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华岩书馆回来的少女
凡峥2021-02-26 14:542,568

  “不见好么,还是用着思大夫的药?”尹老问道。

  秀英嫂点头称是:“嗯,我看她气色如常,只是身形日渐消瘦,不过老话说呢,病来如山倒,病人去如抽丝啊。”

  他们口中的这位思姓大夫,单名一个霄字,乃霓夫人亲兄,其医道在当地远近闻名,尤擅妇孺杂症,界休城中时有病患慕名而来。这两年来,尹信与少姝姑娘每日到陶复庐后,思大夫先给尹信施过针,再与甥女少姝讲解经书,尹信虽不能一同“看”书,但静坐边上“旁听”,日积月累下来,也已有所长进。

  说起儿子的眼疾,秀英每每要悔得呕出血来。当年,她在郭家大宅的厨房做事,年纪虽轻,一手厨艺也是全家上下交口称赞的,未免就有点充大了,初次处理郭宅友人相赠的河豚时,自以为是寻常鱼虾的做法,刚出锅,顺手给在身旁玩耍的小尹信尝了试味,没想到只眨眼的功夫,儿子就上吐下泻,高烧昏迷了,秀英吓得三魂七魄俱失,郭家老太爷当即请了城里最好的大夫上门诊治,好容易从鬼门关上抢回这条小命,谁知退烧之后,可怜的孩子竟全然不能视物了,霓夫人捎信回来提议把孩子送回洪山,思大夫诊毕,只说需每日施以针灸兼用汤药,或可见效,那尹横遂急急告老,实是为了孙子方便医治的缘故,这样算来,也快两年了,近来,尹信说起感觉眼前朦胧有光,全家喜极而泣,谢天谢地,自然更加对思大夫感恩戴德。

  尹老低头瞧了眼儿媳妇手里的活计,问道:“秀英啊,又在准备槐花酿了?”

  “是呀!”只见秀英嫂膝上的竹编簸箕里,铺了好多层黄白相间的槐花,闲聊的时候,她就这么快一下慢一下地拣择着花间的杂质。

  “记得还在大宅的时候,少姝姑娘在家宴上撮了口槐花酿,非认定了是甜汤,成天鼓捣我陪她到厨房翻找。”尹信闻着鼻尖的花香,想起了好些年前的趣事。

  “哼,趁我没看见,你偷着让姑娘喝了半碗,结果醉得她一塌糊涂,在院子里那个欢天喜地啊,又是‘大垂手’,又是‘小垂手’,完了倒头昏睡半日,亏得霓夫人大度,没有仔细追究,不然真要好好搓你一顿!”秀英连连摇头。

  (大垂手,小垂手:魏晋时期,乐府杂曲配的民间流行舞蹈。)

  尹信拍起手来,也不觉难为情,哼着小调,用脚踩起拍子,左右垂弄衣袖,学着少姝姑娘当日的醺醺醉态,款款舞将起来,仿效“彩衣娱亲”,逗引长辈们快活一笑。

  尹毓川腮帮子笑到发酸,边揉边叹道:“真是难为咱们少姝姑娘了,比信儿回来还早两年呢,住这穷乡僻壤反而乐不思归呵。说来也怪,她打小生成一副特立独行的模样,找吃找喝,主意挺大,还事事非要自己动手,别人想伺候她还不乐意哩!”

  “大概她三四岁上,有一回独自出了后院角门,我不放心,悄悄跟着,小姑娘七拐八绕的过街穿巷不说,一道儿上还能抬头细辨各家招牌,到了馥郁斋,从小荷包里取钱买了点心,同人们边吃边聊,吃干净了才抹嘴走人,看的那些掌柜伙计们呀,都稀罕得不行。如今是更厉害啦,不光自己采买,种菜种花,做饭熬药,都是手到擒来,且做得好着呢!”

