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世子到底死了没
幺蛾子大人2021-07-15 16:582,138

  公孙先生忙问:“怎么样?王爷他怎么样?”

  黄大夫看了一眼誉王嘴角还未擦干净的血渍,又看看花泠,面色总有些不大自然,道:“王爷……好像无大碍了。”

  “可是……刚刚真的咳血了吗?”

  公孙先生点头,道:“是,王爷咳得已经背过气去了,情况十分危急。”

  黄大夫又看看花泠,问:“那……世子妃是怎么给王爷治的?”

  “王爷中了丹毒,我刚好有独门秘方可以解。”花泠一脸淡然,仿佛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公孙先生惊叹道:“世子妃竟然会解丹毒?这是太医院数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医都束手无策的啊!”

  黄大夫也不是没替誉王看过病,自然之道誉王的身体是什么情况。

  所以当他检查了誉王现在的病情之后,才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短短时间,花泠竟然给誉王解毒了。

  当然……他无法检查到内脏受损情况,所以才会以为毒已经解了。

  花泠也没必要跟他们解释这些。

  解释了也没有意义。

  “所以……王爷是没事了吗?”誉王妃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黄大夫艰难地点头,他不是很愿意承认花泠这么小小年纪,又是个妇道人家,竟然有这样的能耐。

  “世子妃……这秘方倒是来得凑巧,不知师承何人?”

  花泠笑了笑:“抱歉,家师传艺时,一再叮嘱,不可对外人言,恕我不能奉告。”

  她老师可多着呢,说出来他们也不认识。

  “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拜师学过医?”誉王妃狐疑地看着花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花泠道:“我娘说,女孩子学点儿本事没有坏处,但不以为此为生,倒也不必张扬。”

  原主亲娘已经去世了,死无对证,正好用来当挡箭牌。

  正说话间,誉王醒了过来,虽然气息还有点弱,但已经不咳嗽了。

  “王爷,您可好些了?”誉王妃立刻拨开其他人,凑了上去。

  誉王点点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花泠:“你……救了我一命,但又害了我儿……”

  誉王的眼里似有泪意。

  “你为何要害子桓呢?”誉王此时的眼里,才出现了痛惜之意。

  誉王妃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道:“王爷,她虽然救您有功,但她害死世子,乃不赦之罪,恐怕不能饶了她。”

  公孙先生有点不忍心,毕竟花泠救了誉王,而且害死世子的到底是不是她,还是两说。

  “王爷,王妃,世子中毒一事,是不是还应该再查一查?依我拙见,世子妃不像是那样狠毒之人。”

  花泠朝公孙先生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这世上也还有明白人呢!

  誉王妃不满道:“公孙先生难道认为是本王妃冤枉她吗?”

  “不敢,到底也不是王妃亲眼所见,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呢?”公孙先生看来是不怕誉王妃,敢于说真话。

  誉王妃哼了一声:“不是她还有谁?世子病了这些年,我一直悉心照料,从未出过差错,却偏偏她来了才三个月,便害死了世子!”

  花泠问:“王妃怎么就确定世子已经死了?”

  誉王妃愣了一下,反问:“昨儿黄大夫去的时候,世子已经气若游丝,黄大夫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黄大夫忙站出来道:“王妃所言不虚,在下守着世子到了子时,各种法子都用尽了,也未能挽救世子的性命,实在惭愧!”

  “那你真应该惭愧!”花泠冷冷道,“也是一把年纪的大夫了,难道查不出来,世子只是陷入了假死状态?”

  “你……你休得胡言,我明明查过世子的脉象,呼吸脉象全无,分明已经驾鹤西归了!”

  黄大夫涨红了脸,面对花泠的质疑,他表示强烈的愤怒。

  花泠嗤之以鼻:“判断一个人真死还是假死,可不只是靠把脉,而且你那一双老手,茧子那么厚,难道不耽误把脉的准确性吗?”

  “脉象微弱,时有时无,你把不准也是有的。”

  “你……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还敢质疑老夫的医术?我若脉象都把不准,我还当什么大夫?”

  黄大夫是真的恼了,口不择言起来。

  誉王妃倒是力挺黄大夫:“你别以为会一点皮毛,就多了不起了,黄大夫行医几十年,不比你强?”

  “好了,别嚷……嚷得本王头疼。”誉王终于发话了,“子桓到底死没死,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下没人说话了。

  花泠也在心里嘀咕,这谢衍是故意出面,还是真出什么意外了?

  誉王妃哼了一声:“说的也是,那就去看看,世子到底怎么样了。”

  誉王妃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里隐含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仿佛在说,谢衍要是没死,她还会杀他一次。

  “绿腰,你去看看世子!”

  誉王妃吩咐道。

  绿腰还未应声,就听到外面响起几声虚弱的咳嗽。

  “不必,我来了。”

  谢衍略显虚弱的声音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见到谢衍在阿飞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

  花泠看得满脸问号。

  她昨儿的手术非常成功,他的内伤就算没有全好,也好了七八成,不至于这么半死不活的样子吧?

  装!

  就硬装!

  她算是看透了,这男人就是个戏精,装病装上了瘾。

  那双精光闪闪的眼睛,怎么也不像久病之人该有的,也亏得这些年没人怀疑他。

  两人目光对上的瞬间,花泠就感觉到了谢衍的警告和威胁。

  花泠撇嘴,十分不高兴。

  也不知道感谢一下救命恩人,那叫什么眼神?

  真是个白眼狼!

  谢衍的出现,不仅打了黄大夫的脸,更是把誉王妃的脸都打肿了。

  “世子,你真的没事?”

  公孙先生有些激动,上前几步,拉住了谢衍的手。

  谢衍微微点头,笑容里都透着几分脆弱,道:“寅叔,你也来了?”

  “听说你出事了,我怎么能不来?”公孙先生眼里闪着泪花,“快……过来坐。”

  谢衍微微摇头,往床边看了看,道:“父亲,您病了嘛?”

  誉王看到儿子,脸上又恢复了冷漠的神态,淡淡颔首,道:“已经无碍了。”

  花泠的目光在父子俩之间来回看了几遍,发现这对父子还真是奇怪。

  简直比陌生人还不如。

  明明两个都刚刚经历生死危机,就算男人内敛,不擅长表达感情,也不至于如此冷漠吧?

  难不成俩有仇?

  花泠胡乱揣测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毒系统:世子妃又美又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