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蛇现
栀夏Ada2020-11-01 19:253,156

  就在三人准备前往北荒的时候,翎凰派去协助封墓的士兵匆匆赶来,说封祭谷出了事情。重翎凰一听,冲忙留下一句“翎凰有要事处理,告辞”便往封祭谷赶去。启灵、羲和不明所以,二人沉默对视一眼,也随即前往魔界封祭谷。

  重翎凰到的时候看到封祭谷地宫入口处躺着几个魔界士兵,满脸紫斑,全身肿胀发黑,魔医说这是钩蛇的剧毒所致。命人妥善安置死伤的士兵后,重翎凰抽出魔骨鞭,小心翼翼进入地宫。魔界地宫历来有宝物守护,重傲的墓室更甚,因此地宫并没有受到损害。走出地宫时,启灵与羲和恰好赶到,问:“如何?”

  “地宫无事,不知为何,定光剑封印的钩蛇竟然跑了出来。”重翎凰拿起手上的宝剑细细端详,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钩蛇被地宫宝物所伤,不知藏匿在何处,须得尽快找到它,以免牵连无辜。”

  启灵思索片刻,抬眸道:“公主,你觉得此事可与归墟渊封印松动一事有关?”

  重翎凰一边把定光剑放入芥子袋中,一边回答:“定光剑乃我王族先祖重傲佩剑,若无外力,钩蛇不可能挣脱封印,若不是外人闯入地宫,此事和归墟渊恐怕脱不了干系。你们那个什么妙法仙人现在何处?”

  “妙法仙人未在天界,想必又跑到哪出灵山排演阵法了。”羲和回答,“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钩蛇下落。”

  这日夜晚,翎凰派出去的各路探子终于有了消息,说钩蛇可能藏身于樱走山温凉泊里。三人初探后,为了稳妥起见,决定第二日再来收服钩蛇。

  重霖风和重临知晓翎凰一行人要去温凉泊抓捕钩蛇,死活也要跟着,翎凰本想拒绝,看到重临白嫩的小脸,眼珠子一转,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看着王姐盯着自己笑的眼神,重临背后感到了一阵阵凉意,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

  出发前,翎凰侧首望了望温润如玉的夜神殿下,心想传闻夜神一贯与世无争,昼伏夜出,从未与人交过手,此次应对的可是上古凶兽钩蛇,万一伤到了这张脸,那多可惜。羲和瞧着翎凰望着自己神情古怪,欲言又止的样子,以为她有什么不情之请,比如帮忙保护两个世子什么的,连忙轻声问道:“公主有何事?可对羲和直言。”

  夜神殿下,要不然,您还是在客栈等我们好了?翎凰心中百转千回,最后决定还是要给这位温文尔雅的夜神留点面子,毕竟是上神……

  反正护一个是护,护两个也是护,大不了,让重霖风那废材被钩蛇蛰一蛰好了,反正他皮糙肉厚的。打定主意后,翎凰冲羲和嫣然一笑,说:“无事,钩蛇虽是上古凶兽,但有二殿下和我,翎凰有信心降服它。”所以夜神殿下您不要害怕。当然,这句话被她咽到了肚子里。

  明明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但羲和却听出了不同的意味,但是又说不上来。羲和无奈摇摇头,这个魔界公主的心思一贯让人猜不透的。

  片刻后一行人便来到了樱走山下,上山前,翎凰看了看前方还在说笑的魔界二傻,再看看身边的“美人”,咬咬牙,握紧了手中的魔骨鞭。

  羲和看翎凰一路眉头紧锁,不时看看兄长幼弟,又侧首看他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心想这个魔界公主还真是个爱操心的,明明自己年纪尚小,却想着替叔伯历练兄长幼弟。但也傲气得很,明明数次想请自己相护,但为着魔界王族的脸面,生生又忍住了。他一贯是个体贴的人,开口安慰道:“公主莫要担心,有我和二殿下在,二位世子不会有事的。”翎凰点点头,眉头却未舒展半分,羲和疑惑,不是已经答应了替她护持兄长幼弟,她怎么还不开心?未及细想,便随着众人一起上山了。

  温凉泊位于樱走山主峰峰顶,孤悬天际,没有入水口,只有出水口,湖水终年外流不息,幽深不见底。周围16座奇异俊俏的山峰临池耸立,湖泊上空流云急雾变幻莫测,时而云雾飘逸,细雨蒙蒙,时而又云收雾敛,露出四周光秃秃的枯树枝。

  望着远处深不底的湖泊,启灵羲和顿时感觉有些为难,怎么才能把钩蛇引出来呢?在场的几个人,唯有羲和修的是水系法术,就在他正欲主动请缨引钩蛇出水的时候,翎凰捏了决,楚江王二世子顿时变成一只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惊恐地看着自家王姐。

  “翎凰姐姐,你,你不会让我去做诱饵吧?”肥胖的小鹿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翎儿这个主意好,瞧我们楚江城二殿下,多肥的一头鹿。”重霖风幸灾乐祸,“叫你平时吃那么多。”

  话音刚落,原本嬉皮笑脸的宋帝王世子也变成了一只黑蜂。“重翎凰,你做什么?不是要我做鱼饵掉钩蛇吧!!!妹妹,好妹妹,你清醒点!那是蛇啊,不是鱼!”

