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路遇土匪
爷孤芳自赏2021-01-05 17:463,193

  清晨,山林茅屋中,一缕阳光射入房中,照在了女子圆润、稚嫩的面庞上……

  “你醒了?”李擎温柔的道。

  沈子书从床上缓缓起身,揉了揉睡意,看向站在一旁的李擎点了点头。

  “沈女侠,起床洗漱去,给你做了粥!”李擎道。

  沈子书点了点头,起身向外面走去……

  贺府后院,

  刚洗漱完的贺晓芸走出了房间缓缓的向外院走去……

  路过凉亭的时候,看见邱冬青正站在凉亭里,便停下来了脚步……

  贺晓芸冷淡的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邱冬青面带微笑,说道:“芸儿,城外的花海开了,咱们一起去踏青吧!”

  贺晓芸冷淡说道:“不去,”径直向前走,就要离开。

  邱冬青面带有点苦涩的笑容,继续说道:“芸儿说不去就不去,还有就是,我听说,城北的一品轩又出新菜品了,要不,咱们去尝尝!”

  贺晓芸并没有答话,也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向前走着。

  邱冬青急忙跟上,边走边道:“芸儿,我听我家小妹说,城南的胭脂坊又出了新品的腮红,特别好用,要不咱们去看看。”

  贺晓芸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邱冬青,但结局总是不尽人意的。

  贺晓芸冷淡的喝道:“邱冬青,这样有意思吗?”

  邱冬青面带苦涩的笑,缓缓道:“没意思!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得到收获,也不是所有的爱意都能得到回应,但我只是想告诉你还有我自己,只要你未嫁我未娶,你我便还有以后!我不强求你爱我,但你也不能拦着我爱你,好吗?”

  贺晓芸一脸阴沉,不悦的说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邱冬青淡淡说道:“芸儿!我知道你现在很讨厌我,但是我没有办法,只要我稍纵松手,怕是连让你讨厌的资格都没有了吧!至少现在这样我能用这种方式留着你的心里,足以!”

  贺晓芸冷漠咬牙笑道:“对!我现在非常讨厌你,但你最后一句话说错了,我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何谈放在心里。”说完,转身离去……

  邱冬青呆滞的看着贺晓芸缓缓离去的背影,周围的空气好像变得格外凝重,时间也好像静止了好像又没有,踏踏踏~,脚步声特别的沉重,仿佛就在耳边环绕,噗~,邱冬青一口鲜血喷出,身躯往后倒去,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只听见传来重重的呼喊声,“快来人啊~,快来人啊!邱公子吐血~晕倒了。”贺府下人急忙大喊道。

  山林茅屋院中,

  沈子书站在水缸前,看了看水中的倒影,摇了摇头,头发散乱,嘟着嘴,转头看向一旁的李擎,李擎见后,给与微笑……

  房中,窗口摆放着一张桌子,沈子书端坐在桌前的凳子上,李擎手握一把木梳,站在其身后,帮其梳理着头发,一脸苦闷,委屈的自言哼道:“两千两,又当爹又当娘的,现在又沦落成梳头的婢女了,你何必呢!”

  沈子书听后,转头不悦的看向李擎。

  李擎收起了埋怨,一脸笑意的看向沈子书,双手扶其头,将其脑袋转了回去,认真的梳理着头发……

  呃~,沈子书放下饭碗,打了一个饱嗝,一脸满意的看向坐在对面的李擎。

  沈子书想了想,道:“小宝,咱们帮猎户一家报仇去!”

  李擎一脸无赖的淡淡说道:“这位女侠,咱能别想一出是一出吗?”

  沈子书直言淡淡道:“怎么了,不行吗?”

  李擎苦笑咬牙道:“行!但是,这位女侠咱找谁报啊!”

  沈子书笑着从身上掏出一块木牌,在李擎的眼前晃了晃……

  李擎接过木牌,问道:“你这木牌从哪来的啊!”

  沈子书笑着自吹道:“昨晚上,本女侠躺在床上,感觉到哪来不对劲,于是~!我便找到了这个东西。”

  李擎淡淡说道:“怕是这东西搁到你了吧!”

  沈子书听后,收起了笑脸,板着脸盯着李擎。

  李擎看着木牌上刻着的名字‘贺寅’陷入了沉思……

  临川郡武林世家家主,应该不至于杀三个普通人吧!情杀,应该不至于吧!仇杀,好像也没必要啊!因为钱,又好像不对,谁比谁缺还不一定呢!那武功秘籍,也不对啊!这猎户也不像是那种能有的人啊!啊~想不通啊!想不通。

  回过神来的李擎一脸郁闷的看向沈子书。

  沈子书淡淡的说道:“小宝,你怎么了,”见其没有答话,立马兴奋道:”是不是知道谁是凶手了。”

  脑回路奇葩!真不知道她咋想的

  沈子书起身向外走去,义正言辞的说道:“走,随本女侠惩奸除恶去!”

  李擎看着沈子书的背影,淡淡自道:“我说谁了吗?”

