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美酒夜光杯
栀夏Ada2020-10-30 20:443,418

  羲和以为翎凰会领着他去小巷里的某个酒家,不曾想二人竟来到了魔界的樱走山。樱走山位于无尽海海岸,山上长满了枯枝,长年海风劲吹,山腰上的冻泥已然裂开,枯树的枝梢被狂风折断,传来“咔嚓咔嚓”的声响。看着这样的情景,羲和脸上流露出诧异的神色,虽说魔界不似外界仙山那般山清水秀,但总归是有植物的。自数万年前昭和魔尊、重黎帝君促成天魔两界互通有无后,重黎帝君更命花神助魔界培育花木,此后魔界一改旧日的荒芜。按道理,魔界不应由此荒山才是,怎会……

  “数万年前,樱走山还不叫樱走山,传闻此处有龙元滋养,长了满山樱花。后来不知为何,满山樱花一夜之间化为枯枝,寸草难生,此山也易名为樱走山,原山名倒是被遗忘了。”注意到羲和神情中的诧异,翎凰连忙解释。

  “原来如此。”羲和了然,随即又疑惑道,“公主此刻带羲和来此处是?”

  “自然是来借点美酒。”

  “借?”羲和反问,虽然他向来昼伏夜出,不知晓人间事,但并非傻子,此处可不像是能借酒的地方。

  翎凰刚要扬起的嘴角僵在了脸上,然后眨眨眼,心虚道:“这不重要,这不重要。”

  话音刚落,翎凰便抬手破了一个结界,率先进入了一个山洞,羲和紧随其后。山洞内被布置成了一个酒窖,刚一进去,羲和就闻到了一股甘醇的酒香。翎凰打开了一个白玉瓶子,闻了闻,笑:“果然只有重霖风这个败家玩意会屯父王100万上品灵石一瓶的梦魂牵。”笑罢,又鼓起一张小脸,恼道:“死挖坟的竟然比我还有钱,本公主这么美,这么厉害,想喝自家父王酿的酒竟然还要用偷的,太没天理了!”越想越气,于是又顺手抓了一把重霖风放在地窖的上品灵石。

  小富婆摸了摸鼓起来的钱袋,瞬间抬起头做人,大摇大摆带着羲和再次踏进了坠仙坊大门。卞城公主很得意,当然前提得忽略在门口遇见要拼桌的重某人,樱走山酒窖的主人。

  “老板,全上!”

  重翎凰带着羲和豪横地霸占了一张桌子,翻着白眼给重霖风下了逐客令。重霖风倒也无所谓,直接在隔壁开了一桌,学着翎凰样子点餐,“老板,全上。”

  坠仙坊老板娘打量了下三人,看着打扮像是富贵人家,模样也俊美得不像话,不像是吃白食的,当即应道:“行,各位稍等,菜马上到。”

  坠仙坊客人虽多,但人手充足得很,不会儿两张桌子就各自摆满了山珍海味。菜品精美,牡丹虾、芙蓉蟹柳……都是翎凰爱吃的,虽然仍旧买不起神仙坠,但有这些也就够了,翎凰不顾形象地胡吃海喝起来,期间还不忘给羲和布菜。看着每次吃东西都能洋溢着幸福快乐气息的翎凰,羲和心里总是莫名愉悦起来。今夜和翎凰一起出来,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感觉。

  “嘿——嘿嘿——”邻桌的重某人朝着翎凰挤眉弄眼。

  翎凰正打算再添一碗饭,闻声不解,问:“嘿什么?”

  “你想不想喝神仙坠?”重霖风问。

  “你会这么好?”翎凰反问。

  “小气了不是?王兄平日是爱逗你,但关键时刻什么时候含糊过,你哪年生辰我没送礼。”重霖风说着看向老板,指着翎凰一桌喊道,“老板,给我妹妹来一瓶神仙坠。”

  “好咧,稍等。”老板爽快地答应。

  于此同时,楼下大堂传来一声吆喝:“门口的是谁的鹿,不牵走就宰了啊。”

  重霖风连忙站起来,扶着围栏朝大堂喊:“我的我的,是我的,马上牵走。”然后便不见了人影,翎凰夹起一只牡丹虾,吐槽:“重霖风这个废材什么时候养上鹿了?”对啊,那货什么时候养鹿了?意识不对的翎凰放下筷子,正要起身去追堂兄,老板娘便笑吟吟地端了酒过来。

  “姑娘,请慢饮。”老板放好酒,又说道,“方才你兄长有急事先走了,临行前交代,今日的账算在姑娘这里。您看,可否先把令兄的账单结了?”

  重霖风你这个混球!翎凰咬着后槽牙笑道:“老板娘您先记着,一会儿我们一起付。”囊中羞涩,不得不求助于人,老板娘走后,翎凰连忙问:“殿下,你身上带了多少灵石?”

  羲和将自己的钱袋给了翎凰,翎凰打开一看,哪有什么灵石,只有一袋魔界大百合花瓣。大摇大摆开了两席,还照着今日菜单全上,还点了一瓶神仙坠……

  坠仙坊的袖娘可是出了名的不能惹,在她的地盘上可不管你是魔界公主亦或是天族皇子,一律着纱裙唱歌跳舞还债。她可不要当众唱歌跳舞,而且,让夜神这种清风朗月的上神换上女裙跳舞,会比杀了他还难受吧。重翎凰摇摇头,将脑海里的画面挥去,仔细权衡一番后,朝着羲和使了个眼色:“跑!”

