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凤双鸣
栀夏Ada2020-12-03 21:453,025

  江疟一向居住在阴暗的地方,而洛水灵气浓郁清明,显然没有江疟的藏身之地,经过一番思考,羲和一行决定要去地下暗河一探究竟。

  穿过木栈道,来到小鱼山洞口,便看到了地下暗河的入口,这里人迹罕见,只有几只小鱼小虾穿梭在木道与崖下神秘的地下河之间。

  “暗河内环境特殊,稍微一点点声音,都会影响里面的生灵,等会进去后还请诸位保持安静,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不要触碰任何岩石。”进去之前乐清嘱咐道,得到三人保证后,乐清将手上的叶船放入水中,默念咒语,顷刻间,树叶做成的小船便化为一叶小舟。

  船过水间,张牙舞爪、不辨何物的嶙峋怪石惊现眼前,耳边不断传来“嘀嗒嘀嗒”水滴声,突然洞内传来一阵蝙蝠的惊叫声,几只低空盘旋而来的蝙蝠突然出现在眼前。启灵眼疾手快地抚上乐清的脖子,用力往下一带,躲过了蝙蝠的袭击,“砰”的一声,似乎是额头撞到船桨的声音,乐清捂着额头起来,给启灵翻了一个到天灵盖的白眼。后面微微侧身便躲过了蝙蝠的重翎凰与羲和冷眼旁观启灵的一顿操作,明明侧个身子就能躲过的事,非要上手,遭报应了吧,活该!

  洞内栖息着数不尽的鸟类和蝙蝠,千万年来,神奇的地下河洞穴给它们提供了最好的居住环境,让它们得以在此繁衍生息。住得太舒服的后果就是,时不时有些新鲜的便便掉落在他们身上。苦了两只天生爱洁的凤凰,时不时就要拿手帕擦去掉落在衣服上的见面礼。

  “啪”又一坨白色污渍落到重翎凰的裙摆上,她皱着眉头拿起锦帕擦去,擦完还不甘心地轻轻搓着裙摆,上好的绸缎都被她给搓出了皱褶。坐在一旁的羲和好笑地看她几乎聚在一起的秀眉,指尖凝了灵力,温暖的指尖拂过,重翎凰双手和裙摆顿时洁净如初。她转头,静静地望着羲和,四目相接,羲和浅浅一笑,目光温和。重翎凰微微失了神,回想和他相遇的种种,持剑打架的羲和很好看,为她烤肉的羲和很好看,温和地冲她笑的羲和很好看,什么样的羲和都很好……她果然看上他了。重翎凰默默转过头,握紧了拳头,暗暗下定决心,终有一日,她会把天界这朵高岭之花给摘下,种到他们魔界去。

  半个时辰后,小舟终于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地下湖,这里的湖水变赤为血,赤气如凝血,散发着阵阵腥臭。

  “此处原本便是这样吗?”望着赤红的湖水,羲和若有所思。

  乐清摇摇头,“不是,据《洛水志》所言,此处名为溶月湖,湖水清澈温暖,生长着一种纯白的溶月鱼,洛水的小鱼精很喜欢到暗河的出口捕捉这些鱼。”

  谈话间,如灯状的青火突出水面,随水浮游,青火靠近小舟时顿时熄灭,一个黑衣人骤起屹立于水面,面目狰狞。

  重翎凰手心一握,魔骨鞭随即显形,苍劲的鞭子甩出去,就在鞭子触及到江疟时,那抹黑影却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下依旧平静的湖面。正要再动手,却被乐清拦住,“公主,此处不宜动手。”洛水之所以永不断流,就在于众多暗河与地下水的补给。若是打斗中毁了地下暗河,对洛水来说将是无法想象的灾难。

  实战经验最丰富的重翎凰和启灵默契对视一眼,便想好了战术。重翎凰转头看向乐清,嘱咐道:“乐清,你带夜神到暗河出口等着,江疟出来时会携带瘟疫,切记布下结界,以免殃及凡人。”

  “那你呢?”羲和担忧地看着重翎凰。

  未等重翎凰说话,启灵抢着回答:“翎凰与我在此处堵着,将江疟逼出溶月湖。”

  羲和琢磨了一番,开口道:“不行,太危险了,你们不识水性,不如我与翎凰在此处,你与乐清少君到出口等着。”

  重翎凰指了指头上的洞口,笑道:“这里又不是在水下,不会有问题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你与乐清修的水系法术,在外布控水阵化解瘟毒,是最合适不过的。”

  洛水关乎着许多凡人的性命,是万万不能让瘟毒在此散播的,这个安排的确是最合适的。事关凡界,羲和也不能再说什么,千叮咛万嘱咐翎凰要小心之后,这才一步三回头地与乐清离开。

