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恋的解决方法
栀夏Ada2020-11-07 21:403,250

  翎凰自重临风别院出来后,径直来到了封祭谷重栩姑姑墓室内,仔细端详着挂在墓室正中央的一幅画。明月崖上,红衣女子飞身而起,软鞭之下无人可敌,与其背对而立的玄衣男子长袖藏锋,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魔、冥界的神魔身死神灭后,会将最后一缕神识化为一幅画,残魂附着其上,画中所绘之景为主人内心深处最难忘怀的记忆。此画便是昔日重栩公主最难忘怀的记忆,画上的红衣女子美得肆意,张扬得像燃烧的火。这才是真正的重栩公主,意气风发,倘若没有遇上瑶光神君和怀水少君这两个人……

  “姑姑,这幅画没有半点瑶光神君的影子,是不是就说明您最喜欢的还是当年那个骄傲的魔界王女。”重翎凰对着画像呢喃,“那还请姑姑原谅翎凰接下来的任性妄为。”

  重翎凰来到布星台,转头四顾,没有看到往日熟悉的身影。正疑惑着,听到望江台处传来细微的声响,直觉告诉她,羲和肯定在那。

  翎凰走到望江台时,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左手持杯,右手执书,坐着饮茶看书,正是羲和不错。他的下半身化为银色的龙尾浸泡在天河水里中,随着流水轻轻摆动着,翎凰一时看呆了眼。听闻龙族喜凉,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到池水中浸泡龙身,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嘿,羲和!”翎凰走到望江台,撩起衣裙,在羲和身边席地而坐。

  羲和闻声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到一张笑眯眯的脸。被翎凰的明媚所感染,他的脸上也不知觉有了笑意。见翎凰时而目不转睛地盯着水中的龙尾,时而抿嘴望向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羲和忍不住出声询问:“翎凰可是有事要说?”

  重翎凰伸手划拉几下天河水,认真地问:“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吗?”

  羲和哑然,这是什么癖好?但见她满眼期待的样子,又不忍拒绝,无奈道:“可以。”见他答应,重翎凰往前挪了挪,伸手轻轻触碰了水中的龙尾,入手冰冰凉凉的,很光滑。本来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重翎凰突然想到,这龙尾便是羲和的腿,按照位置推断,她现在岂不是在摸天界上神的大腿?!!!这么一想,小脸“唰”的一下,瞬间变成了大番茄。羲和看着翎凰脸上不自然的绯红,便已知晓她脑中肯定想到了一些有的没的东西,于是慢慢靠近翎凰,在她耳边悄声问:“感觉如何?”

  重翎凰听到声音下意识转头,对上一张近在咫尺的脸。

  二人脸靠得很近,彼此的呼吸交融着,柔和的龙涎香扑面而来,重翎凰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所措地眨眨眼。然而重翎凰到底是六界出了名的话本绘者,几千年来可谓阅本无数,正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所以很快她便回了神。回过神的卞城公主,不退反进,猛地倾身逼近羲和,原本还有些距离的两人此刻鼻尖相对。

  于是她看到夜神大殿根根分明的睫毛微微颤抖,向来淡定的脸上似乎有些羞赧。见到羲和这样,翎凰眼里的笑意更浓了:“殿下,刚刚可是在调戏翎凰?”

  羲和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经历现在这样的事情,五千年来,藏经阁上的图书被他翻了大部分,但没有一本书上有写要如何应对此时此刻的场面。因此他一动不动,手足无措地望着近在咫尺的重翎凰。

  此时夜风渐起,摇落片片月影花瓣,簌簌如雪,落了二人一身。翎凰望着羲和发间的花瓣,不禁靠上前去,温柔地取下落花,将其递到羲和眼前,红唇轻启:“殿下你闻闻,好香啊!”很好,这下某人连耳朵也红了,翎凰轻笑,正要取笑他。只见羲和突然靠近,一手揽过翎凰的脖子,一手托着腰,猛地将她拉入天河水中。

  重翎凰如受惊的小鹿瞪大了双眼正要挣扎,羲和抽出护在腰间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示意她不要动,不要说话。重翎凰顿时安静了下来,片刻后听到了巡逻天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浓郁的应龙气息遮住了翎凰身上的魔气,因此天兵并没有察觉出异样。待天兵走过去后,羲和才揽着翎凰跃出天河。看着衣衫尽湿的翎凰,羲和连忙背过身去,抬手施了个水诀,拂去重翎凰衣裳的水,而后又理了理自己的衣衫,这才转过身面对翎凰,表情又恢复了往日的淡然。心中却在感慨,果然女大十八变,四千年过去,小团子似乎跑偏的不只是一点点,谁能告诉他那个乖乖的翎儿到底哪去了?

