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歧
冥彧2020-10-06 21:582,077

  鹤应的初春,冰雪初融,天气渐暖,春雨总是轻轻地伴着那徐徐的春风缓缓而来。清晨的风带着春雨降临了这座刚刚苏醒的都城,为其平添了一份朦胧的美感……

  穆寒殇谢绝了身旁要为他撑伞的小厮,从纳戒中拿出了一把紫竹柄淡紫色的油纸伞,站在屋檐之下将那紫伞撑起,独自一人走进了连绵不绝的春雨中。而穆寒殇的身后则跟着两三位穆府的下人。

  约莫一刻时,一行人就这样从位于鹤应城最东部的穆府步行至了位于鹤应城东北角的镇国大将军府。

  镇国大将军府是三间一启的规格,正门口两旁立着手持武器全副武装的士兵,以及两只凶神恶煞的石狮。朱红色的古朴正大门的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镇国大将军府”几个大字。那几字书写位置得当,字迹苍劲有力,挥洒自如,足以可见题字之人书法功底之深厚!

  一行人刚抵达将军府门口,全副武装的士兵就已抬起了手中的兵器,阻拦着一行人前进的步伐。领头的士兵马上开口质问道:“来者何人!”

  穆寒殇身后的穆府管家快步来至说话之人面前,拿出一份拜贴双手递于他,道:“这位军爷,小人乃是礼部侍郎家的奴仆。今日是随我家少爷前来拜访老夫人的。还望军爷行个方便,前去通报一声。”

  “你们先在此等着!”领头的士兵接过了拜贴,转身向着府内走去。领头的士兵走后,后边手持武器的士兵马上便顶替了他的位置,和其他人一样一脸戒备地看着穆寒殇一行。

  将军府内的花园中,一位身着素雅苏绣长裙、发髻梳得极为整齐朴素、岁月虽然已在她脸上留下了许多痕迹,但仍能见其年轻时那定是天姿国色的老妇人正懒散地坐在一座带轻幔的凉亭里,吃着身旁侍女送来的水果,听着一旁的侍女演奏着优美乐曲。

  这时,只见将军府的乔管家撑着一把油纸伞急匆匆地从远处赶来,站于凉亭外,禀报道:“老夫人,礼部侍郎家的少爷来了。”

  “礼部侍郎家的少爷?”乐声暂停,老妇人略带困意的声音从那层层叠叠的轻幔里传出,带着丝丝疑惑。

  老妇人思索片刻道:“哦,是我那不成器儿子家的孩子。你将他带来我这吧。”

  老妇人说完,摆了摆手那优美动听的乐声又再度响起,乔管家得到夫人的回复后又快步向着正门走去……

  乔管家领着穆寒殇从角门进入前院,穿过曲折的游廊,走过一扇小门,来到了后院的花园凉亭外。亭内乐曲还未停歇,亭外风雨也未停歇。

  乔管家在来路上便以告知穆寒殇到达凉亭恐仍需等待片刻,故穆寒殇安静地撑着自己那把油纸伞站在亭外的风雨中等着那亭内的乐曲停歇。

  春风轻轻拂过,凉亭上的轻幔随着风有规律的浮动着,一旁的池塘也因这微风泛起了层层涟漪。

  又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亭内的乐声终于停止了。原本用于遮挡光线的轻幔这时也被收了起来,数位侍女或怀抱乐器或手提果篮地依次走出了凉亭。老夫人身旁的大丫鬟琥珀待人基本走光后,走出将穆寒殇领进了凉亭内。

  “祖母金安。”穆寒殇站在老夫人面前深深作揖。

  “不必多礼,坐吧。琥珀上茶。”老夫人慵懒地说着,“孙儿,想必你也到了该行加冠礼的年岁了。可有了心仪的姑娘?若有不妨与祖母说说。”

  “禀祖母……”穆寒殇刚准备开口,远处传来的一阵喧闹声便打断了他。只见几位侍女小厮簇拥着一位身着淡蓝色长衫的十六七岁少年向着凉亭走来。

  那人脸庞白皙,如墨的黑发用一根长簪束于脑后,眉目与穆鸿有着些许相似之处,嘴角旁微微下陷着略带孩子气的酒窝。他身材修长高大但不显粗犷,一身淡蓝色长衫更显活泼。

  “祖母金安!”来人挥退身傍的几位侍女小厮,快步走入亭中向老夫人作了一揖,便娴熟地坐到了老夫人的左手边,“祖母今个这时怎没听曲啊?”

  “我方听曲听乏了,便喊她们下去了。你这小顽皮这时怎么来了?今日没和你那群狐朋狗友去玩,反倒想起我这老婆子了?”老夫人拉过少年的手,亲昵地捏捏他的鼻尖,少年轻笑,脸上的酒窝更为明显也更让人沉醉。

  “祖母您可不老!祖母今日也美的和朵花似的,哪老了!再说我也是天天日日夜夜都在想着您啊,”穆秦歌当及反驳道,“而且子扬他们才不是什么狐朋狗友呢。我每次去找他们哪是去玩儿啊,都是在忙正事呢。祖母您可冤枉我了。”

  “你这小顽皮啊,”老夫人看着穆秦歌脸上委屈的表情,觉着有些心疼,便转开了话头,指着坐在对面的穆寒殇介绍道,“秦歌,这位便是你表兄穆寒殇。孙儿,这位是你堂弟穆秦歌。”

  穆秦歌闻言像是才注意到坐在对面的穆寒殇一般急忙起身作揖。穆寒殇被两人冷落许久也未面露不耐或是其他的表情,一如方才那般淡然地起身回礼。

  老夫人见着穆秦歌也没再提起方才和穆寒殇所聊话题,好似她本就不甚关心此事,提起不过是想做出一副关心孙儿的假象。见着自己疼爱的孙儿来了,边连那假象也不在维持,话里话外都流露出对穆寒殇是漠视。或许这份漠视是因穆鸿的吧。

  三人又闲聊了片刻,老夫人皱皱眉揉了揉太阳穴,拉过穆秦歌的手,说道:“秦歌,我乏了。原还准备带你表兄逛逛这后院的,现在看是不行了。不过还好今儿有你在,你便带着你表兄在这后院逛逛吧。”

  秦歌急忙应下:“是,祖母,我定会让表兄尽兴而归。”

  老夫人听到秦歌的话,含笑地点点头,眼光带着赞许,而后微抬手,身后的侍女琥珀会意,扶着老夫人的手在一群贴身侍女或撑伞或提裙的簇拥下走出凉亭。

  穆寒殇和穆秦歌两人起身作揖,异口同声道:“祖母慢走。”“祖母慢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