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渐起
栀夏Ada2020-11-16 20:122,572

  就在重翎凰咬牙,准备接黑衣人一剑时,一只手将她拦腰抱住,雪白的云袖一挥,凛冽的剑气顿时化为缕缕细风。

  待重翎凰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然站在平地上,而黑衣人正在在不远处,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

  低头一看,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静静地环抱着她的腰,回头,对上了羲和向来温柔的双眸。羲和朝她温和一笑,目光随即转向黑衣,冷声道:“学剑之人但求光明磊落,阁下所为,实在令人不齿。”

  黑衣人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转,几道剑气破空袭来。羲和放开翎凰,幻出断水剑迎了上去。就在这时,重翎凰感到一道杀气从背后袭来,她冷笑道:“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只见她凌空一转,翩然落地,剑从她耳边划过,一缕黑发飘然落下。

  重翎凰冷眼看向来人,身形比方才的黑衣人娇小,面巾遮住了她的容颜,但看得出是个女子。女子身形一动,手中长剑便向重翎凰刺来,就在翎凰要破招的时候,只听见兰一惊恐道:“小姐,后面!”

  重翎凰转身,飞脚踢走两支呼啸而来的飞箭,又侧身躲过黑衣女子的长剑,随后又是一声轻响,三支飞箭又破空而来,两支落在重翎凰身侧,一支擦过重翎凰箭头飞过,稳稳钉在了树上。鲜血从翎凰肩头涌出,染红了嫩绿的衣衫,蒙面女子也趁机一掌打在重翎凰肩上。重翎凰后退几步,看了一眼受伤的肩膀,又看看瘴气后幽深的树林,顾不得平日里母亲的警告,祭出了断魂剑,凌厉的剑气席卷成风,扫向丛林深处,隐隐传来了几声哀嚎。落叶纷飞中,黑衣女子瞧见了重翎凰额间若隐若现的红印,眼中露出计谋得逞的神色,转身正要离去。重翎凰手中挥出鞭子,缠在了黑衣女子的脖子上,用力勒紧。另一边的羲和也凌厉地挥出一剑,击向黑衣人,剑气所到之处,留下了一道道深沟,黑衣人被击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重翎凰拿出捆仙绳绑住二人,上前一把揭掉面巾,一愣:“竟然是你们这对狗男女!”若依对上重翎凰的眼睛,冷笑道:“是我又如何,你们姑侄二人摆下这个局,让我成为六界的笑柄,还不许我来找你麻烦?”若不是重翎凰多事,她与重栩,在六界众人眼中是白月光和朱砂痣之争,如今重翎凰搞出来这一出,不知廉耻倒贴的重栩公主摇身一变,倒成了顾长清此生求而不得的唯一挚爱。不管事实如何,原本在六界众人眼中,她是顾长清心中的白月光,是他少年时期懵懂的爱恋,这是她唯一的慰藉了,如今这个梦被重翎凰亲手戳破,她怎能甘心。

  “怎么,你想在人间动手杀我?”若依挑衅地看向重翎凰,“即便卞城公主不将天界放在眼里,难道还能不顾及夜神大殿?”重翎凰沉默不语,若依这话说得的确不错,且不说若依和元青无论如何都算她的长辈,又是一宫之主,天界的上神,她不能私下出手杀人。何况今日她与羲和是私自到凡间,若依和元青出手,是完全有理由的,事情闹大,羲和恐难脱身。但是这个老妖婆,实在是太嚣张了……

  重翎凰双眸阴森,突然冲到了若依身前,一巴掌将其打倒在地。若依惨叫一声,重翎凰骑在她身上,脱下脚上的绣花鞋,狠命地朝若依脸上招呼,嘴里还怒骂道:“老娘不发威,你当我们全家都是病猫。死老妖婆……兰一,过来,一起打!”