  “好歹兄弟一场,重霖风你作为大哥,有点哥哥样好不好,别号了,快去。”翎凰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我不去,会死魔的!”重家二兄弟表示拒绝。

  “那好吧,我去!”翎凰无所谓耸耸肩,伸手就要解衣服化原型,没等羲和启灵阻止,重霖风就飞到她面前低吼道:“住手,重翎凰你知不知羞的?当着几个大男人的面脱衣服?!”言罢,又飞回鹿角上,絮絮叨叨:“在这待着,要是让老子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死肥鹿,走,大哥保护你。”

  说完一兽一昆虫视死如归地往温凉泊靠近,翎凰一行紧紧盯着湖面的情况,握紧了手上武器。

  重临他们在湖边晃悠了片刻,湖泊依旧风平浪静,就在他们以为要使用暴力逼钩蛇现身的时候,幽深的湖水渐渐起了涟漪。突然间,湖水翻腾起来,卷起了巨大的水幕,水幕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钩子,直直攻向岸边的重临。

  羲和见状从山石后一跃而下,手中的断水剑一划,水幕顿时被剑气划开,钩子也缩回了湖泊中。重翎凰趁机甩出骨鞭,将岸边的一鹿一虫卷到安全地带安置妥当,然后开始全力迎战。一想到这次能和上古神兽对战,翎凰握紧了鞭子,心中隐隐有一丝兴奋。

  被羲和的剑气击中,钩蛇开始恼怒起来,温凉泊周围的瘴气越发浓郁,妖兽的嘶吼声也越来越骇人,振得周围的山石不断往下坠落。长长的毒钩划破浓浓的瘴气,直击羲和,羲和侧身躲过,毒钩再度迎面而来。

  钩蛇藏在水底,启灵的火系法术无法施展,这样下去根本是空耗灵力。翎凰和启灵对视一眼,默契地地点头,随即甩出手上的骨鞭缠上了钩蛇的毒钩,骨鞭和毒钩在空中僵持,一时无法动弹。启灵见状,幻出赤焰神弓跃到半空中,拉弓搭箭,判断出钩蛇的大致位置,猛地一放手。

  只听见湖底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声,黑气渐渐散开,几人终于看清了钩蛇的真面貌。它身长数丈,身形像蛇,浑身长满了坚硬的鳞甲,蝎子似的尾巴高高翘起,凌空挥舞,尾巴上巨大的毒钩让人令人望而生畏。看着那流着毒液的钩子,重临想象了一下它穿透自己身体的画面,心头不由得一颤,感到阵阵后怕,吞了吞口水,紧张地看着前方战场。

  中了赤焰箭的钩蛇开始发狂,张着血盆大口长啸,吐出阵阵黑气,黑云翻卷,仿佛要摧毁整个山峰。重翎凰从怀中取出随身携带的玉龙佩,对着玉佩使了个法决,玉龙佩从翎凰手中飞出,落入温凉泊。玉佩入水,顿时化作一尾银龙潜入湖底。原本幽深不见底的顿时变得清澈碧透,一平如镜,湖畔旁边的樱花树也抽芽开出朵朵粉樱,在蓝天晴空的映照下,死寂的樱走山焕然一新。

  战况一下子变扭转了过来,启灵使出强大的火系法术全力进攻,翎凰挥舞着魔骨鞭协助,夜神羲和布水阵防守。这场打斗中,启灵是理所应当的主攻,翎凰对他的实力丝毫不感到惊奇,让她感到意外的夜神羲和。

  在她使出玉龙佩后,羲和随即飞身至温凉泊上,使出宗师级别的水系法术调水施法控阵。衣袂飘飘间,布出行云流水的法阵,至善至柔,绵绵密密,却又不失力量。钩蛇的毒针毒气碰上盈润的水阵,瞬间化为无形。

  在羲和法术的护持下,翎凰如鱼入海,恣行无忌,只顾运用体内生生不息的灵力,尽情挥舞骨鞭靠近那凶猛的钩蛇。这是在以往战斗中从未有过的体验,单枪匹马固然痛快,但是像这样有人护持,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战斗,似乎让人更安心。她似乎有点沉溺于这至柔至刚的护持之力。

  片刻后,钩蛇已然落了下风,羲和、启灵瞅准机会,玄翦、断水剑一挥,在冰火两重剑气的夹击下,钩蛇当场毙命。

  上善若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过往觉得玄之又玄的经文此刻清晰地涌入脑中,娘亲说得不错,多读点书果然还是好的,看着钩蛇的尸体翎凰如是想,又想到先前自己想要护羲和周全的念头,不由得脸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