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别,彼处见
栀夏Ada2020-10-27 21:494,223

  再过几日就是人间的乞巧节,这一日也是翎凰的生辰,羲和每年都会送给翎凰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物,今年自然也不例外。翎儿一天天长大,原来的小床已经不够她活动,所以羲和准备给她新布置一个房间。房间里的每一个物件都是他细细挑选的,可以让人安睡的怀梦草、冬暖夏凉的玉床、织云仙子缝制的小棉被……凡是羲和能搜罗来的,尽放在了行水宫主卧旁边的小房间里。

  夜晚,羲和替身体抱恙的老夜神布星归来。花神园子里的钟铃花开得正好,月光下,暗香浮动,流萤点点。

  日后接替老夜神之位后,他便需日日昼伏夜出布星挂夜,行水宫内只剩下翎儿一人,若是半夜惊醒,翎儿会不会害怕?想到这里,他顾不得花神责骂,折了几枝钟铃花,并在每一朵花里封了十几只萤火虫。随着萤火虫的增多,花灯越来越亮,仿佛能将黑夜烧出一个洞。羲和将花灯放到房间的床头,再施水系法术涵养,此花灯便可以常开不败,护翎儿安睡。

  回到寝室,羲和看了看小床上安睡的翎凰。翎儿睡得很甜,小小的一只,侧着身子,身子蜷成小虾米。不知道是不是做梦梦到吃的了,还吧唧嘴,羲和笑了笑,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回到床上歇息。过几日,翎儿看到隔壁的房间必定会十分欢喜,入睡前羲和如是想。

  七月初七那日天还未破晓,翎儿便拍醒了羲和。睡眼朦胧的羲和给翎儿穿上织云仙子做好的新衣裙,细细地给她绑了两个小辫子,洗漱完,正要牵着她的手到桌前吃饭。翎儿便兴奋地拉着他的手往外拖,示意羲和跟她走。

  羲和好奇,便跟了过去。只见翎凰拉着他直接来到了花神的百花园,带着他七拐八拐地来到了墙角边,蹲下来扒开了几片枯叶,露出了一株开着红花的仙草。羲和仔细看了看那株仙草,状如葵叶而赤华,想必就是出自脱扈山的植楮仙草了。植楮仙草可以已癙,食之不眯。前几日启灵为了应对妙法仙人的考核拖着他和翎儿到这百花园寻了许久,没想到小小年纪的翎儿竟然记得这仙草的功效,并且偷偷为他藏了一棵。

  “翎儿,这是给我的?”羲和指了指红花,又指了指自己。

  翎凰点点头,并伸手将整株植楮拔了起来,递给羲和。羲和接过仙草,把翎儿拥入怀中,不让她看到自己泛红的眼尾。

  “翎儿乖。”羲和一下一下地抚着翎凰的后背,“等晚上,羲和哥哥也给你一个礼物好不好。”翎凰没有回答,只是用两只小短手搂紧了羲和的脖子。

  在百花园里陪着翎儿玩了一会,羲和照例回行水宫修习法术,嘱咐仙侍看好小丫头,黄昏时刻带她回行水宫。

  等羲和将今日新学的控水决温习完,还未见小团子跑进来直扑向他,心中不免感到有些疑惑。走出寝殿,整个行水宫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今日怎过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羲和不免有点担心,即便翎儿再贪玩,到了这个时候也该饿了,她不可能饿着肚子在外面。

  快步走向百花园,到处找不到小丫头人影,正欲往百草园走,发现紫藤廊下有人影,直觉告诉他,翎儿便在那。

  担心翎儿有危险,羲和使了个法决,瞬间闪到花廊下。石凳上坐着一个穿玄衣华服的男子,高束发冠,一身深沉霸气的王者气魄。闻其气息,似乎不是天界中人,而是,魔族。翎儿正被他抱在怀里,安然入睡。

  “翎儿!”羲和急急往前走了几步,害怕来人伤害翎凰,又生生止住脚步,“前辈,还请将翎儿交还羲和!”

