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小黄鸟变成了小团子
栀夏Ada2020-10-26 10:393,105

  帝君寿辰那日,万丈金光破云而出,日光照着天宫庄严巍峨的宫殿,一片晶莹朗澈。鸾鸟张开五彩的翅膀,蓬蓬的舞着,在九霄的宫殿回旋。

  宴席结束后,重翊缓步离开天宫,经过凤栖宫时,发现水池畔的沙棠树上停着一直白鸟,身体圆圆滚滚的,好似一团雪球。宴席上听二殿下启灵和大殿下说近日养了一只银喉长尾山雀,可爱得很,想必就是这一只了。

  重翊伸出右手,微光一闪,手上便多出了一小碗虫子,然后,他笑着捏着小碗向那只闭目养神的雪球走去。

  雪球背后一寒,不安地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穿着玄衣的男子手上端着一碗虫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啾啾,小肥鸟,要不要吃虫子。”重翊挑着一只肥美的虫子送到雪球嘴边。

  那白色的鸟儿瞟了一眼虫子,高贵冷艳地别过头,继续闭目养神。

  “不喜欢吗?”重翊盯着白鸟,唇色一勾,“那你自己去捉好了。”说着,抬手一弹,那雪球便直直掉入了水池中。

  求生的欲望让雪球不停地扑腾着两只小翅膀,重翊见状,眉头一皱,苦恼地说道:“咦,原来你不会游泳呀。那你拽什么拽!”就在鸟儿今天以为自己会因为几只小虫子魂归地府时,一根竹杆伸入水池中,将弱小可怜无助的它挑了起来。

  重翊将它放在一旁的石桌上,看着瑟瑟发抖的小鸟,担忧道:“穿着湿羽毛会着凉的,本王来帮你一把吧。”

  等到启灵回到凤栖宫时,看到的就是重翊蹲在花盆前喃喃自语的场景。“呀,你怎么钻到土里了,多脏啊。”说着伸手拉住漏在外面的一双小脚,将鸟儿拖了出来。启灵走近一看,那秃毛鸟的脚上系着一个小小的铃铛,是他的啾啾没错。

  “你是何人,竟敢动本殿下的啾啾!”启灵怒,一把夺过那光秃秃的鸟儿。

  “这小肥鸟是你的?”重翊站起来,笑着看了看还未到自己腰高的小孩,“吾乃魔界卞城王,方才看到这小肥鸟掉到了水池中,一时好心将它捞了上来。”

  “只是将它捞了上来,为何会变成了现在这般样子?”

  “它一直发抖,本王担心会着凉,便顺手给它脱了湿衣服。”

  “啾啾好端端的,怎会落到水池中。”启灵仰头瞪着重翊,显然不信他的说法。

  “这个嘛……”重翊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好像是因为我伸手弹了一下,它才掉下去的。说起来似乎是因为我的原因。”

  “你……”启灵咬牙切齿,想要动手,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原本以为会游泳呢,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果然比不上我家的小黄鸟!”重翊失望的摇摇头,甩甩衣袖,缓步走向南天门。

  片刻后,重翊回到自家门口,正要踏入大门的脚一顿,余光瞥到一抹红色的身影,嘴唇勾了勾,径直走入院中。传言说得果然不错,这二殿下真是一只睚眦必报的鸟儿。

  “管你是何人,动了本殿下的啾啾,就要付出代价!”望着重翊的背影,启灵握紧了拳头。等重翊的身影消失后,他七拐八拐躲开了王府守卫,进入了内院中,片刻后便找到了在院中闭目养神的小黄鸟。

  “魔界中,怎会生有梧桐树?”启灵疑惑,但此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先逮住那黄鸟,拔了毛再说。无声无息的靠近梧桐树,伸手一捉,便稳稳握住了那鸟儿。翎凰惊,正要尖叫,发现鸟喙被灵力封住了。她恐慌地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看着一张坏笑的脸渐渐逼近。

  “什么人?”屋子内传来了重翊的声音,启灵一惊,带着黄鸟连忙返回天界。等启灵走后,重翊、王妃二人从屋内走出来。“那小子若敢拔了翎儿的毛,我定让他光着屁股在天界跑!”重翊望着启灵消失的地方,恶狠狠地说道。

  “好了,我们该走了,若无变故的话,稍后天界便要来人了。”王妃好笑地看着自家丈夫。

  此刻,天界。

  羲和跟老夜神学了一夜的布星挂夜之术,一脸倦容走回行水宫,远远地便看到一个团子坐在宫门前的台阶上。团子火红的衣服让他一眼便认出了那是比自己小两百岁的弟弟启灵。虽同为帝君的儿子,但羲和在天界的位置却很是尴尬。他生母并非帝后,而是云梦泽身份低微的鲤鱼精。他并没有多少关于云梦泽的记忆,自年幼便一直居住在行水宫,帝后对他甚是厌恶,父君也不甚搭理他。因为自身性子以及父君母神刻意冷落的原因,这八百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启灵是天界少有对他有善意的人。

