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穹恶山上抢灵草
上玖殿下2020-10-02 11:333,479

  这场酒席算的上是家宴,地府阴差们在冥界皆是无亲无故的,自然就倍加珍惜兄弟们之间的情谊,隔三差五要出来小聚一次,培养培养兄弟感情,于是我在泰山府学艺的时候便听几位师兄时常感慨,说三界六道中,唯有冥界的军力最强,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人家阴差看重兄弟情义,行事仗义!这些年来只听闻天界与妖界的小兵们在一起时常干架,打的鸡飞狗跳,可却从来没听说过冥界的阴差打群架。

  直到我回冥界做勾魂鬼之后才发现,原来冥界的阴差也干架,只不过方式不同,他们干架通常是不动武只动嘴皮子,搬上几坛子好酒比谁能喝,比着比着就成了酒友……

  “听说审判殿的女少君啊,前几日在风月楼睡了个漂亮男鬼,结果一觉醒来被男鬼追着要成亲。这事若是放在一个未婚的女子身上,着实算不得什么,大不了娶回家中做小妾,可前三百年这女少君就被许配给了转生殿的孟饮侧君,当下出了这等事情,孟饮侧君的脸面上也着实挂不住,你说这审判殿,往日里仗着判十八层地狱冤魂的本事四处和咱们判官殿挑衅寻事,如今遇上了这一桩,这脸也真是丢大了。”

  “审判殿判地狱那些恶鬼,咱们判官殿判的乃是阳间来的新鬼,当初若不是咱们判官殿无暇顾及,冥王大人才将此事交给了审判殿做,有咱们在,他还威风什么。咱们的头头四大判官,那可是从混沌时期就跟着冥王大人的,咱们司文,他们司武,本该井水不犯河水,谁知他们竟敢瞧不起咱们,得,天道有轮回,这会子掉坑里去了吧。”

  “听说那孟饮少君也是个人物,三百年前也不晓得如何招惹了谛听大人,被谛听大人打了顿,又被一神秘的白衣人打了顿,前几年才听说,原来那神秘的白衣人就是白染鬼君的夫君,九重天的星辰之主帝晔大神。坊间传闻是孟饮那时候不自量力,企图勾引白染鬼君,勾引未遂就先后被打了两顿。”

  “呸,该!”

  吃了半饱后便是一群人围着八卦,小六子也加入了队伍:“我知道我知道,听谛听上君说,是孟饮少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要勾搭鬼君,结果他当时不知鬼君身份,为了做上君,甘心娶审判殿的丑八怪少君,后来还大言不惭要鬼君去给他做小妾。所以谛听大人才仗义拔刀,前去揍了他一顿。”

  我还在琢磨着如何继续啃猪蹄,听闻这一说法不由心中冷笑,谛听还真会给自己戴高帽子,哪里是仗义拔刀,明明是他也觊觎白染姐姐这只白天鹅来着……

  说着说着不知为何话锋一转,引到了新上任的判官身上了。

  “你说咱们新来的判官大人,这都如此久了,咋还没见人影呢。”

  “说不准是遇见了什么事情耽搁了,若真是没有缘由,阎君大人早就派人来问罪了。眼下阎君大人都未曾开口,一定是判官大人先同陛下禀奏了。”

  “也不知这新来的判官脾性如何……”

  我默默啃猪蹄,脾性当然是最好啊!要不然如何能同你们在一起喝酒吃肉?

  “听说新判官是个女人,咱们冥界的女官啊,一个个都如花似玉的,不晓得新判官是不是……”那人说完还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引得满堂轰然大笑。

  长得铁定好啊!好歹我也是泰山府第一美女!

  “这女官呢,脾气都不大好,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不过,这女官也最多情,嗳,老四,要不然你凭借美色去帮兄弟们降了她?”

  呸!你等着,老娘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拔了你的舌头!

  绛璃不动声色的黑了脸,开口打断道:“好了,勿要越说越离谱,判官乃是我等直属上司,非议上级是要进拔舌地狱的。”

  唔,此话甚得我心!

  众人赶忙闭住了嘴巴,不敢再多议论,继续喝酒吃肉。

  小六子还在巴巴的等着与我喝酒,瞧我依旧抱着猪蹄子没啃完,眯眯眼睛瘪嘴道:“花花你吃的也太慢了,你快些啊,我这碗酒还没喝呢,就等你了!”

  瞧他等我等的辛苦,我囫囵道:“快了快了,我这就吃完了。”

  他依旧愁眉苦脸,低头视线落在我腰上,怔了一怔:“咦,花花,你这玉佩从哪来的,还会发光……”

  玉佩?

  我也垂首往着腰间瞧过去,“唔,这枚玉佩是谛听上君赏给我的,我闲着无事带出来玩玩。”掌心托起那枚玉佩,我用指尖拂了拂那玉佩上的光泽,会发光,果然是个稀奇物件,只不过它怎么会忽然发光……

  “这对玉佩呢,你送一只给你的心上人,等到你心上人有危险的时候,你便会感应到,如此你就可以及时去救他了,你说这东西好不好用?”

  “这一只,你带着。”

  “无须再等,这枚,我只想送给你。”

  这玉佩的另一只在云川那里,难道,是云川那出了什么事情么?

  我收起了玉佩,起身也管不了诸多阴差在场,拱手着急与绛璃道:“属下忽有急事,先走一步,诸位兄弟尽兴!”

