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童子
栀夏Ada2020-11-25 22:203,398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古林的最深处,瘴气中林立着一棵棵高达数十丈的林木,每一棵林木上都附着如同怨灵鬼魂的怪物,鲜艳的血珠在阳光下映射出瘆人的光芒。

  “这些东西究竟有何用?”重翎凰眉头紧蹙,四千年来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羲和面上虽然镇定依旧,但心里却还是有几分震惊。翎凰与他描述时,他只觉得此事有些怪,如今亲眼见到这样一片死寂的场景,方才体会到翎凰内心的不安。

  原本寂静的森林突然浓雾弥漫,四周变得白茫茫一片,二人并肩站在一起,警惕地观察四周的环境。

  “小心!”感受到身后的浓雾微动,羲和在重翎凰疑惑不解的目光之下,忽然朝她扑过去。

  “羲和……”

  重翎凰整个人被迫往后仰倒,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羲和搂着她的腰一转,护住了重翎凰。

  重翎凰习惯性地要抬起身子,羲和伸手一拉,又将她拉了回来,半个身子趴在他的身上。不远处的树上传来几声闷响,重翎凰抬头一看,之间几把明晃晃的弯刀稳稳地钉在树干上,微微颤动。

  二人连忙起身,发现林中浓雾已然消散,一群身披五花甲、头著红兜鍪、手拿弯刀的疫鬼将他们团团围住。

  “尽是些虾兵蟹将!”重翎凰嗤笑,轻蔑地环视四周,“你们头儿呢?叫他出来和本公主打。”

  “小姑娘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略显阴森的声音在林中荡漾开,本来被灵蝶清除不少的瘴气又变得浓郁起来。浓郁的瘴气中,四名疫鬼抬着一顶轿子缓缓走来,轿上的红灯笼轻轻晃动着,闪烁着微黄的光芒。

  轿子一落地,随即升起一股黑烟,黑烟中隐隐约约看到有两个人影缓缓走动。

  羲和、重翎凰不由得握紧了手上的武器,警惕地望着来人。黑烟散去,神秘的两个人露出了真面目,是两个皮肤惨白,嘴角挂着诡秘微笑的黑白衣童子。

  “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杂牌黑白无常也敢说是头儿。”重翎凰上下打量了两个未到自己肩膀高的童子,嫌弃道:“想搞排场,好歹再租顶轿子,两个鬼挤一顶,还不如没有!死穷鬼!”想想又补充,“我家小黑小白可比你们帅多了。”

  白衣童子唇角一勾,叹息道:“好好的一个小美人,怎么就会说话呢?”

  “小小年纪如此好色,家里大人不管吗?”重翎凰反唇相讥。

  “小?小姑娘,你可知老夫今年几岁了。”白童子抬眸看向重翎凰。

  “你有多高?”重某人很淡定。

  “老夫在人间为非作歹时,你怕是还在垫尿布。”声音有些恼了。

  “所以,你有多高?”重某人继续淡定。

  ……

  “你是不是没有其他词了,能不能换个问题!”白童子怒道。

  “好吧。”重翎凰耸耸肩表示妥协,歪着头又问,“你们两的衣服买的是童装吗?”

  ……

  “我要杀了你!”气急败坏地声音响起,白色的身影一闪,一张阴森恐怖的脸随即在重翎凰眼前出现。白衣童子化手为爪,朝她脸上招呼去。重翎凰微微侧身避过,手掌一推,化解了白童子的攻势。

  白童子跃至树上,朝着翎凰冷冷一笑,随即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不好,他要对翎凰用瘟虫,羲和正欲过去帮忙,还未动作,只见黑童子已身形一动,站在了他跟前,轻轻一笑道:“你的对手是我。”说完,随即缠着羲和打斗了起来。

  另一边的白童子念完咒语,密密麻麻的蚊子随即将重翎凰包围起来。那些小小的蚊子体内藏着致命的毒,若是被叮上一口,即便不死也要在床上躺几个月。

  就在重翎凰将要动手之际,一抹白色身影翩然而至,挡在她身前,白色的衣袍被风吹拂到翎凰脸上。微风中,羲和的墨发飞舞,面容如画,周身萦绕着让人心安的气息,翎凰默默收回了掌心中的火。只见他衣袖微振,周遭的水汽瞬间变得冰冷,嗡嗡叫的蚊子纷纷往下坠落,不远处黑童子倒下的地方只剩下一滩血水,原本将他们团团围住的人不知何时亦被处理完毕。白童子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这个白衣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一身水系法术竟然使得出神入化。就在他出神之际,一条凌厉的鞭子破空而来,直接将他打到了地上。

  白童子见状欲跑,重翎凰手心一紧,正欲甩出鞭子缠住他,只见羲和手一挥,白童子周身便慢慢凝结出细细的冰霜,凝在地上动弹不得。

  重翎凰连忙过去,手中鞭子一挥勒住白童子的脖子,用力一拉,厉声问道:“你们要这些东西来做什么?从五帝台跑出来的疫鬼现在藏身在何处?”

