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被人诓了
尹桑梓2021-08-26 14:162,060

  沈霆笥醒过来的时候,正身处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面前燃着一堆柴火,火苗在寒风中舞动,给他带来一些暖意。

  隔着一堆火,对面坐着的正是之前出手救他的少女,此刻正靠在石壁上休息,呼吸均匀,像是真的睡着了。

  在这荒郊野岭,又与他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子同处,这姑娘竟毫无防备之心。

  沈霆笥正欲起身,外头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狼嚎,而这声音惊醒了对面的尹桑。

  尹桑突然惊醒,一只手下意识地摸上了腰间的匕首,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才放松了下来。

  起身添了些柴火,见男人尚未醒过来,脸色苍白,尹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斗篷,又看了看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男人,她咬了咬牙,还是将身上的斗篷取了下来,朝男人走了过去。

  可谁知尹桑才拿着斗篷靠近,面前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神狠厉,似乎要活吞了她,“你想干什么?”

  尹桑吓了一大跳,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又发现沈霆笥是装睡,顿时生气起来,“我干什么?我脑子有病才会想把我身上唯一一件御寒衣物给你!”

  因为爬山需要穿的轻便,更何况这山上有许多积雪,穿的厚重便不利于前行,所以出来的时候尹桑并没有添加衣服,只带了一件以前兄长送给她的斗篷,御寒效果极好。

  沈霆笥这才发现尹桑手里的确拿着她的斗篷,还保持着要给他盖上的姿势。

  知道是自己错怪人家小姑娘了,沈霆笥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立马松开了尹桑,“抱歉。”

  尹桑揉了揉被沈霆笥抓红了的手腕,眉头紧皱,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挪了挪她坐着的那石块,离得火堆更近了些。

  一股淡淡的花香钻入沈霆笥的鼻尖,身上的大红色斗篷十分柔软,内侧似乎还带着姑娘的体温,有些暖暖的,可就这颜色让他瞧着有些不爽利。

  他向来讨厌大红色,这件红色斗篷也不例外,只是碍于对方是好心,他也的确有些冷,这才不得不勉强接受。

  尹桑时不时地偷偷瞄一眼对面的男人,瞧着那一身锦缎应该是出自官宦之家,年纪轻轻,武功还如此之高,以往只听说京中富家子弟多数都是吟诗作对的公子哥儿,极少数的也只会一些拳脚功夫,却从未听说京都还有一位武功如此高强的公子。

  “你是京都人?”尹桑试探着问了一句,却见对面的男人抬眸看向她,那眼神中似乎充满了防备和警告的意味,她连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我是上山来采草药的,可是两天了还没找到位置,所以想问问公子对此山可熟悉,若是熟悉,可否为我指条路?”

  试探男人的底细是真的,可是她找不到那大夫说的地方也是真的,倘若对方知晓,也不枉她出手救了他一命。

  沈霆笥看着尹桑的眼睛,似乎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片刻后,他收回了目光,语气冷淡:“什么药?”

  “蛇蝎草。”尹桑说着,连忙起身从腰间的布袋子里拿出从医书上撕下来的那页纸,递给沈霆笥,“就是这个。”

  沈霆笥接过那张纸看了一眼,然后还给了尹桑,“这蛇蝎草城中药铺不就有,何苦自己上山来采?”

  “可大夫说最近城中得伤寒的人较多,蛇蝎草已经断货了,家中有人等着救命,我这不得已才上山来采。”尹桑复将那张纸叠好,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怀中。

  沈霆笥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扶着身后的石壁慢慢起身,抬手拂了拂手中斗篷上的灰尘,道:“蛇蝎草的确紧俏,可据我所知,前几日城中才进了一批,就算是其他药铺没有了,李氏药行必定是会有存货的,姑娘莫不是……被人给诓了?”

  被诓了?

  尹桑一怔,立马就想到了二姨娘李清荷。

  李清荷向来瞧不上她,这些年也没少害她,只是她看在尹芊洛的面子上,从来没有在父亲尹仲怀面前说些什么,只是自己多防备些,却不想这一次,李清荷竟然不惜利用自己的女儿来害她。

  当时尹桑听说尹芊洛生命垂危,也顾不上许多了,急匆匆地便出了门,她倒是没有忘记先去城中最大的药铺——李氏药铺去问一问,可对方的确说没货了,但是此时听见沈霆笥这么一说,她这才突然想起来,李氏药铺的掌柜的正是李清荷的亲戚,若是二人串通好了诓她,简直易如反掌。

  尹桑不禁有些懊恼,倘若她当时能够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或许就不会傻傻地跑来这里了。

  沈霆笥见尹桑一脸愁容,以为她是在担心城中是否真的存有蛇蝎草,犹豫片刻,道:“我府中尚有一些蛇蝎草,待下了山便命人送到姑娘府上,权当是还了姑娘今日的恩情。”

  沈霆笥说着,将手中的衣裳递给尹桑。

  “当真?”尹桑脸上是藏不住的高兴,她没有去接沈霆笥递过来的衣裳,只是说道:“我确实需要蛇蝎草,那便多谢公子了。这斗篷你披着吧,虽然小了些,但你身上有伤,受了寒日后会落下病根的。”

  此刻尹桑也顾不得对方的身份了,如今她找不到蛇蝎草,而且就算是李氏药铺真的有蛇蝎草,也定然不会给她的。虽说李清荷未必会真的对自己的女儿怎么样,可尹芊洛若因此留着病根,她的心里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沈霆笥看着手中的斗篷,手指不由得紧了紧,他只好收了回去,问:“家住何处?”

  “永宁侯府。”尹桑脱口而出报出了地址,却突然想到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善是恶,连忙补充道:“……门口摆摊卖豆花的大娘是我的母亲,公子交给她就好了。”

  沈霆笥:“……”

  沈霆笥看着手中缠着金丝线、内侧为兔绒面、帽子上绕着上等纯白色狐狸皮毛的大红斗篷,以及尹桑那一身的上等面料,陷入了沉思,眉头也皱得更深了。

  这是当他瞎还是当他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恃宠而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恃宠而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