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行水宫
栀夏Ada2021-01-24 20:402,907

  在羲和的翘首以盼下,重翎凰上天界的日子终于来了。

  换上魔界王族正式的玄衣,重翎凰和重临在两位王兄的幸灾乐祸下带着兰一上了天界。才到南天门,便看到天界的使者早已候在门前,领着重翎凰一行去大殿。

  “翎凰公主请留步!”听闻此言,几人均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墨衣男子正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又看到鲛人族世子泉客跟随在身后。重翎凰大致猜出了他是谁,侧头对重临交代道:“重临,你与兰一先去大殿,我随后便到。”说完徐徐走向墨衣男子,抱拳行礼:“晚辈重翎凰见过鲛王。”

  鲛王爽朗一笑,用赞许的眼光望着眼前的女子,“行事霸气果决,重翊与月影有女如此,当真是福气。”

  重翎凰忽视泉客的大白眼,欣然接受鲛王的夸奖,但面上装出谦卑稳重的样子,客气道:“鲛王谬赞。”

  “本王此次前来,主要是向公主表达谢意,公主救了清儿,又为了清儿声誉宁愿接受刑罚也不透露出手伤凡人的缘由,此番,我无尽海欠了公主一个人情。”

  又是欠了一个人情?这句话最近出现得有些频繁,你们这些人倒是给点实质性的东西啊,红口白牙一碰便还了人情?帮本公主还债啊!!!卞城公主无能咆哮。

  “公主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小心意,不成敬礼,望公主不要嫌弃。”鲛王将一个盒子塞到重翎凰手中,随即转身离去。

  这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夜明珠?重翎凰目送鲛王走远,打开锦盒一看,愣了片刻,忽然大喊道:“哎!老泥鳅你给老娘站住!本公主不要这货!”

  然而鲛王早已不见人影,只剩下重翎凰和泉客大眼对小眼。

  一阵风吹来,将锦盒里的纸条吹远,只见上面有鲛王龙飞凤舞的几行大字: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将小子偿给公主百年,记管饭哉!

  重翎凰掐着泉客的脖子摇来摇去,暴怒道:“你老头什么意思,把你交给我养吗,还记得管饭,我杀了你!”

  大殿里,神、仙、妖、魔的小辈已经入坐席,三三五五地凑在一起聊天,打眼一望,大约有百来人。重临年纪尚小,一向只是和哥哥姐姐玩闹,第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总觉得自己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便径直走向魔界的专席,安静地吃起桃子来。

  羲和走进大殿,环顾一圈,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只看到重临和兰一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吃吃喝喝,一时有些诧异。正欲走过去一问究竟,正碰上重临抬头望向门口,视线碰在一处。

  重临随即放下手上的糕点和酒杯,朝着他招了招手:“龙哥快过来,你的座位和我们挨在一块呢。”

  这一声“龙哥”顿时引来不少目光,羲和扶额,为了避免重临喊出更多的“龙哥”,他只能快步走到重临跟前,问:“你姐姐呢?”

  听到羲和的问题,重临顿时觉得手里的糕点不香了,警觉地盯着羲和,“龙哥,你们天界一向最讲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了吧?”言下之意:你已经拿了我的白玉,不能再打我姐姐的主意了。

  羲和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回答,“当然!”白玉是你们打牌输给我的,我可从未答应说不打你姐姐的主意。

  重临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放心地继续吃吃喝喝。

  哎,看来这百年要和重临斗智斗勇了,要在一个姐控的眼皮底下把他姐姐偷走,这实在是……太刺激了!羲和浅浅一笑,走到自己座位坐好,看到重临吃得正欢,便凑过去和兰一悄声道:“你家小姐呢?”

  兰一答:“方才在南天门被人叫住了,好像是鲛人族的。”

  羲和了然,翎凰此次救了泉清,又因为泉清受罚,鲛人族于情于理都该亲自向她道谢的,这个丫头估计现在正偷偷乐着吧,传说无尽海底可是有无尽的宝藏。

  此刻正偷着乐的重某人一身戾气走向大殿,时不时还回头瞪一眼,隐隐约约听到“扑街”“咸湿佬”“瘟鸡”“我日你仙人板板”等词语,各地方言自由切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问候了泉客全族。

