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水
栀夏Ada2020-11-30 23:242,807

  因天界之主一直为龙族的缘故,六界中向来以水族最为兴盛,其中又以洛水和云梦泽实力最为强大。然而自少坤帝君迎娶翼族公主清殷后,天界一改水族为尊的局面,翼族势力发展迅猛,与水族分庭抗礼。

  而后洛水之神常风突然不知所踪,而云梦泽两位少君又相继神堙,水族势力一落千丈,天界从此以翼族为大。

  现今洛水神君之位由其师妹水笙暂代,而云梦泽自五千年前起便交给了翼族白鹭管理,成为翼族势力的一部分。五千年来,帝后清殷一直试图将洛水也收为翼族所有,危急存亡之际,水笙持常风神君信物上殿,言神君早已立侄儿乐清为洛水少君,洛水这才躲过一劫。

  疫鬼江疟现藏于洛水中。得到兄长的这个消息后,一直在怀水一带巡视的启灵立刻赶来洛水,原本水笙神君还笑脸相迎的,见到是他亲自前来,二话不说便将启灵轰了出来。为此启灵很是头疼,他隐隐察觉到洛水有一股奇怪的气息,奈何洛水众人皆以为他与母神打算乘人之危,吞并洛水势力,说什么也不让他入洛水,他只能一直守在洛水河边,以防万一。

  此刻,洛河神府少君寝殿的大门突然被推开,走进一个青衣白裳的年轻男子,手里还拎着两壶刚刚从魔界打来的美酒。少年一进门就一骨碌躺在床上,打开酒壶,对着口子直接饮下去,几句话的功夫,两壶酒便都见了底。少年似乎觉得还不过瘾,郁闷地将酒壶丢到地上,呈大字躺在床榻。

  “叩叩叩”门外有人敲门,少年揉着太阳穴对着门外慵懒道:“进来吧。”房门被轻轻推开,一袭白底青花的女子进来,手上托着一件崭新的衣物。水笙望着仰卧在床上的少年,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心疼。她将衣服放在床头,坐在床边,伸手给少年顺了顺鬓边的乱发,柔声道:“我们清儿的头发又长了呢,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是姑姑对不起你。”

  乐清睁开眼,无奈地看向水笙,“姑姑你又来了,这是我自愿的,能替大伯守着洛水我很高兴。”乐清说着起身,从背后搂过水笙,笑道:“再说了,最辛苦的明明是姑姑,我这个少君什么忙也帮不上。”

  水笙拍拍乐清的手,转身取下乐清头上的青玉簪子,清秀俊逸的少年顿时变成了一个灵动的少女。水笙拿起一旁的梳子梳理着那一头柔顺的青丝,愧疚道:“都是姑姑不好,从小让你扮成男孩子,这一装就装了五千年。”

  乐清安慰道:“若不是姑姑想出这个计策,只怕我现在已经和翼族某个少君定亲了。而且我觉得做男子也不错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当年帝后一直想要插手洛水的事务,为了堵住洛水悠悠众口,也为了不让自己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水笙姑姑这才想出了这个计策,洛水也才有了这五千年的安宁。可惜,最近洛水似乎也变得不太安宁了……

  “姑姑,”乐清微微侧头,“今年生辰便算了吧,那些小鱼小虾……”水笙没有回答,只是继续为她梳妆,绾好发髻,又挑了一支芙蓉并蒂簪插入她发间,这才开口道:“一年也就这一天能做个无拘无束的女子,怎能算了?清儿其实也想像别的姑娘那般穿着漂亮的衣裙的,对不对?”如若不然,怎会在深夜从衣柜里翻出往年的衣裙,偷偷看着?终归是她剥夺了清儿作为女儿家的快乐,这一年一次的生辰,自然不能算了。

  拿过新做好的水蓝衣裙给乐清穿上,给她细细整理好衣襟,满意道“瞧我们清儿,长得多好看。去好好玩吧,洛水还有我呢,一天没有你还不至于乱了……”

  乐清钻出水面,舒服得叹了一口气,整日待在神府里,就算她是一条孔雀鱼,也觉得透不过气来。夜风凉凉的一吹,让原本烦闷的她顿时清爽不少,她这才觉得有些不妥——岸边那个一身红的傻子是谁?

