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是茶花仙不是妖
上玖殿下2020-10-02 11:363,909

  我顿时便心凉了,抱着他又不敢轻易撒手,只好委屈道:“云川你是觉得我……我知道你不喜欢,可我这是在……”

  他将我往怀中揉紧些:“我是说,我实在不喜欢你这样对男人,投怀送抱……”

  “我何时对人投怀送抱了!”气的我想炸毛……呃不,我没毛……

  “小九,若今日被寒气折磨的人不是我,你还会不会?”

  我蹙紧眉头:“不是你?不是你我干嘛还救,你知不知道我本体是朵花,被红莲圣火这样烤很容易就烧死了!云川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以为我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么,谁我都救?我若不是担心你干嘛要救你……你现在倒好,还以为我占你便宜,我可真是哑巴吃黄连!”

  “小九!”他凝声打断了我的话,抱着我的手臂用力更深,低哑道:“我知道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我被他抱得太紧,憋得难受,拿捏着力度拍了拍他后背:“云川你这是要勒死救命恩人么,你轻些轻些!”

  这个云川,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红莲圣火乃是地府灵火,杀伤力也只比红莲业火弱上那么一丁点儿,但这一丁点儿的差距却也是天壤之别,譬如圣火不会伤及冥府的神仙,甚好操控,而业火太过霸道,若是我敢将业火也这样放在体中烧上片刻,恐怕眨眼间就被业火焚尽化成灰了。

  圣火可驱散他体中的恶寒,我这样与他相拥了两三刻钟的功夫,终是察觉到他的身体不似方才那般寒凉了。暗中舒了口气,抹了把额角的汗水。

  “当年父皇仙逝,三弟一心恐我造反,便将我以与敌国私通的罪名打入天牢,我自出生便身子不好,受不住天牢的寒气入体,熬了两个月才下来。我是重病而亡,魂魄自然也就虚弱了许多,即便到了冥界,这寒气也是隔三差五的发作。我本想瞒下你,却没想到,你最终还是察觉了。”

  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所以,你前几日面色不好,双手冰凉彻骨也是因为寒气发作了?我听爷爷说过,亡魂在进入冥界之后便会恢复在人间的状态,可以学着呼吸,学着接受温度,身体上的旧伤也会渐渐痊愈。云川,你来冥界已经有些年月了,怎么魂魄还是如此虚弱,旧伤,还总是会发作?”

  “也许,是因为在凡间伤得太重,还需多些时日方能复原吧。”

  我叹了口气,“也是,这种事情要看鬼魂的体质而定,鬼也像人一样,体质好的鬼修复极快,体质不好的鬼,便会慢些。等明日我去找谛听要些灵芝,多给你补补。”

  他淡淡勾唇,浅声道:“好。”

  “你啊,以后不要想着什么事情总瞒着我,我虽然也只是个小小鬼差吧,但有时候我说不准能够帮到你,譬如这一次吧,我可以为你驱寒,我若不为你驱,你就要自己这样熬着。每隔几日就要感受一回死时的痛苦,你的心,可能承受得住?你我既然同住一个屋檐之下,就要互相帮衬来着,你不也是给我做了好几日饭么?”

  我轻言轻语的安慰着他,他阖目,气息暂时还没恢复如常,有些浮乱:“小九为何,要对我如此好?”

  “因为,你对我好啊。”我低低与他说话:“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何,每次瞧见你,都会有种想要靠近你的感觉,心告诉我,你是个好人啊,也是个值得我真心以待的人。”

  “你这傻小九。”他说的话,格外暖人心扉。“你说,你的真身是朵花?”

  我昂头,“嗯,是朵茶花。”

  “你是茶花妖?”

  “不是茶花妖,我是茶花仙。”我不悦反驳他,以为他不晓得这其中关联,便一五一十的与他解说道:“我的真身是茶花不假,可我一出生便没有父母,也不知来历,更无人知晓我到底是妖还是精灵。爷爷只告诉我,他捡到我时,我是由一朵茶花幻化而成,因着当时尚是襁褓之龄,我自己对这些都是没印象的。但是不管我是妖还是什么,我满万岁那年就已经修炼成仙了,所以我现在是茶花仙,你不许叫我妖怪。”

  “万岁便修炼成仙,小九果真有本事。”言语间,隐约有种自豪之感。

  我挑眉骄傲道:“那是,我可是师父座下最聪明的弟子,好歹现在也担了个神君品阶,比妖高级多了。”

  “嗯,我记住了,以后不说你是妖了,你是仙,我会牢牢记在心尖的。”

  试探到他的体温已经在渐渐恢复正常,我将头抬起,在他肩上寻了个合适的位置靠着:“无须牢牢记在心尖,这些都不重要……云川,你累不累,一会儿就该天亮了,我这样压着你,你可难受?我想眯一会儿来着……”

  他揉了揉我的头,嗓音清澈:“不难受,你睡吧,我抱着你,不会让你摔下去。”

  我眯上眼睛,点头不忘嘱咐:“嗯……那我就睡一会儿啊,你若有事便叫醒我。”

  “……好”

  说好只眯上一会儿,可谁知道我这一睡再醒来竟然已经是正午的时分了,云川并没有在之后叫醒我,反而恐我着了凉特意给我盖上了自己的被褥,因此我陡然睁开双眼时,瞧见的是自己与他相拥而眠的一幕……

  伸手撩开被子,从他怀中小心出来,折腾了一夜他应该也累了,许是睡的太沉,连我动他的胳膊爬下床的动静都未曾察觉到。看外面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去阴律司干活了,临行前特意多试了下他的体温,察觉无什么不妥后才重新给他遮好被子,自己先溜了。

