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鱼湾的秘密
栀夏Ada2020-11-29 21:433,469

  夜幕逐渐降临,一抹殷红的夕阳照射在海面上,云朵仿佛烈火似的烧红了整片天空。落日的浸染下,月鱼湾显得格外宁静,然而月崖上的羲和与重翎凰却无暇无欣赏这般美景,只是密切关注着渔村的一举一动。

  “翎凰,你看那边!”羲和眼睛一亮,指着北边的一处山峰,重翎凰顺着羲和的指尖望去,几个渔夫鬼鬼祟祟进入小树林。

  二人隐了身形紧随其后,穿过小树林,进入山脚下的一个山洞。山洞最初很小,慢慢地,通道越来越宽敞,半个时辰后,二人才发现这座山峰的肚子里竟然藏着一个神秘的海滩。只是几个渔夫竟然不见了踪影,徐徐清风吹来,传来了女子隐隐的哭泣。

  重翎凰顿感不妙,立刻循着声音望去,不远处还有一个幽幽的洞口。只见翎凰手心一握,苍劲的魔骨鞭随即显形,她握紧了鞭子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洞里。

  洞内火光通明,摇曳的火光照在每个人的脸,只见他们个个油光满面,时不时望向里边,淫笑着在讨论着什么。

  “不知道几世修来的好福气,竟然有幸得到神女。”

  “啧啧啧,那绝色模样……”

  听着这些污言秽语,饶是温和如羲和心中也恼怒起来,他转头看向重翎凰,却找不到她的身影,一阵劲风拂过,那三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阴影中重翎凰缓缓走出,不负往日的明艳张扬,眼中的怒火足以吞噬天地,那是羲和第一次在重翎凰眼里看到杀意。

  她踩着那些人的手走入洞口深处,片刻后,里面传来一声惨叫。羲和连忙进去,只见一个的渔夫捂着裤裆蜷缩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翎凰抱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姑娘轻声安慰着。

  那姑娘的双手上缠着两条大铁链,身上青青紫紫,满是伤痕,浅蓝色的鱼尾不住地颤抖,地上落满了鱼鳞。不远处的竹筐里,满满的珍珠和鲛绡在火光中闪烁着莹润的光芒。

  “泉清,别害怕,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了。”重翎凰轻轻抚着泉清的长发,柔声安慰。

  泉清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安全了,只是全身颤抖被翎凰抱着,凄婉地哀求:“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没事了没事了,我会带你回家……”重翎凰安慰道。

  羲和走近,将手上的伤药交给重翎凰,“翎凰,先给她治一治身上的伤。”重翎凰伸手接过伤药,羲和随即走到不远处,背过身去。重翎凰小心给她涂好药包扎好,又拿过一匹鲛绡变化成衣物,正要给泉清穿上。

  “不要不要,我不要穿这个,走开……”羲和转身一看,泉清一把抢过重翎凰手上的衣物,疯狂地撕扯着。那鲛绡上的每一根丝线都浸染着她的血和泪,她怎还会将它穿在身上呢,重翎凰心中暗暗自责。

  “好,我们不穿。”重翎凰随即站起来,将自己的衣物脱下来给她穿上。安抚好泉清,她略微尴尬地低头瞧了瞧只穿中衣的自己,想着要不要捡一片树叶变一套衣服,应付应付这些凡人。未等她动手,一股熟悉的味道突然弥漫周身,身上多了一件外衣,抬头,看到了羲和满眼的温柔,只见他手一拂,那外衣便幻成了她那件绣着火红彼岸花的玄衣,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的衣服。

  过了好一会儿,泉清安静了下来,开始将这几个月的遭遇娓娓道来。

  几个月前。

  离开水晶宫的泉清经过月鱼湾时,此处海底恰好发生了地动。因为地动的影响,本来平静的海面顿时变得波涛汹涌,狂风卷起海浪形成巨大的海浪冰墙,呼啸着朝月鱼湾渔村涌去。若无人不出手相助,月鱼湾的渔民必定死伤无数,于是泉清耗尽全部的灵力抵挡住了海水,精疲力竭时被海浪卷到了礁石上,昏迷不醒。

  第二日,月鱼湾出海捕鱼的渔民发现了她,将她带回家中养伤。为了报答渔民的救命之恩,泉清将珍珠和鲛绡作为礼物送给渔民。渔民用珍珠和鲛绡换来的钱修缮了房子,剩余的钱财也给泉清买了好吃好喝的供着。随着泉清的伤慢慢好起来,月鱼湾的渔民的不安逐渐扩大。渔民出海捕鱼本就危险,天公一不做美便可能毫无收获,甚至会丢性命。然而现在泉清只要流几滴眼泪便可以换来全家半年不愁吃喝,若是泉清走了,他们便又要回到从前辛苦劳作的日子。若是能永远留住泉清便好了……这句话开始如梦魇一般,紧紧缠着月鱼湾的每个村民。

  月鱼湾的孩童们很是亲近泉清,总是围着她聊天。某天她和沈家的孩子沈鱼坐在海滩上,柔和的月光洒满满面,银光闪闪。沈鱼痴痴地望着那些跳跃的光芒,问:“泉清姐姐,海里的是不是有很多像你那么好看的仙女?”

