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是心悦于我?
栀夏Ada2021-01-22 23:043,523

  “重翎凰你这个死丫头竟然是一只凤凰!”启灵的声音让呆愣在原地的重翎凰回过神来,她转过身去,抬眸,正好对上羲和的眼睛,看到了他眼底未褪去的惊讶。

  羲和正欲开口,身边的启灵却已经抢先开口:“不过你这冥界少主的红莲业火果然名不虚传啊!”

  “冥界少主?”羲和惊讶。

  “兄长竟然不知道?”启灵转头望向羲和,“风铃王妃实际上是冥王月影,翎凰乃卞城王与冥王独女,既是魔界王女,也是冥界少主。”说着又回过头上下打量着重翎凰,“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真身竟然会是凤凰,魔界从前可未出现过凤凰。”

  “原来如此。”羲和面上轻笑,然而眼里却不见一丝笑意,难怪父君母神不在意重栩公主与冥王的联姻,难怪翎凰要去人间除恶鬼,难怪她说她有资格定渔民的罪并且抬手就可以设下一个红莲地狱……虽然早知道翎凰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但从未想过她会如此不简单。

  羲和说不清楚现下是什么心情,惊讶、恼怒自然都是有的,只是更多的不能与她在一起的伤心。若她只是卞城的小黄鸟公主那还好,如今她是魔界独一无二的凤凰,魔尊之位简直唾手可得,又是冥王独女,当真是尊贵无比。且不说他不过是天界备受冷落的夜神,何德何能,去摘这天上月,就凭翎凰的身份,若要与天家联姻,依照父君母神的心计,定然是要算计一番,卞城王和冥王如何能允许。

  “翎凰并非有意隐瞒,只是爹爹和娘亲不想多惹事端,故而要我不要太张扬。”重翎凰收起断魂剑,拜托道:“所以今日之事,还请诸位不要大肆宣扬。”如今六界处于平衡状态,若众人知道魔界和冥界如此亲近,纵使父王和母后并无权御六界的雄心,也禁不起其他人的猜忌,若是引起天界的忌惮和魔界其他人的野心,怕是又要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启灵深知现在天、魔两界微妙的平衡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羲和却垂下眼眸不再言语,蝴蝶似的眼睫毛在面上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重翎凰扭头看见羲和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中有些怅然,他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了吧?她本想寻个时机再与他解释清楚的,没想到却被启灵这只死凤凰打了个措手不及。

  就在她想要走到羲和身边说个清楚的时候,水笙神君迎面走来,将玉龙佩恭敬地交给重翎凰,笑道:“此番多谢公主相助,溶月湖如今已经恢复原样,洛水欠公主一个人情,日后若有需要,洛水必当鼎力相助。”

  “神君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重翎凰淡然一笑,从水笙手上接过玉龙佩,想到方才拜托水笙的事情,忙问道:“对了,神君可有找到什么?”

  水笙命身后托着盒子的侍女上前,打开,里面正是重翎凰与羲和见到的东西,此外还有一些纸包的粉末,“正如公主所料,江疟正是通过这些东西使得洛水的精灵们发了狂。”

  “他究竟想干什么?”重翎凰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抬眸,眼神触及到羲和时,他偏头躲开。重翎凰简直欲哭无泪,不是说天界那只凤凰才是小肚鸡肠的鸟儿吗,怎么龙也这样!

  “也许是想将洛水的生灵变成妖物,好收为己用。”启灵蹙眉,看向水笙,“神君可否容我将此物带回天界,好让叔父研制出解药。”

  事关洛水精灵的性命,水笙自然欣然应允,江疟已经解决,水笙邀三人入洛水神府,好好招待一番。羲和看了看天色,此时已近黄昏,婉拒道:“神君盛情本不该拒,只是羲和已有好几日不曾值夜,不敢再懈怠,今日恐怕不能应神君之邀了。”

  水笙点点头,“殿下公务要紧。”

  “如此,羲和便先行走一步。”说完又转头看向启灵,“江疟一事,就劳烦二殿下向父君母神禀告了。”

  见到羲和要走,重翎凰忙对在场的几位道:“翎凰魔界还有事要处理,告辞!”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当即快速离开,追上了正欲驾云离去的羲和。

  “羲和,你可是在生气?”重翎凰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

  羲和摇摇头。

  “那你知道我的身份后,为何对我如此冷淡。”怕他突然离开,情急之下,重翎凰连忙捏住他的衣袖,一双好看的杏眼凝望着眼前的人,“我并非有意隐瞒,只是我从来不觉得凤凰和冥王之女有何了不起的,久而久之便也忘记了我不仅仅是卞城公主。”

  流水潺潺,羲和静默许久,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重翎凰,良久,才缓缓说道:“我知道。”

  既然知道,为何还如此?看着羲和仍旧面无表情的模样,重翎凰捏着衣袖的手紧了紧,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一抹极淡的气息在空中飘过,是判官。重翎凰立即敛去所有的情绪,松开羲和的衣袖,整了整衣襟。

  “怎么了?”羲和声色微沉,想来也是感觉到了那一抹气息。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红衣的随即出现在重翎凰身后,恭敬道:“少主,王有令,请您即刻回冥界。”

  “我知道了。”重翎凰转身,又回头看着羲和的眼睛,认真道:“待我回去见过母亲再去找你,你可不许躲我,否则我定要拆了你的行水宫!”

