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包
栀夏Ada2020-10-28 20:092,945

  翎凰前脚才踏入卞城城门,重霖风立刻闪现在她面前。“小黄鸟,把老子的宝贝拿出来,快点,待会还要回去守墓呢。”

  翎凰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什么人,这才拿出芥子袋里的东西交给堂兄,重霖风检查了一番后,看向翎凰:“怎么少了一样?老子记得还有一个鼎的,你给老子拿出来。”

  “哪有,没有了!”翎凰把头转向一边。

  “嘿,你跟我玩黑吃黑是不是?”重霖风捏着堂妹的脸颊把她扳了回来。

  “拿开你的手,脏死了!”翎凰甩开堂兄的手,一边作势抹去脸上的脏东西,一边蹬重霖风,“你个废材连一个小小的禁制术都破不了,拿御魂鼎作甚。”

  “你方才叫我什么?”重霖风把东西收到云袖里,双手抱胸,斜眼看着翎凰。

  “王兄,哥哥。”翎凰一脸乖巧,脸上的笑容甜得像一块漏了馅的奶团。

  “风好大,我听不清。”重霖风好笑地看着翎凰卖乖的样子。

  翎凰低头在心里“呸”了一声,然后扬起笑脸,“哥哥~”。经过一系列掉节操的操作后,重霖风终于把御魂鼎交给了翎凰。看着某人大笑离开的背影,翎凰作势打了空气几拳,“早晚把你装到御魂鼎里!”

  “都说卞城公主洁清自矢,乃魔界王室之楷模,今日怎也做起这监守自盗的事了?”正要离开,身后便传来一个熟悉且欠扁的声音。死凤凰,翎凰暗骂,调整好表情,转身。启灵从城门口客栈的护栏一跃而下,一脸调笑地看着恼羞成怒的翎凰。翎凰抬眸,后面一位公子缓缓迈步而出,银蓝深衣,白玉束发,清新俊逸,周身萦绕一股润泽气息。翎凰呼吸一窒,只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在向自己走来,死凤凰身后的人是……

  片刻后她随即反应过来,娇俏问道:“皎如玉树临风前,这位想必就是夜神殿下吧。”说着向羲和行了一个抱拳礼,“翎凰见过夜神大殿。”

  羲和轻笑,唇角漾起好看的弧度,徐徐向翎凰还礼,“听闻卞城公主自幼弓马娴熟,贵为魔界第一女将,今日得以一见,果然英姿飒爽。”

  望着羲和的笑颜,翎凰一阵心悸,仿佛踏进了冰雪初融的雪山中,听到了潺潺的溪流声,见到了雪山里第一枝盛开的樱花。

  这天界的男子果然与魔界不同,微微一笑便能拨动人心。偏偏人家是无意穿堂风,是自己这个魔女心神不稳,心中山洪渐起,翎凰暗暗唾弃自己色令智昏,随即收拾好神色,问:“两位殿下可是要返回天界了?”

  羲和正要回答,就听到一旁的启灵说道:“兄长与我打算在魔界留几日,看北荒是否有异常。”

  “那翎凰可得好好尽地主之谊,魔界虽不似天界那般高洁,却也是别有一番风情。”翎凰笑,说着走进客栈,吩咐店老板做了一桌好菜。

  饭菜上桌后,翎凰举杯,敬道:“翎凰在此正式敬二位上神一杯,欢迎二位殿下莅临魔界。”

  看着眼前落落大方、仪态十足的卞城公主,又想到刚刚那个卖乖弄俏的小丫头,羲和举起酒杯掩住了嘴边的笑意。这魔界的女子呀……

  饮了三杯酒后,翎凰便告辞离开了客栈,折腾了大半夜,此刻她毫无睡意,便在卞城集市里闲逛了起来。而今的魔界越发有人间的烟火气息,人间夜幕一降临,魔界便是千灯照忘川的模样,清黛画眉红锦靴的戏楼魔女们,学着人间的伶人模样,道字不正娇唱歌。另一边的高楼上,张灯作戏调翻新,一口道尽六界千古事,双手挥舞百万兵……

  望着而今卞城祥和宁静的样子,翎凰左手烤鸡翅,右手旋煎羊,腰间挂着兰香姐姐酿的兰香甜酒,颇为愉悦地穿梭在众多小贩里。

  前方出现了一袭轻缓迈步的蓝衣,在烟火缭绕的集市中,依旧纤尘不染。翎凰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前方修长的身影,又看了看魔界清一色魁梧雄壮的汉子们,狠狠咬了一口鸡翅。心想,天界的男子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能养出夜神那般,秋水为神玉为骨的美人。若是日后找不到如爹爹那般好看又能打的男子,去天界骗一个如夜神般饮冰嚼雪的美人回魔界养眼也是极好的。