  五千年来,启灵见过的漂亮女仙数都数不过来,但除了重翎凰那个泼辣的魔女,其他还真没有能入他眼的。然而此刻迷离的月色的和轻烟笼罩着洛水,更显得破水而出的乐清濯濯如春月柳,灩灩如出水芙蓉,比重翎凰还好看上几分。重翎凰美虽美,但过于明艳,眼前的这个女子如空谷铃兰,清雅而不失风骨,完全是照着他的喜好长的。启灵不由得看痴了,不过脑的话吐口而出:“敢问仙子姓甚名谁,芳龄几许,可有婚配?”

  什么?

  乐清怔愣了片刻才恍然回神,感情自己这是遇到登徒子了?啪!乐清拍水而起,恼怒地幻出剑刺向启灵。然而,持剑的乐清,神采飞扬,落在启灵的眼里,越发显得动人,直到剑气逼近,他才反应过来,险险躲过。

  “有点本事!”乐清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妖娆的红衣男子,原本以为是个草包,没想到功夫倒是厉害得很,“连我洛水神府的行云流水都躲过了。”

  “这位仙子,本殿下不过是问了一个问题而已,为何对我大打出手?”启灵不解道,而且看她的身法,与水笙神君系出一脉,可除了少君乐清,未曾听闻神君还有其他弟子,“我看仙子功法系出水笙神君门下,不知是仙子与洛水神府有何渊源?”

  “与你无关!”乐清说着拿起剑攻向启灵,启灵心不在焉地挡着,在脑海中思索着眼前这位女子的身份。余光瞥见女子腰间挂着一枚玉佩,似乎是当年叔父说要送给洛水少君的礼物,再想到女子的身法,启灵焕然大悟,难怪水笙神君从来不让乐清少君上天界,怕是担心乐清的女儿身被识破。

  想来也是,当年那个情况,洛水的长老绝对不可能让一个女娃娃担任少君之位,就算同意,天界还有翼族虎视眈眈,也难怪水笙神君要想出这样的计策。

  启灵抬眸,凝望水幕中翩然若灵蝶的乐清,想到这几千年来,小小年纪的她为了撑着偌大的洛水,大概从未像女人一样活过,不沾胭脂,不贴花黄,不着罗裙……说起来今日似乎还是她生辰?

  想到这里,启灵一边和乐清交手,一边留意四周,发现对岸长着几株彩叶雨久花。只见他足尖一点,飞跃至对岸,似蜻蜓点水一般,将几株雨久花摘下,小心翼翼地把花护好,转身飞到乐清面前。

  未等乐清再出手,带着水珠的浅蓝色花束便出现在眼前。乐清嘴角抽了抽,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个骚包的憨憨究竟想干嘛,不是在打架吗,为什么突然要送花给她?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乐清瞥了启灵一眼,语气微妙。

  启灵笑道:“今日不是你生辰吗?喏,送你的。”说着又把花往前递了递,“生辰快乐,乐清。”

  “你认错人了。”乐清收起剑,转身就要走。“你腰间那玉佩,是药神所赠,乃常风神君之物,是与不是?”乐清脚步一顿,猛然转身,将剑横在启灵脖子上,冷声道:“你究竟是何人,鬼鬼祟祟来我洛水究竟想做什么?”

  启灵瞥一眼脖子上的剑,往旁边挪了挪,道:“战神启灵,此次奉父君之命,前来查探疫鬼江疟的下落。”

  “二殿下?”乐清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红衣男子,传说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帝后之子,“你与你母亲又想做什么?”这些年帝后明里暗里一直打压着洛水,就连此次上报洛水出现异常,请求天界帮忙的折子都被压了下来,此刻突然派自己的儿子来洛水,莫不是想乘人之危?

  启灵也知道母亲这些年对洛水的排挤,因此连忙解释:“不不,这事和我母亲无关,是我兄长得知消息说江疟就在洛水中,我这才前来查看的,我兄长不日也会过来。”

  夜神羲和?乐清眸色微动,沉吟了片刻,抬头看着启灵缓缓道:“既然大殿不日便到,那二殿下便等大殿来了之后再一起入洛水吧,乐清先行告退。”

  “欸,你的……”花还没有拿。然而乐清仿佛没听到似的离开了,启灵垂头看了看手里的花束,夜风微微拂过,像是谁在无声叹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