  白童子伸手拉住重翎凰的鞭子想要挣扎,却被重翎凰用力一扯,不敢再动弹。

  只见他脸上青筋暴涨,却仍死命憋着,一个字也不肯说。重翎凰脚下一跺,幽幽流动的忘川便出现在眼前,河里挣扎千年的怨灵鬼魂随着流水涌动着。

  “小屁孩,你可知道忘川里有多少怨灵?”白童子闻言抬眸,对上重翎凰冰冷的眸子,只见她红唇轻启,缓缓道,“这条河流里,沉淀了世间所有消散不去的痛苦、怨恨、执念和绝望,鸿毛不浮,飞鸟不过。若我将你丢入忘川中,眨眼之间,你便会河里的怨灵吞噬得一干二净。”

  “所以,疫鬼现在何处?你们养这些怪物有何用?”重翎凰说着就要将他拎起来放入忘川中,就在忘川凄惨哀鸣的怨灵就要触到他时,白童子急忙喊道:“我说我说。”

  重翎凰见状将他丢在地上,白童子咳嗽不止,顺了顺气后才回答:“在洛水。”重翎凰正要问第二个问题,只见白童子突然倒在地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最后双目暴突,不再动弹。

  羲和目光微沉,走近一看,白童子七窍流血,已然没有气息,回头望向翎凰,“他被人种了蛊。”重翎凰眉头微皱,“看来,我们得去洛水一趟。”

  羲和沉吟一会儿,道:“先回渔村看看情况如何,再去洛水。”

  重翎凰点头同意,反正洛水有启灵盯着,暂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二人随即将林中的被寄生的林木烧毁干净,之后一起下了月崖。

  回到村庄的时候,药神已然离去,只剩下几个药童在帮忙煎药。重翎凰二人暂住在先前的渔民沈一家中,协助药童医治村民。为表谢意,留在渔村的这几日,村民可谓是盛情招待,弄得羲和、重翎凰一行很是不好意思。

  这一日饭桌上又摆满了饭菜,鸡鸭鱼肉俱全,甚至还买了上好的洋河大曲酒。沈老夫人今日已痊愈,一家人显得很是高兴,一直伺候左右的沈夫人为此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发间插上了一枝朱钗,手腕也带上了一副银镯。

  “乡野小村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还请二位不要嫌弃。”主位上的沈老夫人今日笑眯眯地望向羲和、重翎凰,十分和蔼可亲。

  “沈大娘,您不必如此客气的,就按照平常来便好,我与翎凰于吃食一事并没有那么讲究。”看着满桌的大菜,羲和很不好意思,生怕沈家招待完自己和翎凰后要节衣缩食过日子。

  “羲和公子不必客气,和二位的救命之恩相比,这点东西实在不足挂齿。”沈一起身为二人斟酒。倒完酒坐会位置上的时候,沈一不小心将自己的酒杯碰倒,沈夫人连忙掏出锦帕给丈夫擦衣服,一边擦一边嗔怪道:“怎么如此不小心,也不怕客人笑话。”

  重翎凰瞧着那锦帕一时出了神,“翎凰,翎凰?”羲和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重翎凰这才回过神了,发现大家都放下了筷子,齐齐地看着她。

  “无事,只是觉得此次瘟疫有些蹊跷,一时没回过神。”重翎凰收回心神,若无其事地拿起筷子夹菜。过了一会儿,她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沈大叔,月鱼湾的渔民一般几天出海一趟?收获可丰?”见到沈一脸色有些不好,又补充道,“我第一次来人间,对这些比较感兴趣,还请沈大叔不要见怪。”

  “不会不会。”沈一连连摆手,“我们一般三五天便出海一次,就捕捞一些鱼虾。”

  “收获可好?”重翎凰继续问。

  沈一摇摇头,饮了一杯酒才回答:“我们这些百姓都是靠天吃饭,哪有什么好与不好,都是为了养家糊口。”

  “是吗?”重翎凰漫不经心地应着,“我看这里似乎富饶得很,还以为出海捕鱼谋生很简单呢。”

  “神女说笑了。”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沈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一旁的沈夫人也显得有些惊慌,仿佛重翎凰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在得知二人饭后便离开月鱼湾时,夫妇二人这才稍微镇定下来,说了些挽留的客套话。

  得知羲和、重翎凰二人要走,几乎整个渔村的人都前来送行,目送二人驾云离去后才纷纷散去。此时,本应该离开月鱼湾的二人却静静站在月崖上,俯视着重归宁静的渔村。

  “翎凰,你可是发现了什么?”羲和不解地问,他第一次来人间,除了沈家夫妇二人最后有些奇怪,实在看不出来还有哪里不对。

  “这个村子有些不对劲,”重翎凰凝望着那些石筑小屋,若有所思,“小小的渔村未免太富裕了,院子里的渔网落满了灰尘,菜园子荒芜着,虽说这几日有瘟疫,但也不至于菜园子里长满了野草。”

  羲和点点头,“照你这么说,的确有些奇怪。”

  “老夫人每日喝参汤,沈夫人戴的朱钗和银镯,都不像一个普通农家能够承担得起的东西。”重翎凰看向羲和,“而且,她手上那块锦帕的料子,我看着有些眼熟,若我没有猜错,那是鲛绡。”

  “鲛绡,渔民怎会有鲛绡?”羲和惊讶,若翎凰没有看错,那么这个小渔村的确很不对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