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栀夏Ada2020-10-26 10:381,545

  忘川幽幽地在城外流动,河里那些虽死去多年却依然挣扎的魂魄,在煞气缭绕的的河面上时隐时现,让忘川更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氛。忘川缓缓流动,蜿蜒而行,一直流到魔界边境沃焦,汇入无尽海中。虽已入夜,无尽海上却无甚风浪,幽幽的海水轻轻拍打着海岸,归墟渊在这一片寂静中越显幽深。

  千百年来,归墟渊仍旧是老样子,寂寂寥寥。灯盏花遍地的卞城在这一片寂寥中,倒显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来。

  王府内传来一阵婉转动人的鸣叫声,一只黄色的长尾小鸟在院中的树枝上蹿下跳,很是暴躁。外出的卞城王夫妇刚打开门就看到自家不安分的鸟儿展开翅膀朝他们飞来,一边绕着夫妇二人飞,一边叽叽喳喳地叫着。

  魔界上下无人不认得这只小黄鸟,她正是百年前卞城王妃产下的爱女——翎凰公主。不知为何,公主出生还未来得及啼哭,便立刻化成了一只长尾黄鸟。此事传出去后,楚江城和宋帝城两个王爷每日都要派说书人编排卞城王,久而久之,人们都忘记了卞城公主重翎凰这个豪横的大名,只记得卞城小黄鸟公主。

  百年来,卞城王夫妇为了女儿可谓是砸锅卖铁,倾家荡产,奈何收效甚微。堂堂魔界卞城王不得不用忘川水酿成大梦三生酒倒卖给凡间的修仙人士,以换取灵果仙草。若要讨论自己饲养吞金兽的艰苦岁月,重翊可以不眠不休讲上三天三夜。

  “翎儿,父王今日寻得一千年仙草,服下定可以让你变成如花似玉的小凤凰。”重翊顺了顺小黄鸟的羽毛,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开着小红花的仙草。小黄鸟歪着眼睛看了看仙草,又看了看满眼期待的父王母后,认命的啄了一口。过了好一会,重翊上下打量妻子风铃,质问:“月影,你跟我说实话,你当真是精卫鸟?别不是染了绿毛的凤凰假冒的吧!”

  “是,我凤凰当腻了,假冒精卫!重翊你假酒喝多了吧,都堵到脑子上了!”卞城王妃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丈夫,然后戳了戳将仙草当玩具的小黄鸟,“小鬼,这个形态虽然可爱,但是吧,这里是魔界啊,你是一个魔,能不能有点魔头的自觉!”

  翎凰并不搭理王妃,玩累了便飞到横梁上,将头埋到翅膀下睡觉去了。

  夜晚魔界的气氛显得更为沉重,白日里隐约可见的蓝天彻底泯灭,重翊负手立在院中,凝望着一片黑暗的天际。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卞城王妃从房内款款走来,“这样严肃的表情,已经千年未见了呢。”

  重翊放下双手,转身看向妻子,又看向远处的天空:“那日她出生时,天上难得出现了星辰。但我还未来得及好好抱她,她便化成了鸟儿。此前一直担心等她恢复人身时,是不是已经不需要我抱了。如今她一日比一日虚弱,我怕……”重翊握紧了拳头。

  王妃上前握住了丈夫的手,想了想,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开口:“你也差不多得了,明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可怜的翎儿啊,不要怪为父,你母后实在狠心,竟要将你送走。”重翊右手捂住胸口,一脸悲痛。“啪——”后脑勺的一记重击,止住了卞城王的表演欲。

  “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魔界为混沌世界,生不出高洁之物,灵气不足,所以翎凰出生不能维持人形,甚至凤凰形态也发育不足。阿翊,不可再耽搁了。”王妃收起玩闹的姿态,认真地看向重翊。

  “你说的我都了解。只是我不明白,翎凰是神,是鬼,更是魔,为何不能在魔、冥两界修行。难道我们要一直将翎儿留在天界吗?”虽然现在神魔相安无事,但现今魔界分为两派,楚江王重栩、宋帝王重祤一向为武是天,以武治人,不满魔族居于忘川一畔,时常与天界发生冲突。他虽不愿与天界争夺霸主之位,因着妻子的关系,也一向和天界交好,但不代表他会向天界俯首称臣。长此以往,神魔两界一战在所难免。倘若翎凰需在天界才能生存,岂不是白白给天界送了人质。最重要的是,一旦翎凰入天界,他与月影定不能常伴身侧,他实在不愿和女儿分离,所以百年来才一直另寻他方助翎凰修行。

  王妃劝慰:“也许是现在神识压住了其他两识,我们先将她送入天界,保住翎儿性命要紧,日后再考虑其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