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只有一张床
幺蛾子大人2021-07-15 16:582,076

  花泠因为受了伤,又忙了一天一夜没睡多大一会儿,这时候正又困又累。

  可谢衍这厮竟然直接霸占了床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

  她只能在旁边干瞪眼。

  “喂!”

  谢衍睁开假寐的眼,懒懒地问:“什么事?”

  “我睡哪儿?”花泠不满地问。

  “随便。”谢衍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花泠听他这么一说,那可就不客气了,直接爬上了床。

  她可不在乎什么男女大防。

  一把夺过被子,自己裹了起来。

  谢衍总算装不下去,问:“谁允许你上来的?”

  “你自己说的,随便,那我就随便咯!”花泠理直气壮,打了个哈欠,她好困。

  谢衍指着贵妃椅,道:“你去睡那里!”

  “你还有没有人性?”花泠看着那张贵妃椅,“在那睡一宿,我还起得来吗?”

  “那就睡地上,你昨夜不也是在地上睡的吗?”

  谢衍丝毫没有打算给她让位置,也不想和她一起睡。

  “你怎么知道我昨晚睡地上了?”花泠陡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他知道自己睡地上了,那不就代表他看到了医疗舱?

  谢衍面不改色地问:“难不成你还敢睡龙榻?”

  花泠狐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是分析出来的, 还是真看见了。

  可是如果正常人看见医疗舱,不应该这么淡定吧?

  对古人而言,那可是无法理解的事物啊。

  所以真的是猜测分析?

  毕竟这谢衍看起来就城府很深,脑子很多弯弯绕的样子。

  “我不睡地上,我要睡床!”花泠表示自己不愿意受委屈。

  “是吗?”谢衍勾起唇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你想跟我睡?”

  “什么……什么跟你睡,说的那么暧昧!哎哎哎……你靠过来干嘛?”

  谢衍突然凑近了她,把花泠给吓到了。

  “想起来,我们好像没有圆房。”谢衍一本正经地道,“或许是世子妃对此感到不满了?”

  “谁不满了?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才没打算跟你圆房呢!”

  花泠一把推开他。

  “你都主动睡到了我身边,这不是很明显么?”

  谢衍冷静地开始解衣裳。

  “你住手啊……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花泠自打领教了他那邪门儿的武功之后,可不敢惹他。

  真打起来,她没什么胜算,除非她有把握给他打一针麻醉。

  不过为了这种小事乱用药,有悖医德。

  花泠推开他,爬下床之后,问:“被子能给我吧?”

  谢衍手一挥,被子飘起来,劈头盖脸落在花泠身上。

  花泠气急败坏地把被子扒拉下来,铺在地上,把自己一卷,不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以后他有事儿,可千万别求她,不然要他好看!

  谢衍看着她背对自己睡觉的样子,眼里闪过一抹促狭。

  花泠一开始还很生气,但很快就昏睡过去,因为实在太困了。

  她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

  然后她发现自己裹着被子,睡在了床上,谢衍不知所踪。

  “莫非是良心发现?”花泠爬起来,走出去。

  发现谢衍就在外面坐着。

  “你……”花泠刚想提问。

  谢衍就道:“你睡觉磨牙打呼,自己知道吗?”

  花泠懵了,问:“磨牙打呼?真的吗?”

  谢衍凉凉地道:“那你以为我为何一大早就坐在这里?你吵得我一宿没合眼,才把床让给你。”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花泠略有些尴尬,“不过这也是没办法控制的,回头你让陛下给你重新安排一间屋子。”

  “夫妻却不睡一起,你想让陛下怀疑我们的关系吗?”谢衍不满地问,“切莫对外人提半个字,不然后果自负!”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夫妻不睡一起的,多了去了。”花泠似乎不太相信,这件事会很严重。

  “别人是真夫妻,我们是吗?”谢衍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花泠撇嘴:“名义上是,实际上嘛……其实别人应该也清楚吧,毕竟你这个常年卧病在床的世子,也没法跟我做真夫妻吧?”

  语气里不免带了几分戏谑。

  谁让这个戏精世子,总是欺负她?

  谢衍斜睨了她一眼,略带威胁意味地问:“你是在抱怨我没有履行做丈夫的责任?”

  “呵……”花泠干笑了两声,“别误会,我是说外人不会指望你能履行丈夫的责任!”

  “你不知道,你被娶进门,是为了给我留个后的么?”

  谢衍轻嗤了一声。

  花泠忽然兴起了调戏他的想法,故意凑到他面前,问:“那你要不要给自己留个后呢?我是挺乐意配合的,毕竟世子你长得还挺标致,我勉强能睡得下去。”

  谢衍看着她搭上来的手,威胁道:“要是还想要爪子,就赶紧收回去。”

  花泠觉得他没有在开玩笑,下意识地把手收了回来,讪笑道:“用不着这么认真吧,开个玩笑嘛!”

  谢衍轻嗤,表示不屑。

  “拽什么拽!”花泠不满地打了个哈欠,“对了,我问你,你怎么就那么相信,我可以救陛下,然后化解咱俩的危机呢?”

  “还有,你怎么知道陛下会病的那么严重,太医都无力回天?”

  花泠一直都抱着很深的疑惑。

  谢衍也太敢赌了。

  谢衍轻描淡写地道:“你若救不了陛下,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你……”花泠被他气到了,“我的命那么不值钱吗?就算如此,你自己呢?你也甘心被烧死?”

  “是。”谢衍毫不犹豫地道。

  花泠梗了一下,问:“你……你疯啦?连自己的命也可以不在乎?”

  谢衍目光清冷,似有寒霜冻结在其中,看了一眼花泠,又转向窗外:“死有那么可怕吗?人迟早会死。”

  花泠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谢衍这一刻看起来很悲凉,孤独得仿佛一道模糊的,近乎透明的影子。

  那种虚无感,让花泠的怒火也跟着冷了下来。

  “你还年轻,不该这么早就抱有这样的想法,活着才有无限可能。”

  花泠不自觉地开口开解他。

  谢衍嘲弄地回头看她,问:“你不怪我漠视你的命吗?”

  花泠叹了一口气:“你连自己的命都漠视,我难道能指望你珍惜我的命?算了吧,我还没那么天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