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照彻黄泉不晓天
栀夏Ada2020-11-11 20:593,347

  送重翎凰至忘川河畔后,羲和随即返回天界,一路上已经做好了会被母神责罚的准备。方才踏入南天门,便接到父君传话,要他前往玉清殿一趟。羲和进入玉清殿时,发现冥界的使者也在此,似乎是专门为自己而来。

  “孩儿见过父君母神。”羲和徐徐向坐在正中央的帝君、帝后行礼。

  “此处并无外人,无须多礼,起来吧。”帝君少坤开口,羲和站起来,发现帝、后二人神情淡然,似乎并没有责罚自己的意思。

  “此番多谢大殿应冥王之请,前往灵应山救了翎凰殿下,这是冥王的一点心意。”使者送上一个锦盒,羲和正要开口询问,使者偷偷朝他使了一个眼色,心中了然,定是翎凰怕他回天界会被责罚,因此请冥界帮了忙。只是为何冥界会为了小小的卞城公主特意上天界一趟呢?转念一想,翎凰此番寻断梦莲与冥界也有关系,冥界因此出手相助也不足为怪了。

  因为冥界的介入,羲和得以免去一场责罚。几日后魔界和冥界送来喜帖,称要为前冥王秦衡和魔界长公主重栩举行大婚,邀天界前往观礼。

  “羲和,前几日观星台上报此次扫帚星经过怀水、洛河一带,此事我已交给启灵前往处理。初九重栩公主大婚,便由你代天界前往魔界观礼。”帝君将案上的婚帖交给羲和。

  羲和上前接过婚帖,又听到帝君吩咐:“妙法仙人称此次北荒地动,五帝台倒塌,相柳和疫鬼不知生死,此事我也一并交给启灵处理,必要时你需从旁协助。”

  “是,孩儿明白。”羲和淡然接受,父君一向倚重启灵,此事六界无人不知,到而今,他已然不会有什么感觉。只是此次魔、冥两界联姻,父君母神似乎一点不在意,这实在出乎意料。

  初九,天朗气清,宜婚嫁。

  魔界一改往日尚黑的习俗,四处挂上了红绸和红灯笼。大街小巷满路芳香,悠扬的凤箫声四处回荡,火红的彼岸花如烈火燎原般开满了忘川。

  羲和方才至忘川河畔,便看到重翎凰一席黄衣站在船上笑盈盈地朝自己挥了挥手:“父王知你要来,特命我在此等候。”说着迫不及待地拉着羲和上了船,船家满脸喜色地摇动船桨,将二人带到对岸。

  上了岸,二人并肩走向卞城,望着街上随风摇曳的红灯笼,重翎凰走路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被她的喜悦所感染,羲和嘴角眉梢不知不觉也挂上了笑意。

  进了王府,羲和先去卞城王,翎凰领他到了大厅,便转身入了内院,说要去陪姑姑。羲和望着翎凰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重翊笑道:“此处别,彼处见。殿下,本王当初可有说错?”

  羲和转头,朝卞城王拜了一拜,道:“王爷救珊瑚婆婆之恩,羲和感激不尽。”四千年前,卞城王才带走翎凰,几日后便将流放幽州的珊瑚婆婆带回了魔界,个中缘由并不难猜。

  卞城王忙扶起他,笑道:“与殿下对翎儿的百年照养之恩相比,本王不过是举手之劳。”说着又补充道,“小女性格冲动,因此并未将当年事情告与她,若有不敬之处,望殿下海涵。但昔年对殿下的承诺,永不作废。若有需要,殿下可持银镯至卞城。”当然娶翎儿除外,卞城王在心底默默地加了这一句。转念一想,羲和这种孤高清冷的龙,喜欢的应该是白衣温柔不还嘴的姑娘,他家翎儿黑衣爷们还爱怼,应该不会有什么火花。想到这,老父亲欣慰地笑了。

  “一梳梳到尾,二梳万事盛意,三梳结得来世缘……”卞城王妃今日格外温柔,一下一下地梳着重栩浓黑的长发,眼中满是怜惜。

  重翎凰站在身后,看向镜中的姑姑:长发已经梳好并用簪子挽好,发间的凤凰来仪金簪在夜明珠的光照下更显雍容华贵。一旁的珊瑚婆婆拿起细簪子,沾了点胭脂,往姑姑唇上轻轻一点,妆成。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重栩公主果真不负昔日六界第一美人之称。

  “嫂嫂,这是你第二次为我梳妆了。”重栩轻轻开口,望着镜子的双眸悠远深长,仿佛镜子的另一边是五千年前的岁月。

  卞城王妃的眼睛微红,替她整了整簪子的位置,声音有些哽咽:“你本该是这样的。”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哗,重翎凰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接亲的人来了,姑姑、娘亲,翎凰出去看看。”重栩微微点头,侧耳听着院外的动静。

  “冥王,啊不对,是前冥王,也不对,是妹夫。妹夫,你若想进这道门,可得先过我这关。”是大哥重羽。

  “再不让开,本王就要唱歌了!”这是秦衡的声音,昔年秦衡喝醉了在忘川河边放声唱歌,忘川流连千年的残魂一夜之间纷纷要求入轮回投胎,其杀伤力可见一斑。

  “把本公主的瓜子小板凳搬上来,羲和,快来快来,围观冥王唱歌。”

  “舅舅?舅舅有什么了不起的,正月快到了呢,本公主打算去理个头发!”

