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故人归
栀夏Ada2020-11-04 20:412,717

  无尽海海岸。

  虽已入夜,海上却无甚风浪,一轮明月缓缓穿过云层,照着浩瀚无边的海水,海风卷起阵阵如雪的浪花奔向岸边的礁石。一阵阵的浪花卷到重翎凰的脚下,又一阵阵地退下去。

  月光柔和地倾洒在翎凰身上,她伸手接住一截皎洁的月光,耳畔传来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正是这柔柔的月亮,牵引着大地上幽蓝的海水上下翻滚,而这一切皆拜布星台上一位丰神俊朗的上神所赐。重翎凰的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往后余生,星辰,潮涨潮落,于她而言,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恍惚间,平静的海水渐起波澜,一道道海浪不断涌上来,撞击在岩石上,喷溅着雪白的泡沫。翎凰纵身一跃,跳到山石上,远远看到海天相交的地方出现了一条银白色的线,接着越来越近,如玉城雪岭际天而来。海潮声大如雷,震撼激射,吞天沃月,直直扑向海岸,片刻后潮水退去,海滩上却留下了某个熟悉的身影。翎凰勾唇一笑,化出魔鞭,困住了海滩上着白色寝衣的人。

  “泉客殿下?别来无恙啊!”

  泉客闻声抬头,见到重翎凰一脸坏笑朝他走来,简直欲哭无泪。他原本在水晶宫里睡得好好的,鬼知道这股潮汐是怎么把他卷上岸的,更没想到重翎凰这个债主正好在岸边等着。

  “本公主为了给殿下画这《六界美人图》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殿下只留下一颗夜明珠就想跑?”重翎凰双手抱胸,俯视着趴在海滩上的鲛人族王子。

  这几千年,重翎凰为了赚钱,业务可谓广泛,代打、陪练、画画等等,在六界纨绔子弟间颇负盛名,尤其在画艺上。前几个月,泉客找到她,要绘一册《六界美人图》,定价10万上品灵石。为了画好这画册,她可没少被当采花贼。谁曾想,泉客收了图后竟然花式拒付尾款,最后躲在无尽海底,纵横画坛几千年,翎凰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对厚颜无耻之鲛。

  “你,你想怎样?”泉客惊恐地看着重翎凰一步步逼近,最后从芥子袋中掏出一颗硕大的洋葱,在他眼前剥了起来。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本公主今夜发财了。

  布星台上,此刻已然是后半夜,该布置的星辰已然布置完毕,于是羲和收了最后的法术,踏上那条闪烁着点点柔光的灯路回行水宫,眼里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今夜,某个小公主该是很开心的吧。

  踏入行水宫大门,羲和转身,发现一路闪烁的灯盏花顿时消了踪迹。心中疑惑的他尝试往前又走了一步,原本消失的灯路再次出现在草丛中,影影绰绰。想必是翎凰顾及到他一向低调的性子,在花上施了法术,待他进入行水宫后,便隐了踪迹。

  再转身,却看到原本该在魔界的姑娘左手握着一串钟铃花,右手托着下颌,坐在行水宫的台阶上,笑吟吟地望着他。

  “殿下可让翎凰好等。”重翎凰站起身,理了理裙摆,快步走到羲和身边,将手上的钟灵花塞到羲和怀里,“方才等得无聊了,随手做了这花灯,送给殿下吧。”

  羲和哭笑不得地接过钟灵花,心想如今这个世道是怎么了,怎变成了女子持花夜会男子?“公主深夜到行水宫,所为何事?”

  “殿下不是说行水宫无人等候?翎凰自然是来满足殿下心愿的。”翎凰说着走到院中的石桌上,拿出腰间挂的酒壶,朝着羲和晃了晃,“上好的神仙坠哦。”

  羲和笑,也走到石桌旁坐下,变幻出上次翎凰送的两个玉杯,拿起酒壶便要倒酒,却被翎凰拦住。羲和不解,抬头疑惑地看向翎凰。翎凰将酒壶推到一旁,又从芥子袋里拿出几样小食,说道:“深夜喝酒不好,酒暂且放着,先吃这个,下次我再来陪殿下喝。”想想又嘱咐道:“你可不许偷喝,也不许给那只死凤凰!”

