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梅初发
栀夏Ada2020-11-05 21:543,263

  再次见到翎凰已然是几日之后,黄昏时刻夕阳染红,晚霞缤纷,阳光穿过树枝,为树底下的火鹤花补上了一层红色。翎凰正是这个时候,踏着落日的余晖来到行水宫。

  羲和外出归来,前脚才踏入行水宫大门,迎面便是随风乱飞的花瓣,抬眼一看,落花回舞处,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穿着浅蓝织锦镶毛斗篷的姑娘看到他后,笑着从树上一跃而下,将手上一大捧红梅递给他。“人间的梅花开了,想着你还未见到,我便也折了几枝带回来给你。”

  羲和接过红梅,嘴上说着“天界也有梅花,公主不必如此麻烦”,眉眼间却不经意染上了笑意。

  “这是人间的梅花,还是本公主亲自折的,自是最特别的,天界的花哪能比得上。”翎凰抢过红梅,径直走入行水宫,寻了个大花瓶,将梅花插了进去。在白玉瓶的映衬下,红梅越发娇艳起来,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几只蜜蜂一路尾随着红梅,此刻正绕着红梅嗡嗡叫着。

  “看,天界的蜜蜂比你识货多了。”翎凰转身,明亮的眼神满是笑意,“而且,殿下心里其实欢喜得很吧?”

  羲和笑而不语,行至翎凰对面,撩袍坐下,执壶给翎凰倒了一杯清茶,翎凰抬眼瞥了一眼茶杯又低头解下腰间的芥子袋。羲和看了一眼芥子袋,唇角又上扬了几分,说起来,这芥子袋,还是当年他用来装翎凰的各色衣物的,如今却成了她的百宝袋,装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重翎凰兴奋地把芥子袋放到身边,望着他,问:“殿下可知前几日我为何没来?”羲和刚想说我不知,便听到翎凰接着道:“我准备了些东西,想要送给你。”

  看到她神情愉悦,羲和眼里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如此,便先谢过公主了。”这爱送礼物的性子果然和小时候一样,倘若她没离开,这行水宫估计得被翎凰四处搜寻来的东西填满。

  “殿下请先闭上眼睛。”

  羲和十分听话地闭上双眼,翎凰仍旧不放心,解下袖口上绑着的绸缎,走到羲和身后。羲和虽疑惑,但也并未拒绝,安安静静地坐着,任由翎凰用绸缎遮住了双眼。黑暗中,他感到温暖细腻的手指轻轻擦过他的脸颊,鼻尖闻到一缕特殊的幽香,似睡莲,又似鸢尾,还有月下香和木犀兰的味道,妩媚而迷人,清新而干净。

  翎凰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在羲和眼前,轻轻拉下绸缎,映入羲和眼帘的是一幅浩瀚的山水图,江河烟波浩瀚,群山层峦起伏,群峰间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影影绰绰,渔人捕鱼,农人耕种,孩童戏耍,其乐融融。

  羲和看呆了眼,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只能满怀感激地看向翎凰。翎凰也不说话,伸手指了指羲和背后,羲和会意,转身一看,月夜下,大漠沙如雪,孤城上,一弯明月当空,如弯钩一般,是他从未见过的奇特壮丽风光。

  翎凰收回两幅画轴,将其递给羲和。羲和接过礼物,不断摩挲画轴,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处说起。他一个人清冷地过了五千年,天界众仙多认为他孤高清冷,就连启灵也以为他不爱与人往来,故而众人皆不愿出入行水宫,无人能懂他的寂寞和悲哀,唯有翎凰……正出神着,耳边又传来翎凰清脆悦耳的声音,“这两幅只是前奏,本公主最满意的还是这幅。”说着从身后又拿出一卷画轴,放到桌上徐徐展开,画上画的是人间的街景。作画者仿佛是俯瞰全城,真实而又集中概括地描绘了人间的繁华,就连摊贩上的陈设货物,市招上的文字,都丝毫不失。

  “殿下曾说,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殿下空余两鬓风。今日翎凰呢,将这人间繁华给你带来,殿下可欢喜?”翎凰将卷好的画交到羲和手上,郑重道:“往后翎凰会去更多的地方,把天界以外的地方画给你看,在殿下自由前,就让翎凰做你的眼睛,万水千山,我替你看。”

  羲和一时语噎,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好像有道阳光生生劈开了永夜,照射在心中结了五千年的浩瀚冰川上。沉默了许久,羲和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问:“羲和与公主不过萍水相逢,公主为何……”前事已忘,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重翎凰抢答:“我之前说过的呀,殿下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翎凰不忍看您受伤。”长得那般好看,却处处受压制,这样美惨强的人,谁都会忍不住去怜惜一番的。

  羲和轻笑,道:“如此,羲和倒是庆幸有那么一副皮囊了。”