  泉客吊儿郎当地跟在身后,偶尔应一声“嗯”“还有呢”“继续啊”,仿佛重翎凰骂的人与他无关。重翎凰被气得没了脾气,愤愤回头道:“总而言之,这百年,你死定了!”说完甩甩衣袖进了大殿。

  她才踏入大殿,羲和的目光立即便锁在了她身上。今日的重翎凰穿了一件绣着凤纹的玄衣,那流火一般暗烧的流金纹路从衣领处一路蔓延到腰上,袖口,裙摆,显现出女子特有的魄力与英气。从她踏入门槛的那一刻起,就连对魔界女子颇为不屑的平成少君双眼都不受控制地长在了她身上。

  这是他的凰儿,美艳且霸气,羲和如是想,满是骄傲。

  “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卞城公主不愧是魔界第一女将。”重翎凰才坐下,温润好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重翎凰转头,对方漂亮的眼眸里,漾开一丝笑。

  在羲和温和的眼神下,她羞涩垂下脸:“你喜欢我这身衣服?”而后又猛地抬头,语调轻快,“我还有一大箱,回头穿给你看啊。”

  羲和愕然,他就知道,羞涩这种表情不会出现在她脸上。

  “你竟然敢上天界来,等着做本殿下的书童吧!”一身红的启灵也走到重翎凰面前,上下打量着她,“你这衣服……”说到一半,看了一眼重翎凰的神情,戏弄道:“一看就知道是坏人!”突然间,启灵转个脸,笑容就摆在脸上,声音也热情了很多,“乐清,你来了?累不累,要不要吃点东西,我们天宫的早点还是很不错的。”

  重翎凰:……丫的区别对待得好明显。

  启灵那憨憨勾搭妹子的手法实在不忍直视,重翎凰嫌弃地转过头来,还是她家羲和长得好看。“羲和呀!”重翎凰伸手扯扯他的衣袖,皱着眉头道,“你老实告诉我,这次青花会我还能不能做螃蟹?”

  羲和低头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问:“难道翎凰能乖乖地做鹌鹑?”

  重翎凰眼波流转,理直气壮道:“不能,我就是做鹌鹑,也要做最嚣张的鹌鹑!”

  羲和眼底里的笑意加深,翎凰眉飞色舞,得意且嚣张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他又没忍住,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额发,然而还未触到她,手心里便多了一个桃子。

  重临眨巴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龙哥,你是想尝尝桃子吗?”那副样子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玩闹间,帝君携帝后出现,闲闲地和众人说了几句客套话,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让人分别带一众少君前往住所。

  “小荷拜见公主、世子。”一位粉衣丫头走到重翎凰桌前,“公主、世子初来乍到,对天界不熟悉,因此此次青花会,公主与世子住所安排在夜神的行水宫中,不知公主、世子可有异议?”

  重翎凰惊讶地望向羲和,见他眼底也有一丝诧异,似乎也不知情。

  “其他人住在何处?”重临连忙问。

  “其他少君也各自入了天界其他府中,因翎凰公主身份特殊,故安排在夜神殿下宫内。”小荷恭敬道。

  “鲛人族世子安排在何处?”思索片刻后,重翎凰问。

  “在二殿下的凤栖宫中。”

  重翎凰点头,心中思索一番,便了解了帝君帝后的安排。如今天界兵力集中在翼洲、无尽海、云梦泽和洛水四处,翼洲向来以帝后和启灵为尊,云梦泽也归翼族管理,洛水少君不足为惧,只剩下无尽海。此番安排,自是为了让启灵和无尽海打好关系,日后好拉拢鲛人族。

  虽然给羲和安排的是手握魔界和冥界两张牌的她,但魔界和冥界不可能参与到天家权力争斗中。帝君帝后处处为启灵铺路,防羲和防得可真够紧的。他明明是一尾遨游天际的龙,他们怎么能要求龙在浅滩里待着。重翎凰心疼地看向身边的人,羲和自然清楚翎凰眼里突然的悲伤是怎么回事,但众人面前也不能做什么,只能给她一个安慰的微笑,告诉她自己并不在意。

  “公主可是要换一个住所?”见重翎凰许久不说话,小荷大着胆子提高了声音问道。

  重翎凰摇摇头,“无妨,我们就住在行水宫。”想了想又补充,“夜神就在此处,稍后我们跟着他回去就行,不劳烦你了。”

  将仙侍打发走后,羲和随即也起身,带着重翎凰姐弟二人回行水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