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结束,正文开始
许时吟卿2020-09-26 00:453,023

  季老看着顾夏,板着脸说道:“没想到,年龄小,这胆子倒是不小呀,我现在非常有兴趣想知道,你是怎么接近我孙子的。”

  顾夏有些得意的说道:“季云川,呵,不过是个只看脸的东西,稍微用点手段,对他好一点,笑几次啊,他就跟着我走了。”

  “出来吧。”

  “谁?你让谁出来!”

  顾夏双眼紧紧的盯着季老后面的门,看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带着墨镜,苍白的脸,紧抿的唇。

  “季云川?”

  来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嗯?很吃惊吗?”

  “云川~你听我解释,都是他逼我的,和我没关系。”顾夏用手指着季老,一脸慌乱。

  接着,手起刀落,指着季老的那只手断了,血淋淋的躺在一旁……

  季云川一个健步冲到顾夏身旁紧紧的抱着他,顾夏双眸瞪大,好像突然反应过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季云川,看清楚了没有。”季老第一次在季云川面前露出自己狠绝的一面,这小崽子总有一天会长大的,这样方式或许残忍了些,但是在杀伐果断的商业圈,一个不留神,别人可能把你啃的连渣都不剩。

  “老头,放了他。”

  季云川一字一句的把话说了出来,就算骗了他,他也不希望怀里的人有事儿,最起码,那些天他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和开心。

  顾夏用另一只手紧紧拽着季云川的衣袖,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哭喊道:“云川,救救我,我要不拿钱回去,他们,他们会杀了我的。”

  “他们是谁。”季云川有些紧张的问道,或许他骗自己是收人逼迫的。

  “嗯——”顾夏突然闷哼一声,七窍流血,没了声响。

  季云川看着自己怀里的顾夏,他很小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会被饿死,对于自己死亡并不是多么恐惧,反而更加珍惜自己活着的时间,但是,这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以这样的方式死在了他面前。他突然觉得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他胃里翻江倒海的想吐。

  季老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在刀尖舔血的人,早晚有这么一天,一旦被人抓住,那边的人就顾不上他的性命了。”

  季云川无法接受,为什么有的人为了所谓的钱财,心甘情愿的踏上一条不归路。

  季云川坐在春凳上,在树荫底下,微风拂过,湖水中微微晃动的荷花以及慢慢游动的鲤鱼,这样的天气连鱼儿都懒惰了起来,况且在树荫下乘凉的人呢。

  不知不觉季云川靠着回忆度过了大半天,这天着实无聊了,想上街看看顺便买一身猛男该穿的衣服,他那红木雕刻的大衣柜里都是一堆女式的衣服,颜色也是让他欣赏不来,要么粉的要么红的,他一个大老爷们,难不成,之前十几年,季云川穿的都是这样的衣服,古代的女装大佬要从小培养?!

  “少爷,您不能出去。”来的小婢女娇滴滴的含着笑意。

  季云川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被关两个月了,他又不是大家闺秀,妥妥的男儿身,也不需要天天做女红,怎么就不能出去了。一天到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再说了,他这个心里年纪又不是真的十五岁,还不能有点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吗。

  季云川看着这小丫头都是一身青蓝色的衣服,脸上就更挂不住了,以前他七八岁的时候因为长得太好看,经常被人误认为女孩,甚至有些杂志封面都是他女装亮相的,当时觉得好玩有趣,没过几天就乏味了,后来未曾想到这样一副好皮囊竟然是靠声音出众做了音频主播。

  季云川饶有兴致的看着小丫头,这人是他的贴身丫头,叫什么春花,长得也倒是水灵,这身材也太过干瘪,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从他穿越到现在也就见了没几面,说好的贴身呢?

  “说个理由。”

  “过几日是您生辰,府中各处都在准备,所以这几日三位夫人都非常重视,

  生辰要提前斋戒,以示虔敬庄重。祭太少爷须斋戒三日。斋戒期间,不可婚娶,不可礼乐,不可办公,不可祭神,不问疾吊丧,不饮酒茹荤,不需扫墓。生辰前一日还需沐浴。”春花一本正经的跟背刑法似的。

  季云川不自觉笑出声来,“老子又不是去祭祀,还要沐浴,这是什么梗,哪个朝代也不敢这么写呀。”