  众阴差顷刻安静了下来,大壮皱眉道:“这怎么才来就要走?有啥急事啊,要不要哥哥们帮你?”

  “是啊花花,瞧你这样子也挺着急的,究竟是什么事?”

  我凝眸浅浅道:“一些私事罢了,还望统领大人恩准。”

  绛璃从容放下酒杯,眼底沉墨如漆,颔首应允:“去吧,路上小心。”

  “是!”

  顾不得旁的,我转身便化作一道红光飘出了百香楼,尚沉迷在饮酒作乐的那些阴差相视了一眼,摇摇头又继续花天酒地。从鬼市到我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用双腿跑的是不行了,飞出去速度会快些。

  我飞到了竹屋的门前,灵力冲撞开了竹门,我三步并两步的迈进去,“云川,云川!”掀开帘子,见他并不在房间中……遭了,云川他不会是出门遇见什么对头了吧,或者又是被哪个女人给盯着了,要绑回去做小妾吧!

  可我现在也不知他究竟在什么地方,又该去哪里找他才好?

  掌心玉佩依旧在闪烁着浅绿色的光华,我拎起了玉佩,勉强压住了心头的不安,以前听师兄们说过,灵玉之间可以互相感应到彼此的踪迹,或许这枚玉佩知道云川究竟在什么地方……

  没办法了,现在只有试一试了。我闭上眼睛,施法悬起了那枚玉佩,唤出玉佩的灵识,缕缕意识渗入我的灵台,渐渐勾勒出一个飞沙走石,巨蛇盘踞张开血盆大口的场景。巨蛇,那是什么地方,云川怎么会去那里。

  来不及多想,我出门飞身便朝着玉佩所指引的方向而去,渡过冥河,穿过一个氤氲着阴气的林子,终是落在了一座山的山顶上。此山,名为穹恶山,乃是冥界名山之一,也是出了名的凶险,原来我之前瞧见的那只大蛇,就是这座山中的。

  山头黑气笼罩成云,枯木烂骨随处可见,恶魂游弋在山间,漂浮在树枝头,隐匿在树荫间。眼前来回游窜的恶鬼妄想吸食我身上的灵气,但未曾靠近,便被我体外的护体灵光给挡了回去。我是冥府的神仙,如今又担了个判官之职,按照冥律,他们是不能对我动手的,更不敢对我动手。

  可云川是个普通鬼魂,他来这里的唯一下场便是被恶魂撕的粉碎。

  我抬袖驱散了周围觊觎我灵气的那些鬼魂,一道灵力打过去,鬼魂们都暂且被挡在了结界外。我伸手拂开了遮住前路的枯树枝,头顶两只乌鸦惨叫个不停,四下起了浓雾,令人更难往前行走了。

  “你们无须再叫了,今日这穹恶山我是闯定了!”

  拂袖封住了两只乌鸦的嘴巴,乌鸦的呱呱声也渐渐消失隐匿在山间,浓雾聚而又散,我加快步伐走出这片林子,终是在林尽头寻到了两缕黯然的光,云川便在那了。

  我抑制住心底的涟漪,加快步伐迈向那光芒聚集处,只差一步便可迈出林子,可我却在那最后一步顿住了身影……

  粗壮的蟒蛇彼时正摆动着灵活的身子朝白衣男人蛇行游去,白衣男人墨发凌乱,肩上血迹染透了白色外袍,似一枝红梅跃然于雪地枝头,血色迅速蔓延,红梅也愈开愈烈,顺着肩膀蜿蜒至胸膛。

  手中执剑,那剑削铁如泥,一个腾身便砍碎了飞过去的巨石,蟒蛇似被他激怒,眯了眯黑黝黝的蛇眼,用力一摆蛇尾,抽在了云川的胸口,云川从半空生生砸了下来,翩然落地,手中长剑埋进泥土内,血顺着发白的唇角,一滴一滴砸进泥土里,引来不少胆大的小鬼前来吸食。

  蟒蛇大吼,张开了血盆大口朝云川逼了过去,他眼下,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生死之际,我飞身扑了过去,挡在了云川的身前抬掌一掀,将巨蟒给猛地掀飞出十几步开外。双手搂住他的腰,带着他的身子往一侧滚了几圈,以手撑地,扶起了他的身子,“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他见我忽然出现,眼底泛起几层涟漪,皱眉虚弱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握住他冰凉的手放在胸前,不忍心的责备道:“这倒是要问你了,你为何在这里?我是寻你寻过来的。”

  “我……”他犹豫难言,我当下也没有心思深究他来此的目的,余光瞥见那巨蟒已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握住云川的肩头浅浅道:“你莫不是想砍了它回去煲蛇汤?若如此,我替你砍了它!”

  “小九!”他捞住我的手,将我刚迈出去两步的身子猛地一收,重新扯回了怀里。

  他从后搂住了我的腰,男人的体温与我相融,气息浮躁不安,姿势暧昧仿若要将我整个人都护在怀中。肩头飘荡的血腥味熏得我有些难受,他攥紧了我的两只手,眉头紧拧,沙哑启唇:“我要的是它守护的那颗聚神草,小九,不要损它性命。”

  “聚神草?”我将视线定格在了远处石缝里生出的那颗紫色仙草上,“好,我去给你取!”

  挣开了他的怀抱,我飞身轻易便落在了那颗大石头上,抬指抚摸着聚神草狭长的叶子,趁着大蛇还没冲过来之前,用力一拔,将那紫色仙草收为己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引九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