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业火
栀夏Ada2020-11-29 21:433,769

  黄昏时清阳突然接到一封神秘的信,将月鱼湾的事情详细告知,并说若无人阻拦,这名魔界女子定会在月鱼湾大开杀戒。阅完信后,他将信将疑地带着几个弟子赶来,写信之人说得果然不错,若非他及时赶到,此刻沈家夫妇早已灰飞烟灭。

  “你敢拦我?”重翎凰怒道,往日的秋水明眸满是怒火。

  清阳真人毫无畏惧地看向重翎凰,意味深长道:“姑娘,太过杀戮可不是什么好事,即便是对有罪的人。总有一天,你打在被人身上的鞭子,会一分不差地回到自己身上。”重翎凰无所谓道:“等那一天到了再说吧!”手心再度凝聚起灵力,长长的鞭子便绕过道长,朝沈一打去,又被清阳持剑挡住,二人随即打了起来。

  几个弟子正要上前帮忙,却发现自己脚下不知何时起凝了一层细细的冰,羲和气定神闲地将泉清扶起,为她调节内息。其中一个弟子狠狠瞪向羲和,怒道:“凡人自有人间律法约束,上神任同伴徒增杀孽,实在枉为神明。”

  “只要她开心就好,”羲和微微侧过头,明亮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打得不可开交的那一抹黑色身影,淡淡道,“而且,此次被伤害的并非凡人,人间律法管不了。至于那些会回到她身上的鞭子,我会一一替她受着。”更何况,他不相信翎凰会是那种嗜血好杀之人。

  另一边的重翎凰长鞭一抖,凌厉的风声如刀向道人劈去,“啪”清阳真人手里的剑应声而断。

  “让开!”重翎凰上前,瞟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沈一夫妇,不愿再和他动手。

  “我辈修道,只为保护人间无恙,恕在下不能如姑娘所愿。”清阳捂着胸口,坚定地站在沈一夫妇面前,“姑娘,杀戮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些渔民固然有罪,难道你今日要屠尽整个月渔湾的村民?”

  “道长如何认为我会屠尽全村人?”重翎凰冷眼看向道人,“我只要沈家夫妇的性命。”

  “沈家夫妇有罪,但罪不致死。”清阳回头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沈一夫妇,心中虽对他们行为很是不耻,但也不能任由手无寸铁的凡人被屠杀,“村民的做法固然不对,但并没有伤及性命,姑娘因为此事便要取人性命,未免太视人命为草芥。况且人间自有人间的律法,姑娘僭越了。”

  “那么请问道长,按照人间律法该如何处置这一众贪得无厌的人?道长难道以为伤人性命才过分?”重翎凰冷笑,指着方才醒来的泉清厉声驳斥,“道长可想过今后她该怎么办?凡人不过区区百年寿命,而她在以后千万年里该如何?有些伤害现在才开始!难道因为我等是神,所以连讨回公道的资格都没有?”

  清阳沉默片刻,看向靠在羲和身旁的泉清,缓缓道:“那便把他们交给那姑娘处置如何?鲛人才是受害者,比姑娘你更有资格来处理他们。”

  那些村民见到重翎凰已然收手,觉得泉清或许能够救他们,纷纷向泉清磕头求饶,直说再也不敢了。“泉清姐姐,对不起对不起……”孩童的哭声不绝于耳,泉清恍若未闻,目光冷冷地扫过她耗尽修为也要保护的渔民,淡淡道:“你们的对不起,只是为了活命。就算是真心诚意的,我也不会原谅你们。毕竟从来没有人规定过,道歉便一定会得到宽恕。”

  清阳眉头微皱,开口道:“姑娘,他们曾经救过你,可见本性并不坏,只是后来因为贪欲才行将踏错。如今既已知错,姑娘为何不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世间多一个好人,总比少一个坏人要好。”

  未等泉清开口,羲和对上清阳的目光,冷声道:“有时候,就算遇到一百个好人也不会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但只需要一个坏人,便可以毁了人的一生。”

  清阳一时无言,但他知道人族自有律法,一切皆要依人族法度行事,即便是仙界,也不可以私自夺取凡人性命。若今日让这个黑衣女子在此杀戮,往后只会有更多的神、魔、妖视凡间生灵如蝼蚁,稍有不对便随意屠戮。因此他继续劝泉清道:“与凡间那些彻底失去清白的女子相比,姑娘已经十分幸运。何况,万物皆有因果,倘若不是姑娘将珍珠和鲛绡赠与渔民,又怎会勾起他们的贪欲?你们没有资格定夺他们的生死,依贫道所言不如……”

  未等清阳说完,只看见重翎凰如惊鸿般掠起,凛冽的掌风迎面逼来,一掌打在他的胸口。等清阳反应过来,只看到一双阴森的红瞳冷冷地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幸运?这份幸运给你妻儿可好!”话音刚落,那女子的鞭子随即化成了一柄长剑,带着寒冷的杀气刺进他的肩膀,鲜血溅到了她手上。随行的弟子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知道那个玄衣女子身手不凡,却不知道,她竟然这般狠辣。一旁观战的羲和双眸微动,有些担忧地看向重翎凰。

  “我告诉你,这件事发生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些渔民忘恩负义,荒淫无耻,和泉清没有任何关系!”重翎凰声音阴寒,握着剑柄的手不自觉又加了几分力,刺得更深了。

