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待归人
栀夏Ada2020-11-03 21:092,689

  魔界为混沌世界,长年望不见星光,然而魔界边境无尽海的天空却可以看到漫天繁星。夜晚,重翎凰坐在海边的一块岩石上,入神地望着天边的星子。此刻海天交接的地方只是零星的低垂着几颗星星,月光随波涌动,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海风轻轻吹拂,翎凰取出前几日从重傲叔祖父处得到的玉笛。精美的玉笛发出悠悠的笛声,随着海风飘扬,传遍整个归墟渊。一曲终了,翎凰抬头看,一颗昏暗的星子闪烁了几下,随即划破天际,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急速坠落。

  重翎凰一时兴起,忙起身,追赶着星星,最后发现那颗星星竟然坠入天河的一个水池里。“星星怎会坠落到河里呢?”重翎凰望着天河喃喃自语,沿着天河缓步慢行,走到布星台,抬眼,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茫茫夜色中,天河沉沉,宝石似的星辰游荡其中,使得缓缓移动的水流闪闪发光,盈盈的灵气随着河流发散蔓延,载着漫天繁星,缓缓向东流。

  在这灿烂的星河旁,有一个熟悉的人影负手而立,白玉束发,一身白衣伸展特有的潇洒风韵,满身无限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羲和穿白衣很是好看,可是翎凰觉得那日他到魔界时穿的那一身衣服最是好看,意气素霓生,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可当百万师。

  夜风轻拂,重翎凰衣裳上的小铃铛发出悦耳的声响,羲和转身,看到了立在河畔的姑娘。今日她一改魔界束腰窄袖的黑衣,换了一身淡黄色的衣裙,罗衣飘飘,轻裾随风还,更显得得她潇洒飘逸,灵气逼人。

  “公主?”羲和惊讶道:“公主怎会在此处?”

  重翎凰嫣然一笑,施法飞身至布星台,衣裳上的铃铛因为她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我一路追着一颗坠落的星星,便到这里了。殿下你知道吗?星星竟然落到天池里了!”翎凰兴奋地说道。

  羲和转身看了看天上的星辰,淡淡道:“天上的星星也与六界生灵一样,有诞生之日,也有终结之时,时辰一到,自然便陨落了。”

  翎凰凝望着星光璀璨的天河,问:“坠落的星辰,还可以回到天上吗?”

  “自然不会,星辰坠落后和普通石头并无区别。”见翎凰一脸的好奇,羲和伸手,一颗石头从天河跃出,稳稳落在他手上。羲和将石头递到翎凰面前,说:“这便是星辰坠落后的样子。”

  翎凰接过石头,果然和普通石头无甚差别。她又问道:“死去的星辰会变成石头,那它诞生之时又是什么样的?”说完不等羲和回答,自顾自地端详着手上的石头,这摸摸,那闻闻,想从那石头中看出它最初的样子。羲和见她满脸好奇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叔父那只看到任何东西都想伸爪子去抓两下的猫,唇角扬起了微不可察的笑容,道:“公主,得罪了。”翎凰还未反应过来,腰便被一只修长的手搂住,带着她飞到了浩瀚的星河中。

  “公主,那便是星辰最初的样子。”温热的气息擦过耳边,翎凰觉得周围温度顿时高了起来,深呼吸平静下来后,她才顺着羲和手指着的方向望去。

  那一瞬间,翎凰见到了此生最令人心醉的画面——云层裹挟着尘埃旋转飞舞,金色包裹着翠绿碎片,璀璨爆炸的深红弥漫在四周、淡绿淡紫的点点微光闪烁其中,好像生长在天空的一朵极致璀璨的玫瑰。玫瑰不断飞舞壮大,最后爆裂开,尘埃散去后,出现了一颗闪烁着微光的星辰。原来星辰便是这样诞生的,翎凰想。

  回到布星台上,翎凰兴奋地缠着羲和问了许多关于星辰的问题,羲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一一为她讲解,丝毫没有一点不耐烦之意。听完羲和的一番讲解,翎凰这才明白日月星辰的玄妙之处。

