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穀花
栀夏Ada2020-10-31 18:082,991

  重翎凰离开还樱谷后,正欲回卞城王府歇一歇,思索片刻后她转了个方向,往封祭谷走去。

  封祭谷地宫内,杂乱的墓室已然修整完毕,一副白玉棺椁稳稳当当地摆放在墓室中央,魔界侍卫守护在四周。

  翎凰恭敬地拜了三拜,抬手一拂,径直走向已经打开的棺椁。万年前的卞城王静静地躺在玉棺里,双目紧闭,睡得平和安详,仿佛下一刻还会睁开眼睛,如果忽略从重傲心口长出的藤蔓。万年过去,这株奇特的藤蔓已然十分茂盛,结出了朵朵灰白的小花。

  按理说无论是仙魔亦或是妖,寿终后皆形消魂散,不会留下遗体。封祭谷中众多墓室,其实不过是衣冠冢,唯有前代卞城王,死后尸身万年不腐。

  昔日浮山七俊冠绝六界,无人不知其名,而后妖兽大乱,为了封印妖兽,浮山七俊折了五位,只剩下前代魔尊重敖和卞城王重傲。年纪最小的重傲在大战中不幸被种下断魂蛊,中此蛊者,生生世世与妖魔为伍,不得入人间路,不得善终。人间以长安最为繁华,七人曾约定,待妖兽封印完毕,定一起到凡间做一次长安七俊。长安之约虽前路不明,但重傲体内的断魂蛊却实实在在地堵住了他的人间路。重傲临终前,已然神志不清,魔魂散去之际,突然抓住王兄的衣袖,迷迷糊糊道:“哥哥,哥哥,浮山,带我一起去!”

  万年来不曾哭过的重敖顿时潸然泪下,耗尽一生修为,封住重傲的魔魂,种下迷穀花,待到迷穀花开出白花之际,便是断魂蛊解除之日。重敖归去后,魔界王族接过了守护迷穀花的任务,只需再等百年,迷穀花便可开出纯白的花,届时,重傲便可在迷穀花的牵引下,前去赴浮山七俊之约。

  “一万年很快就要过去了,重傲爷爷,您放心,翎凰必定会护好这株迷穀花。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风舞槐花落御沟,公子笙歌醉玉楼。人间风景正好,他们都在那儿等着您呢。”伸手轻轻抚了抚迷穀花柔软的花瓣,翎凰低声承诺,随即合上棺木。

  “驻守归墟渊,拐带天界上神吃白食,现在又跑来封祭谷,卞城公主当真不需要休息吗?”吊儿郎当的声音从墓门处传来,翎凰转身,重霖风双手抱胸,倚在柱子上看着她,满脸调笑。

  翎凰眉毛一挑,当即抽出腰间的魔骨鞭朝重霖风挥去。重霖风侧身一闪,鞭子险险地擦身而过。

  “重翎凰你别乱来啊,我好不容易才把墓室修葺完毕,就等父王明日前来封墓了。”看到堂妹还有挥鞭再来的趋势,重霖风连忙出声阻止。

  重翎凰听到,微微一笑,收起鞭子,重霖风见状正要松一口气,却见她足尖一点,顷刻间便已经到眼前,二人改为近身战又打了起来。片刻后,重霖风捂着生疼的脸坐在地上看着重翎凰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放入芥子袋中,然后理理微乱的衣袍,神情很是愉悦。

  拿起一旁的镜子再次看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脸,重霖风抱怨道:“我说,你能不能别每次都朝着脸打。”

  “看你这张脸不爽!”翎凰瞥了堂兄一眼,“警告你,明日给我把坠仙坊的烂摊子收拾好,否则我就拆了你的别院,哦对,另外两个废材的别院也一起拆了算了。”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给爷滚,你们鸟儿当真是小肚鸡肠。”重霖风摆摆手,示意翎凰可以走了。

  “封墓前,你不要到处乱跑了,归墟渊似乎不太平,叔祖父……”

  “我知道,你和王叔管好归墟渊就行,其他的就交给我。”未等翎凰说完,重霖风便打断了她的话。看着突然正经的王兄,翎凰嘴巴张口还想再嘱咐几句,最后还是忍住了,转身离开了墓室。

  第二日巡视北荒完毕,羲和拿着从行水宫取来的灵石,欲前往坠仙坊结账,启灵听说兄长在魔界赊了账顿时来了兴趣,兴致昂扬跟来。酉时方过,坠仙坊的舞台前已然热闹非凡。人群中,羲和一眼便看到了角落里一身黑裙的翎凰,盘桓在裙摆和袖口的彼岸花在烛光下越发张扬起来。