  “咳,方才……”羲和看着翎凰,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想要开口解释。

  “啊,我知道,方才只是一个意外!”翎凰嘴上说是意外,眼睛里却露出了丝丝窃喜,心里想的是,不愧是我,干得漂亮!

  天色渐晚,羲和站在布星台上开始布星,翎凰在布星台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单手支颌,饶有兴致地看羲和布星。

  过了一会儿,羲和将天上的星宿排布完毕,走到翎凰身边,翎凰将一包打开的蜜饯递给他,一边吃,一边闷闷道:“羲和,我今天不开心,所以今夜这就是礼物了。”

  羲和哭笑不得将那泡了水的蜜饯推了回去,她总是深夜来找他,每次来都带着礼物,玩得尽兴了就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羲和学着翎凰的样子席地而坐,抬手揉揉她的发顶,问:“为何不开心?”

  翎凰指着西南方的天空不满道:“你给怀水的天空洒了那么多星星,我们魔界却一颗也没有!”

  羲和将特意为翎凰收集的琼浆玉露递过去,问:“你不喜欢怀水?听闻怀水仙山的云海日出颇为壮观。”

  重翎凰喝着琼浆玉露,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讨厌怀水的神仙,尤其是仙子。”羲和一面帮翎凰擦去手上的糖渍,一面听她将魔界公主和怀水少君、瑶光神君的恩怨娓娓道来。

  “羲和,你说为何怀水的仙子要这般羞辱我姑姑。同为女子,却能轻易将这般不堪的词语用在我姑姑身上。”重翎凰实在想不通,怀水众仙为何要这般维护若依,当年明明是她做错了事情,到如今竟然能颠倒黑白。

  羲和想了想,回答:“有的因为嫉妒。昔年的重栩公主有六界第一美人之称,又身份尊贵,敢爱敢恨,肆意洒脱,这些是她们自身所没有的东西,因而理所当然地去诋毁。再者世间如你姑姑那般的女子终是少数,很多是像怀水少君那样的女子,全心全意爱一个人,却得不到同等的回应,人们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然而然将自己代入到她身上,百般怜惜。”

  “所以是你弱你有理?”重翎凰忿忿地抽出手,拿起蜜饯放到口中狠狠嚼着,“如此,我更要帮姑姑从乱七八糟的旧闻中脱身。我重家女子敢爱敢恨,接受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结局,但绝不做他人风月史的里程碑,更不做他人沽名钓誉的垫脚石,怀水少君休想再借姑姑去博同情!”

  “看样子,卞城公主已然有对策了?”羲和问。

  重翎凰本来还是满脸愤恨,听到羲和的话,双眸中顿时又变得神采奕奕,自信道:“自然!当一个女子陷入一段三角纠缠中,脱身的方法有三种。”

  “一、继续纠缠下去,赢得男子在身侧,但另外一个女子终归还是碍眼。”

  “二,甩掉狗男女,称霸一方,但即便这样,他人仍旧还会将你们三个编排在一起,说你赢了权利却失去世间最好的人,而另外一个女子用全世界去换一个心爱的人。”

  “三,甩掉狗男女,称霸一方,出现另外一个全方面碾压前任的男子,十里红妆,风光下嫁。届时别人在谈论你与狗男人,便是谢当年不娶之恩。如果大婚那天,前任来抢婚那就更完美了。”

  羲和听完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卞城公主小小年纪,对男女关系悟得倒是很透彻。”

  重翎凰头一歪躲过羲和的手,回答:“我只是略知一二,你们天界那个为老不尊的司命星君才是厉害呢。话说最近他风格倒是变了不少,不是将人吊起来挂城墙上晒成干尸,便是要挖人家心头血,越发重口了。”

  听到这话,羲和脑海中浮现出司命星君素日里一贯高冷的模样,怎么也不是像翎凰言语中描述的那样。正想细问一二,翎凰突然指着天空惊呼:“看,扫把星。”羲和回头一看,一颗的星子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星空。看着那璀璨的尾巴,羲和眉头微皱,恐怕人间又有哪处要发生灾害了。与翎凰说明缘由后,羲和前往观星台吩咐司夜天兵密切观察扫帚星的运行轨迹,等到他再次回到布星台的时候,看到翎凰闭着眼睛,头歪向一边,快要撞向一边的石柱。羲和连忙闪身坐到翎凰身边,扶着她的头靠在了自己肩膀上,重翎凰在他肩膀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入睡。

  片刻后,翎凰悄悄抬起手,牵住了羲和衣角。羲和感受到衣角轻微的重量,垂眸一看,嘴角浮起了几不可见的笑意。即便不在身边,但翎儿爱抓他衣角睡觉的习惯,过了四千年年,依旧没有变。羲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她的睡颜,伸手一拂,柔和细腻的蓝光从他掌心缓缓逸出,萦绕在重翎凰周身。

  愿你今夜有个好梦,我的翎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