  “若我不呢?”男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将怀里的翎凰抱得更紧了些。

  “那就恕羲和无礼了。”羲和说着便幻出断水剑,卷起水池的水攻去。

  男子抬手,水幕便停在半空中,看了羲和一眼,一挥手,水幕尽数落在羲和身上,将他淋了个彻底。

  “你……”羲和咬牙正要再攻,男子却抱着翎凰站了起来,笑着走向羲和。

  “百年前,你我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大殿下忘记了。”男子看了一眼怀里的团子,语气不由得软了下来。“我是卞城王重翊,翎儿的父王。”

  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直直泼在了羲和身上,他呆呆地看着重翊,许久才反应过来。“所以,卞城王此次来……”

  “此次,自是为了接翎儿回家。”

  卞城王抱着翎凰离开了许久,羲和仍愣在花廊下,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灵魂,直到夜幕降临,他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行水宫。饭桌上还摆着一大一小两副碗筷,可那个每日摇头晃脑,能把豆腐吃出花来的小团子却不在了。

  “把这些东西撤下去吧,今后也不需要准备翎儿的饭食了。”小仙娥把东西撤走后,偌大行水宫越发冷清起来。突然没了翎儿,羲和发现自己竟然无事可做,毫无意识地走到了为翎儿精心准备的房间,推开房门,鼻子一酸,那钟铃花闪烁的点点萤光,很像翎儿笑起来时眼里的微光。

  羲和无声无息地躺在了翎凰的小床上,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地醒来,仿佛听到了翎儿的声音。他自嘲一笑,而后翻了个身,继续闭眼睡觉。

  “哥哥,哥哥……”软软糯糯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耳朵,还带着哭腔。真的是翎儿!羲和猛地坐起来,转头望向门口,某个小团子拖着一条小毯子站在门口,一双泪汪汪的大眼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翎儿?”羲和有些困难地唤出这个唤了百年的名字。

  “哥哥……”翎儿又直直往他怀里扑,像往常一样。再次将这个软软的身子拥抱入怀,羲和发现自己也有些想哭了。“哥哥哥哥哥哥……”趴在他肩上的翎凰不停地呢喃,羲和抬头摸摸她的小辫子,柔声安慰:“翎儿乖,翎儿会叫哥哥了,羲和哥哥很高兴。”

  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相拥而泣的两人,饶是重翊也有些动容,看到那处处花了心思的房间,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竟然想把翎儿留在这里。

  “前辈这是?”等怀里的团子止住了抽泣,羲和这才注意到卞城王也跟着翎儿来到了行水宫。也是,否则以翎儿的本事怎么可能能从万里之外的魔界独自跑到天界来找他呢?

  “翎儿醒来,哭着闹着要找殿下,本王和她母后没有办法。”老父亲无奈地找了一处地方坐下,“这才请帝君允许,让她和你见一面。”

  “翎儿,翎儿大约是不习惯,毕竟这百年来她都是跟在我身边。”羲和看了看搂着自己脖子的翎儿,又说:“小孩子忘性大,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忘记羲和这个人了。”搂着翎凰的手紧了紧,羲和逼迫自己将小团子还给重翊,“时候不早了,想必卞城王在魔界还有许多事要处理,还请早些带翎儿回去吧。”

  重翊伸手接过女儿,又看了看手都忘记收回的羲和,笑:“魔界的确还有很多事要处理,那本王便带翎儿回去了。本来我和你父君说好,要让翎儿和殿下住最后一晚的。”

  羲和一惊,脑子还未反应过来,手便已经从卞城王那里抢回了小团子。“既是如此,就让翎儿再住一晚吧,卞城王日理万机,羲和便不挽留了。”

  重翊看了看空空的怀抱,又看了看抱着自己女儿大摇大摆出去的天界大殿下。老父亲现在很生气!现在的皇子都这么野的吗?三番两次当着老父亲的面抢人家的女儿。那么喜欢小孩,自己生一个啊!要不然叫你们那风流的父亲生一个妹妹也成,抢人家女儿算什么。重翊走的时候,那一大一小围着饭桌吃夜宵吃的正欢,真的连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天族的人没良心,重翎凰那小混蛋也是,好歹他也辛辛苦苦喂了她一百年仙草仙果啊。重翊生气地踏出了行水宫的大门,路过百草园时,顺便顺走了几株可以酿酒的仙草。

