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鱼湾
栀夏Ada2020-11-24 20:443,619

  重翎凰和羲和二人来到月鱼湾时,全然不见往日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海边美景。昔日宁静的小渔村上空笼罩着朦朦胧胧的瘴气,院子的小菜园荒草丛生,一排排木架上横放着一个个晒网,渔网上落满了灰尘,显然已经许久未出海捕鱼。

  “短短几年过去,小渔村竟然繁荣至此!”重翎凰望向整个渔村崭新的石筑小院,“当时我来的时候,这里的渔民住的大多是芦苇和泥瓦房。”

  “许是当地州官颁布了新政。”羲和环顾整个渔村,的确如翎凰所言,入眼所见,皆为崭新的石筑小院,看得出来是个繁荣富庶的渔村。只是此刻,这座富庶的渔村却已变得死气沉沉。

  二人走了一路,正如魔兵所禀告的那般,此处生了瘟疫,老弱妇孺皆染了病,路上只看见几个身子强健的男子。

  重翎凰从指间幻化出数只灵蝶,银白的蝴蝶翩然飞去,片刻后,便清除了渔村上的瘴气。过了一会儿,黑蒙蒙的瘴气又不知从何处又开始涌上来,弥漫在渔村的上空。重翎凰见状只能布了一个结界,将瘴气与渔村隔离,避免更多的人染病。

  羲和皱眉:“看来清除瘴气只是治标,还需找到此处瘟疫的源头。”话音刚落,转角处突然冲出一个人来,跪在二人面前,“求二位神仙救救小人的母亲,救救我们吧。”来人显然是看到了方才重翎凰幻化灵蝶的样子,知道二人并非凡人。重翎凰和羲和对视一眼,随即跟着渔夫前往不远处的屋子。病床前一位妇人正细心的照顾床上的老人,想来是渔夫的妻子,重翎凰心想,走近一看,妇人正在用手帕给老人擦去嘴边的药汁,床前的椅子上放着一碗参汤。

  “母亲前几日突然病倒,城里的大夫皆毫无对策,只能用人参吊着。”妇人说着举起衣袖拭泪,“听夫君说二位并非凡人,还请大发慈悲,救救我可怜的老母亲。”

  “这瘟疫不像凡间的病。”羲和上前仔细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老人,老人脸色发黑,体内有一缕反常的气息在流动。

  “你可能治?”重翎凰急道,她不通岐黄之术,治好兰一完全靠灵力,但渔村里渔民太多,用灵力并非上策。

  “我并不擅长岐黄之术,但听叔父说过杨木的果实可以治瘟疫,我这就去百草园走一趟。”羲和说着正要走,想到翎凰素来喜爱单枪匹马乱闯的性子,又不放心地回头看向翎凰,“你不要出去乱跑,就在这里等我回来,乖一点。”见翎凰点头答应,这才安心的离去。

  羲和走后,翎凰在小渔村里四处逛了起来,看看是否能发现此次瘟疫的根源,几个小孩子聚在一起在树下玩闹着。这几日估计是把他们闷坏了,她与羲和的到来,给村民们带去了希望,小孩子们都敢出来玩闹了。

  注意到走近的重翎凰,几个孩子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重翎凰不禁感觉自己有点像坠仙坊里用来给客人观赏的孔雀。

  “姐姐你是神仙吗?他们都说你是从天上来的。”一个小男孩上前,怯生生地望着重翎凰。

  “姐姐不是神仙,更不是从天上来的。”重翎凰笑着揉揉他柔软的头发,人类小幼崽萌萌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眼珠子一转,用力捏住他胖乎乎的小脸,“姐姐是住在海边的魔,最爱吃小孩了。”

  小男孩挣扎着摆脱翎凰的魔爪,摆出一脸小大人的表情,有模有样地说道:“你们这些做神仙的怎么都喜欢吓唬小孩。”

  重翎凰又伸手去揉他的头发,“都和你说了,本小姐不是神仙,是魔。”

  “不,你不是。”小孩子摇摇头,“魔才没有你那么好看。”

  重翎凰挑眉,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小鬼,“说得好像你见过魔似的!”

  小男孩重重点头,重翎凰神色一变,收起了玩闹的心情,认真问道:“你在何处见到了魔?”

  “几日前的一个晚上,我睡前喝了太多水,半夜起来尿尿,突然听到外头有声音,就悄悄推开了窗户。当时我看到外面有许多披五花甲、著红兜鍪的人,他们提着红灯楼走在路上,直接穿过了小荷家的猪圈,最后消失了。住在月崖下的阿四也看到了,他们最后走上了月崖,就再也没有下来过。第二日早晨起来,小荷家的猪便全死了,后来大家就都生病了。”

  重翎凰脸色一沉,披五花甲、著红兜鍪,还提着红灯笼,果然是疫鬼在作祟,看来得去月崖一趟了。

  思及此,她蹲下来捏捏小男孩的脸,叮嘱:“喂小鬼,我上月崖一趟,你和其他小鬼赶紧回家知道吗?对了,若是和我一起的漂亮哥哥回来了,就同他说我在月崖等他。”想了想,又补充,“还有,那些不是魔,是疫鬼。”

  小孩点点头,还不忘纠正她:“姐姐,夫子说漂亮这两个字是形容女子的,你在学堂肯定没有好好听先生讲课!”

  重翎凰眼睛微微一眯,语调微扬:“哦?我的夫子倒是没有教我这些,但是我却知道一百零八种让你无疾而终的办法。对了,你夫子可有教你,何为无疾而终?”

