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陷入无法自拔的回忆......
许时吟卿2020-09-26 00:453,566

  不知不觉到了六月,这个时候,季家老爷子一定提前十天准备好了季云川的生日宴会,没错在现代社会中季云川也是个孤儿,在他很小的时候,被季家收留,季老爷子待他跟亲孙子似的,连他的名字都是季老翻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听说还去寺庙里开了光。

  云川云川,风起云淡,百川归海。

  季老希望他日后能成为一个做什么事儿都能洒脱,自由,不受约束。所以从小,他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季老都会由着他,就连季云川初三辍学,季老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做什么都好,只是希望有一天你不要后悔。”

  其实后来的季云川挺后悔的,其实初三辍学真的不是他愿意的,只是事情刚好就发展到那个地步了,他的责任,他必须承担。

  那年也是这么炎热的夏天,季云川十五岁,在他看来,这个年纪无所畏惧,拥有着对抗世界的勇气,不服输也不认输,一口一个小爷的自称着…

  黑棕色的头发,在阳光映射下,格外的耀眼,顾夏拿着篮球背着阳光,朝着季云川一笑,那一刻,季云川承认,自己从未见过这样明媚的男孩子,如六月仲夏的风,轻轻一吹,便惊艳了年华,在多年以后想起,依旧令人心悸不已……

  那个时候,季云川刚认识顾夏,是在十五岁,那个被人俗称朝阳一般,血气方刚的年纪,他们还有一个每次作文都会用到一个肆无忌惮的代名词,这个几乎会贯穿每次的作文课堂上的词,青少年。多美好呀,没什么心思,把一切都给了探索未知领域,哪怕结果不尽人意。

  他们居住在同一个边陲小镇,每天坐同一路202公交车,小镇虽然落后,但胜在四季秀美,淳朴自然,街道上,随便一人吆喝一嗓子,就会有另一个人随声附和,街坊邻居,和谐平静。

  “你好,我叫季云川,以后,咱们就是同桌了,哥哥罩着你。”

  “顾夏。”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他,真的很好看,这一看便再也移不开了眼,季云川喜欢顾夏身上淡淡的茉莉花香,这让他感觉到很安心,总是忍不住的想往他身上蹭,这一点无关性别。

  “唉,小朋友,你这不行呀!要不,我教你。”

  季云川穿着23号的球衣,大汗淋漓的朝着顾夏招手。他记得,那天那个黄昏下,身上带着茉莉花香的干净男孩捡球的场景,真像一幅画,抬头的瞬间,头上的圈圈光晕越发衬得这孩子长相可人。

  “嗯。”

  顾夏歪着头,眯眯眼笑着答应了他。

  就这样他们顺理成章的成了哥们儿,很好很好的朋友。

  很大多数初三狗一样,地狱初三,一点也不输高三,果然名不虚传,每天刷不玩的题,考不完的试,终于明白什么叫在题海里遨游。

  在某天打完球,季云川和顾夏一股脑的喝了很多很多酒,这也是季云川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如果没有喝多,或许后来他们都能好好的。

  “季云川,我,很喜欢你。真的,我自知很不对,我也明白自己特别恶心,特变态,但是,我忍不住。我真的喜欢你。”

  顾夏终于鼓起勇气,一股脑的该说的不该说的全抖搂出来了。

  后来季云川真的很佩服一个年级第一是怎么喜欢上他这样的人的。

  “笨蛋,好好准备高考。”季云川轻轻的吻住了顾夏的嘴角,然后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发,这不是一时冲动,或许顾夏没说出来,他也会说出来。

  “都初三了,马上就要中考了,重点省级师范高中只在咱们学校收两名学生,每年分数线那么高,顾夏,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和这种不务正业的混混谈恋爱,还是个男人,你们俩到底想干嘛,这可是政教处发现的,我保不了你们了,这种情况下,学校一律给予劝其退学处理,自求多福吧。”

  “这件事,是我强迫他的,与他无关。”季云川不知道他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这句话,他宁愿承担所有也要护他周全。因为这句话一旦说出来就意味这被退学。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只记得班主任把他们俩扔在一个小办公室写检讨,顾夏抱着他一直哭,哭了好久好久,眼睛都肿了。

  “我要和老张说,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我想跟你一起承担,我可以的。”顾夏眼睛红的跟小兔子似的。

  “你是不是傻,老子都这么护着你了,你得好好考试,报答我,知道么,再说了,我这成绩,能考到哪去。”

  季云川吊儿郎当的回答着。

  “可是,”季云川没等顾夏说完,低头吻住他,从来势汹汹到辗转缠绵,或许是真的舍不得。

  因为学校怕影响不好也碍于季老爷子的面子,就私下劝退了季云川。

  其实那件事儿是有人告发,学校也不相信两个男孩子会谈恋爱,只是稍微试探一下,若是他们俩咬着牙死活不承认,学校也没什么证据。

  季老在学校领走自己的小孙子,回家的路上便苦口婆心的劝道:“当初就不该让你回到这里。”

