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罚去蛮荒挖河渠
上玖殿下2020-10-02 11:333,571

  沉钰在一旁附道:“混沌镜只会在盗取凡人大量阳寿之时才会受到影响,若是一次只拿少许,便不会触及冥界的那些法宝,加之前段时日阴律司掌管生死册的钟判官去了西天,期间阴律司无主,便也不会有所察觉,如此他便可放心下手。也许正是因为如仙女扮男装混进了冥府,无人知道她的身份,所以他才会误以为新判官不曾到,生死册依旧无人可看管,才会继续为非作歹,光明正大。”

  “他也着实太小看了冥界的力量,就算瞒过了生死册,也未必能够瞒过轮回册。万物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生死册注死,轮回册注生,二者缺一不可。但如此也证明了,下手之人,便在十殿。没有什么人能比十殿与四大判官府更了解冥界,更了解生死薄了。而之所以会忽略轮回册,也大抵是因为沉钰你掌管的轮回殿太过偏凉,或许连他们,都不晓得你手头还有轮回册这件事。”

  “那阎君陛下打算如何处置这件事?”

  阎君陛下缓然走下玉石铺成的台阶,行至我二人面前,凝重语气,字字清晰:“拿回来,按照冥律处置。”

  我站在原地不敢添言,沉钰上君皱眉,“不如让下君去,下君定不负陛下所望,将他捉拿归案。”

  “不。”阎君打断,目光凌厉的扫过他:“你也是十殿之君,与他们太熟了,你去人间,必然会打草惊蛇,他若提前做足了准备,便不好下手了。”

  “那,陛下打算?”

  阎君大人的目光扫到我身上,字正腔圆道:“让如仙去。”

  “我?”不晓得阎君为什么会有这等可怕的决定,让我去逮那偷盗阳寿之人?可我连自己阴律司的内贼都查不出来,又何况是盗取阳寿这等大事呢!

  “嗯,你去,你不曾在冥界十殿露过面,他不识得你,便不会对你加以防备。加之你在泰山府学艺,能自由行走阴阳两界,所以你去,才最为合适。”

  我颤巍巍的往后大退一步,委屈央他:“阎君陛下,你可不要拿如仙开玩笑,您是知道的,我都回来一个多月了,当下连阴律司的内贼是谁都毫无头绪,更何况是这些大事了。臣这半斤八两的本事,怕会让您失望。”

  阎君大人眉眼带笑道:“无妨,本君相信你。泰山府教出来的徒弟,固然也不会比旁人差。”

  “陛下……如仙这才接任了判官之职,对于查案审案还是一窍不通……陛下不如将此事交给陆判爷爷?或者忘川府,再不济也有白染鬼君姐姐,他们都是查案的好手,臣怕查着查着,把自己也给查没了……”我欲哭无泪,委屈巴巴的同他商量,他眼角笑意渐深,欲言又止,顿了一会儿,“本君,容你带家眷。”

  “家、家眷……”我更懵了。

  沉钰上君意味深长的与阎君陛下相视一眼,握拳遮在唇前咳了声,调转风头帮衬阎君,“小仙,既然陛下已经下旨了,你便不要再推脱了,凡事……凡事不是都有个第一次么。你的身份如今对于冥界来说还太过陌生,由你去,才最为容易查到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你就当……为冥界尽忠了……”

  我忍不住的抖了抖唇角,什么叫做当为冥界尽忠了,这样一说,为何有种我会因公殉职的感觉?

  没等我再争取一回,阎君陛下便威仪开了尊口:“判官花如仙,本君命你即刻前去人间追查凡人阳寿一事,务必在两个月之内,将幕后主谋带回冥界,交由冥殿审判。”

  我怔了怔,回过神后赶忙跪下身,扣袖硬着头皮应道:“下官遵旨。”

  这种事情,还带强迫的?阎君大人,您是故意给我找难题的吧,还定下了两个月之期,若是两个月之内我查不到幕后主使,无法交出罪魁祸首,那死翘翘的人,便成我了!

  阎君陛下见我应下,眼神里的寒光这才褪尽,恢复了方才的和善之色,“遵旨便好,回去收拾收拾吧,本君会告诉牛头马面,就说你暂时被调去了冥殿任职,不会暴露你的身份。记住,去了人间之后,万事都要小心。你是本君选中的人,本君对你,甚有信心。”

  您老对我有信心又何用啊?我如今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

  可当下我也推脱不了,大局已定,唯有含泪对他感恩戴德:“是,如仙多谢阎君陛下看重,如仙一定尽力……不会让陛下失望。”

  他微微颔首,唇角上扬勾起一抹笑,“如此甚好,你们两兄妹有什么要说的,如今还可多相处片刻,本君就先不陪你们了,先走一步。”

  “是,下君恭送阎君陛下。”

  我亦是低头礼道:“如仙恭送阎君陛下。”

  阎君大人负手大步离开了判官殿,行至大殿门前时,身影忽而化作一团白云,消失在了我二人的眼前。

  我看着阎君大人消失的地方愣了好一会儿,沉钰上君含笑睨了我一眼,调侃道:“他倒是挺信任你的,阎君这些年来,除了我们这些相处几万年的老友之外,甚少放心将大事交给新人。看来,他也发现了你是块璞玉。”

  “什么璞玉啊。”我摇头,抬手摸着胸膛内那凉了一半的心,很是惆怅:“沉钰哥哥,你觉得我能办好这件事么?我怎么觉得,可能性不太大呢,办事不力在冥界,该如何惩罚?”

