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离别
栀夏Ada2020-11-02 21:222,294

  最后看了一眼樱走山的蓝天绿树,翎凰轻叹一口气,施法唤回玉龙佩,生机盎然的绿树迅速变为枯树,原本清澈的湖泊也失了颜色,变为幽深死寂的死水。

  望着翎凰腰间晶莹剔透的玉佩,羲和心中疑云渐起,方才利用池水布阵时,他分明感受到了应龙的气息。应龙为上古神族,怎会存于魔界卞城王府中?他转头,正好对上了启灵的眼神,在他眼睛里同样看到了疑惑。

  正当他思索是否要出口询问时,两位世子替他问了出来。“小翎儿,这宝贝你从何处得来的?”重霖风从山石后跑到翎凰身边,目光灼灼地盯着翎凰腰间的玉佩。

  “这个?在还樱谷找到的。”翎凰回答。在翎凰之前,魔界众人皆不知还樱谷的存在,1000岁生辰那日,卞城王将魔骨鞭和灭魂剑作为生辰之礼送给她。翎凰在无尽海边练鞭时,无意间打开了还樱谷的入口,在谷内的房子里发现了这枚玉佩。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又发现玉佩遇水可化龙,并带来生生不息的灵力,也就是在得到玉龙佩后,她才得以结束吞金兽生涯。

  下山的路上,羲和有些纳闷,那个向来闹腾的小公主不再与兄长嬉闹打斗,反而沉默的跟在自己身后。

  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羲和刻意放缓了脚步,那姑娘果然也放慢了脚步,与他保持着一步之遥的距离。她的反常,果然和自己有关。羲和无奈,停下脚步,转身,却也不说话,只是眉眼含笑地望着那个焉了的公主。

  那姑娘也停下了脚步,抬头迅速看了他一眼又躲开,两侧的衣裙被葱白的手指紧紧抓着。片刻后,翎凰咬了下唇,放下手中布料,往前跨了一步,抬头与他对望,道:

  “翎凰今日方才明白何为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实在汗颜。”

  羲和被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有些懵,刚想细问,垂眸却对上了一双水灵剔透的杏眼。那公主目若朗星,眼睛里仿佛被永夜洒了一把细碎的星光,羲和被那光芒晃了晃神,方觉那姑娘靠得太近,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站定,然后才问道:“公主何出此言?”

  重翎凰又抿了抿唇,朗声道:“殿下一身水系法术出神入化,是翎凰不知天高地厚,竟妄想在打斗中保护殿下。”

  羲和一怔,片刻后轻声问:“为何要保护我?”

  重翎凰坦然道:“殿下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翎凰不忍看您受伤。”

  羲和哑然,这位卞城公主的直白,他真的招架不住。想到和翎凰相处的种种,向来云淡风轻的脸染上了一丝不自然的绯红。

  “殿下为何脸红?该脸红的是翎凰才是。”重翎凰笑,凑近了观察他的脸。

  熟悉的无力感又袭来,正当羲和哭笑不得的时候,余光瞥见了归墟渊入口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二殿下,你看那是不是妙法仙人。”羲和喊住不远处的启灵。

  启灵一看,果然是妙法仙人,兄弟二人随即一起前去和妙法仙人会和,重翎凰将善后的事情交代给重霖风、重临二人后也去了归墟渊。

  “重翎凰见过上神。”见妙法仙人从归墟渊出来,重翎凰忙上前行礼。

  妙法仙人上下打量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小姑娘,脸上露出赞赏的笑容,问:“你便是重翊之女?果然虎父无犬女,此次地动,多亏了公主及时加固封印。”

  “仙人谬赞,翎凰不敢当。”重翎凰说着取出定光剑递给妙法仙人,“钩蛇突然冲破封印,不知是否和归墟渊有关。”

  妙法仙人接过定光剑,拿出一张符纸拂过剑身,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缕不易察觉的煞气,与归墟渊中残留的气息一模一样。

  “归墟渊煞气逸出,恰好附在定光剑上,钩蛇便是凭借着这缕煞气冲破了封印。”三人闻言一惊,仅仅是一缕煞气便有如此力量,倘若归墟渊内的妖兽破封印而出,六界岂不是生灵涂炭?

  “虽然归墟渊内妖兽尚无不妥之处,但五帝台倒塌,台下封印的相柳和疫鬼也不知是早已身死神灭亦或是逃出,我需尽快回天禀告帝君,加派人手搜查。”妙法将剑还给翎凰,嘱咐道:“北荒一带,烦请魔界多多留意。”

  送走妙法仙人,羲和、启灵决定回城内客栈,结清账单后返回天界。

  “两位殿下这就要走了吗?”重翎凰把玩着手上的酒杯,说的是二位殿下,眼睛看的却是羲和。

  “魔界事请已了,我与二殿下在天界尚有职务在身,不可久留。”羲和拿过酒壶,给启灵和翎凰各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斟满,举杯,“此番多谢公主款待,我兄弟二人感激不尽。”

  启灵端起酒杯,想想觉得有点不对劲,重翎凰这个小丫头片子几时款待过他们了?算了,兄长说款待那便是款待了吧,在待人接物上,兄长一贯是比较周到的。

  翎凰放下酒杯,半响不语,接着又接过酒壶倒了三杯酒,缓缓道:“真是可惜,翎凰本还想和夜神殿下好好切磋一番呢。”重翎凰心中稍有不舍,魔界还有好多好玩好吃的呢。

  羲和勾唇一笑,说道:“若公主不嫌弃行水宫清冷,羲和在行水宫扫榻以待,恭候公主大驾。”

  翎凰抱拳一笑,爽朗道:“多谢殿下,翎凰不日定前去讨教一二。”

  启灵一贯爱招惹翎凰,听到二人对话,忍不住打击道:“兄长有所不知,这丫头难缠得很,百年前败给我一次后,每次见到我都要比试一番。法术不怎样,脾气大得很,行水宫怕是不得安宁了。”

  翎凰恼怒地将酒水迅速往对面一泼,启灵侧身躲过,好胜的二人飞身到院子里打了起来,羲和无奈,只能跟着到院子里观战。

  翎凰恼怒地瞪着启灵,抽出挂在腰间的鞭子正要再打,一位老妇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羲和身边,喊道:“小翎儿!”翎凰一见,顿时收起鞭子,快步走到老婆婆身边,笑道:“姥姥,您怎么来了?”

  老婆婆仿佛没见到院子里的另外两个人,双手搂过重翎凰,上下打量,焦急道:“可有哪里受伤了?听说你去了归墟渊,姥姥整夜整夜睡不好,可担心死姥姥了。”说着把重翎凰往门口拉去,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走,随姥姥回家。小姑娘家家的哪能整日打架,姥姥给你做了一套新裙子,我们回去试一试……”

  “珊瑚婆婆?”

  羲和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当年珊瑚婆婆被逐出天宫后,便被流放到幽州。这些年他一直暗中寻找婆婆的下落,可传来的消息都说婆婆不在幽州,他原以为婆婆受不住幽州苦寒,已然归去,没想到她一直在魔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