  春花虽然听不太懂少爷说的什么,好像从少爷那次醒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明明之前性子软弱,说话还磕磕巴巴的,也不爱笑,身子也病殃殃的,虽然这一觉醒来,少爷变的话多了,也爱笑了,但是忘了很多事情,况且这两个月,月下馆人手不够,她过去帮忙,也不觉的和少爷陌生了起来。

  “少爷要行的是及笄之礼。”

  季云川一听就炸毛了,“你别欺负我没文化,及笄之礼,那是,小姑娘成年之礼,能不能不误导读者大众,他们要给你寄刀片呢。”

  季云川,想也没写脱口而出,凭他这么多年看小说的经验来说,或许幕后真有一个人将他们的言行举止记录下来的,他可要谨慎再谨慎。

  “少爷,您忘了吗?这些年,您一直以女子的身份生活,常人及笄是满十五周岁,但是去年这个时间段,虽是三伏天,你却发烧到长睡不起,请了多少郎中,都无济于事,甚至让三位夫人准备后事,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您出了一场大汗,这病,竟硬生生的扛了过去,这及笄之礼也推到了下一年。”

  春花有些警惕的看着季云川,那眼神似乎能在他身上凿个洞。

  季云川摸了摸脑袋后面的呆毛,笑嘻嘻的说道:“你离我近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春花靠过去了点。季云川猫着眼看了下四周,发现没人,他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生存下去,就必须有一个人帮他先熟悉这个世界,他不止一次抱怨这个世界没有NPC了,无奈,还是靠自己吧。

  “我其实那天醒了之后,就忘了之前发生的所以事情,所以……”

  春花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但是这个说法又讲的天衣无缝,暂且先相信他吧。

  “你要我怎么帮你。”因为靠得太近,少爷又这么好看,春花竟然不自觉红了脸。

  季云川见她没什么戒备之心了,心里瞬间松了一口气。

  “见机行事就好。”

  说完这句话,季云川突然有了一种在拍古装剧的感觉,这演技这颜值,怎么搁到现代就是不火呢,对,一定是别人没有眼光。

  三天很快结束了,看着那些大鱼大肉的,他只能被迫无动于衷,口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到了那一天,整个月下府张灯结彩,房梁上挂着大红色的帷幔,知道的是在过生辰,不知道的以为要成亲呢。

  在专业的训练下,及笄之礼紧张有序的进行着,本来每天排练一遍也没什么,但是当时也没人告诉他,会来这么多宾客!!

  季云川冒着生死走到了府中的大台子上,笑着说:“各位来宾,你们好,欢迎你们在百忙之中参加我的生辰。”

  虽然这个开场白有些怪怪的,甚至不太和礼数,但是这也是季云川绞尽脑汁,从脑子中搜罗出来的。

  “今天,我需要像大家坦白一件事情,我本为男儿郎,为了让我能安安稳稳的继承月下馆,乔装成女子度过了十六年,但是,从今日起,我想为自己而活。”

  季云川说完,没有理会三位姨娘惊讶的表情,宛如一副壮士割腕的感觉看着众人。

  大娘一脸墨色,脸色阴沉沉的,二娘则关切的看着他,一脸的不解和困惑,三娘则是偷偷抹着眼泪,不知道是被他气出来的还是没忍住笑出来的。

  不少宾客从惊愕的清醒过来,实在不敢想象站在台子上一副倾世容颜,开口便是男子的声音,还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的身份,开始拍手叫好。

  但是也有人忧心忡忡的讨论着。

  “月下馆向来都是女子当家做主,这恐怕不合规矩。”

  “规矩什么的,难道不是为了打破吗?”

  “不过,老朽倒是觉得这孩子挺伶俐的,男子做媒婆也未尝不可呀。”

  “男子就应该心系国家,征战沙场,或是寒窗苦读数十载考取功名。”

  “迂腐…”

  季云川听着下面的讨论,反正刀都架脖子上了,他施施然立正,望向自己的三位姨娘,双手作揖,高过头顶,故作镇定的说:“谢三位姨娘养育之恩,云川知道此举多有不妥,但是,今日不昭告天下,他日若被有心之人翻出来,恐怕,危害会更大。”

  随即一扣三个响头,标准的五体投地礼,众宾客的议论戛然而止。

  再起来时,宾客的声音又开始小声的议论,却已有不少人看季云川的眼神从刚才的嘲讽变成了欣赏,不知道是欣赏他的一副豪情,还是欣赏他的一副笑道。但是季云川却远远的看到,三位姨娘对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