  他想了一会儿,道:“不会太过,顶多就是革职查办,罚去荒凉之地种树拔草,松土挖河渠……”

  “……”

  我差些一个白眼晕了过去,革职查办,种树拔草……这岂不是比普通小鬼还惨?

  我是一路灰头土脸的爬回家里去的,彼时云川已经做好了丰盛的晚饭在等我,见我走过去坐下,便拾起了一双筷子递给我,“回来的正好,元宵方出锅时会烫,眼下凉了一刻钟,口感正好。快尝一尝,这是人间的小吃,你素来在山上,吃的都是普通食材,大抵吃元宵的机会不多。”

  接过筷子,我托腮没有心情吃东西,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

  他瞧了我片刻,沉笑道:“你这是如何了?怎么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我握着筷子戳桌子,愤愤道:“这不是被阎君大人给使唤去人间捉拿罪神了么,我心里有些不大爽快,查案审案并非是我的强项,冥界的案子如今我连一桩都没查出结果来,他忽然交给我这么重要的任务,我怕我会搞砸,到时候真的被罚去荒凉之地种树挖河渠了。”

  他面不改色的放了一只勺子在我碗中,挑眉淡然如风,“你要去人间?去人间查案?捉拿何人?”

  我依次回答他的问题:“嗯,是去人间,阎君说我的身份如今在冥界还是个谜,由我去人间追查比较容易。捉拿何人……我也不晓得该拿何人,总之是要逮住那个私自盗取凡人阳寿的混蛋。”

  “有人盗取凡人阳寿?”他不紧不慢的拾起一方帕子拭手,“这可是重罪,查出来是要挨雷劈的。”

  我凑过去一点,“连你也晓得这是重罪……”

  他淡笑:“天道有轮回,万事皆要遵循天道,生死寿夭乃是上苍注定,谁坏了上苍的规矩,谁便要接受惩罚,这是天下人皆知事实。”

  “说的也是。”我赞同的点了点头,“可阎君他也不能把这案子交给我啊!让我去打个架倒是尚可,这文官做的事情,我干不来……”

  “阎君让你何时去人间?”

  “阎君的原话是命我即刻赶往人间,两个月之内将盗取阳寿之人带回冥界,交给冥界审判。”

  他颔首,浅浅道:“两个月的时光,已经足够了,说不准还可在人间游玩几日。”

  我咂舌快哭出来,“云川连你也笑话我……”

  他素手执起玉勺,舀起一个元宵,朝我送了过来,“若此事在我手中,最多一月便可了结。”

  “啊?”

  口中被他灌进一个软乎乎的元宵,我囫囵将东西咽了下去,烫的我心口疼。

  他抬眸瞧了我一眼,“你可是忘记了,我前世,乃是皇家之人,查过几桩案子。”

  是啊,他前世是皇子,查案是官家的事情,而皇家乃是官家中的大官,这种事情他一定做得来。况且他如此聪明有能力,若是将他一起拎过去,我被罚去种树的可能性,便又小了几分……

  “云川。”我扑上去抓住了他的袖子,两眼闪着泪花子,吸了吸鼻涕央求道:“我走了你肯定也会舍不得我对不对?你都来冥界这么久了,不如我带你上去看看?”

  他目光暖若初阳,携着暖意的指腹揉了揉我额头,“你想让我陪你?我也确想陪着你,你一人去人间,我不大放心。但,冥界有规矩,你此次乃是出门办公差,若是带随身的鬼差倒还说得过去,带着我……我只是一个孤魂野鬼,怕是不妥。”

  我索性挪过去挨着他坐,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用着平日对付我师父的方法对付他,努力蹭道:“阎君大人说,容我带家眷来着。云川,你就陪我一起去吧,就算你帮不上忙也可以给我壮胆子啊。你真的忍心看着我被革职查办,丢去莽荒种树拔草么?”

  他温柔的拍了拍我肩头,故作犹豫:“但,我是游魂,出不了鬼门关。”

  我道:“有我在你身边,你还怕什么。”

  他接着道:“入了人间,我会魂飞魄散的。”

  “我这里有可以让你自由行走人间的丹药,你吃下去,就和凡人无异了。”

  他挑眉,“若是被人间道士发现……”

  我握住拳头,“他敢动你我就打废他!”

  “嗯。”他轻应,朝我伸过一只大手,我迟钝了一会儿,昂头看他,“什么意思?”

  他耐心道:“药丸给我,我陪你啊。”

  “啊!”我恍然大悟,赶紧施法幻化出一粒药丸,他自我掌心取走小小一枚,含进口中,喉头微动,低眸再看我:“然后呢?是不是该收拾东西上去了?”

  他这答应的也太快了吧,我还以为他会顾虑太多,不愿陪我上去呢。

  心下一暖,我猛地向前一扑,抱住了他的脖子。他被我这一动作吓得僵住,我感动的伏在他肩头,低低道:“云川,你真好,你怎么对我这样好,我要你陪我去人间,你竟想也不想的就吃了药丸,难道你不怕去了人间,我保护不了你,让你受伤么?”

  他的手迟迟才落回我的背上,言语依旧那般风轻云淡:“傻丫头,理应我保护你。”

  “云川。”我闭上眼睛,欣喜的将他抱得更紧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