  ……

  听着门外一阵高过一阵的笑声,重栩不由得也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睛便湿润了起来,原来得到众人祝福的婚礼是这个样子的。突然间,大门被打开,她慌乱地擦去眼角的泪滴。

  重栩将手放到秦衡掌心中,在他的搀扶下踏上婚车。五彩鸾鸟引路,凤蝶拖着长长的燕尾在漫天的花瓣里翩然起舞,龙马拉着婚车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驶向忘川。

  忘川河畔,冥界大门已开,重栩拜别兄长,正要离开,“且慢!”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白影一闪,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出现在忘川河畔。重栩踏上婚车的脚顿了顿,随后握紧秦衡的手,头也不回地进入马车内。

  重翎凰正要上前动手,羲和忙拉住了她的手腕,悄声道:“翎凰,莫要冲动。”重翊上前一步,道:“今日舍妹大喜,瑶光神君远道而来,自是贵客,待送完亲,本王定要和神君痛饮一番。”

  顾长清目光灼灼地望着马车的方向,答道:“长清并非有意捣乱,只想将吾妻带走。”

  卞城王妃微微一笑,说道:“神君可是来错地方了?魔界并未向瑶光山发喜帖,尊夫人怎会在此观礼。”

  顾长清沉默不语,突然上前几步,重羽三兄弟闪身至车前挡住。顾长清神色一变,幻出长剑,道:“如此,便恕长清无礼了!今日,无论如何,我也绝不会让我的妻子嫁入冥界。”

  “那你便试试。”冰冷的声音从车内传出,一个红衣男子从车上下来,手持长剑站立在车前,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意。

  二人正要动手,忽听得一人娇声喝道:“且慢!”一袭红衣的重栩从车内下来,静静看着顾长清,不说话。

  周围一瞬安静得可怕,许久后,顾长清动了动嘴唇,开口道:“昔年都是我的错,但阿栩,你已许我为妻,怎可再嫁旁人?”

  重栩放开两边紧握的衣裙,直视顾长清的眼睛,冷声道:“你我并未行礼,我不是你的妻子。重栩区区魔界妖女,不敢高攀天界上神。”

  顾长清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悲戚道:“公主曾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难道当真如传闻那般,顾长清,不过是重栩公主一时兴起的玩物?”

  重栩一时不说话,片刻后她回头望了望秦衡,柔声道:“今日婚事,我绝不反悔,且容我和他说几句。”

  见秦衡点头,重栩率先离开,顾长清默默跟在身后,眷恋地望着那一抹红色的身影,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走到忘川河边,重栩停下了脚步,转身。“顾长清——”五千年来再梦中响起过无数次的声音将他从失神中唤回来。

  “阿栩,这些年来,我真的好想你!”顾长清脸上满是泪水,可看向重栩却是笑着的。午夜梦回时夜夜见到的人此刻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眼前,顾长清一时情难自禁,上前欲将她拥入怀中。却看到重栩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阿栩,你……”顾长清默默收回落空的手,凄然一笑,“你回来却不肯见我,因为你心中还在怨我是不是?”见重栩神情一变,顾长清心中懊悔,抢在之前又说:“原是我对你不起,你怨我也是应该。”

  “既然知道,为何还来魔界。”重栩淡然道。

  重栩话音刚落,顾长清眼中即可露出惶然之色,急道:“阿栩!”

  “昔年我说过,神君既然要为他人承担一切,那便以你我的过往来了结这笔账。”重栩看着眼前的顾长清,脑海中便想起昔年他以身挡剑的情形,越发不想见到他。

  “我知道你心中仍有恨,但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往后千万年,我会用一生来还欠你的债。”顾长清声音颤抖,恳求道。

  重栩摇摇头,轻声道:“没有千万年,即便有,我也不愿再与你在一起了。顾长清,昔年我曾说过,我不在意世人对我的看法,我只在乎你。所以,这五千年,你便任由他人侮辱取笑我是吗?可你明明可以因为顾及若依的名声,而掩盖她所做的事……顾长清,是我主动招惹的你不错,但这不是罪过,不是你们轻视践踏我的理由。我不愿再与你有任何关联了,这便是今日这场婚礼的意义。梦莲花开续三日缘,三日花灭,笙歌散,魂梦断。所以……”重栩抬头,望着顾长清的眼睛,坚定道:“往后,你我再无关系,在外,我永远是秦衡之妻。”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秦衡,二人携手踏上马车,缓缓走向冥界大门。

  顾长清怔怔地望着马车渐行渐远,想起昔日与重栩厮守终身的约定。伊人言犹在耳,而今到底美梦成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