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洛水
栀夏Ada2020-12-01 22:043,158

  洛水河边的一棵百年大树下,启灵捧着那束雨久花睡得正香,朗月疏星,微微的夜风,一切平淡而美好。

  突然,一滴略显冰凉的液体滴落到他脸上,启灵不甚在意地抹了一把,睁眼望了望远处的天空,并没有要下雨的迹象。那刚刚的是?启灵困惑地抹了抹脸,将手凑到鼻尖下闻了闻,浓郁清雅,似乎是酒的香味,还是洋河大曲酒。

  抬头一望,一个玄衣少女正坐在粗壮的树枝上,右手拿着一个酒壶,笑吟吟地望着他。只见她素手一抬,一瓢水径直淋到了他脸上。

  “重翎凰!”启灵擦了擦脸颊,怒极而起,“你给我下来,小爷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重翎凰一个利落地翻身,跃下树来,身形灵巧地落到启灵身前,上下打量着:“啧啧啧,二殿下,不是让你到洛水探查情况,你抱着一束花在这里作甚?”

  “与你无关!”启灵将花藏在身后,目光躲闪间,瞥见重翎凰身上的衣服,方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她身上的那件玄衣是兄长的外衣幻化而成。嗅到奸情的启灵顿时挺直腰杆做人,盯着重翎凰身上的衣服若有所思,最后奸笑道:“我现在需要一个礼貌且真心实意的道歉,否则我就把你暗恋我兄长的事情在六界大肆宣扬!”啊,都去偷我哥的衣服来穿了,这丫头对我哥果然是情根深种。

  “去吧,最好说我把你兄长强了,然后本公主就立刻上天界求亲!不过,”重翎凰眼珠子一转,双眸里满是狡黠,“到时候你见到本公主,可就要恭敬地喊我一声长嫂了。”

  启灵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神采奕奕的女子,一时无言,只能指着她语无伦次道:“我,你,你……”

  “我现在需要一个真心实意且礼貌的道歉,要不然我只好做你的嫂子了。”重翎凰双手抱胸,得意地瞟了启灵一眼。

  “翎凰方才说要做什么?”熟悉的声音从重翎凰身后传出,启灵抬眸,后面一位公子缓缓迈步而来,正是羲和。羲和走到重翎凰身旁,眉目含笑地望着她,声音温柔。

  “她说以后要做我嫂子!”启灵看热闹不嫌事大。

  重翎凰脸“唰”的一下热了,不是说好分头查探情况吗,为什么他这么快就过来了!重某人连忙抬头看天,浑身上下,甚至连头发丝的透露着“与我无关”几个字。

  羲和嘴角噙着笑,微微俯身,眼中有潋滟柔光,在重翎凰耳边柔声道:“我在行水宫,恭候公主殿下的嫁妆。”说完便往洛水河边走去,衣发飘逸,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流。

  重某人耳朵热了,红了,最后恼了,插着腰怒吼:“你想得美,本公主就是要给,给的也会是聘礼。”

  羲和脚步一顿,转身,薄薄的唇角微微勾着,含笑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重翎凰,仿佛在告诉她,不管是嫁妆亦或是聘礼,他都照收不误。

  重翎凰懊恼地咬了咬唇,倔强地看回去。开玩笑,羲和不过是一个千年小处龙,她重翎凰可是阅本无数的人,还能再他面前害羞?

  第二日天一亮,羲和三人一起来到洛水边。幽幽的洛水向邈远的天际奔流,望着奔腾不息地流水,重翎凰和启灵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听到羲和在旁边说道:“走,下去吧。”羲和走了几步,却发现身旁的两个人没有动静。

  重翎凰一愣,连忙摆摆手道:“不不不,我觉得岸上需要一个人守着,你们兄弟二人下去吧。”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火凤凰,天生和水相冲,要她下水,怕不是凤凰做腻了想做落汤鸡。

  启灵愕然地望向重翎凰,什么意思,大家都是鸟儿,你竟然卖我?重某人默默把脸撇向另一边,启灵见状暗骂了一声不讲义气,转头对上自家兄长困惑的目光,严肃道:“兄长,我觉得翎凰说得有理,但留她一个人在岸上不好,不如……”大哥您就自己下去吧。

  羲和笑道:“你们怕水?”

  重翎凰和启灵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天,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句:“昂!”

  羲和继续问:“避水诀呢?”