  弦鼓一声响,三四名舞女随着欢快的鼓乐声舞动起来,那飞舞的双袖仿佛空中飘摇的雪花,台下的观众几乎不能看到舞女的脸和背。众人皆为舞女妖娆的身姿如痴如醉,重翎凰却一反常态,躲在边角处,笑得神采飞扬。

  待到鼓声停止,翎凰朝着台上的美人挑衅地晃了晃手上的留影草,羲和随着翎凰的目光朝台上看去,也不由得笑出声来。台上的人,正是昨夜坑了他灵石的宋帝王世子,还有他的几个侍卫。那一身妖娆的衣裙,配上那张被上了妆的脸,实在是……有些辣眼睛。

  “我去!”看清台上的人脸,启灵被吓得一个激灵,将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

  “夜神大殿,看得可解气?”翎凰负手盈盈走来,走到二人跟前,从身后取出一个钱袋递给羲和,“喏,你的灵石。”

  羲和浅浅一笑,并未接过灵石,温声道:“既是公主取回来的,那便归公主所有了。”翎凰也不推迟,随手把灵石放入芥子袋中。魔族派出去的各路探子至今未有回音,三人决定再到北荒走一趟,若无异常,羲和与启灵也将返回天界,向帝君禀告归墟渊详情。

  与此同时,宋帝王才封好墓室,一缕似有若无的黑气随即飘进了封祭谷地宫,附着在兵器库中的一把剑中。

  羲和、启灵、翎凰三人悠闲在卞城内逛着,只等戌时一到,便前往北荒。行至凤台里,看到了正对卞城王府的方向有两座华丽的宅子,北边宅子的院子里晒满绫罗绸缎,南边的宅子晾着彩衣云锦,两个宅子中间放了一大块木牌,上面贴满了类似告示的东西。启灵好奇心一起,不顾翎凰劝阻,拉着羲和一起上前围观,翎凰无奈,只能跟在身后。

  木牌上,贴满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各种画。有互相威胁的,比如:一只小黄鸟巴拉着从门缝里伸出头的某只黑蜂,下面用黑笔写着大大的“出来挨打”几个字,黑蜂回应“有本事跳起来打我的膝盖啊”;有组团嘲讽另外一个的,比如大雨中一只大黑蜂对悲伤的大白鹿说“忘了她,我盗墓养你”,而小黄鸟则是说“忘了她,我把你弟弟卖了养你”,两张图上面贴着一张魔界杂报——楚江王世子疑似被妖界小花娘骗财。作为回击,楚江王世子则是画了一张帅气非凡的白鹿,上书:作为一只尊贵的白鹿,本殿下拒绝同家禽和昆虫对话。另外两只分别给了白鹿一脚,上书:臭獐子!傻狍子!也有平常对话的:

  坠仙坊新出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好难吃!

  弟附议。

  翎儿今日怎不说话?

  王兄还不知道吗?她穷!

  对于今日重霖风跳胡旋舞,重翎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早早便令人将画像贴了上去,上书:裙装赠英雄,另外一个也放了一套裙装,上书:大哥穿衣服。

  如果只是这些,翎凰倒也不至于那么尴尬,重点是中间醒目的一张,某张美男图,上面还有某公主龙飞凤舞的字迹:我可以!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与他相比,在座的各位都是夜叉。

  虽然是昨夜才贴上去的,但已然有回复:王妹可以,王兄也可以;鸡笼警告;翎凰姐姐上!

  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重翎凰只觉得脸热,想要说几句挽回颜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无语望天,就差在脸上刻上“与我无关”几个字了。

  “幼稚,相当幼稚!”启灵上下打量翎凰,脸上虽努力做出鄙夷的神情,心里却羡慕得紧,天界冷清,他与羲和虽为兄弟,却从未像翎凰他们兄妹这般亲近。

  下一次就让你做主角,我们魔界王族别的不敢说,嘲讽天界上神可是个儿顶个儿的嘴欠,翎凰腹诽,但始终不敢看羲和。她与几个堂兄胡闹惯了,说话向来口无遮拦,习惯性来一句点睛之笔,此刻……

  羲和不说话,只专注地看着板上的画,余光瞥到了小公主微红的脸颊,眼里的笑意更甚,缓缓道:“公主工笔了得,羲和佩服。”

  翎凰向来心直口快,听罢脱口而出:“是殿下长得好看。”

  启灵觉得自己错过了一场大戏,现在什么情况,重翎凰看上了我哥?魔界的女子都这么不矜持的吗?兄长如冰壶秋月一般的人,碰上这么一个小魔女,哪里招架得住啊。思及此,他同情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兄长。

  羲和无奈,虽然经过昨夜,已然知晓这个卞城公主和天界仙子有所不同,但还是招架不住她这样直白的夸赞,只能垂眸低笑,回道:“公主客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