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进宫侍疾
幺蛾子大人2021-07-15 17:002,169

  “泾儿,你怎么能这……”

  “母亲……别紧张,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谢泾忙打断誉王妃的话,“为今之计,要想解决谢衍和花泠,还真得借助天意!”

  “什么意思?”誉王妃大感困惑。

  谢泾招招手,让誉王妃附耳过来。

  誉王妃听了,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点头。

  “这样稳妥么?万一不小心……”

  “放心,这事儿我亲自去办,万无一失。”谢泾笃定地道。

  誉王妃听了,也咬咬牙,横了横心,道:“看来唯有如此了,只是你千万要小心,不然引火烧身,后果不堪设想。”

  谢泾微微一笑,显然,他早已成竹在胸。

  当夜,皇帝奇珍院里两只仙鹤暴毙,与此同时,太庙走水,险些烧毁了祖宗神位。

  第二天一早,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就传到了病了好些日子的皇帝面前。

  皇帝因感不祥,病情加重,当场昏厥过去。

  太医虽然勉强救醒了皇帝,但皇帝却深感力不从心,之前还能下地走几步,现在却是连坐起来都费力了。

  此时有人向贵妃推荐巫医,说是接连出现不祥之兆,说不定是有妖邪作祟,才使得皇帝无法痊愈。

  本就迷信的贵妃,自然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请巫医胡用进宫。

  胡用自称鬼谷子第十八代传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请神能问道,还能治病救人。

  这些年在京城也闯出了一番名气,尤其是贵妃对他格外推崇,胡用一时间成了京城炙手可热的大红人。

   自打皇帝病了以后,贵妃几次想要请胡用进宫替皇帝治病,但都被皇帝拒绝了。

  因为皇帝自己不相信这些。

  但现在接连出现了这种些蹊跷,皇帝又深感自己身体越来越差,便也只能寄希望于巫医。

  毕竟他还不想就此撒手人寰。

  没有哪个皇帝不怕死的。

  ……

  花泠发了一夜的烧,第二天晚上才浑浑噩噩地醒来。

  床边放着已经冷掉的饭菜。

  她腹中空空,却并没有胃口。

  “我这个世子妃当得,也太没牌面了,听说古代贵族都是一群奴婢伺候的,怎么就我没这个待遇?”

  花泠忍不住跟鹊鹊抱怨。

  “我查阅了关于你现在身份的所有信息,结论是……你这个世子妃,还不如王府一个高等丫鬟有牌面!”

  鹊鹊非常诚实地回答。

  花泠相当无语,看来什么事儿还是得靠自己才行,幸好她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古代千金,不然光是这身伤,就够她死几回的了。

  花泠给自己打了两针,又喝了两瓶营养液,想要再睡一觉。

  她伤的太重了,至少要休息半个月才能缓过来,这还是托了智能医疗舱的福,要不然怕是一辈子都好不利索。

  可是还没睡着,阿飞就在外面喊:

  “世子妃,请更衣!”

  自打绿腰死了,世子这里连个像样的婢女都没了。

  花泠懒得起来,懒洋洋地问:“更衣做什么?我受伤了,起不来!”

  “要进宫给陛下侍疾去,世子说,必须去。”

  阿飞的语气还算客气。

  其实谢衍的原话是“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气,也得憋到宫里再咽气!”

  花泠骂骂咧咧地爬起来,问:“为什么要进宫?我这个样子,还需要别人给我侍疾呢!”

  打开门,阿飞手里捧着一套新衣裳。

  “请世子妃尽快更衣,世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世子性子急,等久了会发脾气。”

  阿飞面无表情地陈述事实。

  谢衍这个病世子,虽然在王府的地位一直岌岌可危,但脾气却是出了名的坏。

  除了阿飞和绿腰这俩跟随他多年的,其他下人根本受不了他的古怪脾气,被他打骂走了不少。

  这也是花泠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的原因之一。

  “我非得去吗?”花泠不满地问,“皇帝有自己的儿子儿媳,干嘛要我们去侍疾?”

  她可以把这种晚辈“侍疾”看成是古人尽孝的表现,但谢衍不过是皇帝的侄子,也需要这么积极么?

  阿飞显然没打算回答她的问题,只机械地重复:“请世子妃尽快更衣!”

  花泠算是明白了,谢衍根本没打算征求她的意见,这是命令,而且非执行不可。

  那个家伙……真是够让人讨厌的!

  她气呼呼地把衣裳接过来。

  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古装真是难穿,她折腾的满头汗,才终于穿好了。

  见到谢衍的时候,他已经在马车上了,眼神不善地瞅了她一眼:“太慢了!”

  “你一身伤试试看穿衣裳还能不能快起来!”

  花泠也很恼火地回怼。

  谢衍扫了她一眼之后,到底没说话,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花泠也懒得理他,也假寐。

  一路上两人互相不搭理,等下了马车,谢衍却主动伸出手递给花泠。

  “干嘛?”她疑惑地问。

  “扶着我!”谢衍的口吻还是命令式的,并丝毫不觉得有问题。

  花泠坚决不受这种气:“很抱歉,我自己走路都嫌累!”

  谢衍却坚决把胳膊横在她面前:“我讨厌把话说第二遍!”

  花泠真是要被气到心梗。

  怎么会有什么讨厌又霸道的家伙?

  他以为他是天王老子吗?

  姐就不伺候!

  她抬手准备打开他胳膊的时候,却听他低头在她耳边,状似亲密,实则语气冰凉:“从这一刻开始,你必须要听从我的命令行事,不然今天你我都无法活着走出皇宫!”

  花泠愣了一下,手下意识地就握住了他的手臂。

  “什么意思?”

  谢衍继续道:“记住,花泠性格软弱胆小,从没进过宫。”

  花泠还是一头雾水。

  但听得出,谢衍是想教她如何隐藏。

  难道他看出自己不是原本的花泠了吗?

  这怎么可能呢?

  “你能不能把话说的明白一点,我快被你搞糊涂了!”花泠实在受不了他这种不清不楚地暗示。

  谢衍道:“你不需要知道太多,配合我就行!”

  花泠最讨厌就是他这种自大狂妄,希望全世界围着自己转的人。

  可她还是勉强忍了。

  她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但有限的历史知识也告诉她,古代封建社会,大男子主义应该很普遍。

  谢衍就算不受宠,那也是誉王嫡长子,皇帝亲封的誉王世子,打小就娇生惯养,肯定更加不可一世。

  最重要是,她现在身处皇宫,而这座宫殿的主人,是个手掌生杀大权,一言不合就可以砍人脑袋的皇帝。

  她可不想成为一穿越就被砍头的那种倒霉鬼。

  “是不是有人打算要害我们?”花泠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