  泉清伸手捏住了沈鱼的脸,恐吓道:“不是哦,海里都是要吃人的巫婆,她们特别喜欢吃像你这样的小孩。”说着做出一个鬼脸,扑向小孩,“我好饿啊……”两个人嬉闹做一团,玩闹过后,沈鱼叹了一口气,惋惜道:“姐姐很快要走了吧,姐姐不是很喜欢月鱼湾吗,能不能留下来,不要走了!”

  泉清伸手摸了摸沈鱼柔软的头发,“不行哦,姐姐是鱼,不能离开海里太久。而且姐姐受伤了,要回家养伤,否则姐姐的本领就回不来了,以后就不能保护你们了。”二人聊得正开心,没有留意到身后一闪而过的黑影。

  第二日,沈鱼端着一碟绿豆糕进来,说近日天气干燥,特意给她做了绿豆糕,可以消暑。泉清没有任何怀疑,坐在桌前吃着,没有注意到沈鱼躲闪的眼神。没多久,她眼前的一切便模糊起来,只听见沈鱼带着哭腔道:“泉清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阿爹死在海上,只要几年就好,等我长大了……”等她再醒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潮湿的山洞里,双手被铁链锁着……山洞里有一个水坑,里面满是海水,她双腿挣扎着靠近海水,下半身很快便化作了鱼尾。

  一开始那些渔民只是每日逼着她流出眼泪,织鲛绡。有一天深夜,沈一突然来到山洞里,双手颤抖着伸向她的脸,满眼痴迷。沈一将她拉出水坑,就在鱼尾要幻成双腿时,她吐出鲛珠,失去了化为人身的能力以保全最后的清白,但也因此失去了逃出去的机会。即便她化为人鱼的模样,但后来半夜来的渔民还是越来越多……

  重翎凰听完“刷”的一下站起来,未等羲和反应过来,便拖着地上昏过去的渔民离开。羲和连忙给泉清找回鲛珠,待泉清恢复人身,也带着她离开了山洞。

  等到羲和赶到时,沈一的院子已经不能要了,东西七零八乱的倒了一地。整个渔村的村民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满身怒火的重翎凰。

  “神女息怒!”跪在前方沈一满腔惶然,“不知尔等犯了何罪,竟惹得神女发此大怒!”重翎凰身形一闪,站在沈一眼前,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你们做了这等肮脏下作的事情,竟然还敢问我犯了何罪?”

  话音刚落,羲和扶着虚弱的泉清走到重翎凰身边,那些渔民看到泉清,知道秘密已然被发现,不由得将头垂得更低。

  “忘恩负义,荒淫无耻,贪得无厌,还有……”重翎凰漠然扫着跪在地上的众人,面色阴寒,“亵渎神明,你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话音一落,便提着沈一狠狠扔向石屋,年幼的孩童从未见过这般血腥的场景,纷纷吓得大哭起来。一个年轻人更是指着重翎凰怒道:“你这样的人也配做神明,幼童何其无辜。”

  重翎凰充耳不闻,径直走到一个男孩面前停下,那人正是沈鱼。“沈鱼……”冰冷的声音落下来,沈鱼吓得瘫痪在地,重翎凰捏着他的脸,“听说你不想让阿爹死在海上,那我让他死在你眼前可好?”

  “住手!”沈夫人突然大喊,冲过来从重翎凰手中抢过沈鱼,心中的恐惧已然化为满腔怒火,“你懂什么?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哪里懂得我们这些穷苦百姓的痛苦。老天何其不公,有人一出生即便什么也不做也不愁吃穿。而你们这些神明,一出生便享有千万年的寿命,享受着人间的香火供奉。而我们这些人呢,每日辛苦出海捕鱼,换来的银两不过勉强度日,世世代代,永远不能解脱。我们不过是投错了胎,若你我易地而处,今日能如此大义凛然的便不会是神女”

  “好一番慷慨陈词!”重翎凰怒极反笑,“想要荣华富贵没有错,那就靠自己的头脑和双手去争取,想要千万年寿命便去修仙。没有谋财谋权的智慧,没有脚踏实地的勤勉,也没有修仙的毅力,那你求什么钱权?更不配提长生!”重翎凰说着俯下身子,抬起沈夫人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少拿本公主来和你做比较,无论在哪里,我依旧会是我。而像你这种只会怨天尤人的蠢货,无论是在仙道、人道抑或是畜生道,都注定了与高高在上无缘。”

  沈夫人凄然一笑,“不错,无论在哪,神女依旧是神女,一身傲气,明媚张扬,但是……”她的目光看向羲和身边的泉清,“她不会再是那样了,你们就算把她救回去了,也不过是个娼妓,哈哈哈哈哈……”

  沈夫人凄厉地笑起来,泉清听着,原本就不好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惨白,她挣脱掉羲和搀扶着的手,幻出一把长剑,一步一步朝着渔民走去……

  “就算你把我们全都杀了,你也不会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女!”苏醒过来的沈一挣扎着站起来,看向慢慢接近的泉清,“你脖子上的印记,是我的吧?”泉清的脚步顿住,手中的长剑无力垂落,娼妓吗?泉清凄然一笑,胃里一阵翻涌,竟生生吐出一口血,随后软到在地。

  “死不悔改!”重翎凰挥着手中的鞭子正要打过去,这一鞭她用了灵力,一鞭下去沈一必定魂飞魄散。“住手!”几位白衣道人飞身而至,挡住了重翎凰的鞭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