  兰一一听,想到方才差点被暗算,果然从树后窜出来,一溜烟跑到重翎凰身边,抬脚踹了几下,骂道:“叫你欺负我家小姐,打死你。”

  羲和在一旁哑然失笑,他到没想到翎凰会来这么一出。看两人打得差不多了,他上前拉起翎凰,道:“翎凰好了,再打,她的脸就要变形了,而且你的伤……”

  翎凰这才从若依身上下来,若依挣扎着坐起来,昔日清高的怀水少君此刻脸上满是鞋印,一头秀发也变得乱七八糟的,沾满了落叶和泥土。

  “好歹我也算是你长辈,你对长辈如此不敬……”若依吐出嘴巴的草,“卞城王的家教也不过如此。”

  重翎凰冷笑一声,道:“我说老妖婆,我们这种寿与龟齐,命比鳖长的就不要说什么长辈晚辈了,搞不好,以后你还想嫁给我孙子呢!”

  “你……”若依正欲再说什么,眼见重翎凰晃了晃手上的绣花鞋,又怕她乱来,只好闭上了嘴。

  羲和掩去嘴边的笑意,问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本小姐也不是什么魔鬼,放了吧!”重翎凰拍拍衣裙上的尘土,又晃了晃鞋里的沙土。若依闻言一喜,东西已经打入重翎凰体中,无论是重翎凰亦或是魔界,日后都会起一场风波,若是重栩知道了……重栩,你想要安宁度过余下的时光,我偏不让你如愿。

  就在若依沾沾自喜的时候,重翎凰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绣花鞋塞到她嘴巴里。“老妖婆,心里合计什么呢!”翎凰拍拍手,双手抱胸俯视着若依,“别以为本公主不知道你想干嘛,谁也不能破坏我姑姑这三日的时光,你给我老实在这待几天吧!”若依绝不会只是想找自己麻烦那么简单,肯定是冲着姑姑去的。今日失手了,难保不会又出其他花招,还是将她困在此处几日比较好。

  “便宜你了,本公主的绣花鞋可贵呢!”重翎凰说着,又看了看一旁昏过去的元青,“你不是最擅长装可怜吗?元青神君这个万年舔狗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怕是会很心疼吧,瞧本公主多么善良。”

  给地上的两个人施了禁制后,翎凰招呼着羲和、兰一就要走,突然想到了那些被火烧焦的精灵,又停下来脚步看向身边的羲和:“羲和,这些精灵染了病,修为尽失,我烧了他们身上的怪物,但未毁根基,你可有什么办法?”羲和慢慢上前,停在一棵枯树前,伸手附上树干,枯木仿佛发出了哭泣般的声音。

  羲和垂眸,叹息道:“要完全恢复是不可能了,但我可以帮他们重新开始。”说着盈润的蓝光从他掌心荡漾开来,萦绕了整片枯木林。土地微微颤动,这些腐烂的树精花灵被唤醒了灵识,抽出了几片翠绿的叶子。

  兰一小心翼翼地触碰着那些叶子,喜极而泣,转身看向重翎凰和羲和:“多谢上神!多谢小姐!”

  羲和这才注意到一直跟在翎凰身边的小姑娘:“这是?”

  “我是小姐的侍女。”兰一抢答。

  “侍女?”羲和疑惑地看向翎凰,重翎凰将方才的事情原原本本同他讲了一遍。羲和听完沉思片刻,看向重翎凰:“此事有些蹊跷,回去后还得细查一番。你说怀水少君会不会和此事有关系?”

  重翎凰摇摇头,道:“不会,若依这个老妖婆虽然讨厌,但不至于做这种事。当务之急是找出这些东西究竟有何用处,如此才能找出背后之人。对了,你见过这个东西吗?”重翎凰说着从怀中拿出方才摘的东西。

  羲和接过来细细端详,摇摇头:“未曾见过,看着像菇类。可否给我一些,或许叔父会知道。”重翎凰点头,将手帕包着的东西分给羲和,又嘱咐:“这事先不要声张,待姑姑婚宴结束再说。”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那些怪物后,她心中总感到不安,隐隐觉得这些东西会打破魔界如今的安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