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荒地动
栀夏Ada2020-10-28 10:092,932

  布星台上,一席白衣的羲和手朝九重天上的星宿一挥,天璇、天砚、天权、玉衡、开阳五星开始朝北转移,天枢、摇光二星则开始往南移动。此夜一过,人间水始冰,地始动,土气凝寒,未至于拆。雉入大水为蜃。

  布置好星云,羲和负手静静立在布星台上,凝视九重天某一处孤零零的几颗星子。银线绣成的云纹雅致地嵌在一尘不染的雪白袍服上,随着夜风起起伏伏。

  接掌司夜之职已然四千年,夜夜布星弄潮,一星一月一残影,一人独守行水宫。可能天界的人都觉得自己可怜吧,身为长子,却是庶出。父君冷落他,忽视他,母神苛待他,排挤他。可这五千年以来,他的确没有怨恨什么。行水宫门庭冷落,却也无人故意怠慢刁难,他也乐得清静。母神从未给他半分温情,却也没有要杀了他永绝后患。父君冷落,但时不时也会问上一两句。走到现在,他已经不会奢求更多,只盼望日后启灵顺利得到储君之位后,母神可放宽心,让他可以离开这冰冷的天宫,去看一看世间的繁华。一箪食,一瓢饮,云梦泽畔,一人独占一湖秋。这是他一个小小的愿望。

  于此同时,魔界北荒一带突然地动山摇,归墟渊裂开了一条缝,几缕黑气逸了出来,一缕悠悠飘去了最近的宋帝城,一缕融入无尽海幽深的海水。而魔界先卞城王重傲的长眠之地也裂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埋葬万年的棺木。

  布星台上的羲和感受到北荒出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煞气,心中一惊。归墟渊封印着许多上古妖物,万年来一直很平静,这次突然出现异常,不得不警觉。他连忙收了弄潮的法术,向妙法仙人的府邸赶去。

  路上碰到了步伐匆忙的启灵。四千年过去,启灵一改儿时胡闹的性子,平四裔之逆乱,成为天宫赫赫有名的战神,他们兄弟二人也不再像从前那般亲近。

  “兄长。”二人同时停下脚步,启灵率先开口,“兄长可是也发现了魔界北荒的异常?”

  “北荒平静了万年,此刻突现煞气,此事非同小可,故来找妙法仙人商议。”羲和回答。

  “不错。但妙法仙人不在府中,我欲前往魔界一探究竟,不知兄长可愿一同前往?”

  “自然愿意的。”

  无尽海东面便是魔界的北荒,北荒有五座山,黛舆、员荞、枋壶、樱走和虞山,五座山高下周旋万里,中间形成了一个无底之谷,名曰归墟渊。数万年前,北荒一带妖兽成群,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六界生灵涂炭。而后神、魔、妖三界联手将北荒境内的妖兽封印于归墟渊,六界才重归安宁,各自修炼。

  羲和和启灵虽未亲自经历当年的大战,但从古书上已然想象到当年一役是何等惨烈,囚禁在此处的妖兽怪物是何等强大,一旦它们冲破封印,后果不堪设想。是而,二人一刻不敢耽误,渡过忘川之后,直奔北荒归墟渊。

  魔界,北荒。

  一个穿玄色劲装的少女站在归墟渊悬崖上,被束起来的长发随风飞舞,眉宇间有着世间女子少有的英气和魄力,束身黑袍上绣着的火红彼岸花在暗夜中更显张扬。

  看着隐隐逸出煞气的裂缝,女子柳眉微皱,默念法决,身子翩然离开地面,衣摆上的花纹随着夜风翻飞起舞,为归墟渊增添了别样的美。悬停在半空中的女子,抬起双手施法结印。“太上台星,应变无停,归墟万灵,不得妄惊。封!”刹那间,紫光闪烁,片刻后紫光消失,归墟渊也恢复了平静,丝丝缕缕逸出的黑气也没了踪影。

  女子才落到崖石上,一声凤鸣划破了魔界的夜空,烈火凤凰俯冲而下,落在对面的山石上,化成一个爽朗清举的男子。

  “卞城公主,别来无恙!”启灵垂眸,玩味地看着抬头仰视自己的翎凰。

  “百年不见,二殿下果然风骚依旧,生怕六界人不知殿下的火凤真身。”翎凰没好气的给了启灵一个白眼。

  百年前,神魔两界在羽山联手御魑魅。卞城公主手握兵符,沙场弓刀,指挥高座,一根骨鞭横扫万里沙场,有魔界第一女将的称号。战后,被称为天宫第一战神的启灵和翎凰自然少不了一番较量,翎凰修为虽高,但与启灵相比,毕竟少了八百年修行。因此在比试中,略逊启灵一筹,对此翎凰一直耿耿于怀。

