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钱少爷又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旅
许时吟卿2020-10-04 13:413,019

  过了一会儿,二娘便把真正的账本推给季云川,说道:“这是月下馆近几年的账目,你先好好看看。”

  季云川接过账本,跟刚才那本果然不一样,先说说这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烫金文字,真是大气,再者摸着也比刚才的那本厚实。随意翻了翻,有些茫然的问道:“我们一年大概有多少的收入?”

  二娘回答道:“咱们这一行看天吃饭,这几年需要说媒的多,大概收入就是千八百银两的。”

  季云川听着这收入也不知道是多是少,没什么对比的人,对行情也不是很了解,便问道:“那寻常不同人家一年的收入是多少?”

  “五两八两的都能过活,二十几两的都能过上好生活还能存下来一点。”二娘端起茶轻轻的抿一口有些小骄傲的说道。

  季云川心里不免美滋滋的,月下馆的这收入怎么着也算个豪绅人家,但是收入归收入,这月下馆上下,丫鬟书童厨娘小厮算下来,人数好像也不少……季云川这么想着,突然开口问道:“那我们家的开销大概是多少,这么多人,光银钱都要发下去不少。”

  “……呃。”三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其实咱们家的开销也还算稳定,一般六七百两左右。”

  “什么?六七百两?!”季云川着实吃了一惊,花销这么大,那每年并没有存下来多少钱啊,若是哪一年的单身人士不多,再闹上个饥荒,天灾人祸之类的,入不敷出,就可能活不下去了呀,不行,得压缩花销,减少人口。

  真是有够浪费的,季云川端着旁边的水大口喝了下去,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万一某一天有额外的支出呢?”

  大夫人的眉头蹙到了一起,脸色有些难看,虽然语气还是淡淡的,但是季云川分明感觉到了她的一丝为难。“如果有额外的支出,就没什么结余了。”声音虽然平稳,声音虽然平稳,但却像一块石头似的压在他的胸口上,这不是个乐观的现状呀,得想办法改一下。

  季云川再翻了翻账本,又把账本交还给了二娘,说道:“二娘,以后这个账本还是你来吧,毕竟您也记了这么多年,我以后要出去出活说媒什么的,我也没什么时间来管这个账本。”二娘心里一惊,推让了一番,最后还是乐呵呵的接过了账本。

  三夫人一直当自己是个闲人,没有什么要交给季云川的,琴棋诗画,舞歌弄弦也不太适合季云川学习,于是抽噎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季云川接班的感动之心,一看这三娘又要哭了,便快速的拉着浮子延出了藏书阁。

  到了门口还不忘拜别三亲,之后步入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翻出一本册子,将自己刚刚想到的问题都一一记录在册……

  这一写就过了好长时间,不知不觉的天都快亮了,看着一旁抱着秘籍在椅子上蜷成一团的浮子延,停了停笔,把他抱在了床上,这身上可真够硌的,盈盈一握,以后可得喂饱了。

  收拾好浮子延,随意的翻了下红娘秘籍,无非就是一些难说的媒记录在册,什么时候看都不晚,做完这些,又拿出来了一床被子,躺在地上,和衣而睡。本来两个男孩子躺在一块没什么事儿,但是架不住他喜欢男的,天生的,能怎么办,又忍了这么些天,再吓着这小崽子了,慢慢来……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想办法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给浮子延安排了一间住所,然后马不停蹄的来到月下馆的核心部位办公处。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败家,用大夫人的话来说,就是结结实实的没留后路的败家,不过也没办法,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是月下馆的当家人。

  虽然大夫人有些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了十几年,转眼一瞬间就到了季云川的手里,一开始隐瞒他是男儿身也是为了能好好的继承家业,但是后来季云川亲自公布了自己的性别,这件事情虽然在槐安城被讨论的沸沸扬扬,但是并没有什么人提出让他下位的意见,也就不了了之,毕竟季云川也到了年纪,自己是该让位了,总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不适合,主动退下来,还有重要的一点,这孩子从小就是病怏怏的,真是让人有些不放心。