  两只默契的凤凰同时低头,小声地回答:“学不会。”

  羲和点点头,“那好吧!”两只又心有灵犀地乖乖退后了几步,羲和见状眉头微蹙,这两只鸟小时候不是水火不容吗,怎么长大了这么有默契?说起来,启灵似乎比自己更早结识翎凰……想到这里,他走到启灵身边施了一个避水诀,默默地伸手把他推入了洛水,待重翎凰反应过来的时候,羲和已经牵着她的手踏入了洛水,水泡声在耳边“咕噜咕噜”地响着。

  知道自己进入水中,重翎凰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紧紧地握着身边人的手。“不要害怕,就像平时在陆地上一样就好,有我呢。”轻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安抚了她紧张的心,重翎凰试着大口呼吸,发现并没有水灌入鼻孔里,这才放松下来,环顾四周的景象。

  发现紧跟在旁边的启灵也是一脸紧张的样子,重翎凰“噗嗤”一声笑了,开始在旁边挑衅启灵。启灵自然不服输,二人顿时在水里闹了起来。

  “再闹就撤了你们身上的避水诀。”略显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向懂得审时度势的重翎凰乖乖回到羲和身旁,消停片刻后,又想回头冲启灵做鬼脸,才一转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抚上她的后脑勺把她掰了回来。

  启灵见状得意在重翎凰背后做了个鬼脸,心想,不愧是他大哥,果然还是向着自己的。

  三人大约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来到了洛水神府,启灵上前轻扣门环。“呀”的一声,大门开处走出一位老者,启灵手持令牌,含笑上前,道明来意。老者不敢怠慢,连忙将三人迎进内堂就坐。不多时,就见水笙出来,身后跟着一个青衣白裳,体态纤瘦的少年。少年长发用一个青玉簪高高挽起,露出了饱满的额头,正是洛水少君乐清。启灵见到乐清,双眸微闪,举起手朝她挥了挥,乐清没有回应,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启灵见状也不觉得恼怒,仍旧傻兮兮地笑着。

  “若我穿上男装,定然会比那个姑娘俊俏。”重翎凰踮起脚,凑到羲和耳边,悄声说道。“那不是男子吗?”羲和余光看了看水笙身后的少年,低下头问道。重翎凰没有说话,只是很自信地笑了笑。几千年来,娘亲可是女扮男装带着她逛了不少花楼,那些女扮男装的女子无论装扮得有多像,她几乎一眼就能认出来。说话间,水笙、乐清已然走到羲和、启灵身前,羲和、启灵弯腰作揖,说道:“未提前告知便贸然来访,还请神君见谅。”

  水笙笑笑,也作了一揖,回答道:“二位殿下客气了。清儿已将二位殿下的来意告知,洛水神府必当全力协助殿下收服疫鬼。”

  说着遂将三人引入大堂,进了大堂刚坐下,丫鬟就奉上几杯香茶,羲和端起茶杯品了品,说道:“事态紧急,羲和便不绕弯子了。前几日我与卞城公主在月鱼湾收服了两个疟童,那白童子告知疫鬼江疟正藏身于洛水中,敢问神君,洛水近来可有异常?”

  水笙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道:“实不相瞒,近日洛水的确不太平,往日那些温顺的小鱼小虾们,不知着了什么……”见到脸色微变的重翎凰,水笙忙改口,“哦,不知生了什么病,变得格外好斗,攻击了不少水族儿女。”

  “可否带我们去看看?”启灵忙问。

  “自然可以,诸位且随我来。”水笙起身,将他们带往水牢。

  水牢里,只见十多名水族士兵被分别关在牢房里,他们个个面目狰狞,眼底赤红,冲着进来的人嘶吼着。重翎凰心底微惊,这些人哪里像水族的“虾兵蟹将”,俨然是发了狂的野兽。

  “他们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可有请岐黄仙官前来查看?”启灵问。

  一直跟在身后的乐清冷哼了一声,“几日前我们便上折子请药王前来一探,可惜到现在都了无音讯,也不知是谁刻意压了下去。”语气里是明显的埋怨,启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说他也知道乐清在怪谁。

  “这事多半也和江疟有关,不如我们先将江疟找出来,之后我和二殿下再亲自请叔父来洛水,如何?”羲和提议,这五千年来,母神纵容翼族明里暗里排挤洛水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洛水将怨气发在启灵身上无可厚非,可是眼下可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

  水笙点头:“夜神殿下说的是!”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乐清,“清儿,不许无礼。”

  站在一旁的重翎凰有些不耐烦了,她可没兴趣听他们天界的破事,只想早点解决完江疟,回魔界好好睡一觉,于是出声道:“神君可否给我们看看洛水的地图,好让我们能尽快找到江疟的下落。”

  水笙点点头,她显然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启灵置气的时候,虽然启灵虽为帝后所出,但和帝后的确不是一路人。只是一想到这些年帝后的所做作为,她就很难对启灵有好脸色,乐清的父母、羲和的母亲甚至她的师兄,哪一个不是深受其害?水笙稳了稳心神,这才带三人前往书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