”他答得甚是风清云淡,我恍惚:“背影?”

  他笑着叹道:“嗯,尽管只是一个背影,我也能认出你。”

  云川这眼神,也太好了些吧!

  “小九?”

  他瞧我发呆,便轻唤了我一声。我陡然回了神,昂头瞧他却不知如何说起,难道,这就是小师兄所说的缘分?

  谛听这几日嚷着要同我换宝贝,先后派人送了不少稀奇古玩给我,不过我都不大喜欢,就按以前的规矩全部将宝贝扔进了屋后的坑中埋了,只捡了几颗小些的玉珠子放进了袖子中准备去鬼市的时候用。

  说起来,自从云川来了这里,院子中原本我费尽心思都没能让它伸出个花瓣抖一抖的茶花如今竟然争相绽放了,这才几日的功夫便零零散散开了不少朵,也不晓得云川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我蹲在花丛中抚摸花瓣,“以前不开花,如今倒是开的艳丽,等以后我搬家,还要费心思将你们也一起带过去,哎,没办法,谁让我是你们的同类呢?”

  爷爷说,他捡到我的那一日,漫天都下着红色的茶花雨,我是随着一缕花魂进入冥界的,本是一盏红茶花,谁知后来却幻化成了一个婴儿,爷爷看我可怜,就将我给带回了家,当做亲孙女养着。

  若说我是妖的话,着实不该以婴儿的形态降生,若说我是神……倒也不大可能,我究竟算是什么,自个儿也不清楚,倒是谛听以前和我提及过,说精灵降生有些也会化成婴儿落在凡间,说不准我以前就是个精灵。

  关于这些事,我曾问过我师父,师父他老人家那时温柔的伸手抚了抚我的头,同我道:凡事,皆讲求一个机缘,机缘到了一切幻象皆可解。

  于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机缘。不过许是时日太久,等着等着我也没了起初的兴趣,对于我是什么东西,怎么来的这回事,也日渐不在意了,只觉得,既活着,便好好珍惜眼下时光,有些事不知道,也许并非是件坏事。

  答应要带云川去鬼市逛一逛,我特意去同绛璃讨了个假,绛璃乃是鬼差统领,我本该在他的麾下当差,可奈何我这身份有些特殊,陆判怕我在鬼差间受了委屈,便让牛头马面亲自带着我,于是牛头马面一走,整个阴律司也没人敢管我了,同绛璃讨假,也是先留条后路,我和他交情不错,有什么事情他也可替我扛着。

  “这冥界的鬼市,我其实没来过几趟,小时候那几年来的多,隔三差五就要上街闹一回。但我后来出门拜师学艺,有三万年没回这冥界,三万年间这鬼市也变得不复从前了,我头一次来的时候连路都找不着,第二次来也是谛听带着我,这次虽是我要带你来逛,但必要的时候,还需你带我走,毕竟我是个路痴,这些年来勉强能靠太阳分得清东南西北,冥界没太阳,我就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了。”

  云川与我走在繁华的鬼市中,听着我说的这串话,勾唇颔首,顺便牵住了我的手:“好,我带你走,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

  这句话落进我耳中,颇有些怪异,我本能的想要将手抽回来,但他却握的更紧了,“云川,你,你怎么牵我的手……”

  他风轻云淡的挑眉,垂下眸光慵懒看我:“两个大男人牵牵手,无伤大雅,怎么,小九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我哽了哽,没有什么借口再拒绝,不过,他的手摸着,其实还挺舒服的……“没,没什么难言之隐,哪有。”

  我讪笑地口不对心,不再挣扎,自己也试着去接受他,手指握住了他的手,隐约能感觉到他掌心的余温,“云川?”

  “嗯?”

  “你们鬼魂,是不是都不能感受到暖与凉啊?”

  他稍敛眉头,“你是鬼差,这件事,你不清楚么?”

  我扶额感伤:“我其实在冥界的时日不久,以前和我相处的那些人都是神仙,神仙和鬼的体质是不一样的。”

  他这才明白些,“应该是吧。”

  我拿起他的手,与他掌心相合,“这样呢?你能不能感受到我掌中的温度?”

  他含笑摇头。

  我有些失落,“果然还是不能,难道我方才感应到你掌心有温度,是错觉?”

  “小九。”

  “嗯?”

  他将目光放远,落在一处绢花铺子上,“那儿的东西,似乎很精致。”

  我顺着他的视线瞧过去,心思当即就被那几朵好看的绢花给引了去,笑逐颜开的奔过去:“是啊,这花好看!”

  女子么,总会有些爱美之心的。

  但,不过多时我又灰溜溜的原路折了回来,愤愤的拿拳头砸了下他的胳膊,一本正经的敛眉凝重道:“我是男人,是男人!你怎么能让我看小姑娘的东西呢。”

  他哭笑不得:“小九,你冤枉我,我只是说那里的东西很别致罢了……”

  我红着脸朝他赖账:“我不管,就是你误导我的,就怪你。”

  “好,怪我,都怪我。”他大度的将错揽在了自己身上,我这才肯罢休,拉着他的手往成衣铺子走,“前面有家成衣店,去给你做两身袍子,你也不能总是穿这一身。”

  迈进成衣店,我先去一旁的布匹架子翻出了几匹素净的绸缎,照着云川的身形比了比,说来也奇怪,明明是上好的绸缎,可比在云川的身上,这缎子便会黯然失色,总有种配不上他的感觉。

  看了良久都没有择出好的,我皱眉很是为难,侧首问老板:“他的气质太好了,这些俗物配不上他,你可有什么镇店之宝,拿出来让我看看。”

  老板眯着眼睛看他,亦是神情凝重,“客官你来的正好,在下前几日才得了几匹九重天织女所造的云绸,正好便有白色的,在下都拿过来,给你先瞧瞧。”

  我激动点头,“好呀好呀!”

  老板一溜烟的消失,又一溜烟的出现,怀中还捧了几匹布缎,我伸手去摸了摸那料子,倍加欷吁:“果然是九重天的东西,当真比市井的货色高档千百倍!”提起料子在云川的身上比了比,我认真端详良久:“白色的很好,可太过单调了,这衣裳上,就多绣些云纹花纹之类的,无须太繁琐,看着舒心便好。”

  又提起那件墨青色的料子,再往云川身上比一比,“墨青色也很配他,到时候记得用暗青色的丝线在袍子上绣案纹,这样,更好看些……”

  “……竹青色的这件,颜色太淡,有些娘了。堇色也不要,不太合他的气质。这件紫色的……也还不错,一并要了!”

  前前后后择了许多匹料子,能给他做不少衣裳,我将几粒玉珠子递给了老板,特意吩咐他十日后来取,务必要做的精细合身。

  “云川,我方才才发现,你真是穿什么颜色的衣裳都好看,你这样的男人,在人间也一定很受欢迎吧。对了,我听说,你们人间的皇子王爷一生都会娶很多老婆,云川,你有几个媳妇啊?”

  他给我当了半个多时辰的衣架子,此时才得几分自在,“我没有娶妻。”

  我拉长音哦了声:“对啊,你们人间的娶妻不同纳妾,只要没有正妻,就不算已经成婚,那个……云川你有多少小妾?”

  换个说法继续八卦他,他紧了紧眉头,眸眼含笑,“小九,你为何如此关心我有没有小妾这回事?”

  我心虚的支支吾吾道:“这不是没当过凡人,好奇么。”

  他沉笑一声,“嗯,暖床的倒是有两个。”

  我霎时浑身竖汗毛,“咦暖床的,云川你在人间过的还不错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