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兔斯首,燔之炙之
栀夏Ada2020-11-21 17:593,093

  鉴于卞城公主将她的绣花鞋当作武器塞在了怀水少君的嘴里,羲和只能拦腰将她抱回了小屋。

  “兰一,帮我提点水来,你家小姐的伤再不处理,以后就要留疤了。”羲和将重翎凰放在院子内的躺椅上,一边拿出药膏,一边吩咐道。

  “是。”兰一很快便适应了侍女的身份,动作迅速地去厨房拿水。

  “你使唤我家兰一倒是挺顺手的嘛!”重翎凰笑。

  羲和笑笑不说话,从几个瓶瓶罐罐中挑出需要的药膏,正要去看翎凰的伤,伸出去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伤在肩上,男女有别,他要怎么看?

  站在一旁的兰一低低一笑,“上神,还是让兰一来吧。”

  羲和连忙给兰一让位,背过身去,“兰一,你先将伤口周围清洗干净,然后抹上药膏,最后包扎好。”

  兰一按照羲和的指示给重翎凰清理伤口,羲和见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便在一旁教育起翎凰来:“今日若我没有及时赶到,你怎么办?发现有异常,怎能独自一人前往。”

  “若不是知你便在附近,我自然不会独自一人冒险。”重翎凰转头看了看肩膀上的伤口,“若你不在,第一个黑衣才出现,我便带着兰一跑了。”

  待兰一包扎好,重翎凰整理好衣服,走到羲和面前眨巴眨巴眼睛,笑道:“有那么厉害的人在附近,我一下子没忍住,自然猖狂了些。”

  “你呀!”羲和无奈轻轻拍了重翎凰的脑门,想到方才她使出来的剑招,“不过我倒是不知道,翎凰不仅擅长鞭法,剑术也厉害得很。”

  听到这个,重翎凰秀眉微蹙,哀叹道:“那日梅林比试,你果然觉得我的剑法很差。”

  羲和笑:“又胡说八道!”

  重翎凰苦着一张脸抱怨:“哎,我也不想都学的!只是这鞭法是魔界绝学,剑法是我母亲的绝学,他们夫妻二人都认为自己的功法最厉害,我这个女儿自小便学会了做端水大师。”作为一个独苗苗,她表示压力山大。

  “早闻卞城王夫妇是六界数一数二的高手,但似乎很少有人见王妃出手。”羲和想了想,六界之中的确少有人见风铃王妃出手,就连她的身份也鲜为人知,只知道其原身为精卫鸟。

  “所以我在外也很少用母亲的功夫,遇到强敌可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重翎凰解释,“而且羲和你不觉得,平日里我鲜少用剑,某日突然使出大招会很帅吗?”

  “想耍帅才是主要原因吧!”羲和腹诽。

  临近傍晚时,重家三兄弟提着肥鸡,抱着乳猪归来,开始兴奋地跟羲和、兰一吹嘘自己打野的英勇。重翎凰蹲下看了看关在笼子里的兔子和鸡,笑道:“这鸡不错,10两银子一只?”

  “哪啊,那姑娘看本公子长得帅,36钱一只!”重临陆得意道,话才说完,后脑勺就被重霖风一巴掌,“傻狍子!”

  “我就知道!”不用灵力,她哥哥就只剩下招惹小姑娘的本事了,重翎凰伸手去戳了戳那肥鸡,被啄了一口,气得她在一旁疯狂报菜名,“烤鸡,口水鸡,叫花鸡……”那鸡两眼一翻,吓得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好不容易再次醒过来,重翎凰又伸出白皙的手指,朝着脖子一抹,小母鸡再度全身僵硬,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看着重翎凰满眼的狡黠,羲和无奈摇摇头,哎,这人胡闹起来,连一只鸡也要欺负。

  清点好食材,本次野餐唯一大厨重临陆开始布置任务,杀鸡,拔毛,清洗,在杀猪声中听重家三傻吹嘘着如何智取碧柔……小小的院子十分热闹,充满了烟火气息。

  羲和看着木盆里活蹦乱跳的鱼有些犯难,这鱼,应该怎么杀?重翎凰笑着走到羲和身边,“没想到手刃钩蛇的夜神大殿竟然会被几条小小的鱼给难倒了!”羲和尴尬地摸了摸鼻尖,解释:“我从未做过这些,所以……”

  “无事,我来教你。”重翎凰说着挽起衣袖,从木盆里捞出一条鱼,菜刀一拍,那鱼便晕了过去。刮鱼鳞,开膛破肚,清理内脏,清洗,整个过程干脆利落,让羲和看得目瞪口呆。“你从前经常做这些吗?”

