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
栀夏Ada2020-11-06 22:462,432

  卞城重霖风别院内,魔界王族四人组围坐在圆桌上,大眼瞪小眼。

  “所以,你们都收集好了?”重翎凰期待地看着大哥二哥小弟,三兄弟小鸡啄米式点头。

  看来废材三兄弟也没有那么废材嘛,卞城公主觉得自家兄长又帅了几分,迫不及待地拿起重霖风给的留影草,问:“大哥,你找的是什么呀?”

  重霖风得意地拍拍胸脯,保证:“大哥做事,你放心,绝对是六界最美的景色。”说着拿起留影草施法,留影草收录的景象一一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明月楼的明月姑娘,红袖招的袖娘……”重霖风饶有兴致地一一介绍,“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妖界的小花娘。”

  一旁的重临陆看得津津有味,冲重霖风竖起了大拇指,后者越发得意地朝二弟挑了挑眉,一脸老子就是这么厉害。

  没事,重霖风一向不靠谱,还好还有两个稍微靠谱那么一点点的,重翎凰略带期待地看向重临陆:“二哥,你不会也是这些吧?”

  “放心,我和大哥可是商量过的,绝对不会重复。”重临陆自信满满。

  你们两个一起商量过了,我就更加不放心了,翎凰不抱期望地拨弄着二哥的留影草。很好,果然不是什么人间青楼女子和妖界花娘了,清一色的美男,而且后半部分那个表情行为都十分做作地男子是怎么回事。

  “啊,我的眼睛……”未等翎凰发表感言,有人已经做出了反应。重霖风捂着眼睛,对着重临陆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怒道:“傻狍子你怎么回事!!!叫你找美男,怎么有一半都是你自己?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你在干嘛,为什么要敞开衣襟,而且你什么时候会弹琴了?”

  “人家也想当一次翎凰画本的主角嘛!”重临陆委屈巴巴。

  心好累,翎凰扶着额头,看着跃跃欲试的重临,无力道:“还有什么?一起拿出来吧!”

  好嘛,整个一舌尖上的六界。

  不生气不生气,两位叔伯年纪不小了,打坏了再让他们生仔就有点太为难老人家了。重翎凰努力压住内心想要揍人的冲动,说道:“你们觉得这些能送人?”

  重霖风收起留影草道:“怎么不能送?是,三弟的确不像话了点。”重临不服气,转头瞪了一眼大哥,正欲出声辩驳,他使了个眼色,示意重临正事要紧。见弟弟安分下来后,重霖风搂着妹妹,又继续说道:“但是,我和你二哥是完全没问题的,很符合主题啊。食色性也,美色便是六界最美的风景嘛。男的送美人,女的送美男,当然,反之亦可。你二哥的挑挑拣拣,也还是有可以入画的。”

  “他才不会喜欢你那些妖妖娆娆的妖精。”重翎凰小声嘀咕,离她最近的重临陆听到了,恍然大悟道:“哦,果然是送给男的,我知道了,是那个天界上神对不对?”

  “翎儿来跟大哥说说,是不是看上人家了?”重霖风撞了一下翎凰的肩膀。

  “才不是,你们想哪去了。”翎凰烦躁甩开肩膀上大哥、二哥的手狡辩,“我是看夜神殿下那么向往六界的千山万水,却被困在小小的布星台,于是就想绘尽六界美景送与他而已。谁知道,你们两个找来的都是俗物!重临还靠谱些,就是深夜让夜神看这些,就有些恶毒了。你们就不能超凡脱俗点吗?”

  重霖风听完,无奈耸耸肩,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说道:“那没办法了,我是淫贼,重临陆是傻蛋,重临是个吃货,超凡脱俗这个设定太高阶了。”

  “你对自己的定位还真是清晰!”重翎凰嫌弃地看了一眼魔界三傻,随后站起身就要走,想了想,回头道:“对了,那个什么碧柔你们自己解决吧。”

  “别别别,妹妹妹妹……”重霖风、重临陆两人连忙拉住翎凰,重临也委屈巴巴地伸手扯了扯姐姐的衣袖。

  “小翎儿,不行,碧柔那个女人简直深得她师父若依的真传。”重霖风把翎凰按回座位上,“姑姑尚且吃亏,何况是我们三个。”

  黛舆山有一鬼车鸟,而今真值其求偶时节,性情尤为暴躁,时常飞入楚江城伤人,重临陆兄弟三人好不容易才将鬼车鸟关入笼子中,哪知路过魔界的碧柔非要说他们虐待六界生灵,不顾劝阻,硬是放出了鬼车鸟。鬼车闯入城内,抓伤了许多幼童,碧柔眼见闯祸,立刻逃离楚江城。重临陆一行气不过,一直追到怀水,想为被伤害的幼童讨个公道。

  到了怀水,碧柔却装出一副弱者、受害者的模样,向围观的众仙哭诉。她生得好看,那副无辜的样子还真骗到了所有人。怀水不少人在说,小姑娘不忍心鬼车鸟被困在笼子里,只是因为善良。甚至有人说,碧柔不顾受伤幼童离开,是为了赶回怀水仙境取仙草救人,魔界大可不必苦苦相逼。碧柔见三兄弟被众人指责,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擦着眼泪便要挥剑自刎谢罪,一番操作将魔界三兄弟看得目瞪口呆。结果可想而知,众口铄金之下,重临陆三人落荒而逃。

  原本三兄弟打算咽了这口恶气的,不曾想事后碧柔不仅毫无愧疚之心,更阴阳怪气地说些什么“我知道魔界众人在骂我,他们怎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理解魔界三位殿下的愤怒,所以谅解他们对我的打骂,不会怪他们”之类的话。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三兄弟遂起了报复之意。但老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斗不过楚楚可怜的蛇蝎绿茶,这才想让王族一把手翎凰出手。

  “就一个水族散仙,你们随意放个蛇蚁虫兽报复一下不就好了,我不想和怀水的女人打交道。”重翎凰想到怀水少君若依以及神水宫众人的一贯嘴脸,不由得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不,不仅仅是碧柔,也包括若依那个老女人。”重霖风站起来,严肃的看向翎凰,“翎凰,姑姑当年是何等骄傲洒脱,却卷入那样一场纷争。父王和叔伯皆说人死不能复生,不予追究,但我却不想她死后,仍被天界尤其是神水宫一众咬着不放,时时将其与怀水少君相提并论。”

  “对!前日到怀水,方知外人是如何看待姑姑的。”重临陆握紧了拳头,义愤填膺,“她们将若依昔日所做之恶事全部推托给姑姑,说若依所为情有可原,全是姑姑逼的。还说姑姑当年不知羞耻,倒贴瑶光神君,最后却无名无分,连妾也算不上。”

  想到若依师徒一贯矫揉造作的样子,翎凰心中怒火渐起,恨不得立刻杀向怀水,好好报答神水宫一众虚伪之人这几千年加诸在姑姑身上的痛苦。

  重翎凰转了转手上的酒杯,缓缓道:“五千年了,怀水少君和瑶光神君的恩情,魔界永世不忘,自然要徐徐报之。”漂亮的眸子瞬间变得晦暗莫名,顷刻间又恢复到原来的神色,看向重霖风,道:“姑姑一事我自会想办法,但是碧柔你们自己解决,身为王族一员,区区散仙都奈何不了,实在丢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