  羲和好笑地点点头,随即收起酒杯,云袖一拂,桌上便出现了一套茶具。翎凰手托下颌静静地看着羲和支起炉子就要煮茗,片刻后,火炉中的火苗开始红了起来,水在壶里沸腾着翻滚着,水中的茶叶,绿绿柔柔的荡在沸水中,不一会儿便闻到天然馥郁的茶香。

  茶煮好后,羲和一手执壶柄,一手按壶盖,将茶壶抬起,清香的的茶水以流畅清丽的弧线倒入茶杯里。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在白玉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好看,不知道牵在手里是什么样的感觉。想到这里,翎凰在心里又鄙视了自己一番,连一双手也不放过,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

  “公主?”温润好听的声音将她从自我鄙视中拉了回来,伸手接过羲和递到眼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嗯,解渴,比水好喝。记忆里,父王每次同人间的士人品茶,总是要点评一番的。那时,父王是怎么说的?汤色金黄浓艳似琥珀,兰花香浓郁,滋味醇厚甘鲜,回甘悠久,好茶!虽不及春茶甘醇,但多了一股高山茶的冷韵之味,若我未猜错,这是安溪铁观音,且为冬片茶。

  但是,这个是铁观音吗?翎凰细细地端详起杯中的茶,茶汤不是金黄色的,没有兰花香,也没有什么冷韵之味。翎凰想要哭一哭,早知道日后要和天界上神品茶,她便好好学一学茶的。现在要怎么样,算了,乖乖闭嘴喝茶就好。嗯,闭嘴了这么喝茶?卞城公主成功把自己给逗笑了。

  看着翎凰一会儿冥思苦想,一会儿恼怒,一会抿唇微笑的样子,羲和忍不住开口询问:“可是茶水不合公主心意?”

  “没有没有……”重翎凰忙把杯里剩下的茶水喝完,“是好茶,是翎凰不懂品。”

  羲和莞尔一笑,平常这个时候他绝对会给对方台阶下的,但是今日不知为何,他就是想逗一逗她。于是他气定神闲地执起茶壶,给重翎凰又倒了一杯,问:“公主说不懂品茶,又如何知道是好茶?”

  重翎凰理直气壮道:“本公主的舌头告诉我说是好茶,只是它没告诉本公主,这茶好在哪里。”

  二人海阔天空地聊了许多,一壶茶很快便见了底,见翎凰已经面露倦色,羲和贴心地提醒她是否要回去休息。翎凰也不推脱,站起身要告辞,走了几步,又跑回来,将一卷画轴放在桌上,说下次还会带其他好玩的东西送给羲和,这才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离开行水宫。

  直到翎凰的身影完全消失,羲和这才不舍地将目光收回来,打开石桌上的卷轴,是人间的夜景。图的四周是城墙内散落的万家灯火,一道银河倒影在水中央,很是灿烂夺目。右上角是翎凰龙飞凤舞的字迹: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落款:重翎凰。

  小心翼翼地将画轴收起,又收了石桌上的其他东西,羲和缓步进入行水宫中,准备歇息。昏暗的寝殿里,钟灵花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羲和侧着身子,凝视着书桌上的这一枝花,总觉得似曾相识,重翎凰这三个字也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窗外的月光,清涧似的流入屋里来,微微的凉风和着低吟的虫声送入房内,片刻后,羲和慢慢闭上了眼睛,花瓶里的钟灵花变得越来越模糊。

  梦里,一只小黄鸟飞过枝头,跃入平静的湖水,水底潜游着羲和心里最美好的记忆。小黄鸟衔住了一枝闪闪发光的钟灵花,将它拖出水面,遗失已久的美好时光又重新回到了阳光下。

  阳光穿透窗户照射到床上,羲和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枝带有水珠的白色钟灵花。重翎凰,翎儿……

  翎凰张明艳的脸和昔年软软糯糯的小圆脸重合在一起,让羲和有些恍惚,难怪第一次见到这张脸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那双眼睛,澄澈干净,璀璨如星辰,与当年的小团子如出一辙。

  难怪一切都似曾相识,原来是故人归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