  羲和点头,重翎凰见状,这才放心地随判官离去,因为没有回头,她并不知道身后之人目送她走了多远。待重翎凰走远后,羲和不禁苦笑,本来按照他们的身份,这场感情注定就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如今又牵扯到冥界……他一个处处受到限制的人,如何能去拥有翎凰。

  夜有星光熠熠,重翎凰寻到望江台,本该在此处的人却不在,她只好沮丧地随意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行水宫没人,也不在布星台,现在连望江台也不见人影,还说不会躲着她,这小气的龙,重翎凰气极,揪着一旁的月影花出气。

  “公主再揪下去,我这望江台的月影花便要秃了。”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重翎凰转头,银辉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夜风拂过,云袖上繁华精致的花纹轻轻飞扬着。

  “羲和?”重翎凰开口,声音略显沙哑,“你不是在躲着我?”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走过来,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披在了她身上。重翎凰低头一看,是一件白色的雪貂披风,看起来很是华贵。

  “你总是不愿意用结界御寒,还是不要吹太多夜风。”温暖的指尖轻轻擦过她的脖颈,让她有些恍惚,等她反应过来,那抹白色的身影已经坐得远远的。重翎凰低头一看,发现披风已经稳稳得披在身上,领口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谢谢。”

  对方用鼻音回了一个“嗯”,但还是不愿看她。

  重翎凰小心翼翼地挪到他身边,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有些尴尬。

  “今日,娘亲罚我了!”幽幽的声音传来,羲和扭头,对上那双雾蒙蒙的漂亮的杏眼,长长的睫毛轻颤,贝齿委屈地轻咬红唇。

  小时候她便擅长这样装可怜,现在又来这一招,羲和本来不想理她的,但还是忍不住开口:“为何要罚你?”

  “因为我在人间伤了凡人……”重翎凰那漂亮的脸蛋顿时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挽起衣袖,露出了胳膊上的鞭痕,“判官足足打了我一百鞭呢,可用力了。”

  羲和这下沉不住气了,连忙拉过她的手细细端详,那嫩藕似的手臂上果然分布着骇人的伤痕。他连忙拿出随身携带的瓶子,打开瓶盖,淡淡的香味传来,正是上次被瑶光神君剑气划伤后,羲和给她用过的药。指腹挑出一点药,小心翼翼地涂抹在伤口上,羲和无奈道:“在我面前这么会撒娇装可怜,怎么回了冥界就不会了?”

  重翎凰挑了挑眉,反问:“你确定要我在判官大人这个大汉面前撒娇装可怜?”

  “你……”羲和一时无言,把药瓶往她手里一塞,没好气道:“剩下的自己擦。”重翎凰收起伤药,小心地放到怀里,然后猛地起身逼近羲和,“夜神殿下,若我未会错意,殿下可是心悦于我。”问的是问句,却是用陈述的语气。

  羲和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他微微后仰了身子,失去了往日云淡风轻的样子,承认:“是,我心悦于你。”沉默了良久,又问:“公主呢,公主是否也是心悦于我。”用的也是陈述的语气。

  重翎凰粲然一笑,直直扑到他怀里,在他耳边轻轻道:“翎凰对殿下一见倾心!”羲和缓缓抬起双手,正犹豫着要不要抱住重翎凰,又听到她开口道,“还好你今夜没有躲着我,不然明日本公主便要上天界抢人了。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可是事情未到最后,你为何便要放弃?”闻言,羲和眉目间渐渐染上笑意,双手不再犹豫地环住了她。就这样吧,不管以后如何,他都要紧紧抱着翎凰,永不放手。

  “翎凰。”羲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后,“松手,我给你上药。”

  “嗯?”闷闷的声音从肩窝处传来,重翎凰依旧窝在他怀里,蹭了蹭,“没有了,就方才那个手臂上的,判官叔叔怎会舍得打我。”

  “……”羲和将她抱到旁边坐好,“所以你还是冲判官撒娇装可怜了?”

  “并没有,本公主可是冥界和卞城都抢着要的一棵独苗苗,判官哪敢打我。”重翎凰得意地看向羲和,“现在又多了你这个大靠山,以后本公主在六界可以横着走了!”

  羲和轻笑,顺势将她往怀里一收一揽,无奈道:“你是螃蟹吗?”重翎凰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依偎在他怀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霸道的螃蟹姑娘已经安稳睡去。平日里张牙舞爪的人,此刻却静静地枕着他的膝盖入睡,还嘟着嘴,不知道在和谁置气。“死凤凰,叫我长嫂,不然拔光你的毛!”

  羲和暗自好笑,浑然不觉自己在慢慢靠近她,直到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他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正要退开,姑娘长长的睫毛却突然扫过他的脸颊,四目相对……

  羲和愕然,第一次偷亲一个姑娘,还被当场抓包了,该道歉吗?还是该如何?翎凰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登徒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