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栀夏Ada2020-11-22 20:532,460

  微云淡月夜朦胧,暗窗凉叶动,幽草树影中传来细微的虫鸣声,意犹未尽的一行人沿着幽静的小道漫步回小院。黑夜中,小院门口挂着的钟灵花闪烁着点点灵动的光,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归来。那是他从前为翎凰做的花灯,羲和怔怔地望着那朦朦胧胧的柔光。

  注意到羲和出神地望着门前的花灯,重翎凰解释:“自我记事以来,房间里便有这样的一束花灯,爹爹说是从前照顾我的人做的,我很喜欢,便在这里也放了一束。上次我还送了你一束,你还记得吗?”

  羲和目光微沉,若有所思地盯了她良久,才吐出一句:“我记得……钟灵花是天界独有之花,翎凰这是挖花,挖到天界去了?”

  重翎凰扬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心虚道:“我就折过几次。”

  羲和眼里的笑意荡漾开来,在天界百年,花神和叔父可没少利用翎凰去破坏对方的花草,翎凰走后才消停了下来。只是近日又因为怀疑对方偷折了自己园里的花草,每次见面可谓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感情罪魁祸首就在这。看来百花园和百草园里的花花草草就算过了四千年,还是没能躲过翎凰的魔爪。

  因为重家三兄弟的院子已经人满,羲和被安置在重翎凰的厢房中。月已中天,竹屋的里间,茶几上的小炉子却还在慢慢的烧着,炉子里温着一瓶清酒。重翎凰、羲和二人各占一张书桌,羲和悠闲地读着一本闲书,重翎凰则在案前埋头画着什么。时光在这院子里,仿佛放慢了脚步,缓缓地流动着,静谧安宁。

  重翎凰画完拿着画折,坐到羲和身边提出请求:“羲和,你给我写幅字吧。”羲和没有说话,但放下书册,从旁边拿过一张宣纸铺好,又在上方压了一个白玉镇纸,这才抬眸望向重翎凰:“你想写什么?”

  重翎凰打开画折第一页,将其放在宣纸上,“写在这折子上,我给你研墨。”她站起身将清水滴入砚面,拿起松烟墨,慢慢地研磨。墨汁磨好,羲和拿起架上的一只毛笔,蘸了蘸墨水,笔尖悬停在宣纸上,示意重翎凰告知写的内容。

  “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重翎凰一边念一边思索,“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羲和用笔如行云流水般潇洒,笔画舒展,结字尽美,隽永飘逸,正如他至善至柔,绵绵密密,却又不失力量的水系术法。他这样的性子,倒还真适合这首诗,重翎凰如是想。

  “人间的诗?”写完羲和问。

  “嗯。”重翎凰点头,从羲和手上接过折子,满意地欣赏着。

  “可还满意?”羲和问。

  重翎凰连连点头,伸手碰了碰酒瓶子,见酒温得差不多了,便将酒拿起来,分别倒入两个淡雅的陶瓷杯中。清澈明亮的酒水带着热气从瓶中倾倒而出,浓郁的花果香气顿时在空气弥漫开来。

  她端起一个杯子,双手奉上,讨好道:“夜神殿下辛苦了!”羲和笑着接过酒杯,“能得卞城公主亲自研墨,羲和荣幸至极。”二人饮完一壶清酒,这才各自回房休息。

  厢房里,羲和静静躺在床上,窗外传来轻微的虫鸣声,本是一个好眠的夜晚。片刻后他却睁开眼起身望着天边泠泠月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向来是昼伏夜出,今日不用值夜,反而睡不着了。

  另一边的重翎凰估摸着羲和已然入睡,翻开被子起身,悄悄进入了隔壁的厢房。轻轻关好门,一转身,对上一双温和的双眸,重翎凰表示她受到了惊吓。深夜潜入别人的房间被发现了要怎么办?片刻后,卞城公主决定要先下手为强,“你,你怎么还不睡!”问的语气很时理直气壮。

  羲和垂眸低笑,“不该是我问,翎凰为何在此吗?”

  重翎凰低着头,把手上的折子递给他,“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羲和接过折子,打开,第一页便是他方才为翎凰题的字,再打开,全是他的画像,钓鱼的时候,杀鱼的时候,烧烤的时候……画上有重霖风三兄弟,有兰一,只是没有她。

  “时间不会被暂停,记住时间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行走的过程中去创造属于你的图腾,并加以刻录。所以我给你画了这画册……”让今日快乐的你永远停留在纸上,重翎凰暗暗道。想起来画册中还少了一个人,她又补充:“啊,不过鉴于本公主无法画出自己的样子,所以作为补偿,你也要给我画一册。”

  羲和唇角轻扬,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一番嬉闹后,二人一时相对无言,重翎凰拉过一张椅子在他床边坐下,问道:“你是不是睡不着?要不要我给你唱个小曲哄你睡觉?”羲和哑然,她是把他当成三岁幼儿了吗?

  “不用劳烦了。”羲和闻声拒绝,正欲请翎凰回去歇息,哪知她突然站起来,双手按着他的肩膀,用力往下压,让他躺在了床上,又俯身拉过被子给他盖好。

  “我们鸟儿天生一副好嗓音,你可听说过无尽海鲛人曲?无尽海与我们卞城比邻,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听了四千年,唱得还是不错的。”重翎凰说完,便轻轻地哼唱起来。

  然后……两行清泪从夜神大殿的眼睛里溢了出来,化成一颗颗圆润的珍珠。卞城公主唱小曲大型翻车现场。

  坦白说,曲子没有问题,重翎凰的嗓音也没有问题,但是……鲛人在岸对月留珠,所哼唱的曲子凄婉迷离,让岸边人失去控制,将痴心抛入海底,一曲终了,只剩下月光冷影和满世界的孤寂。羲和表示,这曲子真的不适合当摇篮曲啊!!!

  “重翎凰大半夜鬼号什么!!把老子的眼泪都唱出来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隔壁传来重霖风的怒号。

  “不好听吗?”重翎凰表示很疑惑,“好吧,那我给你念书。”说着她又变出一本《百草志》,念起药名来。

  “苏叶,秋桑,望月砂,半风荷,半夏,白芷,紫苏……”

  翎凰的声音本就好听,书上那些优美的草药名此刻经她轻声细语地念出来,更显得宛转悠扬,羲和只觉得房间里似乎染上了这些草药的浑厚甘醇,带着徐徐的香甜。

  在悠悠的草药名中,羲和缓缓闭上了眼睛,就在他准备入睡时,隐隐听到重翎凰轻声自言自语:“好奇怪,为什么总觉得那些草药莫名的熟悉呢?”

  “因为你小时候,我时常抱着你去百草园认草药啊。”羲和在心里默默回答,但是他没有开口,怕暴露他没有睡着的事实。

  “啊,念着念着就好想去药王的百草园捣乱啊。”这回羲和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你竟然骗我!”重翎凰佯怒,放下手上的《百草志》。

  “我真的有认真在睡觉。”羲和无奈。

  “唱小曲不行,念书也不行,本公主不伺候了!”重翎凰站起身来,嘴上嫌弃着,双手却帮他掖了掖被角,悠悠地转身离开。

  羲和侧身目送她离去,嘴角难以自抑地勾起。

  珊瑚婆婆曾说若想在天界活下去就不可以起拥有的想法,更不能生索要的念头。但是翎凰不属于天宫,更不属于启灵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