  启灵笑,“彼此彼此,卞城公主也是雄风不减当年。”

  “我们魔界苦寒,比不得天界,自然养不出殿下的弱柳扶风。”翎凰反唇相讥。

  启灵沉默半响,缓缓说道:“我依稀记得,羽山一战,输的人可是公主。”

  糟糕。翎凰心道,一时逞口舌之争,竟然忘记了自己技不如人的事实,但是魔界公主的脸面还是要维护的。她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正色道:“方才加固封印,灵台不甚清明,一时胡言乱语,望二殿下莫要介意。羽山一战,是翎凰技不如人,择日不如撞日,今夜还请殿下赐教。”说完立即取下挂在腰间的骨鞭,猛然一甩,启灵向下一跃,脚上的山石顷刻间化为灰烬。

  一黑一红两个身影在山头打了起来,一刻钟后,兴致勃勃要打架的公主又败下阵来,输得心服口不服,缠着启灵再约下一个百年,被盯上的战神爽快点头应承。

  停战后的二人一起走到崖边,看着平静的归墟渊,翎凰开口:“虽然封印已被补上,但我赶来之时,归墟渊已然裂开一个小口。家父已命魔界守卫严加巡查,一有异变即刻来报。”启灵点头:“来的路上我也未发现异常,为今之计,只能静观其变。”

  “二殿下……”翎凰正要问启灵是否要在魔界逗留几日,话为话说完就被天空中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回头一看,东面的天空出现了红如火的光芒,还带着闪电雷鸣。“这是?”启灵疑惑地看向翎凰。

  “那是封祭谷,我魔界先祖长眠之地。殿下,翎凰先走一步。”话音刚落,翎凰便不见了踪影,启灵连忙跟了上去。

  封祭谷内,一个黑衣华服的男子嘴里叼着一根草,正指挥着魔兵搬石头,旁边还放着几盆魔界大百合。

  “重霖风,你连自己祖坟都要掘?丧心病狂啊你!”翎凰打量四周后,一脸鄙夷地看向为首的男子。重霖风,宋帝王长子是也,喜爱收集上古神兵利器,时常偷挖魔界古墓以寻珍宝,挖完还给人家墓头种上几盆魔界大百合,这下真的就是坟头草三丈高了。挖人坟还要种个坟头草膈应人家,翎凰是真的想不通这个堂兄脑中装了什么。

  “你放屁!”重霖风吐出嘴里的草,转身看向翎凰,“老子就算在没有下限也是有底线的。这该死的地动,害得老子连觉都不能睡,被老头派到这来守坟。”一想到这,他的气就不打一出来,深夜守坟就算了,明知墓里有众多陪葬品却不能拿,那才是真真折磨他。

  “何人之墓坏了?”翎凰问。

  “重傲叔祖父。”重霖风没好气的回答。一说到这个他的心就在滴血,重傲叔祖父可是魔界万年前的首富,墓里多少奇珍异宝。奈何来之前父王下了禁制,只要陪葬品一出地宫,立刻化为乌有。他虽不甘心,但也不愿它们被毁,留着还有个念想。

  翎凰眼睛一转,打量四周的魔兵,一本正经道:“既是叔祖父之墓,身为魔界王女,怎能不祭拜一番。霖风哥哥,可愿随王妹一同前去?”

  重霖风一脸懵,他与重翎凰一向不合,从未以哥哥妹妹相称,这小黄鸟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虽然兄妹二人毫无默契,但在翎凰的眼色下,重霖风点头,“王妹所言正合为兄意”,然后清场,抱起两盆大百合,兄妹二人和谐地走进了地宫。

  看着兄妹二人和谐的背影,老祭司热泪盈眶,连连感慨:“先祖保佑,我魔族统一有望啊!”

  “可是……”一旁的徒弟一脸担忧道:“师父,但这二人瞧着不像兄友妹恭,倒像是狼狈为奸啊。”

  “放肆!”老祭司呵斥,“霖风殿下平日里是胡闹了些,但公主殿下向来洁清自矢,乃我们魔族王室的楷模,你怎能如此揣测殿下。”小徒弟连忙认错。

  地宫里某个洁清自矢的人将两本曲谱、一把古琴和一支玉笛放入了芥子袋中,而后回头看向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堂兄,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手一拂,解了禁制,放入芥子袋中。兄妹二人大摇大摆走出地宫,翎凰先行回了卞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