  还好还好,我扮男装前做了十足的准备,虽然没有难受到将自己的身体也变成男人吧,但女人该有的特征都被我想方设法给遮住了,譬如为了做男人,我可是在自己的身体外裹了好几层棉布……

  如今自己儿摸摸 胸脯,都觉得很是硬朗,昨夜与他抱了一夜,他该是不会察觉出什么吧。

  说起来,我昨夜为何会突然想到要用自己身体给他取暖这个法子呢?更令我想不通的是,为何在他的面前,我总是如此依赖他,信任他,甚至……有些在意他。

  感情可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阴律司这几日审判那些魂魄的活计都交给了几位功曹,那几位功曹办事向来效率快,眼见着一批又一批的魂魄送出去,不由让我感慨,爷爷他老人家的眼光还真是独到,挑中了如此出萃拔尖的人才。

  牛头马面走了后,阴律司这里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往常虽说与底下的阴差打成一团关系好,奈何他们现在都去干活了,留在阴律司没事可做的,也就只剩下几名鬼差统领了。

  “我已经快将这九千阴差的底细都给摸熟了,可就是没有寻到还魂书的半片踪影,你说这还魂书还能自己长翅膀飞了不成?”

  谛听自一过来便坐在树杈上托着脑袋郁闷不说话,我不好劝他些什么,就只有陪着他一起坐着。

  “还魂书,可令死者还魂,也可做养魂续命之用,用处不多,谁偷了它一定是有急用,况且居心叵测的人也不至于偷还魂书这本无多大用的东西,判官殿逆天改命的宝贝多的是,他只偷了这一本,就已经有九分确定,他是要用在凡人的身上。你再去偷偷查下判官殿的鬼差有谁近日在和人间来往,泰半也算是个线索。”

  这厢看起来,脑子还是挺管用的。“好办法啊!”我激动称赞道:“谛听哥哥,看来你脑子没坏。”

  他瞪了我一眼,连和我斗嘴的力气都没有:“去去去去,哥我聪明着呢。”

  我坐在树上晃着双腿,落叶从衣肩上擦过,昂头望着灰蒙蒙的天打探道:“听说你今天去了忘川府,你见到他了?”

  其实不用问也能知道,每次帝尊一来,他都要郁闷小半月。前几万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大清楚,只是后来听沉钰哥哥说起,言他之前挚爱忘川府的孟司命,可是半道上被君池帝尊给截胡抢走了,孟司命与帝尊大人两情相悦,山盟海誓,谛听就成功的被挤出了他们的二人世界。谛听失了心头挚爱,自是苦闷的很,偏偏帝尊大人隔三差五就要带着孟司命回来刺激他一回,于是他就得了选择性抑郁症。

  沉钰哥哥还说,神兽能得抑郁症,是个比较稀奇的事情。

  谛听听我这一问,脸拉的更长了:“见到了,自然见到了。他啊,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大把岁数的人了偏要和我较劲,左右我看在孟娴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

  孟娴是孟司命的名字,我小时候常常去忘川府找她玩,那时候她便已经是百官之首的大司命了,我爷爷还总是拿她来给我做教板,让我多向她学习,毕竟一个女子能够年纪轻轻就做上一品大员,这靠的可是通天的本领!

  而对于谛听,听说冥王当年嫁入九重天之后,谛听就从冥殿搬去了忘川府,由孟娴姐姐代为管教,我小时候这两人隔三差五的掐架拌嘴,倒真的看不出谛听对她有心思,也更想不到,这掐着掐着,孟娴姐姐就掐成了他心中的白月光……

  孟姐姐嫁给帝尊后的这几万年里,谛听也有过不少所谓的心上人,牛头马面与我讲谛听的情史时曾算过,谛听拢共有七八十个心上人,可结局都不大好,譬如百年前他爱上了一个凡间农女,一心一意与那女子渡了几十年时光,从二八年华到古稀岁月,从青春尚好到黄土埋身,他亲眼看着她离开人间,走过黄泉,度过忘川,跳入轮回……这对他,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呢。

  “谛听哥哥,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也该找个人陪陪你了,不能一辈子做神棍啊。”

  他一拳头砸在树干上,双眼婆娑,差些就哭出来了:“老子倒是也想啊!可那天上的混蛋们总来和老子抢啊!老子喜欢孟娴,被君池帝尊给抢了,老子喜欢白染,又被帝晔大神给抢了,连老子喜欢阎君老婆的侍女,那什么焚香童子都要跳出来横插一脚!老子喜欢的人,全被天上的混蛋给抢走了,老子也不想做神棍啊!”

  这些,于谛听来说确然太过残忍了,也许这就是我小师兄经常说的那种,天煞孤星,一辈子只能一个人过……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轻轻安抚道:“好了好了,你别难受了,我师父说了,缘来则聚,也许……是你们的缘分没有到……”

  “缘分,老子早就不信什么缘分了!”谛听捏拳头继续砸树,砸了两下,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回头问我:“说起缘分,你这几日和那个什么云川,相处的如何?”

  我扭过头,别开他的目光:“还能如何,就这样呗,他人挺好,也挺会照顾人的。”

  “你确定要将他留在身边?他说不准可是一直将你当做男人看,你的身份什么的,他还都不知道,若他知道你是女子……”

  我拂拂袖子,佯装不在意:“走一步看一步吧,到时候再说。”余光瞥见了他的袖角,我也正好有事要问他,“对了,我听说你府中有两颗万年大灵芝。”

  “怎么?你想要?”

  “云川最近身子有些弱,想拿回去给他补一补。”

  谛听吊儿郎当:“有是有,不过,你要拿东西来换。”

  我点头答应:“唔,好!”

  他见我答应的爽快,当即便欢欢喜喜的跳下去撒脚丫子跑回圣德殿去取灵芝了。

  果然,于谛听而言,金子才是最为重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