  翎凰一边啃着手中的鸡翅,一边想着日后当魔王,养美人的美好生活。想着想着,那美人的脸就有了具体的模样。肌肤如玉鼻如锥,一袭白衣,白玉束发,墨发披肩,眼尾微微上翘的狐狸眼,加上带着浅浅笑意的薄唇,这已经不是如夜神般的美人了,正是夜神本神。

  翎凰吓得扔了手中的鸡翅,重翎凰,你能耐了啊,竟然妄图染指帝君长子。摇摇头,把脑海那些有的没的画面赶走,却发现那抹蓝色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人群中。

  薏米杏仁莲子粥

  虾肉馄饨面

  五香茶叶蛋

  ……

  小贩的叫卖声响亮又动听,羲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魔界热闹的集市。天界过于冷清,这番热闹的景象,五千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面点铺的老板娘掀开蒸笼上的棉布,热气腾腾的包子使得羲和停住了脚步。那蒸笼里安静地卧着一只只胖胖的小猪、小兔和几尾金鱼。这样的面点,印象中他也见过一次。

  幼时,启灵闹着要跟叔父去人间,叔父不允,但回来后给启灵带了一只也这样憨厚的小猪包。彼时年幼的自己也想上前向叔父讨要一个,身子才一动,珊瑚婆婆便立刻伸手拉住了他,示意他不可以。

  “羲和殿下,老身不得不提醒您,若想在这天宫里保全自身,您就不可以起拥有的想法,更不能生索要的念头。”夜晚临睡前,珊瑚婆婆告诫道,眼里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认真。

  “为何,父君说过,此处亦是羲和的家。”羲和侧过身子,面向珊瑚婆婆询问。

  珊瑚婆婆不回答,只是轻轻拍着羲和的身子,说:“殿下只需牢牢记住老身的话便可,日后自会明白。”睡意朦胧中,羲和隐隐约约珊瑚婆婆说着什么“绵绵葛蕉,在河之俟。终远兄弟,谓他人母。渭他人母,亦莫我有”。

  第二日醒来,桌上放着一模一样的小猪包,婆婆笑眯眯地在一旁催促他趁热吃。他兴奋地抓起小猪要咬时,启灵恰好进了行水宫,见到桌上有小猪包也嚷嚷着要吃,羲和分给了他两个。珊瑚婆婆在包子里放了一味香草,谁知启灵体质特殊,吃了这种香草后浑身起了红疹子。

  母神知道后大发雷霆,重罚了珊瑚婆婆,并把她逐出了天界,而他自己则是被禁足行水宫一个月。自此,他终于理解了珊瑚婆婆说的那句“渭他人母,亦莫我有”是何意。珊瑚婆婆临行时再次嘱咐,在这天界不可起拥有的之想,不能生索要之念。从此以后,他便一个人,守着冷清的行水宫,小心翼翼地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忧宠辱,坐看庭前花开花落,无意去留,望天边云卷云舒。

  “夜神大殿,包子可不是用来看的。”娇俏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羲和转身,看到一张明艳动人的笑颜。

  翎凰往前走几步走到羲和身边,笑:“美食呢是用嘴巴尝的,美人才是用眼睛看的。”说着拉着羲和到一张方桌上坐下,羲和正要开口婉言拒绝,翎凰佯怒道:“坐下不许动!再动,信不信我打你啊!”羲和哑然失笑,小公主这个模样像极了叔父的猫举爪示威的样子。翎凰唤来老板娘,各点了一份小猪包、小兔包、金鱼包、灌汤包。

  片刻后老板娘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几笼包子,其中一笼的包子小巧玲珑,剔透的表皮似乎一戳就破,腾腾的热气里有阵阵香气随风四溢。翎凰夹起一个灌汤包放到羲和面前的碟子上,说:“这是蟹黄灌汤包,殿下尝尝,看看魔界的灌汤包是否和人间的灌汤包一样好吃。”羲和夹起那小巧玲珑的灌汤包就要咬,翎凰连忙伸手阻止:“殿下,这灌汤包不是这样吃的,你从未吃过?”

  羲和放下包子,轻轻地摇摇头,淡然一笑:“年幼时也想一尝人间百味,可惜从未有人带我去,长大后虽能自己去,却也没有那份心思了。”翎凰撑着下巴,入神地看着对面的人,虽然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可眼睛里都带着的落寞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天界两位殿下的处境她多少也知晓一些,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怜惜之意,只想着要对羲和好一些,再好一些,让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少一丝落寞,多一些欢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