  小男孩立刻一本正经道:“人无完人,想来夫子也不是全对的,我就认为漂亮也可以用来形容男子。”

  “孺子可教也!”重翎凰笑眯眯地揉揉他的发顶表示赞赏。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轻笑,转身一看,果然是羲和。“我才走了一会儿,翎凰怎么又在欺负人?”

  重翎凰瞥了小鬼一眼,“小孩子不欺负怎么长大?”想到羲和此行的目的,又问:“如何,你可拿到了杨木果?”

  “叔父亲自来了,眼下正在给村民看病呢。”羲和温和一笑,又伸手拍拍小男孩的肩膀,示意他去祠堂也给药王看看,身体是否有异样。待人走远后,羲和上前敲敲她的额头,皱紧了眉头看她,“不是说了不要乱跑,怎么又想独自行动?”

  “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重翎凰如是说,眼里满满的骄傲。

  “话虽如此,”羲和微微点点头表示赞同,眉眼间却是止不住的笑意,“什么时候,小鸟儿也算猛兽了?”

  重翎凰一听果然不出意料的暴跳如雷,插着腰道:“少瞧不起人,哪天化出原型吓死你!”

  羲和浅笑,“嗯,拭目以待。”就算是鹏鸟所生,一只小黄鸟又能吓人到哪里,顶多凶点而已。

  某只凤凰:喵喵喵?你才是小黄鸟,你全家都是小黄鸟!本公主只是因为低调才掩了真身,你竟然以为本公主是耻于显露真身?

  “你不是说要去月崖?”羲和望了望远处郁郁葱葱的断崖,“我和你走一趟。”

  月鱼湾的南端是一处断崖,崖上林木葱郁茂盛,长满了奇珍异草,同时也生了许多毒虫蛇蚁,即便是白天,也透露着丝丝恐怖的气息。饶是知道林中有不寻常的东西,重翎凰也一如既往地冲在前头,羲和皱着眉头跟在她身后,随时护她周全。

  才进入林中,浓郁的瘴气迎面扑来,饶是在魔界待惯了的重翎凰也觉得有些不适,羲和久居灵气浓郁清明的天界,岂不是……她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羲和,发现他脸上果然不复以往的云淡风轻。茂密的树叶微微晃动,黑蒙蒙的瘴气里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蝙蝠,朝二人迎面而来。

  未等羲和出手,重翎凰动作迅速地甩出手中魔鞭,瞬间,地上便满是蝙蝠残缺的尸体,有一些未死的还在微微颤抖着。她厌恶地朝地下看了一眼,又皱着眉头望向林中越来越浓郁瘴气,决定先清一清瘴气。衣袂飞扬间,一群凤尾蝶飘然而生,分别飞往林中不同的方向,浓郁的瘴气顿时清除了不少。羲和苦笑着跟在翎凰身后,看来今日自己是没有机会出手了。

  徐徐地清风吹来,树上不知名的红花纷纷扬扬落下,落到蝙蝠的尸体上,画面显得异常诡异。

  正走着,树上一只硕大的蜈蚣突然扑向翎凰,羲和眼疾手快伸出指尖一击,那蜈蚣落在不远处,一阵黑烟过后,树下便站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臭气,眼睛没有瞳仁的恐怖老妪。

  翎凰气定神闲地上前把羲和护身后,手腕翻转,截住了纷纷扬扬的落花,鞭子凌厉地一甩,落花犹如一把把尖锐的利剑攻向老妪,不消片刻,地上便只剩下一滩黑血。

  羲和定定地望着地上的血迹,倏忽笑道:“别的仙子侍弄花草,都是弄花香满衣,翎凰倒是别树一帜。”

  重翎凰浅浅一笑,问:“羲和呀,你学会的第一个法术是什么?”第一个法术?羲和神情有些恍惚,时间实在太久远了,不过终归是变些花花草草的幻术罢了。还未等他回答,便看到重翎凰截住一朵落花,朝树上吐着信子的毒蛇扔去。柔柔弱弱的红花在接近的毒蛇的时候,却狠狠地扎进七寸里,毒蛇挣扎着掉了下来。

  “别的仙子学的第一个法术大多是变幻出一只美丽的蝴蝶,或者一朵花,然而我不是。我爹爹和娘亲教会我的第一个法术是如何将花花草草变成保护自己的武器。年幼时,我便常一个人在黑夜里穿梭于深山老林中,有的妖魔鬼怪可比刚刚那个老太婆可怕多了。”重翎凰说着眨巴眨巴水灵灵地大眼靠近羲和,得意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我厉害?”

  看着重翎凰一脸求表扬的神情,羲和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收紧。在离开他的岁月里,那个小团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迅速长大起来。王族的世子公主就属她修为最高,所以从来不会站在别人的身后,只会去守护,单枪匹马地去战斗,去背负本该由兄长们承担起来的家国天下。望着她柔弱的肩膀,想到她自小便一个人背着和她差不多高的剑行走在人间的黑夜里,他心中对翎凰的怜惜又多了几分。

  “这些年你一定很累!收服恶鬼该是冥界的事情,你大可不必管的。”羲和心疼地伸手,想要抱抱这个可怜的小姑娘。

  “唉~”重翎凰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是我欠冥王钱啊!”

  ?????

  伸出的手悬停在半空,羲和嘴角抽了抽,“所以?”

  “所以就兼职鬼差还债咯。”想到这次要收服的疫鬼,重翎凰顿时兴奋地握拳,“算上方才的老太婆,再加上疫鬼,今年的考绩一定甩黑白无常一条街!”

  羲和收回了想要拥她入怀的手,甚至想暴打她一顿。当事人表示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他就不该去怜惜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混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