  季云川看到库房里的近三千两银子,眼睛都要冒光,这些钱是季家祖祖辈辈的积攒来的,他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将月下馆从里到外好好翻新装修。虽然月下馆是挺好的,装修也够大气,瓦是碧绿的,瓦是朱砂红的,墙面是雪白的,门口的大红色灯笼也是够喜庆的,照季云川的话来说就是太朴素了,不够档次,一点也配不上槐安城第一说媒公馆的称号。

  原先坐北朝南的大宅子也是挺好的,季云川非要把大门朝东开,紧挨着闹市,说什么,门面就得紧挨着行人,不然哪有人知道月下馆在一个犄角旮旯里。

  三位夫人听着叮叮当当的装修声,只觉得头闷闷的,相互搀扶着说是要去拜拜佛神。

  王管家命了两位小厮跟着三位夫人走出了季家大院,看着忙忙碌碌走来走去的季云川一阵感慨……

  季云川看着王管家,一想到他的名字叫王二狗,就不自觉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虽说这是父母起的不得更改,但是这名字一听就特别别扭,虽然季云川初三辍学,并不意味着他的文化水平就低人一等,相反,从他辍学的那一年开始,就专注于汉字文化和各朝历史,关键是其他的他也不感兴趣,就这样在各位教授级别的老师教导下,拿到了语言文字的各级证书,没想到,他学的历史,在这个地方根本不管用,历史上哪有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老爷子是不是要担心死了……

  最后,季云川仔细想了想,这次装修花费那么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下人遣送了一大半留下了两名书童,一个是浮子延,另一位就是那日撒童子尿的小草,也就浮子延的名字还好听点,其他的一听就是随便取的,估计像这种大宅院子里,每家每户叫这些个名字的可不少,另外还留了两个小厮,四个婢女,一个管家、做饭的元姨和看门老大爷。

  季云川实在听不惯那些二狗子,小草,小花之类的,下定决心为他们取了新名字,王二狗就直接喊成王管家。

  季云川喊着春花来到自己面前,来回观察了几下,摇着扇子,春花心头一惊,是要遣退自己了吗?见春花有些不安躁动,少了些平常的吊儿郎当,缓缓的说出,“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这可是唐朝大诗人李商隐的诗,浮萍尚且能落叶归根,从今日起,你就叫阿洛吧。”

  春花惊喜的点了点头,做了一个万福,低眉浅笑,“谢少爷赐名。”

  一些家丁小厮的分别改成了须凉、安和。丁二狗改成了丁正文,可把他乐坏了。改完名字,季云川舒舒服服的缓了一口气。

  季云川相信要是这个世界上真有穿越这样的荒唐事,绝对不只是他一个人,当务之急是要把月下馆给整理好,顺便再找找同类,还有那根杆秤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要真遇到穿越者了,怎么认出来的,总不能把‘我是穿越过来的’温纹脑门上吧,以后可要好好想想。

  房屋修缮主要还是以大气典雅为主,毕竟老祖宗的东西,动了容易破坏财气,在这个的基础上顺便夹杂了一些现代的元素,整个园中的池水全都种上了荷花,还买了好多的红鲤鱼,毕竟鲤鱼招财嘛。现在季云川满脑子想的是怎么证明自己。

  接着,季云川又和修缮工人好好讨论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对于房子的规划,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修缮了,季云川乐的两眼放光。

  季家这个大宅子,当初皇帝修的时候就是专门用做媒馆的,所以前面是宽敞的门面,后面才是宅院,说起来用料布置什么的都是皇家级别的,但是修建的时候也是好几百年前了,皇帝都不知道换多少个了。明明紧紧临着兴荣繁华的太宁街,门面却没有当街打开,是侧开在一条小巷子的,旁边还有一个算命的,牌面都比他们家的大。

  要想富,得先让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所以,季云川心里就盘算着把宅子的门面当街打开,后面留一个小门方便家人们初入,侧门包括那一片的房子可以做其他的生意,总之不能把眼界都放在说媒上,要多开路,才能有后路。就算有一天月下馆和侧门的小生意都经营的不怎么样,还能把这个铺子粗出去,最起码也能维持生计,这就叫先铺后路,才能无所畏惧。

  这些经验都是赔了几千万才得出来的经验,所以来的格外珍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