  “你也该死!”重翎凰面无表情地看着清阳,手上的剑正要刺进去,手腕突然被人握住,熟悉的龙涎香传入鼻中,她侧头一看,果然是羲和。羲和握着重翎凰的手将剑拔出来,将她抱在怀里,她的身体抖得厉害,眼泪夺眶而出,手上却还死死地握着断魂剑……

  羲和双眸闪动,望着怀里的女子,眼神温和,“翎凰。”他温和地掰开重翎凰握着剑的手指,“翎凰,不可以!你若真的不甘心,我来替你做。放下断魂,不要让它沾上无辜者的血。”

  重翎凰又紧紧握着断魂,通红的双眸一一扫过地上跪着的渔民,受伤的清阳,最后是泉清泫然欲泣的脸,梦里那些凄凉的哭喊声在脑海里萦绕着……

  深深吸了一口气,挣脱羲和的怀抱,原本平静的海面狂风骤起,断崖下突然长出了无数朵红色的莲花,重翎凰拂袖而立,绣着红色彼岸花纹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羲和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重翎凰,和平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不似魔界王女,反而像冥界俯瞰众生的神。她的双眸冷冷的盯着清阳,“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定他们的罪!”瞬间她手里便多了一团火焰,鲜红如血,宛若盛开的红莲。重翎凰将手中的红莲业火打入红莲花中。莲花燃烧起来,成片的红火肆意地在断崖下蔓延。

  “泉清,你好好看着,我会让月鱼湾的渔民付出应有的代价!”重翎凰双手结印施法,一片红光过后,渔民的手腕上都出现了一朵火红的莲花印记。

  “我不会取你性命,只是……”重翎凰将沈一提了起来,指着红莲业火幽幽道:“看到了吧,那便是你们死后的归宿。此后百年,你们将日日见到亲人被红莲业火焚烧的惨状,夜夜听到自己亲人在红莲地狱里的惨叫,如若再作恶,惩罚将加倍!”沈一绝望地看着重翎凰,悲声乞求道:“神女……”

  “神女?”重翎凰冷笑着放下沈一,“本公主是忘川里的魔!你以为这就完了?往后的梦里,你们将夜夜梦见自己的女儿遭受着同泉清一般的遭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你们将罪孽还清。”她的声音就像蛇蝎一样,阴毒地转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至于你……道长”重翎凰揪着清阳的领子用力往前一扯,好让他更能听清楚自己接下来要讲的话,“就像那些渔民一样,我会让你在梦中得到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庭,然后亲眼见到自己女儿被人欺凌,亲耳听到她的哀鸣,以及那些人的淫笑……我倒要看看道长是否还能说出幸运,亦或者万物皆有因果这样的字眼!”

  说完她放下清阳,使用灵力治好了众人的伤,与羲和扶着泉清头也不回地离开月鱼湾。

  送走泉清后,羲和看到重翎凰一个人坐在海边,长发随风飞舞,恢复正常的双眸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双手。羲和眼色微沉,目光复杂地望着重翎凰的背影。能轻而易举地布下一个惩戒人的炼狱,翎凰似乎不仅仅是卞城公主那么简单,那么她究竟是谁?魔界是不是在密谋什么?但想到和翎凰相处的种种,他又摇摇头,将那些不好的思绪甩掉。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只要她是翎凰那便够了。

  “在想什么?”

  重翎凰抬头,刚好对上那双温和的双眼。羲和的眉眼长得温和,唇角微微勾起的时候,看起来很是温文尔雅。一股莫名的哀伤突然涌上心头,重翎凰低头盯着自己染血的双手,“我今日真的想杀了那个修道之人,我从前从未如此。我的手,竟然染上了无辜者的血,只因为他说了几句让我恼火的话。”

  羲和叹了一口气,他亦没有想到翎凰会想杀了那个道人。只见他撩了撩衣袍,在她身边坐下,拉过她的手轻轻一拂,那血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那双手从未沾染过它一样。

  “翎凰,不要怕。”羲和轻轻抚着她的长发,柔声道,“不管你的手沾上了谁的血,我都会帮你洗干净。”

  重翎凰双眸静静地望着海面,那目光深邃静谧,仿佛承载了千年的光阴。羲和默默地陪在她身边,过了好一会,耳边传来她幽幽的声音。

  “无论凡间朝代如何变迁更换,三千年来,女子所受的伤害仿佛从未变过。”重翎凰顿了顿,继续道,“城门被攻破的时候,盗贼四起的时候,女子总是最先受到伤害的。三千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当时城墙的大门被战火打开,敌人入城后,原本富饶的城池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被俘虏的女子整日以泪洗面,而那些畜生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悠扬动听的乐曲里,总是夹杂着女子的惨叫声,即便是太平盛世,也还是有人在受这样的苦。”回忆起当时的生灵涂炭,重翎凰的眼里顿时溢满了泪水,“羲和你知道吗?这样的事情三千年来发生了很多次,我每次一入睡,梦里就是她们苦苦的哀求声,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睡觉……”重翎凰说着抬起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水,可是它们却像总是擦不完似的,越擦越多,最后她索性不管了,任由它们在脸上流淌着,“所以,我今日不是故意要伤那个修道之人的,只是他说的话太过分了!那些女子受到伤害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有施暴者,她们没有任何错。”

  羲和心疼地将重翎凰揽入怀中,像小时候哄着她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背,怜惜道:“我知道,翎凰并没有错……”女子原本压抑的哭泣变得大声起来,羲和胸前的衣襟顿时湿了一大半,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却始终抱着那个身影,轻柔地安慰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