  “启灵可是在等为兄?”羲和走到团子身侧,温和地询问。

  启灵听到兄长的声音,连忙转过身面对哥哥,羲和这才发现团子的怀里还有一个光溜溜的小团子,此刻睡得正香。

  “哥哥。”启灵看了看怀里的小团子,又看了看满脸诧异的兄长,无措道:“启灵只是想为啾啾出气,这才偷了小黄鸟。可是刚拔完毛,小黄鸟就变成了光溜溜的小团子,启灵真的不是故意的。”说着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惊醒了小团子,于是小团子也开始嚎了起来,行水宫迎来了八百年来最热闹的一天。

  羲和无奈,脱下外衣将小团子包好,又小心翼翼地从弟弟怀里把娃娃抱了过来。想起往日在望尘镜中看到凡间母亲哄婴儿的样子,轻轻地拍着小团子,小团子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紫玉葡萄似的的一双大眼直直的盯着羲和。启灵见状也停住了哭泣,仰头呆呆地看着兄长,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看了一会,启灵惊慌地站了起来,迈着两条小短腿向药神的百草园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叔父,不好了,哥哥再也不是哥哥啦!”

  玉清殿内,帝君少坤和帝后清殷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立即派仙侍前往魔界寻卞城王。谁知竟只是带来了卞城王的一个老管事。

  “卞城王和王妃出门游历,那公主呢?”清殷问。

  “回帝后,王爷王妃出门后,小公主便不见了踪影,想是王爷不舍,也带去了吧!”老管事回答。

  “你且看看,可认得这娃娃?”清殷说完看了一眼羲和,羲和遂抱着孩子走到老管事跟前。

  “不认得。”老管事回答。

  “这是你们卞城公主,还请带回魔界好生照顾着。”少坤解释。

  谁知这老管事说什么也不认,要等王爷王妃回来再定夺,怎么都不肯带走婴儿。帝君帝后无奈,只能将婴儿留在了天界,代为照顾。

  清殷安排了几个仙娥负责照顾翎凰,仙娥正要抱走小公主,小公主便紧紧抓着羲和的衣服不放,哭得尤其凄惨。

  “鸟儿都有印随现象,小公主初化人形无异于雏鸟破壳,恐怕将羲和当作自己的母亲了。强行抱走,反倒不好。不如,就让羲和照顾吧。”帝后清殷提议。

  “这……”少坤犹豫,“羲和虽已八百多岁,但怎么说也还是少年模样,让他照顾小公主,是否不太妥当?”

  “父君,羲和愿为父君母神分忧,照顾卞城公主。”羲和主动揽下了这个差事,几百年来行水宫内就他一个人,如今多一个小团子,日子也许便不会那么清冷了。

  “如此甚好!”清殷开口,又补充道:“此事关乎天魔两界,你不可大意。”

  “天界照养魔族王女一事,不可过于张扬,今后在天界要少提翎凰公主这个称谓。”少坤想了想,也同意了这个提议。

  “羲和明白。”

  回到行水宫后,羲和将睡得正香的翎凰放到仙侍整理好的小床上,才一放到床上,小团子便哼哼唧唧,挥舞着两只莲藕似的小短手,似乎想要抓着什么东西。羲和连忙轻轻拍拍她,见到小团子又舒展了眉毛,再次甜甜入睡,羲和总算松了一口气,伏在小床边上入神地盯着翎凰。不知道她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吞了吞口水,然后就裂开嘴笑了起来。在一旁的羲和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碰了碰团子的脸,软软的、暖暖的,很像一个奶团子,怎么看怎么顺眼。

  “哥哥。”还未走近屋子,启灵便大声地嚷了起来,羲和先是看了看小床上的团子,还好,没醒。

  “哥哥,那小肥鸟呢?”启灵一路小跑着到羲和身边。

  “小点声,她才睡下。”羲和伸手要拦住弟弟,谁知启灵一躲,便来到了翎凰床前,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哥哥,我们给她取个名字吧!”启灵提议。

  “人家有名字,叫翎凰。”羲和温和地解释。

  “一只小肥鸟叫什么凰!”启灵撇撇嘴,说:“再说了,父帝不许我们叫她翎凰,我们给她取个小名吧,叫肥啾好不好?”

  “翎儿不肥。”语气无奈。

  “哥哥,你是没有看到她的原身,真的很肥,比我的啾啾还肥。肥啾肥啾肥啾……”启灵一边念叨着,一边伸手捏翎凰的脸,玩得不亦乐乎。实在看不下去的羲和只能一把揪住他的衣服,将这只原身也很肥的凤凰直接拎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