  “原来无尽海的潮起潮落也与殿下有关。”翎凰惊叹,想到潮退后海滩上留下的各类美食,央求道:“殿下殿下,你可以让海水退去后把好吃好玩的东西留在海滩上吗?”她最喜欢吃海鱼海蟹了,还喜欢海里奇奇怪怪的贝壳、珊瑚,可惜她是凤凰身,实在不识水性。“啊对了,顺便把无尽海那只可恶的鲛人泉客也卷上来。”一想到上次在泉客手里吃的亏,翎凰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脑补了一下泉客被海潮卷到海滩上的情形。

  羲和莞尔,仿佛看到她脑海里暴打泉客的小人,于是伸手弹了一下翎凰的额头,笑言:“公主,醒醒!”重翎凰捂着额头,毫无威慑力地瞪了他一眼。见到翎凰这个样子,羲和很想动手去揉揉她的头发,手指动了动,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抬眼看了看星辰的位置,翎凰这才注意到此刻已经是夜半时分,不知不觉竟然待了这么久。她站起身打量四周,与漫天的璀璨不同,布星台只是一个冷冷清清的台子,难怪羲和一个人站在上面时,浑身透露出一股难言的凄凉。

  “殿下,几千年来,一个人守着布星台是什么样的感觉?不会觉得孤独吗?”翎凰问。羲和抬眼环视漫天繁星,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道:“只有经历过热闹的人才会知道孤独的滋味,我一直便是一个人,早就习惯了。没有什么烦恼,也甚少有欢愉,只是每日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下去。”

  翎凰转头望着羲和温润的眼睛,心里有些难过。神的一生那样漫长,往后的千万年里,他会不会就这样一个人孤寂地活着?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他为人间的黑夜洒下了万千星光,然而那些光芒却不能照亮他的黑夜。她想要做些什么,好让属于他的夜晚不再那么清冷。想了想,她伸手扯了扯羲和的衣袖,问:“夜神殿下,你的行水宫在哪?”

  羲和虽不知她是何意,但还是随手指了指偏北方向的一座宫殿。翎凰一看,羲和这个帝君长子果真不受重视,连寝殿都安排在了最偏僻的角落。

  重翎凰抬手施法,一瞬间从布星台到行水宫的道路两侧长出了一棵棵灯盏花。夜幕里,花影摇曳,扫淡了黑夜的颜色,给永夜添了一分迷离的温馨。

  翎凰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种出来的灯路,笑道:“殿下知道我最喜欢人间的什么时候吗?夜晚。在人间,灯光是不会灭的。一盏灯光里有一家的欢乐,每一盏长夜孤灯都在等待着一个风雪夜归人。魔界没有凡间的万家灯火,母后便寻来这灯盏花,从忘川一直种到卞城王府,当父王深夜归来一见到这花,便知道有人在等他,也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万家灯火待归人吗?”羲和浅浅一笑,望着一路的灯盏花,眼睛有些迷离,缓缓道:“可是公主莫不是忘记了?行水宫内,并没有人等待羲和。”

  “小时候,我时常在人间的夜晚摸黑赶夜路,山间的小屋门前总是挂着一盏小灯,虽然这一点微光没能唤回那个夜归人,也不是为我而点的。但是这一点点随时会被黑暗扑灭的灯光,却可以鼓舞我多走一段长长的路。”翎凰看着羲和,认真道:“翎凰希望这一路灯盏花也可以让殿下多走一段长长的路,也许下一个路口,便会出现那个愿意等待殿下的人。”

  远处传来巡逻天兵的脚步声,翎凰担心自己魔界公主的身份会给羲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道别后便化作一缕轻烟消失在天河畔,布星台上又只剩下羲和一人。

  灯盏花一路蜿蜒到行水宫,那摇曳的烛光晃得他眼睛有些酸,行水宫在这点点微光的映衬下,越显清冷。我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是一个人啊。想到这儿,羲和蓦然一惊,原来自己不喜欢一个人啊。那么这几千年来,他究竟是如何度过这日日夜夜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