  陪翎儿玩了许久,哄她睡觉后,羲和并没有回到自己床上睡觉,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睡着正香的翎儿。离破晓还有几个时辰,可羲和却感觉从翎儿入睡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在失去这个小丫头了。入睡的翎儿不会冲他甜甜的笑,不会扑到他的怀里,更不会心疼他守夜布星而为他藏下一棵植楮。翎儿太小了,小到他没有办法让自己永远留在她的脑海里。神魔的一生那样漫长,遇到的人和事那样多,用不了几年,羲和这个人便会被别的人事挤掉,而这短短的百年,也许是他漫长一生中惟一的美好。他真的很不甘心。

  第二日重翊到行水宫时,羲和正在帮翎儿收拾行李,知道翎儿会闹,他也早早使了个昏睡决,此刻翎儿在床上睡得正香。小小的芥子袋里装了许多翎儿素日里喜欢的衣物和玩具,羲和放下了又拿出来,等她回到魔界哪里会缺这些东西,可是想了想,还是会怕她不够用,于是又将那些漂亮的小裙子一一都放进了芥子袋里。重翊好笑地看着羲和翻箱倒柜寻衣物纠结的样子,开口:“我还不至于虐待自己的女儿,枕头被子就不用带了吧?”“还是带着吧。”羲和挣扎了又挣扎,把一床小被子也放了进去,把芥子袋交到了重翊手上。重翊收好袋子,俯身抱起女儿,转向羲和,问:“殿下要不要再抱抱她?”

  羲和神色暗了几分,摇摇头,“不必了,总归是要走的。”

  重翊第一眼见到粉粉嫩嫩的女儿时,便知道这几年她被养得极好,说一点不感激羲和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单手抱着女儿,上前拍了拍羲和的肩膀,说:“大殿百年的照养之恩本王铭记于心,日后大殿若有需要,本王定会鼎力相助。”

  羲和淡然一笑,“不必。这百年,说是我在照顾翎儿,到不如说是她给了我百年不孤寂的岁月。”

  “本王向来一诺千金。”重翊说着褪下翎儿手上的银镯子,“日后若需要可拿此镯子到魔界卞城寻本王,本王应允你一件事。只要此事不违天道,亦不伤害到别人,本王绝不推辞。”说完将镯子塞到羲和手中,抱着翎儿转身欲走。

  “王爷!”羲和握紧了手上的镯子开口,“日后上天界,能否带上翎儿,羲和只求能偶尔见到翎儿一面。”

  重翊回头看了看那个满脸落寞的天界大殿下,回答:“大殿对翎儿有恩,这本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正因为感念殿下的恩情,本王不会答应你,不仅翎儿,今日过后,卞城王府中人都不会踏进这行水宫一步。”即便重翊远在魔界,却也知道这个帝君长子在天界的处境有多艰难。父君冷落,母神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处刁难排挤他。多年来羲和一直小心翼翼,亏得他是这样的淡然的性子,不爱与其他人结交,这才保住了性命,否则早就被帝后除去了。若是和卞城王府扯上关系,帝后绝对不会放过他,所以早先在花廊下,他才公然淋了羲和一身水。

  羲和了然,默默收起了手上的镯子。不忍看到羲和如此垂头丧气的样子,重翊宽慰道:“大殿,神的一生何其漫长,你与翎儿在此处分别,自会在彼处相见,只要还活着。”

  翎儿离开后的第一个百年,时岁越久,可翎儿在行水宫的点点滴滴却仍如昨日一般清晰。大概是他这一千年里实在是太寂寞,可回顾的人事太少,所以只好把那属于他和翎儿短短百年的时光反复在脑海里描摹,日日夜夜。

  翎儿离开后的第一个五百年,羲和在一本图册里偶然看到一个小小的手印。那是翎儿一边吃糕点一边翻书时留下的。此刻的羲和明白回忆终归只是回忆,当时的心情也终将会消失。翎儿的音容笑貌、和翎儿一起看过的烟霞都将不会出现在行水宫,只有回忆和他留了下来。

  翎儿离开后的第一个一千年,羲和习惯了日日夜夜的孤寂,他已经很少再想起那个和他相依相守百年的小团子。离开的人,死去的日子,死去的事,倘若还能折磨人,便不应当留在心上受折磨。因此,他选择忘记那百年的陪伴,寂寞地与永夜为伍。如此,翎凰公主在天界留下的痕迹终于彻底消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