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祠堂罚跪
尹桑梓2021-08-26 14:162,217

  戌时的梆子刚刚敲过,永宁侯府的各院都掌了灯,一片亮堂。

  梧栖阁的文若棠正准备进内屋歇息,却见丫鬟夏稚急匆匆地跑来了。

  “求文姨娘救命!”夏稚一进屋子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拉着文若棠的裙摆不肯松手,吓得她险些没站稳。

  文若棠的侍女赶忙将夏稚扶了起来,“你这丫头,有话就好好说,跪什么?”

  文若棠见夏稚如此慌张,哭得满脸泪痕,心下便猜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可是你家姑娘出什么事了?”

  夏稚哭的一抽一抽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儿地点头,指着门外某个方向,“祠堂!在祠堂!”

  文若棠心下一凛,连忙套了外衫便直奔祠堂。

  与此同时。

  尹家祠堂内,上等红檀木所制的太师椅上坐着尹家老夫人李慕心,此刻脸色阴沉,虽已鬓发如银,生气时周身的气势依旧令人发怵,哪怕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也颇具有震慑作用。

  她的身旁还立着一位年老的老婆子和两位年轻的丫鬟,孙妈妈双手捧着一根胳膊长的藤条,神色肃穆。

  而在下头跪着的,正是尹桑。

  此刻的尹桑浑身都湿透了,冻得瑟瑟发抖,脸色惨白,先前从河里被捞起来没多久,衣服上便结了冰渣子,此刻进了屋子,周围都是烛火,有了些暖气,身上的冰渣子开始融化,膝盖下的蒲团都已经被湿透了。

  不知跪了多久,安静的祠堂才终于响起了尹老夫人的声音,“尹桑,你可知错?”

  祠堂的大门敞开着,外头风雪交加,一阵寒风涌进了屋里,冻得尹桑一个激灵,两排牙齿止不住地发颤,她悄悄掐了一把大腿,疼痛感暂时掩盖了寒冷,她抬起头,直视尹老夫人,“敢问祖母,孙女做错什么了?”

  那不卑不亢的眼神在尹老夫人看来,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简直是死不悔改!”尹老夫人怒拍桌子,指着尹桑怒道:“我今日便替你那死去的母亲好好教训教训你!”

  尹老夫人站了起来,一把拿过身旁孙妈妈手中藤条,朝尹桑走了过去,扬起藤条便要打人,门外却传来一道声音。

  “母亲且慢!”

  屋里的女史婆子们纷纷朝门口看过去,却见文若棠提着灯笼急匆匆地从风雪中赶来。

  文若棠一进来,将手中的灯笼交给了跟着她过来的夏稚,身上的斗篷都来不及解下,便冲到尹老夫人面前跪了下来,“母亲,打不得!”

  尹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文若棠,便知道是有人去通风报信了,抬眸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夏稚,吓得那丫头缩了缩脖子,不敢再抬头。

  “好一个打不得,你倒是说说,我为何打不得她!”尹老夫人将手中的藤条塞到了孙妈妈手中,转身坐了回去。

  “文姨。”尹桑看着急匆匆赶来的文若棠,心里一暖,顿时就红了眼眶,倒不是因为害怕受罚,而是担心连累了文若棠。

  哪一次她惹怒了祖母,不都是文若棠前来救她。

  文若棠瞧着尹桑浑身湿透了,跪着的地上湿了一大片,心疼极了,她拉住尹桑的手,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别怕,有姨在。”

  文若棠转头看向尹老夫人,指着堂上的一个灵位道:“因为今日,是我姐姐、侯爷夫人的忌日,亦是桑丫头的生辰!”

  文若棠此话一出,屋里几个女史婆子不动神色的相互看了一眼,又悄悄打量着上座尹老夫人的脸色。

  先夫人忌日,尹家长辈却对着其女儿动用家法,这要是传出去,只怕是有损尹家颜面。

  果不其然,向来把尹家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尹老夫人,在听见文若棠的话时,顿时变了脸色。

  今夜她听说尹桑出手殴打黎王府的世子爷,还害得妹妹落水,差点儿丧命,一怒之下便请出家法,要好好教训一下尹桑,却不想竟然忘记了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文若棠见尹老夫人的神色变了,立马继续说道:“如今侯爷在外征战,母亲您却在这样一个日子对他的女儿动用家法,此事若要传了出去,母亲的一世英名,恐遭人诟病。”

  “你敢威胁我!”

  只见尹老夫人气地将面前的茶盏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顿时碎瓷片散落四处,一块小小的瓷片朝着文若棠便飞了过来,就在那碎瓷片飞向文若棠时,只见尹桑忽然伸手挡在了文若棠面前,指缝中顿时流出了鲜血。

  “桑丫头!”文若棠不知是尹桑替她挡了那一下,只当是个意外,急忙查看尹桑的手。

  只见尹桑缓缓摊开掌心,一块碎瓷片赫然出现在她的掌心,并且一半都扎进了血肉里,此刻还在不停的流血。

  众人皆大惊失色,是惊讶尹桑的手速之快,竟然能够接得住飞出去的瓷片,也是惊讶于她流了这么多血居然连吭都不吭一声。

  忍着手掌上的痛意,尹桑勉强冲文若棠笑了一笑,“文姨,我没事,不用担心。”

  文若棠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心里难受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默声哭泣。

  孙妈妈见状,俯身悄悄在尹老夫人耳边说道:“老夫人,再过几日侯爷就要回来了,此事不如先放一放,待对方找上门,咱们也好有个由头惩治她。”

  尹老夫人自知今夜肯定是不能教训尹桑了,万一文若棠被逼急了出去乱说,到时于尹家并无好处。

  看着堂下跪着的两人,尹老夫人起身,走到尹桑面前,“今夜看在你父亲的份儿上,暂且先饶过你,黎王府的事,你自己留着同你父亲说去吧!今夜在此罚跪,天不亮不准起来!”

  尹桑看着依旧嚣张的尹老夫人,她气的正欲站起来同她争论一番,可是却被文若棠给拉住了,直到整个祠堂里的人都走光了,这才松开手。

  “文姨,我们根本不用怕她,为何不让我说话?”尹桑不明白,平日里的文若棠遇到尹老夫人刁难,都会怼上两句,绝不示弱,可为什么一遇到她的事,就怂了呢?

  文若棠不说话,面上带着些怒气,起身对夏稚说道:“去我院儿里找三姑娘拿一下药箱,另外找一套干净的衣裳给你家姑娘换上。”

  夏稚得了命令,连忙跑了出去,尹桑见文若棠似有些生气,轻轻扯了扯她的裙摆,带上撒娇的语气,“文姨~”

  “好生跪着,天亮了再回去!”文若棠一把将裙摆从尹桑的手里扯了出来,看都不看她一眼便转身走了。

  尹桑知道这次文若棠是真的生气了,便只好默默地跪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恃宠而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恃宠而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