  未等重翎凰回答,一旁蹲着拔鸡毛的重霖风便回答:“小时候,我将翎儿带去坠仙坊吃霸王餐,最后把她丢那,可怜的小翎儿被袖娘逮到后厨,杀了一天的鱼。啧啧啧,话说她那会儿还只是个小豆丁啊,长得水灵灵的,那袖娘……”未等他说完,羲和袖子一甩,顿时刮起一阵风,糊了他一脸鸡毛。“我靠,夜猫子你故意的是不是!”

  “可能我初到凡间,水土不服,灵力外泄了。”羲和抱歉道,可是眼睛里分明是笑意。我都没有见过她百岁后水灵灵的小豆丁模样,你见到了竟然还要捉弄她,算什么大哥!

  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各类食材终于清理完毕,几个微服私访的天、魔王公贵族们将炉子等器具搬到了小河边,开始了今晚的野餐。

  铜质火锅的中间燃烧着木炭,中间的大肚子里是沸腾的骨头汤,浓白的汤里一小块一小块嫩而滑的白豆腐在滚沸的汤水里上下翻腾。火锅周围摆满了一碟蝶处理好的羊肉、牛肉、毛肚……几个人围坐在锅旁,将一碟碟羊肉、牛肉和生菜放入锅中,一边说话,一边在氤氲的热气中,将筷子伸入沸腾的汤里,夹起各类食物,放到调好料的油碟里。烫好的羊肉卷在油碟里打个滚再送到嘴巴了,唇齿留香,那滋味绝了。

  “今天晚上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公子的手艺。”吃完火锅中场休息后,重临陆叉腰对着面前冒烟的柴堆得意道,待火生起来后,他串起两条鱼开始烧烤。

  一炷香后,众人看着那两条勉强可以称作是鱼的黑炭,面面相觑。“我突然不想吃了,羲和我们走吧。”重翎凰率先出声。

  “老二,对我们有意见可以直说的,不要糟蹋食物啊!”重霖风惊呆了,这就是傻狍子苦学一个月的结果?吃了会死人的吧!

  “二哥,我宣布,你已经被厨师界除名了。”重临幽怨地看着两条死不瞑目的鱼,二哥所谓的会做饭就是像火锅那种,把东西切一切然后丢水里煮吧!

  就在重临陆差点被群殴的时候,兰一颤颤巍巍地举手,小声道:“烧烤,我会。”

  兰一串起一只鸡架到火上,时不时翻转,随着火焰的炙烤,小母鸡的表皮逐渐变成金黄色,鸡的全身也渐渐冒出金黄的油,一滴一滴,有节奏地滴到火焰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诱人的肉香。在一旁围观的重霖分一拍脑袋,“差点忘了!”一溜烟跑到竹林深处。等到烤鸡烤好,重霖风也从竹林里抱了几节竹子出来,一一分给几人,“酿了三年的竹筒酒,今日拿来喝正好。”

  羲和接过竹筒,一股芬香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尝了一口,醇和甘爽。难怪翎凰会是一个小酒鬼,千年来跟着爹爹哥哥到处喝,说是泡在酒缸长大的也不为过。

  在兰一的指导下,烧烤大会得以继续。燃烧的松枝上跳跃着熊熊的欢喜的火焰,偶尔发出“噼啪”的脆响,在这火光的映照下,寒冷的冬夜也显得暖洋洋的。悠闲放松的氛围下,饶是饮食清淡如羲和也不由得胃口大开,切下一块又一块的烤乳猪,就着醇香的竹筒酒,吃得很是尽兴。

  “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喝得微醺的重家三兄弟哼着古老的曲调,围着篝火尽情地玩闹,重翎凰和羲和坐在一旁,安静地喝着小酒。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们兄妹几个不像是魔界王族,更像天家贵族。”羲和感慨,“六界之中,鲜少有人能似你们这般肆意洒脱。”

  重翎凰笑着将杯中残酒饮尽,说:“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爹爹曾说,六界之中,以凡人最苦却也最有滋味。以千万年的寿命,去享受凡人的风花雪月,方才不辜负这平和盛世,你们天界就是太过冷清啦。”

  “天界,的确冷的很。”羲和猛地喝下一口酒,双眸深沉,若他不是帝君长子,而是云梦泽一个普普通通的散仙,那他一定会快活许多。既然不在意他,又何必将他接到天宫呢?

  “小翎儿,龙兄,过来一起玩啊!”喝醉的重霖风摇摇晃晃地朝二人挥手,邀他们过去一起打水漂。

  “龙兄!!!”重翎凰一口酒差点没有喷出来,“我哥为什么要叫你龙兄?”这个称呼也太难听了吧,还不如夜猫子呢。

  羲和耸耸肩,无奈道:“他还让我叫他蜂兄,但是被我拒绝了。”

  “没文化真可怕,随便取一个名都那么俗!”重翎凰感慨。

  小姐你就不要嫌弃人家了好吗,兰大这个名字也没有好到哪里!!!一旁默默烤肉的兰一默默吐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