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死无对证
幺蛾子大人2021-07-15 16:582,096

  誉王妃的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神态,却故作惊慌地问:“谁?是谁放的冷箭,来人……快去抓刺客!”

  虚假得让人笑都笑不出来。

  外面的人还得装模作样配合她找所谓的刺客。

  只有屋里几个人纹丝未动,所有人都明白,这刺客不会被抓到,也不会放第二箭。

  没人在意绿腰的死。

  花泠作为被绿腰伤害的人,反而是情绪波动最大的。

  这着实给了花泠一盆凉水,让她清醒地意识到,她所处的这个时代,是如此的冰冷残酷。

  上位者对低位者是如此漠视。

  生命和尊严,没有任何保障,如果你想要得到尊重,想要活着,就要拼尽全力,成为踩在别人头上的人上人。

  可究竟谁才是人上人呢?

  王府里,誉王妃和王爷是人上人。

  出了这个王府呢?

  皇帝吗?

  她不知道,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她现在处于这条食物链的底端,随时可能成为下一个被牺牲的绿腰。

  呵……花泠这个可悲的名不副实的世子妃。

  “行了,拖出去吧!”誉王挥挥手,不愿意让绿腰的尸体留在这间房里。

  誉王妃赶紧命人进来把绿腰抬走。

  甚至没人追究到底绿腰为什么会被杀。

  更不会追究,她还未说完的“王”后面到底跟着什么话。

  死无对证,也无需对证。

  誉王妃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样,走到誉王面前,道:“王爷,我去厨房给您炖参汤补补身子,您好好歇一会儿。”

  “有劳王妃了。”誉王点点头。

  誉王妃临走之前,路过花泠身边,用一种极阴鸷的目光扫过她,嘴角一抹充满恶意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花泠明白,那意味着,从现在开始,誉王妃会用尽一切手段,把她除掉。

  她留在誉王府一天,就逃不出这场旋涡。

  黄大夫也灰溜溜地走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脸继续在王府当府医。

  誉王看了一眼谢衍,道:“带你媳妇回去歇着吧,我这里没事了。”

  父子刚见面,连话也不曾说两句,他就打发谢衍走了。

  谢衍也没有打算留下来的意思,颔首道:“是,父亲也好好歇息。”

  然后便拉着花泠离开。

  花泠此时的脑子有点乱,完全没有意识到谢衍抓着她的手。

  只是糊里糊涂地跟着他走了。

  直到进了谢衍的房间,她被甩开了,才觉察到不对劲。

  阿飞默默无声地退出了房间,顺手把门关了。

  谢衍坐在榻上,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着花泠。

  花泠被他看得都毛了。

  移动了一下位置,问:“看什么看?”

  谢衍终于收回了目光,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令人不安的弧度。

  “你是深藏不露,还是别有所图呢?”

  花泠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倒是坦然得很,道:“世子自己都藏有那么多秘密,没有资格怪我吧?”

  谢衍眯起眼睛,有一丝危险的味道。

  花泠立刻笑着道:“别紧张,我不打算用这件事威胁你,咱们现在也算暂时坐在一条船上,我说的没错吧?”

  谢衍一抬手。

  花泠忽然就觉得脖子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然后那只手还被她整个人提了起来,让她被迫双脚离地。

  她无助地挥舞着自己的手,想要扒开那股力量,但显然无济于事。

  “放……手……”

  花泠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这个家伙不会想要活活把她掐死吧?

  而且他是如何做到隔空抓人的啊?

  这古代难道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武功吗?

  她脑子里一边胡思乱想,身体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鹊……”

  她还没召唤鹊鹊,谢衍忽然就松了手,把她从半空中放下来。

  以至于她毫无防备地坠落在地上,不小心牵扯到了受伤的肋骨,疼得眼泪差点儿掉出来。

  “你特么有没有人性,我好歹救了你一命!”

  花泠气的快死了,她想把这个男人大卸八块,才能消解心头之恨。

  谢衍眉头微动:“若不是因为这样,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听他那意思,她还得感谢他的不杀之恩。

  “我谢你全家!”花泠气到口不择言。

  谢衍起身,走了过来,蹲在花泠面前,用极为危险的目光锁定她:“女人,我只说一遍,你最好牢牢记住。”

  “在这个王府里,没有人和我是一条船上的,你……还不够格!”

  花泠也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脑子哪根筋不对,可能是怒火占据了智商高地,她竟毫不犹豫地朝谢衍扑过去,把他压在地上,然后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当时她只有一个想法,老娘绝不受这种窝囊气,咬死你丫的!

  但很快她就后悔了。

  谢衍一个翻身,地位调转,然后捏住了她的下颚,硬生生把她下巴卸了,逼着她松了口。

  然后单手把她扣在地板上,给她来了一个“死亡凝视”。

  “啊啊啊……”花泠没法说话了,还老流口水,急的她眼泪一直往外流。

  谢衍皱眉。

  他还是第一次看一个女人哭得这么丑的。

  “闭嘴!”

  他呵斥了一句。

  花泠:“哇哇哇哇哇……”

  其实她在骂:滚啊,老子下巴都没了,怎么闭嘴?

  谢衍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怎么的,帮她把下巴接了回去。

  花泠痛极了,眼泪更刹不住。

  “别哭了!”

  谢衍忽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一般来说,女人的眼泪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多是用来骗人的把戏,或者示弱的伪装。

  可是这个女人哭的实在令人招架不住。

  太……丑了!

  哪有女人这样哭的?

  花泠也不想哭,但是她实在控制不住。

  莫名其妙穿越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还遭受了这么一连串的伤害,压力和刺激都有点超负荷了。

  而且她觉得哭很丢脸,所以越想控制,就越是失控。

  谢衍终于放弃了,松开了她。

  背过身去,让她哭个够。

  花泠忍了又忍,终于把眼泪憋回去了,胡乱用袖子擦了一把脸,显得更为狼狈。

  “谢衍,我跟你说,我不欠你的,我也不受你的气,你说得对,我俩不是一条船上的。”

  “你们古人离婚就是写休书对吧?来……请马上给我一封休书!”

  老娘不伺候了!

  她就不信,凭她这身本事,在古代活不下去?

  非得跟这个泥潭里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