  “是的是的,殿下若生的和死凤凰一个模样,我见着只想上前揍一顿。”重翎凰认真的点头,丝毫不隐藏自己的颜狗属性。

  原本有些暧昧的气氛被重翎凰这么一闹,顿时又变得轻松起来,聊得正在兴头上,羲和突然站起身,从书案底下拿出一个锦盒,递给翎凰道:“这几日,我也为公主寻了件礼物,你且看看是否合心意。”

  重翎凰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是几个小罐子,上面分别标记着:幽泉绿、孔雀绿、松花绿;月影白、梦昙白;松花黄、晴天蓝、枫叶红。“是颜料?”重翎凰惊喜地看向羲和。

  “是,近日闲来无事,想着公主似乎尤为钟爱绘画,便试着调了几种颜色。”羲和回答。重翎凰一瓶接着一瓶打开盖子欣赏着,本就明媚的眼睛更添了几分光芒。

  “这些颜色真的太好看了,若是殿下会制金花燕支便好了。”重翎凰恋恋不舍地把颜料放入锦盒中。

  羲和莞尔:“下次给你试试。”

  重翎凰只当他是在看玩笑,哪有男子去制金花燕支这些女孩子的玩意的,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见羲和又要烹茶,她眼睛一转,提议道:“冬天喝茶多没意思,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说着拿起放在一旁的斗篷系好,拉着羲和的手,瞬间便转移到了一座仙山上。此刻已然是深冬,山上下起了纷飞的白雪,芊芊青竹早已变成了洁白的琼枝。

  重翎凰跺了跺脚,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羲和见状抬手便要为她施一个结界,好为她挡住山上的风雪。才要施印,手便被一只略冰凉的小手握住了,抬眸,是一张巧笑倩兮的笑颜。“天地分四季,便是要好好感受的,总是用结界挡着多没意思?殿下也撤了结界吧。”说着幻化出一件白色斗篷,踮起脚,为羲和系上。

  羲和依言撤去了结界,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手上,瞬间消融而去,只在手心留下一片冰凉。片刻后,落下的雪花好像小了许多,羲和抬头一看,是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转头,翎凰举着油纸伞,为他挡去纷飞的雪花。羲和伸手接过油纸伞,二人并肩,踩着地上厚厚的雪花,缓缓向山顶走去。

  还未走至山顶,一股凛冽的清香和着寒气袭面而来,羲和寻香望去,原来是两三枝初发的野梅,梅枝在清浅的水面上映照出稀疏的倒影,淡淡的芳香在黄昏中浮动飘散。梅枝上压着厚厚的一层霜雪,风一吹,雪花簌簌地掉落下来,露出了更多含苞待放的红点。翎凰说的不错,天上的梅花果真是比不上外面的梅花。

  再往上走了一会,与先前所见的梅花大有不同,梅枝上点缀了上千朵红艳的花朵,三五朵成簇,朵朵向上,如晓天明霞,香气袭人。翎凰领着他步入一个亭子,铺毡对坐,燃炉烫酒。顷刻间,清醇的酒香便溢出瓶盖,和着浮动的梅香飘散在亭中,酒未入口,便已微醺。

  “殿下今日可开心?”翎凰把玩着酒杯笑吟吟地望着他,眼里满是狡黠。

  羲和饮尽杯中的残酒,浅笑道:“赏花品酒,其乐无穷。”

  “是本公主不够美吗,竟然只顾赏花品酒?”重翎凰佯怒道。羲和早已习惯了她的口无遮拦,只是笑着又饮了一杯酒。

  重翎凰站起来,解下身上的斗篷,道:“我生气了,我们来打一架吧!只拼招式,点到为止。”说着闪身立于梅树上,折下两枝梅枝,一枝握于右手,一枝直直飞向亭中的羲和。羲和放下酒杯,截住逼近的梅枝,解下斗篷,走出亭外。

  重翎凰见状,脚下一划,几团雪球朝羲和迎面而去,羲和袖子一挥,雪球又攻向重翎凰。翎凰顿时跃下梅树,足尖又一点,握着梅枝向羲和刺去,羲和侧身躲过。翎凰见状又抬脚踢向羲和,羲和觉得有些好笑,说什么殿下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然而却招招往脸上来,这是什么道理?只见他手中梅枝轻轻一挡,击退了来人的攻势。翎凰后退几步,也不气馁,皓腕一转,手中梅枝如利剑一般扫向羲和,羲和往后一仰,又躲过了姑娘的攻击。见翎凰面上已有几分恼怒,羲和也一改防守的招式,认真和重翎凰对打起来。

  红梅林里,一白一蓝两个身影穿梭在纷纷扬扬的花瓣里,打得不可开交。一刻钟后,翎凰手中梅枝被打落,羲和站定,温声道:“如何?今日可打过瘾了?”重翎凰满意地点头:“过瘾了,殿下剑法出神入化,翎凰甘拜下风!”

  切磋一番后,重翎凰兴尽而归,临别前允诺:“下次再来,给殿下画一册六界美景录,殿下挑选出心悦之地,翎凰再带殿下去玩。”

  羲和替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斗篷,笑:“如此,羲和便拭目以待了。”我期待着下一次你的到来,哪怕什么也没有,只要人来了就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