  趁着老板娘和伙计不备跑到窗户边,重翎凰猛地一回头,那人居然还愣着,无奈之下又退回去几步,拉着羲和撒丫子从窗户跃下跑路。

  “唉唉唉,什么情况?小的们,给老娘追!”

  一声呼唤下,账房先生、跑堂的小白脸、打杂的小姑娘,甚至后厨虎背熊腰的厨子也操着铁锅追出来,锅碗瓢盆齐上阵,追得堂堂卞城公主和帝君长子满城逃窜。

  “人家,人家老板娘一个女子也不容易,我们这样吃霸王餐,不太好吧?”羲和扶着树干喘气,良心十分过意不去。

  “那殿下就回去啊,回去给袖娘唱歌跳舞招揽客人。”翎凰不怀好意地笑。

  羲和顿时语塞,妥协道:“那现在我们要去哪?”

  “哪也不去。”翎凰缓了缓,抓着羲和跃上了树干上。

  羲和这才发现,面前竟然是无尽海,一轮明月照着无尽海浩浩无边的海水,一片晶莹朗澈。他们正处在一片花海中间,成片的夜昙花一朵一朵的开放着,凤蝶拖着长长的燕尾在花丛飞舞,缓缓扇动的翅膀在月光下更显柔和,像是由外而内渡着被溪涧洗过的月光。繁花堆积的草地上,卧着一条的白石小道,蜿蜒向前,连着海上隐着微弱灯光的小屋。柔波潆洄,三三两两的鸾鸟掠水翻飞,月光笼罩着,恍如仙山楼阁一般。

  羲和惊叹着眼前见到的景色,片刻后才发现不对劲,今夜非十五月圆时,此刻天空中怎会挂着玉盘似的满月呢?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天上那一轮满月并非真月,而是一颗明月珠,被人施了法,挂在此处。

  “此地名还樱谷,此处一草一木皆为昭和魔尊所布置,就连我们脚下的樱花树也是。”翎凰解释。羲和打量着这株生长了数万年的樱花树,挺拔的樱花树扎根于泥土中,花朵像点燃的野火般在枝梢上蔓延,染红了还樱谷的天空,也染红了原本气息略显萧索落寞的魔界。樱花树千枝复万枝,夜风拂过,花朵随着风向波动,渐成缬晕,如晓天明霞,清幽的芬芳浮动在皎洁的月光中。

  昭和魔尊为魔界数万年来少有的女魔尊,传闻她行事霸气果决,算无遗策,继位不过五百年,便收拾了前几代魔尊留下的烂摊子,更促成了与天界的通商往来,一改魔界荒芜颓唐的旧貌。这样一位杀伐决断的女君主,竟然一手造了这样一个百亩天堂,着实令人费解。转头望着同样英姿飒爽却囊中羞涩要吃霸王餐的卞城公主,脸上的困惑又多了几分,魔界的女子果然令人难以捉摸,羲和如是想。

  翎凰拉着羲和坐下,取下腰间的芥子袋,掏出两个白玉杯,又掏出方才同重霖风“借”的梦魂牵。

  “喏!抱歉让你的第一次坠仙坊之行如此狼狈。”翎凰斟了满满一杯酒递给羲和,“神仙坠是喝不上了,好在还有父王的梦魂牵,这波不亏。”

  羲和接过酒杯,一阵幽幽的酒香迎面袭来,月光下,甘醇的美酒泛着晶莹迷人的光泽,仿佛是翎凰用白玉杯盛了满满一杯琥珀光。

  接连喝了几杯梦魂牵,羲和心神不禁有些异样。在天界时,也不是没喝过酒,可是今夜大概是因为翎凰的缘故,这酒却是别有一番风味。羲和转头,翎凰浅笑盈盈,可能是因为喝了酒,一颦一笑像是添了几分樱花醉人的粉色。天界的仙子,大多温文尔雅,仪静体闲,眼前的卞城公主十分美丽中,更带着三分英气,三分豪气,同时雍容华贵,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不凡的气魄,不愧是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的魔界第一女将。

  “你盯着我干嘛,本公主是不是很美?”翎凰猛地倾身靠近,清澄明亮的一双秋水剪瞳满是笑意。羲和在那明亮的眼眸中看到了脸颊微红的自己,一瞬间心头加快跳动,似乎要跳出胸膛。片刻后,他手扶着身后巨大的树干往后挪了挪,拉开两人的距离,慌张道:“咳——,公主,还请公主不要调笑羲和。”

  “哈哈哈哈……”翎凰忍不住笑了出来,见羲和渐起恼意,连忙坐直了身子,收起笑意。羲和见状也理了理衣服,重新坐好,二人沉默无言,原本和谐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翎凰将酒瓶和杯子往他怀里一放,轻轻一跃,跳下樱花树。夜昙丛里的萤火虫顿时像繁星一样历乱地飞舞起来,星光中,那玄衣女子回眸一笑:“夜色已深,大殿早些回客栈吧,这酒便送你了。坠仙坊一事,翎凰会处理好的。归墟渊,我卞城王府也不会坐视不理。”说着便化作一阵轻烟,消失在繁花中。

  羲和拿起翎凰的酒杯端详,月光下,杯沿上淡淡的胭脂唇印清晰可见,他把玩着杯子,没有留意到自己嘴角边怎么也掩不住的笑意。

  吃霸王餐,被人拉着手跳窗跑路,这种肆意妄为的豪迈洒脱,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与她相处不过一夜的时光,行水宫的冷清寂寥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