  “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这是霓夫人教导有方。”尹横点头道,“要说起来,有道先生亦是稼穑种养亲力亲为,洒扫庭除自律有度,在学馆中常点拨生徒:再玄妙高深的学问,最后还是要落在一双手上——这双手若是带着学问呐,做出来的活计也别有风味,总归是不一样的。”

  “老东家家教历来如此,别人可就未必了!”毓川接口道,“放眼现今世族子弟,出来进去人架人扶的,奴仆婢妾前后成群的,早已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抓他两个扔咱们山上,估计都熬不了几天的!”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可悲可叹啊!”尹横不觉感喟,茶过数巡,乏意上来,渐已呵欠连连,力不从心了。

  尹信明早照旧要上陶复庐的,于是祖孙相扶起身,一径回屋歇息去了。

  看秀英独自收拾着茶具,尹毓川憨憨一笑,自怀中掏出把雕花木梳递过来:“回来的时候专去给你挑的,快看看戴上合适不?”

  “又乱花钱了,”秀英嗔怪着接了梳子,正要端起家伙什儿回房,转脸瞥见了院门处的动静,声音陡然明快了,“哟,是骐骐上来了,可是我要的花样子到了?”。

  (花样子,绣花用的底样,多用纸剪成或刻成。)

  尹毓川循着她目光看过去,正是霓夫人家养的那头小白鹿上来了,在它背上,挂了件小巧玲珑的绢布褡裢,秀英嫂招呼它过来,爱怜地在鹿儿身上拍了拍,从那褡裢里取出一叠花本子来,又仿佛知道小鹿能听懂,不住地夸赞道:“瞧太太这花样子,多好看!骐骐也是乖巧,这么晚了还要跑这一趟。”

  叫“骐骐”的幼鹿个头没有很高,只见它听完,居然默默点了点头,轻盈地一个转身,准备折返。

  “等一等。”秀英忙叫住了骐骐。

  尹毓川赶紧折返屋内,变百宝似的自身后拿出一个小罐,装到骐骐背上的一侧袋中:“这是给夫人的,下坡路上当心,别再滑到水里去了呦!”

  此时,月升东山,除了几声犬吠,四周一片阒寂。骐骐出了院门,默契地回头望了眼送至院门口的夫妻俩,便一头跑了起来,乘着渐劲的夜风,像道白光,瞬息穿过了尹家山坡下的蓊蔚山林,顺势进入一道天然沟壑,入耳便有涓涓水流的声响。

  原来,这洪山上的鸑鷟泉穿山越洞而下,流经此处,成了条漱玑泄玉似的河流,这道沟也因此得名为“水沟”。

  水沟的两边,距河流不远处,零落排列了几户窑洞,均倚坡朝南而开,骐骐疾速不减,直往地势最高的院落奔去,这家院子周围斜绕着低矮的土石墙,从外面可以清楚看到院角一隅种满了藤树花草,枝繁叶茂,各色夏花点缀其间,盎然地高出那石墙许多,深褐色的院门正对着河流。

  此时,一个约莫十多岁身形的少女轻快地从门内穿出,月光下看去,她粗壮的乌发集束于顶,给编结成两个丫髻,一条白色襻膊将其碎花边宽袖高高绑起,她手里拎了只不大的水桶,走近河边,俯下身来汲水。

  (襻膊,约从汉朝开始,人们用来绑住袖子方便作业的臂绳。)

  河边泥石洇潮,少女脚下草虫喓喓,清露暗生,她将纤细的手指浸入流淌的河水,划拉两圈儿,微眯起双眼,享受丝丝清凉,忽觉一阵风送来熟悉的气味,她笑着侧过头,果然是骐骐,小鹿蹿到她身边,用头抵着少女的丫髻厮磨片刻,接着,只听少女嘿了一声,两手将水桶提起,颇费气力地慢步回院,将汲来的泉水缓缓浇入花圃中。

  少女浇完水,弯腰挽了把青草,冲骐骐逗引摇晃起来,小白鹿温驯地来舔少女手中的青草,不时绕着她轻跃几下。

  玩耍一阵儿,骐骐来回摆着头,又开始用它的圆圆头顶来回蹭着少女的腰身,少女会意,伸手从褡裢中取出了小罐子。

  “少姝……”这时,屋里传来一声轻柔的呼唤。

  “哎!”少女高声应着,顺带,采了两朵在静夜微风中摇曳的小花——没错,这便是自华岩馆回乡山居的少姝姑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姝的山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姝的山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