  是啊,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一个边陲小镇,下雨的时候,空气真的很新鲜也是真的很落后。季老捡到他的时候,季云川正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那个时候他才五岁,个子却和三四岁的差不多,一身的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

  但是那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特别大,扑闪的眼睫毛,脸上干干净净的,也许是因为太过肌瘦,颜色越发的苍白,没有一丝的唇色。

  季老本来没想管,毕竟诺大的中国这样的人有很多,父母因为养活不起便让他们像流浪猫流浪狗似的,随波逐流,自生自灭,他管不了也不想管,但是季云川给他的感觉不一样,明明生活那么落魄不堪,甚至有些时候为了一口饭,和野狗打架,小云川并没有抱怨什么,反而很努力很努力的活下去,季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没有抱怨生活的不公,出生的不平等,珍惜他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天,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意义吧。

  小小的季云川靠近季老先生腼腆一下,竟然露出了崇拜的眼神,对着季老说道:“先生,你可真好看。”

  季老笑着答道:“好看什么?都是半身进土的人了。”

  因为要在这边开发一个项目,谈了三个月,后来地方政府进行商议,最后的结果是,这个项目污染过大,最终也没有谈拢。

  但是这三个月大概是季老最开心的三个月,他从来没有想到,小小的季云川脑袋里能装这么多东西,活活的一个小大人的模样。

  “先生,您要走了吗,不过再也没人跟我说话了。”小云川依旧笑嘻嘻的和季老说着话。

  季老当时想也没想的问了句:“孩子,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季云川脸色僵硬了一下,急急忙忙开口解释道:“我喜欢您,愿意和您说话,并不是期待着您把我带走,我能活下去,并且能活的很好,不麻烦您。”

  季老倒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回答,说道:“我今年五十三,这一生把所有的时间用到了商业上,没有娶妻生子,我老了也要找个养老的不是吗”

  后来季老带着季云川离开了小镇,初三的时候,季云川想回到这里看看,季老也是二话不说答应了,出了这一档子事儿也没有怪他。

  回京城的路上,季云川问道:“老爷子,您不反对我喜欢男的?”

  季老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道:“怎么?要跟我坦白?”

  季云川低头摆弄着手机,翻出一张照片,“你看,他很好看的。”

  季老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说道:“所以,你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当然,当然不是,他很善良,成绩很好,还有还有,他做饭也很好吃。”

  再后来,季老带着季云川回到了京城,那件事情就突然传开了,在古板传统的边陲小镇上,顾夏走在街上,都能感觉到别人厌恶的神情。

  突然走着走着,走到了季云川在小镇上居住过的房子,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蹲在门口,任泪水浸湿了眼眶,隐隐约约的好像看见了季云川。

  “云川,我好想你”

  “哟,这不顾夏吗,唉,你怎么在季云川他家门口,别人传的是真的呀,呸,恶心。”

  “这样的人也配在这儿生活,别把我们淳朴的生活往污泥中带,受不起。”

  来的人装腔作势,冷嘲热讽的说着,在这件事儿没出现前,还是这样一群人,还夸他,脑子好,聪明,长得秀气呢。

  突然来了一群带着墨镜的黑衣人,不管旁人的眼光是如何看他们的,光天化日之下将顾夏塞进车里带走了,最可怕的是,路边上围观了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报警的,在他们看来,这种另类怪胎,巴不得有人出现收拾呢,众人慢悠悠的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那个时候我多希望站在面前的人是季云川,那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我知道,他早就离开了,离开了这座城市也底离开了我。

  只是感觉身旁的谩骂声越来越多,我想离开这地方,刚站起身,重心不稳,就被别人倒在地,不断有人践踏,呵,更是踩在我心上,你听到过心碎么?真疼。

  后来,我顺利的参加了高考,不出意外的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一本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只不过没有人道贺而已,连我的父母,都觉得我是个怪物呢。”

  说完,顾夏掩面痛哭起来。

  在他前面的男人,摘下墨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脸的温文尔雅,但是那双眼睛似乎能将人的内心想法看穿,他缓缓的开口道:“结束了?这个结果我不是很满意,季云川不在这儿,你要谈什么条件直接开口,不需要在我面前博取同情。”

  出口便是威慑人心的力量,顾夏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是,云川的爷爷?”

  “我马上会安排季云川去国外生活,趁着还有时间,把你想要的东西说出来。”

  “季爷爷,我是真的喜欢云川的。”顾夏用袖口随便抹了眼角的泪水说道。

  “行了,别装了,季云川不在这儿,趁我还有耐心。”季老毫不含糊的说清了他来的目的。

  这时顾夏突然换了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和刚刚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人判若两人。

  他轻轻一笑,眼神中多带着嘲讽,说道:“既然季先生开口了,给我三个亿,我马上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