  说完,起身,一脸无赖的跟了上去……

  林间小路上,女子蹲在地上,男子看着女子蹲在地上……

  “我说大小姐,你又怎么了!”李擎无赖的问道。

  “呜~,都走了一个时辰了,还没到临川城,人家的脚痛死了,都起泡了”沈子书哼道。

  “那你又想怎样啊!”李擎淡淡道。

  “你背人家。”沈子书嘟着嘴说道。

  嘶~,哈!李擎呼了一口气,假笑的看向沈子书,咬牙说道:“行!”

  李擎走到沈子书的面前,将手中剑递给沈子书,转身蹲下。

  沈子书接过剑,趴在李擎背上,搂着李擎脖子,李擎缓缓的站起身,双手抬起沈子书的双腿。

  李擎感受到背部传来的柔软,还有淡淡的清香,深吸一口气,一脸陶醉的模样……

  江湖还是很美好的,并不是那么糟糕啊

  沈子书晃了晃身体,说道:“小宝,快走啊!”

  美好想象中的李擎被拉回了残忍的现实中,淡淡笑道:“好的,女侠。”

  李擎背着沈子书向前缓缓走去……

  山林官道上,站着一群手握长刀,穿着各异的土匪看着前方的李擎、沈子书说道:“山有虎行,路有人开,此树我栽,此路我开,欲想过此路,留下过路财!”

  沈子书疑惑问道:“他们干嘛啊!”

  李擎淡淡回道:“打劫!”

  “什么!”沈子书惊讶一声,说道:“谁给他们胆子,敢打劫本女侠,小宝,你上把他们全给我揍到满地找牙!哼!”说道的同时,扭扭咧咧的从李擎背上下来。

  啊!李擎疑惑一声,向沈子书呵呵一笑。

  “诶!你们在哪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把我们兄弟们当什么了。”土匪老大大声说道。

  李擎转头看向土匪们,淡淡的笑道:“各位壮士,钱财我没有,但是我身边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你们看?能不能放我过去。”

  沈子书听后,环看周围,看向李擎,挥着没有出鞘的剑就是向李擎打去,李擎一把握住剑鞘,沈子书怎么挥都挥不懂,额头紧皱,嘟着嘴,红着眼,委屈的看向李擎。

  土匪老大,想都没想,开口说道:“我呸~,你他娘的,把我们兄弟们当什么了,老子是匪不是贼!只留过路财不留过路人,这是规矩。”

  一旁的小喽喽说道:“老大,我瞅那姑娘脸圆屁股大的,好生养,要不,您就破一次呗!”

  土匪老大转身就是一巴掌打在其脸上,嚇道:“滚犊子!”

  小喽喽手贴在脸上,一脸委屈的退了下去。

  “你,上前搜那男的身,女的就不用了”土匪老大指着一旁的小喽喽说道。

  小喽喽应声向李擎走去。

  沈子书亦笑了起来,看着李擎说道:“哼!丑小宝,土匪都比你好!”

  李擎笑了笑,右手向前拖出,左手持的剑直接出鞘,一个翻转,划破长空向土匪老大飞去,空气随之变得凝重,周围的土匪直盯着剑,一脸忧色,恐惧。

  唰!划破长空,剑指其眉心,凌空悬在了土匪老大眼前。

  咕噜~,土匪老大咽了咽口水,周围的土匪一脸凝重的看向土匪老大直愣住……

  剑并没有刺入自己的眉心,知道使剑之人暂时并没有要杀死自己意思

  很快,土匪老大直接跪伏在了低头,不敢抬头,更不敢言语,晃过神来的土匪们也紧忙跪伏在了地上……

  李擎缓缓收回了手,剑也随之回到了剑鞘。

  沈子书拍手叫好,大笑道:“真好看!”

  李擎转头看向沈子书淡淡笑道:“那还想看吗?”

  沈子书听后,一脸喜悦,直点头。

  李擎苦笑一声,淡淡说道:“走了,在拖下去,就咱们在速度天黑都到不了临川城。”

  说完,李擎拉着沈子书向前走去。

  哼!沈子书不乐意的随着李擎向前走去。

  看着缓缓走来的李擎、沈子书,土匪们急忙让出一条大道来。

  略略略~!沈子书调皮的朝着土匪吐着舌头。

  土匪们看着二人的背影缓缓离去,直到消失在远处,才缓缓站起身来……

  被吓得半死的土匪老大,站起来就是一个踉跄,得亏身旁的小喽喽扶住了,不然又得倒跪在地上了……

  邱家后院房中,床上躺着一个俊美的男子,床边坐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

  贺静芝,江南道临川郡商贾世家家主夫人,年四十三,颜值八十八

  贺静芝心疼说道:“儿啊~!你又是何苦呢?”转口又埋怨道:“都怪芸儿,真是的,都是给我那兄长惯的。”

  邱冬青,脸上苍白,缓缓睁眼,气虚的说道:“娘,不能怪芸儿更不能怪伯父,咳~!都是我的错!”

  贺静芝急忙安慰道:“好了好了,咱谁都怪,儿啊!你好好休息。”上手拍了拍邱冬青。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林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林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