  “我兄长果然对本殿下的功夫很有信心,看,他就不会不放心我。”启灵双手抱胸,斜了重翎凰一眼。

  “傻子!”重翎凰回了他一个大白眼,启灵这个憨憨的功夫和脸是靠脑子换回来的吧。

  待启灵布下结界,护住暗河后,重翎凰从怀里掏出了先前斩杀钩蛇时用过的玉龙佩,捏了个法决,玉龙佩顿时化为一尾银龙钻入溶月湖。赤红的湖水顷刻间变得清澈温暖,腥气逼人的煞气被浓郁清明的灵气取代,藏在湖底的一尾身躯庞大的黑鱼无处遁形,正欲往回流,被早早堵在暗河的启灵截住,鱼尾倏忽一转,往出口游去。

  在外面的羲和、乐清二人看到身形庞大的黑鱼游出地下湖的一瞬间,顿时化为了一只黑色的巨鸟,鼓起了蓬蓬的巨风,拔木伐屋,而且还在风中夹带着大量的疫疠病毒,若是散播到人间,又是一场灾难。

  羲和帮助乐清加固结界后,随即飞身至洛水之上布控水阵,清除风中的疫疠病毒。长风怒号,清瘦的乐清看起来仿佛瞬间就会被风吹走,可她却岿然不动地立于一角,指尖凝聚灵力维持结界,好让羲和能分出精力清除疫疠。

  江疟看清了他们的防守策略,大翅一挥,密密麻麻的黑羽呼啸着攻向灵力最弱的乐清,快得不见其影。就在这时,乐清感受到身后不远处有一股风,带着凛冽的剑气,一声巨响后,片片残羽迎风而落,一抹红色的身影落在她眼前。

  “你没事吧?”启灵微微侧头,看向身后的乐清,见她无事这才回过头,持剑飞向化为的江疟。见到启灵赶来,羲和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迟迟不见翎凰,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翎凰呢,难道受伤了?

  就在这时,一抹黑色的身影带着熟悉的味道从他身边掠过,飞向半空中的黑鸟。空中的羽毛飞舞,重翎凰似穿花而过的蝴蝶翩然靠近江疟,身姿灵动却招招充满杀气。见到重翎凰安然无事,羲和这才放下心来,专心布控水阵,好让翎凰、启灵二人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战斗。

  半空中的两人一鸟打得难解难分之际,江疟的眼瞳被刀光剑影中变得通红,那双猩红骇人的眼睛看向维持结界的乐清,乐清一愣,还未来得及反应,江疟倏地展翅扫开重翎凰和启灵,俯身冲向乐清。

  千金一发之际,乐清只觉得腰上一紧,被人搂往后退了几步,正要回头,头顶上传来启灵的声音:“别怕,专心维持结界!”乐清闭上眼睛不看逼近的黑鸟,继续用灵力维持着这个巨大的结界。

  片刻后,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乐清睁开双眼,一只火红的凤凰将自己紧紧护在双翅之下,而来势汹汹的黑鸟就停在不远处的半空中嘶鸣着,一团黑气在它的周身缭绕着,片刻后丝丝缕缕的黑气幻化成漫天的毒虫飞蚁涌向结界内的四人。

  “乐清,护好结界,不能让这些东西飞出去害人。”启灵说着将翅膀环得更紧了些,并给乐清体内输送淬炼过的灵力,好让她的水系法术得到极致发挥。

  另一边的羲和眉头紧蹙,他要布控水阵清疫疠,乐清维持结界,启灵要给乐清护法,只剩下翎凰一个人做主攻,虽然她修为极高,但是如今面对的可是发了狂的江疟……

  就在这时,结界内传来一阵清越的鸣声,羲和循声望去,瞳孔不由得放大,此处哪里还有翎凰的身影,只见另一只美丽的凤凰在徐徐飞着,它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沾染着炽热的火焰,那样姿态,即便只是徐徐展翅,也能感受到它的强大。难怪翎凰常说什么化出原型吓死你,原来她的真身从来不是什么小黄鸟,而是实实在在的火凤凰。火凤飞向结界上空,朝江疟喷出了红莲一般的赤焰,漫天的小飞虫顿时化为灰烬,重重火光中,江疟化成的黑鸟不断挣扎嘶吼着。

  重翎凰抓住机会立即化为人形,手中的断魂剑发出耀眼的光芒,化成一道红光直直插入江疟的心脏中。被打回人形的江疟瞪大了猩红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重翎凰,看到她额头若隐若现的红印记后,朝她笑了笑,最后化为烟尘,随风而逝。

  重翎凰站在原地怔愣地看着江疟消失的地方,他最后的那个笑是什么意思?自嘲吗?可是又不像,更像是阴谋得逞的得意,可是他都被她杀了,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